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天马自由行

惊悚Himalaya之夜,好运MBC黄昏(弱驴徒步ABC)

作者: 香巴拉    人气: 2685    日期: 2020/8/19

你曾否有过活见鬼的经历?住在喜马拉雅的那个晚上,不到十分钟的时间,那些吊诡体验,可谓神出鬼没,真真惊煞我也。

 


喜马拉雅,地处一个极狭窄的大山沟里。两边对峙的山峰,好像随时都会合拢。周哥、小彭、小崔和我,四个人住了一间房,晚饭后大家都陆续上床安歇。一是疲劳,也是无事可做。大约一点多钟,小彭和小崔起来上厕所,回来不太久,我也想去。便穿衣起床,轻启门扉。


喜马拉雅,客栈


走出房门的刹那,我被四周的景象惊呆了。那是个农历的二十七,夜色漆黑。两边高耸的大山,像狰狞的魔鬼,令人压抑又恐惧。就在头顶极狭窄的天缝里,却是繁星点点,星光灿烂。山谷里的风很大,带着雪山的寒意。沟底的河流,从高处汹涌而来,裹挟着巨大的能量,奔腾咆哮,加剧了黑暗里的阴森气氛。有一刻,我想折回屋里。可我怕什么?雪豹?还是妖魔鬼怪?



在门口廊檐下,我驻足片刻,定了定神,遂决定勇敢前往。打开头灯,却不敢乱照,怕照见绿色的眼睛或魑魅魍魉。看着脚前的石板路,穿过几排相同的房舍,又穿过一小段空地,我匆匆去了又回。边往回走边抬头,看那些高远的星辰。内心特别希望自己有足够的胆量,独守苍茫,享受那份孤独,与天地万物同呼吸。可我,真的不敢停下脚步。漆黑的夜色,像张开大嘴的恶魔,随时会吞噬了我吧。恐惧,战胜了浪漫,我的小宇宙还不够强大。


喜马拉雅客栈


我好像黑夜里的游魂,悄无声息,快速飘移。回到房间门口,开门,却发现门把手拧不动了。用力推,也推不动。难道我走错了房间?我重新打量眼前的房子,这是最后、最东头的那一间,我没走错啊。越胆怯,越被置于恐惧之中。

我再次去拧门把手,还是纹丝不动。房门被从里面锁死了,没有钥匙,我无法打开。那一刻,我真是感觉自己遇见鬼了。谁会把门锁死?干嘛要把我关在门外?细思恐极,不知得罪了哪路神仙。

死也要死个明白!别无选择,我只有敲门。

谁?里面的声音战战兢兢,我听出来是小彭。

是我,小彭。我压低了嗓门回答。一阵窸窸窣窣,门吱的一声开了一条缝,露出了小彭的半张脸。

“Emma,你什么时候出去的?小彭问。

刚刚出去,我去上厕所。回来门就打不开了,我还以为走错门了。我按耐着情绪。

吓死我了。刚刚我一睁眼,发现门口站了一个人,我以为进来坏人了。你一出去,我立刻就把门锁死了!小彭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我听了哭笑不得。



次日一早,小崔埋怨小彭,说提醒过她,那个人可能是Emma(我的英文名)。我暗自窃笑,这小夫妻俩的胆子比我还小。倒是周哥的睡眠似乎很好,他全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其实我的床就在门口,小彭惊慌失措锁了门,估计都没看看我在不在床上。

虚惊一场,让喜马拉雅之夜,多了几分惊悚和悬疑。每当我想起那条极狭窄、黑暗的山谷,那夺魂摄魄的气氛,那拧不开的门把手,还令我心有余悸。自然的力量太可怕了,它不用动怒,就足以令人震慑、敬畏。



在喜马拉雅,早餐需要提前预定,约好的早晨630分吃早饭,可此时厨师才刚刚起床。不知道是时间观念不强?还是他们不好意思拒绝,只好敷衍我们。我倒是发现了一个规律,物质条件越好的地方,时间观念越强。

好不容易吃上早饭,725分上路。从2920米的喜马拉雅,先走到3700米的MBC(鱼尾峰大本营)。如果体力好,可以直接去4300米的ABC住下,否则,就住在MBC



随着高度的升高,树木逐渐变得稀疏。虽然尼泊尔风景极美,但我似乎更喜欢西藏的坦荡、荒寂和辽阔。西藏的山,基本上是裸露的,山上有稀疏的草,不等着长高,就在寒冷中枯萎了。尼泊尔则不同,高山流水,峡谷田园,郁郁葱葱的生命力,让尼泊尔多了很多俗世的烟火气息。


