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黑人之死引发新西兰思潮变化

作者: 魔王    人气: 1561    日期: 2020/6/1

新西兰华人有必要了解自己的邻居们都在想什么,目前在主流社会闹的最大的事情莫过于美国黑人之死了,所以这篇聊一下美国黑人乔治·弗洛伊德被警察跪亡一事对新西兰社会的影响。周一下午在奥克兰市中心爆发抗议美国政府的示威游行,大约四千人在Aotea广场集会和演讲活动后,高呼口号走向downtown美国领事馆,同时在但尼丁和惠林顿等地也有抗议发生。新西兰版“钟南山院士” Dr Siouxsie Wiles给示威者发布了新冠传染风险警告和建议,但大部分人还是没戴口罩,这对疫情防控和马上要开放的Level 1带来不良影响。今天总理Jacinda也对此次游行表达了反对态度,因为这个活动违反了level 2的封锁令。

                           


 

 在此之前,抗议浪潮已经波及到了英、加、德等国,而新西兰也当仁不让地加入了对美国的抗议浪潮中,此次示威组织者还要求新西兰政府向美国提出谴责,新西兰政府还未有回应。在新西兰社交媒体上,关于黑人之死的报道和讨论铺天盖地,而之前还没有炒起来的香港话题瞬间被淹没,只有个别人悻悻地说了类似“中国松了一口气”之类的酸话。

 

 主办方和警方都统计奥克兰有约四千人参加游行,远超事前媒体估计的一千五百人,按奥克兰人口比例与其他城市相比,如此规模的游行相当有诚意。不过个人感觉,新西兰人举行这种抗议示威对本国意义不大,毕竟这是美国内政,新西兰对少数民族也不差,新西兰记者在直播时也只牵强地指出了一个“新西兰监狱里有一半是毛利人”的本地社会问题。

 

 在英文社交媒体上关于此事的讨论中,有一个词非常高频,Socialism,社会主义。左右派斗争是西方国家社会思潮的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西方国家的“社会主义”与中国的“社会主义”有一定区别,在西方国家的“社会主义”中对“自由”和“平等”的追求是极为侧重的。这个高频词汇说明此次波及世界的“美国之春”浪潮伴随着一场西方内部的意识形态冲突。当大多数西方人只把此事当成种族歧视事件时,也有不少西方人意识到,四个当事警察有亚裔有墨裔,不止有白人,而且“跪压脖子”是警察普遍训练的做法,此事不是单纯的种族矛盾,如果按现在的舆论定性“police-brutality(警察暴力)”看,此事其实是美国国家机器与被统治者之间的矛盾,是种族矛盾表象下的阶级矛盾。

 

 在新冠疫情爆发以来,新西兰人对美国的映像一落千丈,务实的新西兰人更喜欢尊重科学、严谨理性的领导人,而不是政治挂帅、枉顾百姓利益的自私政客。从网络舆论上看,新西兰人对消极抗疫的美国,反感程度已经超过被阴谋论黑得不成样的中国,而在黑人被杀事件后美国则彻底沦为大众痰盂,中国话题已被遗忘。连新上任的新西兰国家党党魁Muller,他戴着小红帽参加特朗普集会的照片也在社交媒体上被四处散播,在新西兰选民中的形象因此遭受连累。

 

 美国的各种乱象让美国的国际声望和影响力大跌,连美国与新西兰的关系也因此受到一定影响。新西兰没有跟进五眼联盟对香港国安法的谴责,舆论上看,新西兰人普遍支持政府的独立决策而不是追随美国,此时新西兰人又积极“反美”,可见美国已经不再是新西兰人仰慕的灯塔。特朗普当局在应对种族矛盾时做法极为不专业,多次用强硬言辞和举措激化矛盾,又把“Antifa”左翼运动列为恐怖组织。由于这个Antifa充其量只是一个松散的群而已,所以特朗普实际是在挑衅全世界左翼,可以判断美国和新西兰在对待弱势群体的态度上分歧变得更加严重。

 

 由于种族问题的政治正确,使得一般右翼也很难支持特朗普的言行,可以预料美国的未来走向和特朗普当局的选情都不会很妙。诺贝尔奖提名的社会学家Johan Galtung曾成功预测柏林墙倒塌和苏联解体,他也在2009年出书预测2020年美国崩溃,而美国的衰落其实是正常的国力消长导致美国回归到它应该处于的水平,不至于真的崩溃,但无论什么总统都无法改变这一趋势,只是特朗普略为加速了这一过程。这种世界地缘政治的变化势必会影响到未来新西兰对中美两国的态度取舍。



(英文社交媒体上,美国不久前对香港的言论已经被用来讽刺美国)

 

 一些英文媒体评论认为此次事件将可能导致“社会主义”或者说“左翼”在美国崛起。说它有道理,是因为美国公众已经意识到左翼政府可以解决美国的很多顽疾,除了种族不平等问题外,美国还可学北欧医保,学新西兰禁枪等。说它没道理,是因为很多美国朋友反映,他们已经斗争了几十年了至今都没有什么进展。美国政府受资本控制而忽视弱势群体的利益,美国总统无论谁上台都只会代表资本的利益,这是阶级固化和体制问题,所以美国有游行自由和普选也无法抗争到什么权益。北欧、纽澳这些被美国认为的“左翼国家”,其工人阶级是经过了长期了艰苦抗争、组建工人政党进行政治运动才逐渐掌握了一定的社会地位的,但美国的资本力量太强,所以美国左翼最终只会被打成恐怖组织,思潮涌动也就仅限于思潮层面,砸砸商店一切照旧了。

 

 不过这次运动有助于让“社会主义”一词在西方逐渐摆脱污名化。长时间以来,左翼政党和人士经常莫名被一些人扣上“亲苏”“亲中”的帽子,从而让这些左翼政党不由地刻意与中国保持距离来自证清白。大选临近,在社交媒体上,又有一些人将新西兰总理Jacinda用漫画描绘成穿着文革服饰、戴着镰刀锤子标志,并丑化了面容的形象,还称其为“马克思主义者”。其动机不言而喻,然而却遭到了新西兰网友留言抗议,一来Jacinda的人设形象很好,这种低级污蔑很难被采信;二来相比跌下神坛的美国,Jacinda成功处理了种族仇恨、枪支和疫情问题,新西兰人普遍不觉得“左翼政府”或者“社会主义”有什么不好,可见以前很好用的攻击左翼人士的方式,如今已经变得不那么好用了。


魔王写于6月2日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新西兰没有参加谴责香港《国安法》
下一篇: 新西兰病例清零,但不开边境有何用?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