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人生 九大步道之四 - Whanganui River Journey - Canoeing (2018.03.02-05)下篇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徒步人生

九大步道之四 - Whanganui River Journey - Canoeing (2018.03.02-05)下篇

作者: 微懂    人气: 4302    日期: 2018/3/15


静水处悠然自得,

激流中劈波斩浪,

触景时高声吟唱,

诗画里流连忘返。

第二天 John Coull Hut到Tieke Kainga Hut,29公里

John Coull Hut的最后一眼

搭档老万,被称为万老师,万岁。他教会大家如何控制船的方向。有他把舵,我随意拍照。

上岸休息时,才能打开桶取水取食

Bridge to nowhere (no-where) is nowhere (now-here)

大桥是跨越Mangapurua溪的混凝土公路桥,但没有通往它的汽车道路,是一个受欢迎的旅游景点。骑山地自行车或行走各种不同的步道,或通过船或皮划艇在Mangapurua Landing上岸,然后沿灌木丛步行45分钟(单程)即可到达。

这个登陆点不好上不好下,船也不好绑。

机动运土车

坐在啥机器上呢?

Where to? Nowhere.

它建在Mangapurua峡谷深处,在1917年政府为开荒农民开辟土地的地区,这些拓荒者主要是参加过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士兵。目的是为后来建造道路提供方便,但该地区太偏远,而且不适合种植农作物,导致拓荒失败,农场再次恢复成原生灌木林。

据桥上的一个标志记载:
这座桥始于1935年1月,于1936年6月竣工,由桑迪福德和布朗的Raetihi公司为中央政府公共工程部的建造。它长130英尺,高125英尺。劳动力成本为598英镑11先令7便士,所有材料(通过Mangapurua山谷路)的成本为419英镑14先令。不幸的是,材料的成本没有记录。据说这些混凝土的骨料已经从Rangitikei河运来,由于洪水,滑坡以及由此造成的材料供应延迟,桥梁的完工被推迟了很多次。
这座桥是为了方便车辆进入旺格努伊河,将山谷的定居者与河船服务联系起来而建造的。 1917年,政府为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返回的士兵定居而开劈了山谷。原始森林得到清理,共开发了35个点,并建立了一所学校。多年后这个山谷慢慢繁荣起来。然而,经济困难以及与偏远和难以进出等相关的问题导致许多家庭放弃他们的农场。到1942年,只剩下3个家庭。 1942年1月发生大洪水后,政府拒绝提供进一步的道路维修资金,并于1942年5月正式关闭该山谷。消失的道路,古老的栅栏,耸立奇异树木,偶见的砖烟囱和这座遗留下来的桥告诉了人们这山谷里生活的不幸命运。

Now here

从墙板上的介绍和照片来看,建桥时难度极大,工人们没有任何防止坠落的安全保护措施。

翻船

我们前面几首船在犹豫是奋力向前还是随风飘荡时,传来后面翻船的消息。没什么可说的了,往回划。

在没有想到的地方翻船了,大树枝,大急流是可以绕开的。

红色的翻船,我们队友的船,船上的二位已经安全到岸边。蓝色是一位Kayaking靠近,想看看如何营救。

腾空了一艘船,三位会水勇士划船靠近。

此时一辆Jet Boat从上游而来,我们的勇士觉得该让道,而导致救援船翻。

Jet Boat并未见难不救,而是把卡在河中的船再翻回并拖送到我们手中。不然的话,靠我们自己,可能要耗去不少时间。勇士船也在清完积水后,返回此岸。

Tieke Kainga Hut

Tieke Kānga是一个小型毛利人社区,位于Mangatiti溪口下游2.5公里的旺格努伊河中游。 它以Tieke Marae为中心,建成了保育部的Hut。 周围的土地受到毛利人的索求,于1993年开始占领Hut。

  在欧洲殖民之前,Tieke是旺格努伊河上的贸易中心,也是一个学习的地方,也是一个防御性定居点。 1841年,Wakefield描述它为一个大型的定居点(大概80-90个居民)。1840年代,它迁移到河对岸并改名为Te Ririatepo,但到了1851年它又被迁回,并被称为Okirihau,有93人居住。

