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遥远而陌生的故乡(弱驴徒步ABC)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2520    日期: 2020/8/13

在这世间有一种使我们感到幸福的可能性,在最遥远、最陌生的地方发现一个故乡,并对那些极隐秘和最难接近的东西产生热爱……赫尔曼·黑塞

明的鱼尾峰


Chhomrong的客栈里,我把相机电池充满了电。插座旁,有个英文的小纸片,写着“充电一次10卢比”。我向客栈老板付钱,他笑着摇摇头,拒绝了。客栈建在山坡悬崖上,门口有个很大的平台,可以喝着咖啡、吃着早点看风景。

 

那束照彻幽暗的光


一如既往地在530分起床,再次观看令我如醉如痴的日照金山。在客栈平台上,我们享用了最美的早餐。餐食很简单,两个鸡蛋、一个油饼、一杯热牛奶。但非同凡响的是,烘托这顿早餐的场境。鱼尾峰、安娜普尔纳诸雪峰,此刻正静静地注视着我们。寂静葱绿的山谷里,有细微的山岚。阳光越过了树梢,在碧绿的叶子上舞蹈……

 

最美的早餐


早饭后,我精简了一些东西,暂时寄存在客栈,回来还要路过这里。我们四个人精神抖擞,即刻上路。


对面的帐篷营地


ABC徒步,此时已经走到了第5天。经历了最初的新鲜,也熬过了体力严重不足的瓶颈,在不停地行走中,我也在不断地壮大。我谦卑地,用整个的灵魂,感受自然万物带给我的美好和启示。人活一世,似乎有无尽的时光,可这样的日子,又能有几天?老是重复同样的生活,真的会令人乏味。偶尔冒险自虐一下,就像瘾君子吸食了毒品。如果说城市游、吃货游像吸大麻;而自虐式的徒步行,直接就吸上了海洛因。

 


路上的学生


今天,我们将从Chhomrong走到Himalaya(喜马拉雅),高度从2170米下降到1800米,再上升到2920米,垂直攀升1120米。这段艰苦的旅途,我走了9个小时。

 

陡峭的阶梯,匆匆的行人

 

组成生命的是时间,对于不同的人却有不同的意味。百无聊赖、度日如年是人生;著作等身、惜时如金也是人生。怎么过都是一生,看个人喜好,但也分出差别。令人欣慰的是,在这最原始的徒步之路,所有这些差异都消解了。不同的人,目标都格外的一致,人也回归到驴友的身份。哪怕你是富可敌国的富翁,聪明绝顶的科学家,还是闻名世界的艺人,只要你上了这条道,大家都一律平等。


不同的人,走过同样的路


我看到过白发苍苍的老人,也多嘴询问他们的年龄,最长者79岁。也曾遇到最可爱的父母,不仅领着大大小小的孩子,甚至还背着襁褓里的婴儿。徒步之路,是多么完美的大同世界。同行或者相悖,大家都互相友爱。遇见便问候,路窄则礼让,危险处提个醒,需要时搭把手……彼此间,没有歧视也没有羡慕。

 

驴、马、骡子队


除了徒步之外,也有别的方式看雪山,那就是乘坐直升飞机。当然这个费用一定不菲,危险性也高,而且只有很短的时间,到雪山周围转一圈而已。骑着骡马赶路的,我没见过。路上的骡马,多是运送物资。


跋山涉水之小马过河


苏蔓的汉语学得很快,我每天也以老师自居。路上遇到的驴友,中国人最多,但也不排除有日本人、韩国人。为了辨别是不是中国人,我教苏蔓一个绝招。苏蔓,见面打招呼,你就用汉语说你好!,如果回答同样是你好,那肯定就是中国人。哈哈,苏蔓绝对是个好学生,看到中国人模样的,老远就喊你好,结果大多回应你好’。每每此时,我俩就会心一笑,"Chiness"。

 

人情味满满的路边休息区


路上遇到很多老外,总感觉他们活得更潇洒、更自由、更惬意。他们沐浴着阳光,不在乎皮肤被阳光直晒,似乎更喜欢被晒成小麦色。他们可以端着一杯咖啡,看着雪山坐上白天,并不急着赶路。是啊,如果赶路是为了看景,此地风景便好,又何必急着走呢?


