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区频道

紫禁城室内乐团 为奥克兰艺术节添异彩

作者: 毛芃    人气: 3375    日期: 2011/3/22



从3月2日开始的奥克兰艺术节20日(周日)拉上了帷幕。近20天的艺术节期间,世界许多优秀艺术家获邀前来奥克兰演出。其中,由中国顶尖民乐演奏家组成的紫禁城室内乐团为新西兰听众展示了耳目一新、非同凡响的中国民乐。

紫禁城室内乐团由11位中国音乐学院的民乐演奏家和研究学者们组成,他们为听众们奉献的曲目不仅有传统的中国京剧曲牌《夜深沉》、琵琶古曲《霸王卸甲》,更有中国、美国、新西兰著名音乐家专为紫禁城室内民乐团创作的融合了古典乐、传统民乐和当代音乐的中国民乐曲目。

紫禁城室内乐团从3月16日上周三开始,在汉密尔顿的怀卡托大学、奥克兰音乐学院、奥克兰市政厅室、但尼丁的中国花园进行了演奏。本周四,他们还将在惠灵顿的孔子学院的开幕式上进行演奏。

刘顺:“文化的精彩之处在于交流和碰撞”

3月15日上周二,在紫禁城室内乐团来到新西兰的第二天,记者采访了乐团音乐总监、指挥刘顺先生、团长杨靖女士和中国知名作曲家高为杰先生。

在紫禁城室内乐团此次演出的节目单上,八首曲目中有三首是外国音乐家所作——新西兰作曲家Jack Body的《五首摇篮曲》、新西兰华人作曲家高平的《清风》以及美国作曲家William Duckworth的作品,其中后两首还是全球首演。

于是,记者采访从曲目的编排谈起,从中国民族器乐同西方作曲家的合作、从中国传统民乐在当代的创新实践谈起。这原本只是采访话题之一,没想到,这个话题成为整个采访的中心。

也许,这个话题切合了紫禁城室内乐团的音乐家们多年来对中国民族音乐在继承的基础上的创新和探索。

中国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刘顺先生一下打开了话匣子。

刘 顺先生首先谈了他对传统的理解。他说:“传统是无尽头的,音乐是流动的,文化是变化的。今天我们视为传统的东西在过去可能是革新的东西。音乐随人走,就像 不能抽刀断水,传统同现代不能截然分开,因此,音乐家应怀有一种开放的视野和心态,不拒绝任何可以丰富音乐表现力的元素。”

刘顺先生提到 为紫禁城室内乐团写曲子的美国作曲家William Duckworth先生时说,Duckworth去年在英国的一个音乐会上偶然听到了紫禁城室内乐团的演出,他很惊讶,很受触动,因为这不是他在美国听到 的中国民乐。紫禁城室内乐团对中国民乐的新颖演绎让他着迷,他为紫禁城室内乐团的演奏状态所感动,于是自告奋勇要为乐团写曲子,分文不收。

在 谈到为紫禁城室内乐团作曲的新西兰作曲家Jack Body时,刘顺先生说,Jack Body是中国著名作曲家高为杰先生几十年的老朋友,他喜欢中国音乐,对不同音乐风格的融合很有兴趣。紫禁城室内乐团这次演奏他的《五首摇篮曲》,其中第 三首就有了中国贵州少数民族音乐的痕迹。

刘顺先生说,文化的精彩之处在于交流和碰撞,一个优秀的音乐作品离不开碰撞。

刘顺先生在介绍紫禁城室内乐团时说,这个乐团不是一个以盈利为目的、以市场为走向的音乐团体。团员们都是潜心于中国民乐研究和开拓的专家、学者。他说,民乐创新离不开深入民间,离不开沉淀和思考。

刘顺说,他有一个梦想,那就是让二胡、琵琶等传统中国乐器有一天成为像小提琴、钢琴那样的世界性乐器,在世界各地都有人演奏。他说,中国民族乐器是美丽的,他希望有一天能在伦敦的街头看到有人弹琵琶,在纽约的小巷中看到有人拉二胡。

刘顺先生最后说:“这次来新西兰演出是希望新西兰听众能近距离了解和感受中国优秀的传统民族民间音乐的经典魅力,把当代作曲家们创作的、彰显中国音乐当代语境和寻求与世界音乐文化对话的作品展示给大家,增进与新西兰音乐界的沟通,促进中新两国的文化交流。”

高为杰:“跨一步万紫千红!”

