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老皮在中国爆红,中新两国找到共同语言

作者: 魔王    人气: 1921    日期: 2020/10/22

老皮在中国爆红,中新两国找到共同语言

MorganXiao 魔王时评 今天

    近来新西兰又在中国媒体上火了,不过这回是正面新闻。新西兰前副总理,优先党党魁Winston Peters新西兰华人称其为“老皮”)在记者招待会上,回怼一个质疑新冠病毒存在的记者“显然是在美国上的学”,并称美国因新冠感染和死亡了那么多人,你却跑这里来反科学,你来错地方了小子。这段视频在主流新闻和抖音等视频平台上爆红,“在美国上的学”也成了网络流行语,用于形容一个人愚昧和反科学。老皮在新西兰是知名的亲美政客,曾以新西兰外交部长身份主导了“禁止华为5G”,“以个人身份”谴责香港国安法、向美国军购并希望用来巡航南中国海等很多挑衅中国和追随美国的事情。然而新冠疫情之后的这句嘲讽,反映了他对美国的一种失望和蔑视之情,亲美的老皮似乎不再那么亲美了。这事不一定说明老皮跟美国翻脸了,但确实代表了大多数新西兰人对待新冠病毒的态度,在这个话题上,新西兰人普遍和中国人属于同一价值观阵营。同样是西方民主国家,为什么新西兰人就会这样呢?


 




对中国的傲慢与偏见,才是西方在新冠疫情上滑铁卢的主要原因

 

    中国已被全世界公认战胜了新冠疫情,而西方却依然深陷疫情反弹和经济危机双重泥潭之中,很多人包括西方人,觉得这是西方文化和政治体制导致了讳疾忌医和防疫失败,而我认为西方媒体在疫情早期时的反华宣传才是重要原因。

 

    新冠的人际传播在西方国家难以断绝,主要是因为太多西方人“不愿戴口罩”和“不愿隔离禁足”,很多人说西方人“不习惯”或“害怕”戴口罩,但其实西方人在1918年大流感时戴口罩毫无问题。口罩只是一块布而已有什么可怕的,究竟是什么导致了那么多西方人对口罩产生了心理障碍?

 

1,  负面新闻的心理暗示。新冠疫情刚在中国爆发时,西方媒体纷纷高调头版宣传,配图大多是中国人戴着口罩在街头行走(滤镜加阴暗压抑效果),或是医务人员穿着防护服和防毒面具,或是肃杀的设卡武警,再配以可怕的感染和死亡报道,仿佛武汉爆发了一场切尔诺贝利事件。这很快在西方人的潜意识里种下了一个概念,这个概念将“戴口罩”与“死亡”、“黑暗”、“国家崩溃”联系了起来,将封城隔离同“集中营”联系了起来。所以原本是西方对中国的政治偏见,由此转为了对“口罩”和“隔离政策”的偏见。西方国家当时并没有想到自己也会遭遇同样的事情,没有料到这种过分宣传会为自己国家日后防疫工作制造巨大的民众心理障碍。这种深入潜意识的概念是很难轻易消除的,即使现在很多西方媒体早已开始客观报道中国防疫,但依然还有相当一部分西方人难以从“口罩恐惧症”中自拔。


(武汉爆发疫情时,很多西方报道和用图夹藏意识形态私货和心理暗示)

 

2,  被政治化。“被政治化”也是戴口罩和隔离措施较晚被西方国家接受的重要原因,人们分裂成两个派系撕逼,互相消磨效率,防疫部门权力被制约,福奇医生也被人身威胁。而口罩其实早在中国爆发疫情时就被西方媒体政治化了。“口罩”和“隔离”等于“反自由民主”,等于“中国”,那么谁支持戴口罩搞隔离,谁成了“亲中”“反自由民主”。特朗普政府因政治利益考量而选择了“反中”、“反对戴口罩”的一边,民主党以及反特朗普的媒体则选择了相反的另一边,于是我们看到了民主党和CNN之类的媒体显得更尊重科学和“亲中”。但其实他们并不亲中,而更多是在反特朗普,他们碰巧选择了正确的方向,但因错误的理由选择了正确的答案依然是错误的答案,美国真正急缺的是能够跳脱阵营斗争的科学务实思想。



(部分西方媒体讽刺特朗普盲目反对戴口罩)

 

 

3,“傲慢”也让西方国家尤其是美国判断错了防疫方向。美国等西方国家当时只封锁了通往中国的航线,而真正输入美国的病例几乎都来自欧洲。“傲慢”也让大多数西方国家在很长时间里不大愿意与中国合作防疫,他们认为“中国是发展中国家”才会有如此高的伤亡,而自己是发达国家,人均床位远超中国,完全可以对付这种事情,没有必要去学习中国的经验,结果到疫情控制不住时才想到找中国紧急购买口罩和呼吸机。

 

新西兰也是民主国家但防疫很成功,得益于理性务实的防疫态度

 

    相比其他西方国家,乐天随和的新西兰人并不靠嘲笑中国来获取制度优越感,中国爆发疫情时新西兰人大多并不太关注和讨论(新西兰的华社反应比较大),所以对口罩和隔离的恐惧较少。新冠疫情抵达新西兰时也比较晚,当时已经有西方国家(比如西班牙和意大利)对戴口罩和隔离政策的态度转正,西方国家的大量伤亡也打击了一些新西兰人的傲慢。在野的国家党党魁曾一度“为反而反”地批判执政党工党的防疫政策,但却遭到新西兰民众,支持率下跌,国家党才被迫宣布完全配合执政党。新西兰版“福奇医生”也备受民主欢迎,没有遭受任何打压,所以新冠防疫议题并没有在新西兰引发“政治化”争吵。这些正是新西兰能够做到上下团结并成功防疫的重要原因,制度的作用是次要的,民众端正的思想态度才是主要的。



(由于现场没人戴口罩和保持距离,新西兰“黑命贵”游行组织者遭到新西兰政界和舆论一边倒的谴责)

 

    在网络舆论中,当美国有人不服封锁令或反对戴口罩时,中国网友往往会一边倒地对他们嗤之以鼻,新西兰舆论也是一样的,在对待防疫措施的态度上,新西兰人与中国人完全处于同一阵营。由于美国从上到下的反科学,新西兰人也对美国的教育水平产生了质疑,使得老皮在记者招待会上“辱美”言论脱口而出,听众也瞬间领会而发笑。然而新西兰人不知道的是,美国的教育水平一直很好,美国的真正问题其实出在了屁股上,屁股坐歪了,脑子就不好使了。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为什么华人2020新西兰大选没有支持工党
下一篇: 两个华人议员退休并不值得留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