坚如磐石,柔情似水


人与人之间的文化差异,往往一件小事便可看端倪。中国从闭关自守,到经济开放;从有利即图,到唯利是图……我们生活在一个越来越急功近利的社会,学会了用数字来度量一切。花了多少钱,用了多少时间,走了几个地方,爬了多高,走了多远……诸如此类。甚至出现下车拍照,上车睡觉,景点打卡,旅行购物……”等讽刺桥段。慢旅行,也许比快走更好,我要学着慢下来……等一等,请等等自己的灵魂。

 

老外们比我们更闲适散淡


ABC的中国人太多了,我都感觉有点像爬泰山。作为近邻的中国人,来尼泊尔旅行的性价比实在太高了。虽然从西藏也可以看喜马拉雅山脉,但难度比来尼泊尔大多了。西藏是高原,如果你出现了高反,很难下撤高度,那可能意味着生命危险。但尼泊尔是高山,因高反身体出现不适,立刻下撤高度,不适将随即消失。

 

最美丽的午餐地


另外,西藏高原,那可比高山国家尼泊尔大的多了去了。从拉萨到珠峰大本营,汽车要走2-3天,一方面是距离远,再就是道路限速严重。尼泊尔在极短距离内,高度从几百米上升到世界最高峰,境内的雪山扎堆,想看雪山很容易。作为徒步王国,不仅其徒步小径规整好走,服务设施齐全,费用低廉,很多人性化的设计,更令人过目不忘。

 

最喜欢的照片。我在看什么呢?


当经过一段艰苦的攀爬之后,我们到达了可以放眼远望的高度。坐在石凳上,放眼四望,清风在对我说着絮絮情话,群山也在把我拥入怀中……欢迎你来到我们的世界,这里没有尔虞我诈,只有和平安宁,好好享有这一切吧,不用言谢!

 

我呆呆地望着,石阶之上的周哥和卡洛斯


穿过很多森林、很多小溪,也走过石窝子烂泥路。周哥穿了一双溯溪鞋,涉水难免会湿脚。高度越高,温度越低,真为他的双脚担心。哪怕他走得再快,毕竟是甲子之龄,身体的可耐受性变差。但周哥是一个意志太坚强的人,他总是默默地承受一切,战胜一切,并对环境里的一切,保持着足够的热心。周哥,是我遇见的最令我敬重的人。

 

返璞归真,重新上树的卡洛斯


9个小时后,我们到达喜马拉雅,并在这里遇到了一对成都小夫妻,女孩小彭、男孩小崔。喜马拉雅在一个极狭窄的沟里,旁边有条汹涌的河流,两侧的大山对峙着,可供居住的房间很少。一般人都在此地住一晚,第二天直接到达安娜普尔纳大本营。条件限制,你不能选择房间,只能选择床铺。一个房间恰好四张床,我和周哥、小彭、小崔便住在了一起。夜间发生的故事,下集再说。因为那个时辰,已经到了次日。


最后,我再用赫尔曼·黑塞的话,结束此文。

 

对每个人而言,真正的职责只有一个:找到自我。然后在心中坚守其一生,全心全意,永不停息。所有其它的路都是不完整的,是人的逃避方式,是对大众理想的懦弱回归,是随波逐流,是对内心的恐惧。(赫尔曼·黑塞 《德米安》

 

谢谢看阅,未完待续!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加德满都,我遇见那个叫细雨的女子
下一篇: 惊悚Himalaya之夜,好运MBC黄昏(弱驴徒步ABC)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