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魔王发律师函欲起诉市议员Paul Young​诽谤

作者: 魔王    人气: 940    日期: 2019/10/10


作家魔王将起诉市议员Paul Young,律师函已在路上

 

就在昨晚,很多朋友纷纷给我发来朋友圈截图,称市议员Paul Young认为是我砸了他朋友的咖啡店并破坏了他的广告牌。鉴于他的不当用词已经事实上对我的个人名誉造成了恶劣影响,我当晚就联系了我的竞选团队以及律师,对诽谤案很有经验的律师行已经正式接受此案并开始草拟码字写律师函,不日Paul Young就会收到,我们将不惜一路将此事告到最高法院。

 

   “魔王”一词虽并非注册商标或专有名词,但无论在新西兰华社还是中国政治评论界,无论在新西兰华人文化圈还是华人政界,无论在亲中还是反华的华人群体中,都是知名度和辨识度非常高的ID并直接与我本人挂钩,在新西兰华社里客观上有唯一的指向性(不懂请自查)。法律并不会理会文字游戏,只会考虑侵权事实。无论Paul Young的发言意图如何,从该贴文下的评论以及我朋友们的反应来看,已经有非常多的人将打砸咖啡店这一非常严重的刑事指控与我联系起来,公众人物的朋友圈是阅读量很大的社交平台,该言论对我本人名誉造成了事实上的不良影响难以估计。作为市议员的Paul Young是圈内人物,且与我相识,非常清楚“魔王”一词的知名度以及与我之间的紧密联系,理当在发言时用词精准、规避歧义。新西兰言论自由,但不等于有玩文字游戏来侵犯他人合法权益的言论自由,市议员作为人民公仆,更不能凌驾于法律和道德之上。

 

就在一年前东区地方补选的时候,我还热情地帮助过Paul Young助选,我这次参选的区议员也并没有与他的选举有利益冲突,即使他的朋友南太井蛙和毛女士一直在选举期间因我亲中而对我攻击造谣,我也从未攻击过Paul Young。我这么做唯一的原因是我真心支持来自所有地区的、有不同政治理念的华人参政议政,可能我为了民族大义的隐忍被当成了软弱可欺,事情走到这个田地,我非常痛心。

 

我至今还在对Paul Young对我的敌对行为感到困惑,进入政坛之前我就知道,在肮脏的政坛里,即使好好的做自己的事情,都完全有可能招人嫉妒或挑战到别人的个人利益,有可能莫名地被打压、被针对和被污蔑,也许被搞得被迫退出政坛了都不知道是哪里做错了。我现在醒悟到,如果政坛真的这么肮脏我却把它写成天堂一样,岂不是坑了那些一腔热血参政议政的年轻华人?我认为“政治”应该是人民公仆们在如何服务群众的话题上争吵,这种为了个人名利而耍阴谋算计不叫“政治”,我真心希望能有机会与Paul Young针对某个政策争得面红耳赤,而不是这种毫无营养的斗争。Paul Young在人前经常口口声声说希望更多华人参政,但真有华人参政了就对他各种背后插刀,实在难看。

 

我思来想去,唯一的可能就是Paul Young在一件事上对我有巨大的误解,鉴于不知道什么时候他已经将我的微信拉黑,所以我只能通过媒体来隔空喊话。在过去一段时间,网上有一些人发贴,指责Paul Young在去年刚就任市议员,便拉着一大群奥克兰市议员同事参加台湾政府背景的社团举办的双十国庆,网友认为Paul Young从未给大陆社团有如此待遇,而且还试图掩盖这个活动,做贼心虚,所以怀疑Paul Young骗了大陆人的选票后去支持现任的具有台独倾向的台湾政府。而一个叫Freeman Yu的轮子(正是这个人在新西兰国会网站上发起请愿,称全体华人都是可疑的间谍)居然在推特发帖造谣称那些帖子是我写的,也许Paul Young就这么相信了他。我猜这个痛恨CCP的轮子一定很了解真实的Paul Young,不然他一定也会跑去Paul Young的竞选广告板上写“CCP”,而不是帮Paul Young攻击污蔑我这个亲中候选人。

