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新西兰移民政策:印度人要到奶吃,华人还在内讧

作者: 魔王    人气: 3244    日期: 2019/11/4

近几个月来,新西兰移民局对外来移民频频推出“收紧政策”,除了父母团聚移民门槛变高外,对配偶移民也有了更强硬的立场,要求担保人和被担保人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才够资格。这些“新政”已经引起了印度社区的抱怨,开始了频繁的社会抗议和政府高层的游说,新西兰政府已经感受到了不小的压力,最终移民部长公开承诺重新审视印裔配偶签证问题,他已经指示移民局官员,要求尽快找出解决方案。没错,移民政策将只为印度社区“开小灶”了。新闻出来后,华社一顿羡慕嫉妒恨。


华社也有很多诉求,这些诉求有的连发出去都很难,有的即使发出去了也没有任何效果,华社的经济影响力和政治献金也不比印度社区少,为什么华社的这些诉求却得不到政客们正眼相看呢?

 

1,华人缺乏公民意识

 

政客们鼓励甚至强拉华人投票是为了个人利益,但也有很大的无奈成分,因为投票本应该是发自选民内心的公民权力表达的意愿,然而华人普遍还没有。投票作为公民意识的一个表现,“华人不爱投票”证明了华人尤其是新移民,普遍缺乏“公民意识”。这个问题不解决,政客喊破嗓子华人也懒得投票。

 

    华社中有“把议员当领导”的不良风气,只要有这个思维在,华人的声音就很难发出去。很多华人以及社团领袖,见了议员只会一顿谄媚和客套话,却不敢对他们提出批评,自然也不敢随意“约见议员并提出诉求”,那可是“领导和祖宗”当然不敢提意见。议员只是“国家权力”的一个部分,如果连对待议员都如此奴性,华人对待政府的政策自然是俯首帖耳,若政策违反利益也只是忍着,最多网上发泄一下。此外对另一些人来说,这可是“民主政府”,批评民主政府的政策就是“反民主”,应该滚回中国,抑或“既然在新西兰这么不开心,你为何不回国?”的风凉话。总之华人一旦利益受损,思想包袱最大的和发生内讧的总是华人内部,新西兰政府也好议员也好,没受到华社的任何压力,出政策时自然不会想到华人。

 

印度移民来自“种姓制度”文化背景,但融入新西兰这个平等社会相当的快,他们也许还有人认为“某种性高人一等”,但并不会有“议员高人一等”的奇葩想法。印度社区领袖和印度人议员被自己的人民骂的相当厉害,正因为如此他们才努力地为人民发声来争取“不被骂得那么惨”,相比之下华人议员的工作环境比印度人议员舒服多了,华社不管社团还是媒体都极少批评华人议员甚至帮忙掩盖负面新闻,美其名曰“支持华人从政”,但其实只会养得“领导”持宠而娇,不干实事,最终损害的是华社自己的利益。

 

2,很多华人社团没起好作用

 

新西兰的议员对于很多华人社团来说只是明星的作用,用来吃饭拍照给自己的社团和公司添门面。这样的行为其实也无可厚非,印度人和洋人社区也都会这么做,但问题在于一到需要表达华人政治诉求的时候,这些华人社团就不敢联系议员了。这里的原因主要是“不敢惹领导”,看了议员的官威就怂了,要么是因为从议员那里“碰过钉子”所以不想再搞不愉快。总之很多华人社团的行为并没有把表达公众诉求放在首要位置。

 

现在华人社团最常做的事情并不是召开关于当地民生政策的座谈会,老年人多的社团更多是唱歌跳舞旅游,年轻人多的社团或群则是玩乐和找工作对象的居多。偶尔有社团讨论政治,也大多与中国有关而不是当地事务。华人的政策讨论往往只有“网上发泄”这种粗放形式,少有心平气和有理有据地讨论辩论,很难凝聚成理性而统一的、直达新西兰政府的民意力量。这个现象是因为华人新移民在心理上还没有融入新西兰,也是因为作为华社先锋的文化界并没有起到先锋作用。华人社团在帮助华人融入新西兰上有很多比唱歌跳舞更有意义的事情做,多组织讨论当地民生政治就是其中一个急迫却被忽视的工作。

 

3,华人的政治献金都哪去了?

 

    要说华人不参政也是不对的,华人的政治献金给的很多,多到国家党党魁都说“两个华人(议员)好过两个印度人(议员)”,但华人给了那么多政治献金并没有给华社带来应有的效果,这是怎么回事?

 

    这是因为当一个政党拿到华人政治献金或选票时,却听不到华人给出的条件和诉求,这个政党就会误以为这些政治献金是政客自己个人魅力换来的无条件的“粉丝钱”。最终华人的政治献金只成就了政客个人在党派内的名誉地位。而这些接受华人政治献金的政客,不需要传递任何华社的声音就可以拿到很多政治献金,他们反而会担心如果传递了华社的声音,可能被反对者(比如反华势力)攻击而损失名誉,或者被视为“反对党的政策”而失去党内支持。华人的政治献金比党内的支持更不容易失去,于是根本不敢传递华人声音。

 

    所以究其根本,这是因为华人给政治献金给的太慷慨太没有条件,以至于议员和选民的地位本末倒置了。政治献金和选票本应是一种交易,议员应当传递华社声音来换取它们,选民的地位高于议员,结果华人选民却无条件地用政治献金和选票“惯着”议员,议员将此作为政治资本却不必帮华人选民传递声音,而平时则以领导和明星自居,自视高人一等,也不理会华人批评,一来二去,想发声的华人社团也觉得自讨没趣,也不再在这些议员面前提华社的意见了。

 

总结

 

移民政策要求“担保人和被担保人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给华人看一定会觉得“很公允”而接受了;父母团聚移民高门槛,独生子女的华人也想了想也接受了,唯独印度人不服,并且闹出了成果,成果也只归印度社区。印度社区用较少的人口和政治献金就能换来新西兰政府更大的重视,这是整个印度社区正确的思想与行动才成就的。这篇文章过后,想必议员们依然可以继续骗到华人的政治献金,华人一定依然不懂如何使用选票和政治献金作为发声筹码,错误地对待议员职业,继续内讧。这篇不过是很多华人感受到被政府忽视后的答疑解惑而已,想要改变现状,一两个人和文章是远远是不够的。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中新关系未来一年展望
下一篇: 华社积极参与总理支持的教育扶贫项目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