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专栏 > 魔王时评

两个华人议员退休并不值得留恋

作者: 魔王    人气: 1645    日期: 2020/10/27

两个华人议员退休并不值得留恋

 

2020新西兰大选结果尘埃已定。原本预料会有三个华人议员,结果一番折腾之后只剩下一个了,很多华人对两位国会议员的“退休”表示惋惜留恋,甚至有的人还想象他们会“回归”。华人和社团似乎已经习惯了旧时代华人政坛的“玩法”,但很多人没有意识到一个时代已经结束,这个时代也一去不复返了。我的标题比较惊悚,其实我想说的是,旧时代华人政坛文化不值得留恋,旧的不去新的不来,本篇文章将迎接一下新气象,欢送一下旧政坛。

 

辞旧篇:旧华人政坛有哪些不好的风气

 

1,  权威主义

 

旧时代华人政客们的行事作风,被洋人政客称为“Chinese Way”(华人风格),而很多人却称我们一些年轻华人属于“Pakeha Way”(洋人风格),当时并不太清楚有何区别,现在我可以粗浅总结一下了。

 

这个词是洋人总结的,主要意思是说老一代华人政客喜欢玩权威,比如在政党内的华人圈里搞一人独大的小圈子,为了维护个人权威而忌讳打压批评意见,使得政党很难获知华社中的批评声音。再比如动用各种手段排挤打压竞争者,甚至滥用权力霸凌或抹黑同党人士而被党内纪律处分。权威主义者的行为与追求平等自由的大多数洋人政客有完全“迥异”的风格:一些华人政客面对民众和下级时摆官架子不接地气,对解决民众诉求没有兴趣,对官衔和挂名格外在意,此为瞒下。但他们面对洋人上级时就唯唯诺诺不敢发声,或利用上级对华人文化的无知而撒对自己有利的谎言,此为欺上。这些“华人风格”却多是我从洋人口中获知,让我脑补到一些华人政客把洋人当傻子而洋人心里如明镜却不点破的情形。

 

其实争权夺利的事情在洋人中也都存在,甚至在任何一个公司的办公室里都有,英文就叫做“办公室政治”,追逐名利是人的一种低级需求,存在合理,只要能形成良性竞争就好。但华人政坛由于人数少却动静较大,所以多被其他族裔的同事侧目,好在过去媒体不发达,没有太多被外界知晓。洋人们结合华人的祖国背景,把这种现象当成了“中华文化”或解释为“华人来自中国,所以都喜欢权威主义”,令我深感羞耻。

 

新西兰社会一直在鼓励华人参政议政,但新西兰老一辈华人中参政者其实并不少,“华人不爱参政”其实是假命题。但新西兰政坛现存的华人又确实少,这里的真正的原因其实就是华人的这种权威主义思想,使得政坛华人一旦超过一定人数,就会互相排挤打起来,如果政坛华人人数永远都多不起来,华人群体如何又能在这个靠拼人数的民主政体里形成气候?所以权威主义风气问题如果不解决,华人群体在新西兰获得政治影响力永远是梦,而且贸然把华人年轻人推向这样的政坛就是在害他们。

 

2,  政治捐献问题

 

华人在新西兰政治献金是合法的,不容诋毁。只是旧时代华人的给钱方式比较奔放高调,没有考虑新西兰社会的接受程度,如今大环境发生了巨变,各位捐献者要注意。由于近两年反华风潮被美国影响力鼓噪起来,过去没人关心的华人政治献金事件,近两年纷纷被挖出来登上了主流媒体,掀起一波一波又一波热议,吓坏了那些对中国无知的人,甚至在今年大选期间,反欺诈办公室轮流调查各党2017年在华社的政治献金。2019年底时,新西兰修改法案禁止了外国人对新西兰政党的政治捐献资格,这个原本旨在促进国际招商引资的开放政策从此收紧,新西兰变得保守,虽然该法案没有明指中国,但大家都心知肚明诱因是谁。

 

新西兰,公司捐献一两万纽币就算很多了,假如一个中国公司捐献了十几万纽币,仅仅只是买了政客拍卖的一本签名政治书籍或一套廉价古董,由于新西兰人普遍并不知道十几万纽币的公关广告费用对于中国公司来说其实只是小钱,他们就会开脑洞,觉得这个受捐政客是不是有背后交易,在议会中投票时,这个受捐政客是不是会将优先服务中国利益而不是新西兰本国利益。老华人议员们的“退休”与政治献金法案的修改,共同象征着一个开放的、高调的、激情燃烧的政治捐献时代已经终结,新的低调务实的时代已经来临,它将是一个更注重新西兰本地华人和公司诉求和利益的时代。

 

3,  不敢发声

 

洋人把我也归为“Pakeha Way”(洋人风格)的原因应该是我爱直抒观点和批判,没有太多迂回套路。在洋人眼中,很多华人政客不敢发声,唯唯诺诺,委曲求全,也羞于展现自己个性和想法,那么即使英语再好,也还算是“Chinese Way”(华人风格),洋人打心眼里不太接受。

 

