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健康频道 > 两性地带

抗衰老、抗癌?科学家从精液中发现了神奇元素(组图)

   人气: 3855    日期: 2020/6/14

自打笔者开始从事抗衰老研究,亲朋好友知道了每每都要问一句“那你说说吃/买什么最有用”,而我的回答总像是唱反调:少吃最有用……

其实吧,再怎么求仙问药,兜兜转转还是“少吃”最有效。

最经济实惠不求人的抗衰老措施早已摆在面前,可架不住饮食习惯太难改变了。我们狠不下心饿自己,科学家们贴心地研发了各种热量限制模拟物(CRMs)帮我们一把,其核心原理就是促进细胞自噬[1]。

*毒物兴奋效应可以理解为细胞承受一定程度的压力或损伤后承载力变得更强,不一定是坏事哟

CRM能抗衰老,与亚精胺又有什么关系?

科学家们发现,亚精胺就是一种非常强大的CRM,安全剂量高,且耐受性良好。而近年来对它的种种研究,小到防脱发大到抗衰老,最后都能扯到细胞自噬上去……看来咱们今天也不得不先从细胞自噬说起。

简单给新读者车轱辘一遍细胞自噬:可以把它理解为细胞的回收处理系统,自噬将受损的细胞器、废弃的蛋白质进行分解,随后将分解后产物重新利用。回收系统出了故障,自然会造成垃圾堆积,导致细胞稳态失衡,甚至衰老、癌变[2]。总之很重要就是了。

说起亚精胺与自噬的关系,自然离不开将其一手捧红的Nature论文。这篇09年的论文讲述了:亚精胺能够诱导自噬相关转录物显著上调,引发细胞自噬,从而延长多种模式生物的寿命[3]。

与其他热量限制模拟物(CRM)类似,亚精胺诱导自噬的机制主要有:

降低自噬抑制因子的活性

例如,赖氨酸乙酰转移酶(EP300)是内源性的自噬抑制因子,直接抑制几种自噬相关蛋白(ATG)乙酰化,并通过抑制αTAT1间接刺激微管蛋白去乙酰化。

而亚精胺对EP300的抑制导致ATG蛋白脱乙酰化,增加微管蛋白乙酰化,从而诱导急性自噬。

增加自噬相关蛋白稳定性

例如,亚精胺能够增加微管相关蛋白1S(MAP1S)的乙酰化,耗尽细胞溶质HDAC4以减少MAP1S和HDAC4之间的关联,从而增加MAP1S稳定性,激活自噬通量。

促使自噬相关基因的转录

例如,被蛋白激酶B(PKB,一种Akt蛋白)抑制的转录因子FoxO3是诱导骨骼肌自噬所必须的,亚精胺诱导Akt去磷酸化而失活,增加了FoxO3依赖性靶基因的转录,从而长期慢性增加基础自噬通量。

当科学家将自噬必须基因敲除后,亚精胺曾经表现的延寿作用也相应消失了[4],看来自噬之于亚精胺的确是必不可少的。

以上是亚精胺的具体机制。我们评价一种物质的抗衰老效果,质量和长度缺一不可,一是看健康寿命延长了多少,意思是服用以后是不是八十的人看着像六十,和老年病彻底说拜拜了;二是看生存时间延长了多少,也就是服用以后究竟能多活几岁。

在延长健康寿命方面,为亚精胺摇旗呐喊的《Science》大综述已经介绍得很全面了,这里只做简单介绍:

01

保护心血管

亚精胺对心血管的保护机制主要有:

①诱导线粒体自噬、改善心肌细胞线粒体结构功能;

②增加精氨酸生物利用度,使血管扩张剂NO增加,逆转动脉衰老;

③使肌球蛋白相关蛋白titin磷酸化,增加心肌细胞的弹性,抑制促炎细胞因子。

02

保护神经

亚精胺在无脊椎动物中具有强大的神经保护能力,其机制主要有增加自噬神经元、与离子型受体(NMDA)相互作用;

还能通过全身途径(如影响脑组织的免疫细胞)作用于神经组织。

目前关于其能否穿过哺乳动物的血脑屏障还没有定论。

03

刺激免疫

亚精胺能够直接促进记忆淋巴细胞的产生和功能,并通过耗尽免疫抑制细胞增强抗癌免疫反应。

至于重头戏“亚精胺能不能让我们活得更久?”……相处了这么久,相信读者也越来越挑剔了,我要是说“喂食亚精胺能够延长模式生物的寿命”,诸位一定是内心毫无波澜甚至还想打个哈欠:连模式生物都hold不住,还配在抗衰老物质中占有一席之地?

所以,亚精胺什么延长酵母400%(没打错,就是4倍)、果蝇30%、线虫15%[3]、小鼠10%[5]的中位/平均寿命根本不够看的,真的是一点都不心动呢……

比起随随便便的模式生物,人类的寿命可不是说延长就能延长的,想让咱们眼前一亮,还得拿出真本事,有没有更确凿的证据?

笔者查阅资料,还真发现了一些与人体有关的研究。

但遗憾的是,光从现有的研究来看,说亚精胺延寿证据还不是很充分……

其一为对百岁老人和普通老年人全血多胺水平的分析,样本量为78人。我们之前介绍过,百岁老人一直是研究健康衰老的香饽饽,他们不仅肠道菌群的构成和普通人不一样,血液中亚精胺占总多胺的百分比也明显异于常人[6]:



组1:31-56岁;组2:60-80岁;组3:90-106 13.2%vs.14.1%vs.30.6%

其二为通过大型流行病学研究分析测试膳食中的多胺是否对人体有益,研究者通过食物中的多胺浓度估算受试者的摄入量,发现多胺摄入与心血管疾病风险呈负相关[7]。

目前也正在进行一项有关多胺补充剂与老年认知功能的Ⅱ期临床研究,预计明年6月完成,具体见:点击跳转

一般话题进行到这儿,下面就该放购买链接了……

且慢!先问清楚两个关键的问题,再当小白鼠也不迟:

我们真的缺吗?

虽然亚精胺也是一个随年龄增长而降低的选手,但它的外源补充实在太简单。

便宜点的方法如多吃大豆蘑菇西兰花,贵一点的方法如补充益生菌促进肠道合成,真没食品补充剂发挥的空间。

多了又会怎样?

成也自噬败也自噬,尽管亚精胺在正常人体中似乎很安全,但在荷瘤小鼠体内也增加了肿瘤的尺寸(刺不刺激?眼不眼熟?eNAMPT、mTOR、端粒酶、生长激素在向你招手)[8]。

因此考虑到多胺对癌细胞生长的潜在需求,未来仍需要更多相关研究。

来源: 复旦药学院


手机版


免责声明:本文所载资料来源于网络,版权属于原作者,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仅供参考,澳纽网对使用该资料所导致的结果概不承担任何责任。



上一篇:“为何我们不能同步到达高潮?”男女性反应模型不同
下一篇: 5个症状提示胃癌在敲门,及时体检能救你一命(组图)


[健康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