MBC营地


连续的行走,我已经积攒了很多的疲劳,也积攒了很多行走的经验。越往上走,视线越开阔,山体居然有了西藏的味道。毛茸茸的青草,在大山上涂抹出清晰的线条。天空,也越来越澄澈、湛蓝。

那一路,我在极度的疲劳中,几度崩溃。苏蔓与我形影不离,他无时无刻都在照顾着我,不停地给我鼓劲加油,不离不弃。很多时候,我的大脑处于缺氧状态,可恰恰是缺氧,才让我生出很多胡思乱想。我想到死亡、绝望、贫穷……也想到生命、富有与期盼……一系列又一系列、严肃而凝重的人生问题。当然,我的思考经常会短片,问题也基本没有答案。但这并不等于,我不想过上富有哲理的生活。然而,一切的哲学思考,即虚无缥缈又苍白无力。现在对于我来说,迈开每一步,跨上每一个台阶,才是实实在在的生活。


MBC营地


6个小时后,我们到达了MBC3700米的高度,一件抓绒衣已不足以御寒,我穿上冲锋衣,也还觉阵阵寒意。起雾了,MBC大雾弥漫,也让疲倦的我们倍感前程迷茫。周哥建议我们住下,他说,这里四周都是雪山,风景极美,值得我们住一晚。运气好,今天傍晚可以看日落。清晨,我们还可以看日照金山。我自然是完全同意,因为我不同意也走不动了。周哥的好,是他处处替你着想,又让你感觉不到刻意,不给你压力。


日落鱼尾峰


小彭和小崔因为假期短,便继续赶往ABC。弥漫的大雾,增加了他们赶路的难度。从MBCABC,还有4公里的山路,而且上升600米,还是很辛苦的。次日,我们离开MBC时遇见他们下来,小彭的脸浮肿着,状态极差。她说,他们非常后悔没在MBC住下。在雾里行走太困难了,走了一半她都想原路返回。到了安娜普尔纳大本营,也是大雾笼罩,什么也看不见,直到离开,雾也没散。这自然是后话。却说明了一个事实,那就是:周哥英明!我懒人有懒福,人品和运气都不错。


鱼尾峰大本营之鱼尾峰


安排好住宿,我和周哥便在营地附近转悠。雾气时聚时散,鱼尾峰也时隐时现。除了几排被涂抹成蓝色的简易板房,营地上也扎着很多的帐篷。住帐篷,当然更浪漫,但我内心有些害怕,因为睡帐篷实在太冷了。


MBC近看鱼尾峰


我想起去年的喀纳斯之旅。徒步第一晚,我们在三角洲营地扎帐,也是我平生第一次睡在帐篷里。外甥女茜把她的双肩包、地垫、睡袋都借给我用,我却对睡袋的温度毫无概念。我和一个福建女孩拼帐,她回来时忘记把内帐的拉链拉上,我的脑袋就在拉链旁边。早晨起来,我头染白霜、一夜白头。话又说回来,即便拉好拉链,十分寒冷也只能减掉一分。饥寒交迫,至少我体验了寒的滋味。那一晚,我被冻得难以安眠,做了很多的梦,梦见各路亲人来给我送温暖。天堂里的奶奶,我的妈妈、爸爸、姐姐,甚至远在美国读书的女儿,络绎不绝地来给我送被子、送毛毯、送大衣、送小棉袄……可我依然被一次次冻醒。次晨,另外帐篷的小伙伴说睡袋太厚,一晚上差点被热死……这份刺激,比再冻我一夜,还要更过分。我郁闷得什么也没说,一个人闷头走了十几公里!


黄昏的鱼尾峰


太阳快落山时,雾气竟然奇迹般地散开了,鱼尾峰被夕阳涂抹得瑰丽多姿。其实,鱼尾峰远看俏丽,近看雄壮,二者之韵味差异很大。但是,鱼尾峰就是鱼尾峰,不论从哪个距离、哪个角度看,都是尼泊尔最美丽的雪山。


鱼尾峰最后一抹光


据说,6993米的鱼尾峰,是世界上最美的三座6-7千米的神山之一。另外两座在中国,你知道它们的名字吗?



卖一个关子,下一集告诉你。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遥远而陌生的故乡(弱驴徒步ABC)
下一篇: 如虎添翼下山去,也有风雨也有情(弱驴徒步ABC)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