华人政客的不敢发声其实是中华文化的痕迹太重,中华文化讲求“不得罪人”、“不冒犯权威”,“包容对方”,“谦虚低调”等等,有它们的好处,但其实并不适合新西兰政坛。相比之下西方文化讲求“个人权利”和“平等自由”,只要觉得自己的利益受损,就应大大方方喊出来。在西方文化中,别人听到你的抗议后也并不会跳出来指责你“挑战权威”或教你如何“明哲保身”和“低调”,反而如果你喊得有理,还会拉一票的人跟你一起喊,如果你是弱势群体,你喊的东西大家不懂也依然会有同情票,这样诉求才更可能实现。就这一点,海外华人政客真的需要学习一下台湾政客的优点。

 

新西兰华人政坛的变天是国际大环境所致,但也有华人政客力量单薄的原因。假如老一代华人政客们不搞小圈子,新西兰政坛里的华人数量到今天一定不少,假如数量较多的华人政客团结发声,也许这两位华人议员就会在今年这场变化中幸存下来。年中在美国人搞“黑命贵”运动时,新西兰的毛利社区也跟着批判警察对自己太暴力,要求警察减少配枪,于是工党毛利人党团,其中包含了部长、议员和党员干部等,团结地站在一起发声呼吁,最终法规得以成功修改;我就不再累述我之前写过的工党印度人争取配偶移民标准放宽的事情了。倘若新西兰各政党里华人人数够多,完全可以一起发声,甚至威胁集体辞职来维护华人议员,那么政党也不会那么为了那些风言风语而那么轻松抛弃掉为自己服务多年的老华人议员了。


工党毛利党团团结抗议新西兰警察“过度武装”并赢得政府让步

 

 

迎新篇:“洋人风格”将是华人政坛的未来

 

由于大环境和法规的变化,未来的新西兰华人议员对各政党的主要作用将不再是服务“中国”商人,而是专注服务和沟通“本地”华人华商,“外交”功能减弱而“社区服务”功能增强,这个变化使得华人政坛的生态体系也跟着产生巨大变化。

 

可以看到今年新西兰大选前后涌现了一批1.5代华人青年,这样的华人对华社和主流社会同时有较深的理解和沟通能力,对中国也有客观的认识,且背景清白不易被攻击。这些1.5代年轻华人移民的公民意识、自由平等意识要比老一辈华人强烈,势必将改变华人政坛的很多旧风气和文化。

 

越来越多的华人政客勇战选区,而选区候选人是需要争取占大多数人口的洋人社区支持的,如今新西兰华人融入主流社会的历史进程也进入了冲突与磨合阶段,再加上大环境的变化导致华人政客的一举一动将被主流舆论放大审视,这些因素使得未来华人政客或被迫或主动变得更“本土化”和 “洋人风格”

 

但又不能变的太“洋人风格”,2代以上的华人政客在华社中仍然很难受到欢迎,即使推出来也大多会流于小众,这是因为新西兰大多数华人更习惯用“Chinese way”来议政和交流,“香蕉人”虽然在洋人眼中属于“华人”,但在新西兰华人眼中依然属于“洋人”,这个情况几十年内不会有改变。由于中国未来几十年必将崛起,中国对新西兰华人的文化、经济影响力只会越来越强,网络信息技术也越来越发达,那么新西兰华社在可见的将来,就不可能再像淘金时代的华人那样完全与中国文化圈割裂,那么可以很容易判断,1.5代华人主导新西兰华人政坛的情况将会持续很长时间

 

由于各党的华人候选人越来越多,华人越来越融入社会,华人选民的品味也会有所变化。对于华人选民来说华人脸的候选人已不再稀奇,于是会越来越注重政客解决实际问题的能力,没有上述能力、只会在华社走穴露脸的花瓶议员将逐渐被选民忽视和淘汰。文化融入的华人选民也会逐渐增加与非华人政客的沟通联系,逐渐地,华人也不一定会“见华人政客就支持”和“只支持华人政客”了。本次大选中,行动党就并未依靠推出华人候选人便赢得了大量华人票,这个案例也向其他政党发出了一个信号:华人似乎并不太看重政治正确,华人似乎有比华人脸候选人更复杂的政治诉求。

 

附议:未来三年的华人政坛局势分析

三个月多前接受媒体采访时我就预测,国家党排名26的杨健可能因国家党支持率低而无法进入国会,如今果然接替杨健排名的陆楠没能进入国会,也就是说即使杨健没有退休也是无法进入国会的(这事对倾向支持国家党的华社来说可能有点不习惯),那么未来三年新西兰国会里就只有陈耐锶一个华人国会议员了。

 

陈耐锶在Botany的得票数比往年高的主要原因,是工党在洋人群体中的高支持率,所以Botany党票翻红而选举人票却没有翻红。陈耐锶现在依然是靠排名议员身份进入国会的,依然算靠工党“赏饭吃”。结合大环境和新西兰群众中“恐华”、“希望与中国贸易脱钩”的政治气氛,未来三年陈耐锶将很可能遭遇一些的政治压力和考验;内政方面,工党依然与新西兰华社缺乏深层沟通,华社也对工党存在很大偏见,也积压了很多未解决的政治诉求,陈耐锶责任很重。当然这些压力其实也是展现自己才能的机会。国家党失去华人议员主要是国家党自身的问题导致的支持率低迷,若国家党能够在三年内重整旗鼓,国家党华人议员还会重新出现,同时又有很多1.5代华人有志青年开始陆续进入政坛并活跃起来,所以未来三年华人政坛变数会较大。

 

魔王 写于2020大选后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老皮在中国爆红,中新两国找到共同语言
下一篇: 新西兰是纳粹国家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