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人生 Ruapehu-Tahurangi Summit 2797米(2019.03.03)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徒步人生

Ruapehu-Tahurangi Summit 2797米(2019.03.03)

作者: 微懂    人气: 6083    日期: 2019/3/5


  北岛中部的Tongariro是纽西兰第一座国家公园,由三座主要的火山组成。Ruapehu是纽西兰最大的一座活火山,其海拔2797米的Tahurangi Summit是北岛最高峰,另有两座次高峰Te Huehue(2755米)和Paretetaitonga(2751米)。

  有十几座2500米以上高峰环绕着火山口,这些高峰合起来称Ruapehu,否则北岛第二高峰2518米的Mt Taranaki就只能排名第二十了。

  Ruapehu主要由安山岩组成,至少在25万年前开始喷发。在有记录的历史中,大规模火山喷发相隔约50年,在1895年,1945年和1995年至1996年。小火山爆发频繁,自1945年以来至少有60次。20世纪70年代的一些小规模爆发产生了细微灰烬和火山泥石流,造成了对滑雪场的破坏。

在大规模喷发其间,温暖的酸性火山口湖形成,由融雪融化成湖水。大规模火山爆发可能会完全逐出湖水。如果一次大火山爆发在湖的无山处形成了一个tephra大坝,那么大坝可能会在湖水重新填充并升高到其正常出水口以上之后坍塌,会导致大型火山泥石流。 2000年,安装了ERLAWS系统以检测监视火山口湖状态以提醒有关当局。

Waitonga Falls Track的Tarn

  1945年的火山喷发清空了火山口湖,火山喷出泥石在无山处形成了大坝,后火山口缓慢地积水。19531224日圣诞夜,火山口大坝坍塌,泥石流冲入Whangaehu河流域,冲垮Tangiwai铁路桥墩。一辆特快列车穿过此段之前,虽然被警告了倒塌的桥梁,但司机无法及时停下火车,造成纽西兰第四大的Tangiwai灾难,其中有六节车箱落入河中,153人失去生命。


  攀登北岛最高峰,是几位驴友的心愿,也是我念念不忘的。在大侠Jackie队长的带领指导下,借着超好的天气,八大金刚在乱石堆上爬,雪道上走,攀登6公里,于正午时分全体登顶。

Maps.me上标有登顶的线路

实际走的线路

6:25正式开徒

披星戴月

晨曦

远处的塔山,北岛第二高峰。

风大气温低,太阳还没照到这里,手指都冻僵了

最后的缆车站

SGS, When you need to be sure-Witness by eye.

过了最后的缆车站,要横跨一段雪地。冰镐冰爪派上用场。

向着太阳奔去

这么多影子给你指路

杨大哥身轻如飞燕,上山下山不用徒步杖

再向上

一路走来,回头一望

Mangaehuehu冰川-Ruapehu有十几条不足2公里长的冰川,是北岛唯一的冰川所在地。

估计两人深

最后的冲刺

看见顶了

登上去

最后登顶的起点

第一次从顶部俯瞰Ruapehu的全貌

有两人从北坡走到湖对岸

陆续上来了

如碧如是说:

Tahurangi Peak是鲁阿佩胡火山的最高峰,海拔2797米,也是新西兰北岛第一高峰,徒步攀登这个顶峰,俯瞰那个著名的空中火山湖,一直在我的清单里。
其实我已经两个多月没活动筋骨了,都不知道腿脚和体力是否能胜任。2019年3月3日,一个和风丽日的夏末假日,我们顶着星辰出发,沿鲁阿佩胡南坡,跨越冰川,经过了5个多小时的攀登,我们站在这里了,将这个离奇梦幻的空中之湖尽收眼底。
记得鲁阿佩胡火山于1995-1996年最后一次大喷发时,曾经有朋友周末驾车南下直奔而去,我当时还觉得这些人真不靠谱,火山喷发了,人们都跑还来不及,他们却往跟前凑,那时的我对这神山毫无概念。
后来知道,在这之前的一次大喷发是1945年,此次喷发清空了山顶crater里所有水后,形成了一个更大的crater, 之后的若干年里又被慢慢填满了水,到了1953年这个火山湖的水面已经比1945年喷发之前的水面高出了8米,没有人知道当时这个巨大的火山湖实际上是被一些不稳定的冰层和火山灰围垻着。1953年12月24日圣诞夜,大约晚上8点,这个巨大的空中火山湖冲破了不稳定的围垻,夹杂着水和火山泥倾泻而下,大约以34万立方米的体积迅速注入Whangaehu河,大约晚上10点,这股巨大的火山泥流冲刷着沿河两岸,冲毁了位于Tangiwai的一座重要铁路桥的桥墩,当时一辆满载285名乘客的火车,正从惠灵顿开往奥克兰,途径此地,尽管当地居民埃利斯先生发现了被冲毁的铁路桥,并且竭尽全力沿着铁路线奔跑着,挥舞着手电筒,以期让火车尽早刹车,但火车的惯性仍然使车头及4节车厢冲进了河里,造成了151人遇难。
自此,这个高高悬挂于天际的美丽的火山湖被小心翼翼地监管起来了。