该地区是政府1886年Waimarino购买计划的一部分,旨在向欧洲移民定居者出售土地,住在Tieke的酋长Te Rangihuatau负责协助购买。然而,Tieke本身是否被包括在购买计划内内却混淆不清。Te Rangihuatau认为它是毛利人的土地,政府认为它是"允许土著人使用和占用的王室土地但无名份。20世纪早期,土地从部落变为政府所有,而且目前还没有1906年旺格努伊河信托交易的正式记录。 1908年,Te Rangihuatau过世,Marae被放弃。

  Tieke周围的土地成为风景保护区,并成为于1986年创建的旺格努伊国家公园的一部分。作为沿河提供的一系列设施的一部分,保育部在Tieke修建了一座大Hut。 1990年代中期,开始征收设施使用通行证的费用,让河流使用者交费是为了维护Hut及其服务设施,但当地毛利人中引起了争议。 1993年9月,一个叫Te Whānauo Tieke Maori的组织收复了这片土地,占据了Hut并将它变成了Marae 。

  Tieke Kānga今天是一个大家族Te Whānauo Tieke(也被称为Tamahaki,也就是他们的共同祖先的名字)的家,其成员可追溯到欧裔移民之前他们在Tieke的祖先,并声称是Ngā Rauru部落的成员。 不过,marae也是在旺加努伊河Canoeing游客(Whanganui Journey的一部分)的热门停靠点。 另一个露营地Ramanui座落在河对岸的附近。

虽然土地仍然存在争议,但保育部和Te Whānauo Tieke Maori建立了友好合作关系,共同致力于升级和维护Tieke Kānga的设施。

山姆大叔的帐篷

Marae

就在Hut旁边,毛利一家三口在这迎送游客,也是Hut的Ranger。他们在这工作8天,在Whanganui家里也呆8天。

这根木雕是用河上漂来的Totara树干做的,上面的人物代表着不同的家庭成员。

毛利迎客仪式

我是第一次经历这样的场合

与毛利一家子合影

第三天,从Tieke Kainga到终点Pipiriki,21.5公里。

带着头灯吃早餐

毛利大妈和儿子到河边送我们离开,为我们讲解了行程中的三处较大的激流,在第三个起点祝我们好运。

在平静宽阔的水面上划了约两个小时,大家都有些Boring了。

第一处激流,我们六部船顺利通过。

第二处激流,我们有船翻了。按照Canoeing公司的说法,翻船比例是50-50,我们六艘正好翻了三艘,达标。

到达第三处激流之前,看到了Pipiriki的标牌,离终点已经很近了。

Lemon和Jackie

力敏和Jack

Leena和冰激凌

玲珑和Michael

Juan和Sam。

我和老万最先上岸,也就没有到达时的照片,用起点的代替。

没翻船落水的心不甘,自己下水。

Canoe公司在这候着呢。

遗憾的是,在终点忘记了合影。

在此谢谢组织者冰激淋和力敏,谢谢各位的通力协作。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徒步人生 文章


漫步奥克兰.28~Symonds Street Cemetery:Bishop Selwyn’s Path & Waiparuru Nature Trail (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7~Symonds Street Cemetery:Hobson Walk(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6~Symonds Street Cemetery:Rose Trail(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4- Sandringham Shopping Centre Heritage Walk (2021.10.02)

漫步奥克兰.23-Balmoral Shopping Centre Heritage Walk(2021.09.25)

漫步奥克兰.21-Blockhouse Bay Village Walk(2021.09.18)

漫步奥克兰.22-Blockhouse Bay Seaside Walk(2021.09.18)


漫步奥克兰.20-Mt Albert Shopping Centre Walk(2021.09.11)

漫步奥克兰.19-The People’s Mt. Albert Walk(2021.09.04)

漫步奥克兰.18-Genteel Mt. Albert Walk (2021.08.29)

Queen Charlotte Track/Tōtaranui/夏洛特王后步道(2021.05.21~24)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