随紫禁城室内乐团来到新西兰演出的高为杰先生是中国著名作曲家。高先生被一些西方音乐界人士誉为比西方人还了解西方音乐。他创作的《风声》在本次奥克兰艺术节上是世界首演。

高为杰先生是中国音乐学院作曲系教授,他说,作曲技法是西方音乐的东西,是从西方传入东方的。重要的是,在掌握了西方音乐的作曲方法后,要能把这一技巧用来表现东方文化的内容。

这些年来,高为杰先生一直在为中国音乐的跨文化发展在努力工作。他的一句名言是:“跨一步万紫千红!”

高 为杰先生认为,作为研究西洋音乐作曲的专家,他从中国传统音乐中吸收了许多有益的东西。他表示,人类文化特别是音乐的发展,是需要依靠跨文化来提升的。他 举例说,京剧是中国有影响的传统剧种,但京剧本身就是跨文化的产物,是许多地方戏曲和剧种的融合,徽班进京是很近代的事,京剧最早可以追溯到陕西的汉水。 他还说,大作曲家德彪西在音乐创作中也不忘吸收东方音乐的因素。

高为杰先生还拿中国历史做例子,他说,唐朝之所以强盛,是因为唐朝以开放的胸怀吸收了不同文化的优质精髓。

高先生说,对传统的保存和传承是完全不同的两种思维。保存是封闭式的,传承是开放式的。以保守的态度看传统,把传统看成定型、静止的东西,传统就失去了活力和意义,充其量只能被保存在博物馆里。这种态度对中国文化的进步没有益处。

高 为杰先生说,中国过去一百多年来在文化上比较保守,但今天的环境已经不同于过去,在人类地球村里,人类文化交融已经成了大趋势。而文化的跨界、交流同融合 也给了文化发展的动力,成为天经地义的事情。没有哪个强势文化能消灭弱小文化,保护文化环境的多样性日益受到重视,这种发展趋势从政治意义上来说,展现了 世界的和谐大同,体现了一种人类崇高的理想。

高为杰先生肯定了紫禁城室内乐团这些年来在继承中华民族民间音乐优秀遗产、着力探索民族音乐 发展新路子上的努力。他认为,这是对传统的一种致敬。同时,高先生对充斥当下中国文化中的娱乐至上、“娱乐到死”的现象进行了不客气的批评。他说,娱乐应 该是雅俗共赏,但现在一些东西“越来越俗,俗不可耐”。

高为杰先生说,文化需要激励人心、温暖人心的东西,这样的东西历久弥新。

紫禁城室内乐团此次新西兰的演出中还演奏了新西兰华人作曲家高平先生的作品——《清风》。高平是高为杰先生的儿子。

高平博士是钢琴家、作曲家,毕业于美国著名的辛辛那提大学音乐学院,他在那里进行了钢琴演奏深造和作曲研究。目前,他在坎特伯雷大学担任音乐教学工作。

高平博士曾就艺术趣味的高雅低下发表评论说,听众有权利欣赏到最有艺术价值的音乐,为迁就大众的艺术口味而向听众提供廉价的注重感官娱乐的东西是错误的,音乐家们为迎合大众而降低艺术标准是对听众的轻视和愚弄。

杨靖的琵琶独奏打动观众

中国著名琵琶演奏家杨靖女士此次作为紫禁城室内乐团团长来新西兰演出。她在怀卡托大学音乐厅独奏琵琶古曲《霸王卸甲》后,听众起立抱以热烈的掌声。一位新西兰女听众感动到落下眼泪。

新西兰知名音乐评论家William Dart先生在评论紫禁城室内乐团的表演时,对杨靖的独奏评价极高,称她的演奏是“大师级的”。

杨靖1982年就读于中国音乐学院,曾师从中国当代著名琵琶大师刘德海教授,现任中国音乐学院教授、硕士研究生导师,美国密西根大学客座教授。她出访过三十余个国家及地区,曾与国际著名的德国柏林室内乐团、约翰内斯堡等众多交响乐团、中国的民族乐团合作演出过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服务华侨华人《东方北京青年周刊》悉尼创刊
下一篇:奥克兰中国硕士博士生联谊会成立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