先敬山神湖神

喝一口,为胜利干杯

老杨大哥,年纪最长

大侠Jackie队长,没有他的加入指点,我们恐怕找不着北

顾问悠闲山云间,小刘一冰镐下去,就挖出一口火山湖

相机始终挂胸前的微懂

只甜不酸的Lemon

山高湖清

蓝天如碧

淡泊了名利,便有了宁静

你有几个脑袋?

三年前我们一起登上塔山

老搭档

八大金刚

上山不易,下山更难

回头一看,高姐就是高

下山如履平地


杨大哥下得老远了

两口水塘,不是天然形成的Tarn

走完雪地,提溜冰爪

全部安全到达最高的缆车站


  从早晨6:25开始登山,下午约5:00回到停车场,往返12公里,上下各1200米。风力约35-40公里每小时,大晴,早上有点冷。除了一般徒步时的装备外,冰爪,冰镐,安全帽。

到达最后一个缆车站,跨过雪河以后,是比较陡峭的乱石岗,在高处的必须小心,不要弄个滚石下滑伤着伙伴。在最后的冲刺,我走入一段较长的雪段,本以为没事,走上去了却进退两难,退比进危险,只得用冰镐挖平踏脚处,还要用它接力向上,第一次正确使用了它。

去年以来,每次走较长较难的步道,总是表现不佳,总落在最后,说的好听点是保证没有掉队的。这次却不同以往,居然第一个登顶。秘诀嘛,天天生吃胡萝卜,而且要是Ohakune产的。

暮色塔山暮色湖

上山前夜的鼓劲酒

Ohakune,最出名的便是胡萝卜

7.5米高,世界上最大的

历史上,鲁阿佩胡山南部和西部的土地上居住着NgātiRangiiwi的毛利人。毛利语中ōhākune这个名字的意思是“careful”“小心hākune)。大约在十七世纪中叶,在Ohakune东南约3英里处的一个小镇Rangataua,一处marae遭到袭击,居民被来自Ngāti Raukawa的袭击者赶出家园,Ngāti Raukawa是一名来自Manawatu东部的iwi。该村约有75人被杀,十几名幸存者逃往Mangaorongo,并在Ohakune镇的现址建立了一个

  1883年,第一次工程勘察开始于北岛主干线的Marton-Te Awamutu段,并在Ohakune现址建立了一个基地,很快成为铁路和公路建设工人的永久营地。该镇的定居点被认为是在19世纪90年代初期开始的,到19083月,铁路线已经到达Ohakune。铁路建设活动的时期很快强化了木材加工业; 随着森林被清理,牛羊被引入,农业有了发展。 Ohakune19088月成为一个城镇区,并于191111月获得了自治市镇地位。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徒步人生 文章


漫步奥克兰.28~Symonds Street Cemetery:Bishop Selwyn’s Path & Waiparuru Nature Trail (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7~Symonds Street Cemetery:Hobson Walk(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6~Symonds Street Cemetery:Rose Trail(2021.10.09)

漫步奥克兰.24- Sandringham Shopping Centre Heritage Walk (2021.10.02)

漫步奥克兰.23-Balmoral Shopping Centre Heritage Walk(2021.09.25)

漫步奥克兰.21-Blockhouse Bay Village Walk(2021.09.18)

漫步奥克兰.22-Blockhouse Bay Seaside Walk(2021.09.18)


漫步奥克兰.20-Mt Albert Shopping Centre Walk(2021.09.11)

漫步奥克兰.19-The People’s Mt. Albert Walk(2021.09.04)

漫步奥克兰.18-Genteel Mt. Albert Walk (2021.08.29)

Queen Charlotte Track/Tōtaranui/夏洛特王后步道(2021.05.21~24)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