图片截取自论坛,为了不波及他人,已将其他市议员遮挡

 

其实网上曝的这些东西根本不是什么秘密,大x元早就高调报道了Paul Young参加的这个活动,虽然Paul Young在他的微信和脸书上从未提过这个活动,然而很多随同去的市议员同事都开心地把这个活动当成了文化活动来发布和宣传,当时一些使用英文社交媒体的大陆华人选民看到后,纷纷留言表示失望,而一些知情的大陆社团也已经不再支持Paul Young,可以说Paul Young因此事触怒的大陆选民并不少,而他却唯独针对上了我,让我感到莫名其妙。其实表面上像是愤青的我,深入研究过两岸政治,所以对此事从来都秉持开放态度,直至今天我也从未对这件事写过负面评论,特此向市议员Paul Young正式澄清这个误会,希望他不要疑邻盗斧。

此图来自大X

 

话又说回来,这些照片也不是那些爆料者拍的,客观来说只是转述新闻事实,Paul Young照相时也很开心,Paul Young如果觉得被侵犯了合法权益,大可以请律师起诉爆料者。如果Paul Young在公交车上被乘客指责偷钱包,他要做的应该是向大家证明自己并没有偷钱包,而不是殴打乘客让他闭嘴。政客如果想要别人不知道自己做的事情,不如当初就不要做,做了却天天害怕被人曝光,各种掩盖和胡乱攻击,只能体现其品德低劣,严重影响自身形象,毒化华人从政环境,让当初支持你的社团和选民后悔不已。新西兰主流政坛现在正在“讲文明树新风”,都在追捧“透明”(transparency)作风。如果Paul Young当时坦荡荡地参加双十国庆,坦荡荡地分享,并以言论和实际行动支持民族团结,哪还怕被曝黑料呢?我们新西兰华人管不到中国那边的事情,但至少应该支持一下新西兰国内的华人团结,毕竟我们都同属一个国家。Paul Young既然跟同事们关系那么好,也应该多带他们参加大陆华人的活动,让他们也了解一下大陆,Paul Young既然与台湾社团联系紧密,也应该多带他们与大陆华人社团一起走走,增进团结。我希望如果这次Paul Young真的连任了市议员,如果他发表声明说愿意做这些事情,即使不用给我道歉,我也会对其由黑转粉的。

 

对于Paul Young的广告板被破坏一事,我作为广告板也被港独涂鸦过的受害者,从内心里一直是非常同情的。但我也同时认为,一个堂堂现任市议员,自己的广告板被破坏了却只能到处哭诉博取同情,而没有能力推出任何政策去真正提高治安水平,抓住犯罪分子,那么老百姓去年把你选上来干什么?万一我们老百姓的广告板哪天也被破坏了该找谁哭诉呢?一个堂堂市议员,自己的广告板被破坏了,却嫁祸一个帮过自己助选的人,这样过河拆桥的人上任后又会如何对待一人一票捧他上台的选民呢?

 

此外我还一直有个小疑问,那个在Paul Young广告牌上写下"CCP"字样的种族歧视分子,为何从没有在我的竞选广告牌上写下“CCP”?即使我的广告牌就在Paul Young的旁边,并且我可是这次选举中唯一一个在全新西兰主流和华人媒体上公开亲中的候选人。这个涂鸦人的行为符合正常人逻辑吗?事实上在台湾,打同情牌的选举方式是非常常见的,最经典的莫过于陈水扁的“两颗子弹”。很明显Paul Young应该感谢一下那个涂鸦者,故意绕过我这个知名亲中人士的广告牌,不辞辛苦地在东区他的每个广告牌上(贴过广告牌的都知道这样做有多累)都涂上“CCP”,最终在大陆选民的同情下赢回了一些当年丢掉了的大陆人票,这样的助选者,可比我当年的助选有用多了。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魔王痛斥无良传媒
下一篇: 中新关系未来一年展望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19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