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找工作的故事

作者: 大 康    人气:     日期: 2005/6/30

   女孩下班回家,轻轻推开房门。屋里黑通通的,没有一点声音。女孩皱了皱眉,走进厨房。一会儿,一锅热呼呼的面条煮好了,丢进几片菜叶,再放进两个鸡蛋,把碗端到桌上。身后传来声音:“你自己吃吧,我不饿。”

 

   女孩打开客厅里的灯。男孩横躺在沙发上,头枕着扶手。女孩凑过去坐下,用手摸了摸男孩的额头,问:“身体不舒服了?”男孩眼盯着天花板,摇了摇头。“下午小胖子来了,告诉我他找到工作了,年薪四万。”他瞟了一眼女孩,“我其实也不在乎多少钱,但那能说明一个人的价值,不是吗?”女孩轻声叹了口气,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过了一会儿,男孩接着说:“真不公平啊,我是班里成绩最好的,小胖子的作业论文有一多半都是我帮他写的,可现在,他找到了工作,而我却一直……

 

   一阵沉默后,女孩抬起头看着男孩,男孩的头发乱蓬蓬的,眼有点红。男孩突然拉住女孩的手,“我的工作签证快到期了,你说,我该怎么办?”女孩回避着他的目光,低声说:“要不,你再把CV改改?”男孩甩掉她的手,激动地站起身来,大声冲她喊:“改?你还让我怎么改?我是Finance Master,没人愿意雇我。我为了找一份站柜台的工作,连硕士学位都改没了,你还要我怎么样?我为了争取一次面试的机会,连姓名都改了,他们还要我怎么样?我已经递了七十六份简历了,半年了,你还要我怎么做?男孩狂乱地挥舞着手臂,带着哭腔大声喊着。女孩再次低下头,双眼紧紧盯着地面。

 

   晚上,两个人静静地躺在床上。女孩忽然说;“我们结婚吧,我有公民身份,只要结婚,你就能留下来,你就不用担心……”女孩突然感觉到身旁锋利的目光,急忙停住话转过脸来。男孩看着她的双眼一字字地说:“我是个男人。”

 

   在办公室里,女孩慢慢合上面前的记事本。她已经给所有的熟人打过电话,都没有结果。最后她咬了咬牙,从本子里抽出一张名片,又拿起了电话。实际上,她根本没有看名片上面的号码。电话那边一个懒洋洋的声音:“那位?”女孩停了一下,轻轻说:“是我。”那边的声音一下变得兴奋:“是你吗?你在哪儿?我去接你。”女孩不出声,只是默默地握着电话。过了一会儿,那边柔声地问:“你现在好吗?”女孩终于说:“我找你是想帮我男朋友找份工作。”那边的声音立刻沉寂了下来。过了许久,听到那个声音叹了口气,说:“好吧,明天让他来找我吧。”

 

   放下电话,女孩看着窗外。挡板隔壁的小圆脸不知什么时候钻了过来,一手飞快地抢走了名片。突然瞪大眼睛吃惊地说:“天哪,你认识他?他可是华人圈里的大老板呐!”女孩没有反应,依然静静地看着外面,眼里就像有一层雾,什么也看不清。

 

   女孩回到家,惊讶地发现以往杂乱的房间变得整齐、干净。男孩笑着从厨房里迎出来,剪了一头短发,目光也变得清澈。女孩木然地坐下,看着男孩张罗着饭菜。男孩喝了口酒,对女孩说:“我想好了,我想回上海。那边机会很多,我干嘛非要在这儿浪费时间、浪费生命呢?”见女孩楞楞地看着他,他低头看着杯里的酒,“我希望你能跟我一块走。当然,你也可以选择留下,因为我也不能保证,到那儿我就能找到理想的工作。”男孩的声音低了下去。女孩埋头机械地往嘴里扒拉着饭菜,吃的是什么,她也不知道。

 

   一个月后,两个人穿得整整齐齐,面对面地坐着。女孩说:“呆会儿小胖子他们送你到机场,我就不去了。”男孩没说话,点了点头。电话响了,女孩说;“大概是小胖子他们,你接吧。”说完转过目光,凝视着院子墙缝里开着的几朵小花。男孩听完电话,半天默不做声,女孩奇怪地回过身,发现男孩呆呆地看着她,喃喃地说:“那家最大的洋人银行通知我,要我明天去上班,年薪六万。”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结婚纪念日的礼物
下一篇: FTO的故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