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考雅思的故事

作者: 大 康    人气:     日期: 2005/6/30

    鹏缓缓放下电话,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墙角,一声不吭。慧拥着被子坐起身来,低声问:“怎么了?”鹏吐了口长气,“我妈来电话说,我爸让民工给打了,工程完了,但政府一直拖着不给钱,结果,工人急了。”

 

   早晨,慧从朦胧中醒来,发现鹏双臂枕在头下,两眼大睁着,一副一宿没睡的样子。鹏突然说:“你回玲玲那儿住吧,我要念书,如果再过不了雅思考试,再上不了大学,家里恐怕没闲钱让我在这儿玩了,我也没脸回家见他们了。” 慧一声不响地起身穿上衣服,默默收拾起简单的行李,静静地开门走了。鹏依然躺在那儿,两眼看着天花板,一动不动。

 

   慧注视着眼前的电话。快两个月了,她没有鹏的一点音信。开始时,她以为又会和以前一样,这个快乐的大男孩又会开着他那辆漂亮的跑车,突然出现在她面前,然后拉着她到南、北岛一通乱跑,以慰劳这几天饱受折磨的脑细胞。这次好像不同,她几次忍不住想去看看,但一想起他说那番话时毅然的表情,又不禁停住了脚步。

 

   快考试了,慧拎着一大袋食物,慢慢地推开门。屋里光线昏暗,一股难闻的气味。四周墙上贴满了各色各样的小纸片,连房顶上也粘着纸条,长长地垂挂下来。录音机开着,一个老女人操着标准的伦敦腔低声地絮叨着。地毯上乱七八糟地堆满了书,鹏蜷曲着身体,在那些书的中间沉沉地睡着。慧默默地看了半天,然后放下东西,轻轻躺在鹏的身边,眼泪流下来,滴在那已经凹陷下去的脸颊上。

 

   鹏从人群中走过来,上了车,重重地关上车门,长抒了口气。慧看着他的表情,小心翼翼地问:“最后一科考的什么?”鹏两眼注视着窗外,说:“口语。考官是个老太太,人挺好,聊完正经的,还有时间,她让我说说中国传统文化。” 慧盯着前面的车,问:“那你怎么说的?”“我给她说了段马三立的相声,估计老太太现在还趴桌上乐呢。”说到这里,鹏的脸上不禁有了一丝笑意。

 

   下午两三点钟,饭馆里就他们一桌客人。今天是鹏的生日,几个朋友凑到一块儿庆祝。鹏的手机忽然响了,鹏嗯嗯地应着电话,最后说了一句,“妈,我的考试过了。”说完,就挂断了电话。大伙立刻起着哄问,什么考试过了?慧从鹏的上衣口袋里掏出一张纸,朋友们接过去看了一眼,又看了看鹏,然后慢慢把那张纸放在桌上,闷头默默地喝着各自面前的酒。鹏端着酒杯的手在颤抖,然后开始抽泣,最后变成了嚎啕大哭。那干哑的哭声在房间里回荡着,朋友们都低着头,鼻子酸酸的,眼圈红红的。

 

   饭馆的胖老板听到动静,急忙从后厨跑了出来,看着一群二十来岁的半大孩子,围着桌子中间的一张纸在掉眼泪,不由得深深叹了口气,转身回厨房去了。

 

 

附记:这个故事特别要送给仍在怀卡托大学留学的刘志鹏和远在北京的李慧两位小友,作为我们之间友谊的纪念。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 结婚纪念日的礼物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