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37. 皇后镇,两个旅人的对话

作者: 杨屹峰    人气:     日期: 2020/7/12

2020年6月的最后一天,我来到了皇后镇。这是新冠疫情在新西兰爆发后我的首次南岛之行。

过去的数年,几乎每一次来到皇后镇,都是作为导游陪伴客人旅行。
而这一次,则是带着妻子一起走走。来到新西兰二十多年,这是她第二次踏足南岛。而上一次,竟然是在十五年前。
作为旅游从业者,最亏欠的往往是自己的家人。她也多次提起,好想再到南岛看看。
疫情如疾风骤雨,把新西兰的旅游业刮得寸草不生。虽然在奥克兰没有闲着,为了生计也一直在奔波着,但却真的是无团可带。
新西兰疫情自从封禁后,得到极好控制,在实施了36天四级安全警戒封禁后的4月27号,将安全警戒降为3级,13天后降为2级,不久降为一级,国内所有生产经营活动,包括国内旅游,全部恢复。
这个时候,萌生了带妻子到南岛走走的念头。妻子自然欣欣然。女儿闻听此讯,也额手赞成,表示将“赞助”此行,并且亲自为我们预订了机票和皇后镇最好的酒店。
行前到朋友W家探访,W的父母春节前从中国经澳洲来纽,因为疫情滞留在了奥克兰,听说我们要去皇后镇,便想随我们一起去看看。
于是我们一行七人,在隆冬的六月底,来到了皇后镇。
当我驾驶着我们在机场租赁的旅行车驶进皇后镇的时候,那相隔许久却依然熟悉的景物,唤起了我的一次记忆......
那是三年前的2月......
一早,我就从奥克兰飞到了皇后镇,在机场取到早就预订好的车辆,在这里等待从中国辗转澳洲新西兰旅行的又一批客人。他们来自我的家乡贵州,自然我便多了几分用心。
一切准备停当,离客人抵达的时间还有几个小时,我趁隙到超市买了些水果,牛奶等食品,想让客人们一下飞机可以垫垫肚子。买完东西,我把车开到瓦卡蒂浦湖边,听风儿抚动湖水发出的涛声。
在这里等待时间的消逝,比在机场的建筑里似乎会惬意一些。
皇后镇我来过许多回,但是像这样自己一个人独自守着自己,自己跟自己对话的机会却不多。于是便沉浸在这蓝的天,白的云,雪的山,蓝的湖簇拥着的天地间,身在这南太平洋小岛的礁石上,可是心却似乎早已飘移到了唐时宋代的诗意中,兀然有一些“江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隔世感。
突然闻听一声咳嗽,我侧过身去,看见十来米远处也同样坐着一个男人。
原来这片草地不是只有我一个人。从这个男人褴褛的衣着可以看出,这是个流浪者。我在这边厢发呆,而他却在那边认真地用针线缝着铺在地上的一张白绒布。旁边有行人走过,可是这并没有惊扰到他,他头也不抬,依然心无旁骛地笨拙地操弄他的针线。刚才那一瞬间,我沉浸在只有我自己的世界,一点声响,就轻易把我拉回了现实;而流浪者,才是真正执着守护自己世界的人。这么一想,我突然感觉到自己内心里的那个“小”来。

流浪者忙活了一会儿,停下针线,从旁边的背包里拿出一个纸袋,打开来,里面是一个汉堡。他大口大口地啃了几口,显然是噎着了,可是却没有找到水,目光里流露出几分无奈。我突然想起自己为客人们买了一件矿泉水,连忙站起身,打开车后门,取了一瓶水,踌躇了一下,把新买的一瓶牛奶和一些水果也拎在手里,向流浪人走去。
“Excuse me, Would you mind to have these stuff?”(您介意吗,我送给你这些东西?)我向他示意手上提着的水、牛奶和水果。
“No. Thank you mate”(不介意,谢谢你哥们儿)。
我小心翼翼地寻找字句,生怕不小心说错了伤害了人家。其实我多虑了,流浪者愿意谈论所有话题。
流浪人说他来自北奥塔哥地区。上过小学、中学、高中,也曾在一家工厂工作过,当过技工。突然有一天他就不想做了,就辞了工作。那一年他23岁,而今年,他已经36了。
“你有一个计划吗?在皇后镇呆多久?然后想去哪里?”我问他。
“计划?没有”他迟疑着想了一下,说,“什么时候想走了,就走了。去哪里嘛,到时候再说,现在还没有决定。”
“那您靠什么为生?”
“人们捐助呀,你没看到我的背囊上有一个标牌:Donate To Kurt's Projects(请捐助Kurt的项目)?”
“Kurt是你的名字?”他回答说是的。
“那您的项目是什么?”我有点好奇:他能有什么项目。
“也……没什么,反正就是攒点钱,谁想捐助就捐助呗。”
“你都不告诉别人是什么项目,人家怎么捐助你?”
“有啊,有人捐助的。”说这话时,他脸上洋溢着自信。
“每天能得到多少捐款?”问完这个问题,我感到有点不妥。
可是他依然不介意。他说:“平均,每天20多块吧。”
“今天你得到捐助了吗?”
“今天?有啊,这不是吗?”他指了指我送给他的东西,幽默地说。
“那平时你住在什么地方?”
“就像这样的地方呀”他似乎有点诧异怎么会有人问这样的问题。
“下雨怎么办?冬天怎么办?”
“这个嘛,有时我就住到银行或者办公楼的门廊下,那样就不怕了。”
“你觉得你还需要点什么吗?”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想到问这个问题。
“What do I need? I don’t know.”(我需要啥?我还真不知道,)
“比如,一顶帐篷?一个被子?”我提示他。
“嗯,如果有一顶帐篷是不错的。”他若有所思地说。
“买一顶帐篷大约需要100元钱,你有这些钱了吗?”
“还,没有。”他老实而又有些羞赧地回答。
我打开了钱包,发现里面只有一张50元的现金。如果把这都给他,有点舍不得。但是最终我还是掏出了这张纸币递给流浪人,说:希望这能对你买帐篷有帮助。
他诧异地看看我,然后看看我手上的那张纸币,好一会儿,他摇了摇头,说:我不能要你这么多钱。每天,我都只收到20多元,这钱太多了。
我心里正在为自己的“鲁莽”而有点后悔,可是却怎么也没想到他会不接受这份“捐助”。我回到车里,打开背包,平时买东西找的零钱都放在里面,10分、20分、50分,1元,2元。各种硬币加在一起,有22元。我把这些硬币捧在流浪人面前。
“Are you sure about this?”(您确定要把钱给我吗?)他迟疑地问。
“是的。请收下。”我认真地点头回答。
“Thank you mate.”(谢谢哥们儿!)
我邀请他合了个影,他下意识地整了整凌乱的头发。随着手机发出咔擦一声响,手机里留下了他真诚的笑容。
驱车离开的时候,我仿佛觉得自己人生行囊里多了一点东西,这是同为人生旅人的流浪者给我留下的......
2020.7.12 新西兰奥克兰
购买新西兰名特产品从来没有这么容易过,
扫描以下二维码,进入新西兰Frank的跨境e店,收获惊喜体验!
(关注作者微信公众平台号了解更多信息)


手机版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上一篇:36.新西兰全国封禁LOCKDOWN第33天(结尾篇)
下一篇: 没有文章了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