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楚专栏 :天涯茶品何处有 海角陈府藏画图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天涯茶品何处有 海角陈府藏画图

作者: 凯闽    人气: 5291    日期: 2019/2/13


有对联曰:

洞府无穷岁月
壶天别有乾坤

在群里偶然在一件事情上无意之间突然发现陈女士好像也是枚性情中人。故对她早前邀约到她家做客的品茶鉴赏紫砂壶沙龙动了恻隐之心,为结交这位新朋友而改动春节行程赴约。

我在群里问她:“我估计要5点左右才能赶到你发的地址。这迟到了行不行啊?”
她回道:“可以。”
我说:“你就把各种好茶盛在takeaway 的杯子里留给我,凉了也不打紧,用微波炉热一下。我好打发吧?”
她说:“不能这么待客,这不是我的家风。好茶好酒候着。还有见面礼。”

作为房地产经纪,常常要去看房。但我的昏花老眼只需瞟一眼花园,看看种了几颗树长了几根草铺了几块砖,就能知道屋主是华人还不是华人,准确率一般都高达95%以上。卜这种卦的水准至少有八段,九段都算是委屈的了!

但走进陈女士偌大的前院后院,树枝灌木剪切齐整造型别致,花花草草打点的非常漂亮。足见主人丝丝入扣、生活西化、颇有品味。

因为迟到,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进沙龙,没有空位,只有主人身边位置宽些,临时拿把椅子在她身边忐忑坐下。品茶、鉴赏紫砂壶已进行了一半。但我仍没有立即进入沙龙主题的角色,而是被约有3米长厚达10公分的一片Kauri木头化石做成的桌子吸引住了眼球。因为现在的家具店都不可能卖这样的桌子,除非特制。

我悄悄问陈姐:“这张桌子是你做的么?”
也许她看见迟到的人不奔主题奔偏题很意外?但也许她看见识货的人很惊奇也许很兴奋?悄声回道:“哪能呢?我只是把这块木头拿到家具工厂打磨抛光,桌脚都需特制才能装上。”

我也遇到过类似的问题,桌面太重,怎样的桌脚及安装才能支撑稳定颇费我好几公斤的脑汁。想当年我一家家家具店看过去,趴在桌子下面看腿脚的设计和安装,搞得店服务生总是一阵小跑过来问我需要什么帮忙吗?

此时我又有趴到桌底看腿脚设计和安装是不是比我更高明的冲动,但那么多沉鱼落雁闭月羞花的美眉坐在桌边,谁能知晓我好奇的心思,或谁会理解我趴到桌底的冲动缘由呢?若现场有人触景生情的脑海飘过的一幕是古典小说《金瓶梅》最引人入胜的经典章节:西门庆以捡掉落的筷子为由趴到桌底偷捏潘金莲的玉足!哎呀呀!那不是杨乃武与小白菜的千古奇冤错案有了续集?那就真是个百口莫辩毁了我的半个多世纪的伟大英明了。有道是:

莫说人心又变迁
山冤水屈雾苍然
哭天喊地皆无用
腿脚痴情化雨烟

忍住忍住,找个机会下次再来看不迟。只要桌子在,还愁看不到?我不停地告诫自己。

此时端上来的是苏敏的《悠然》,梅花吐韵,刻功精细;郁伟杰的绿泥玉立壶、大红袍的梨型壶;鲁浩的天香壶;陆巧英的锦纹西施;邵亚芬八卦壶,以及已作古的汪寅仙的曲壶和王寅春的洋桶,等等大师作品。

特别有意思的是,陈姐还收藏了文革期间大师们带领学生制作的紫砂壶。摸上去的手感不像现在的紫砂壶圆润、光滑、细腻、小资情调浓厚,而是像那个年代劳动人民有老茧的手-粗燥!

真是:

一溜闲人闹品茶
把玩壶色问丹砂
神工巧匠谁为首
陈姐捉题考大家

我一听陈姐要出考题心里就发毛,从小考试考到大,考试没考好除了皮肉受苦外,精神上更是受到迫害,一听到考试头皮就发麻。对“科举制度害死人”体会尤深!

我赶紧调侃大家道:“考试不及格的,就去把院子里的草地割了!”引得全场哄堂大笑!


非常感谢陈姐超热情似火般的款待,让乡下出来的我见长了泥土都能做出那么好的茶壶,土里长出来的树叶泡水都那么好喝。她既不要我洗碗也不要我割草,还又吃又拿的,实在不好意思啊!再次谢谢啦!祝陈姐新年快乐!祝大家新年开心!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文章


关于渣定理的备注

富可敌国的马云不是资本家?为什么不是?

阔佬房东花钱买回租客的租约

荣幸

几张照片的花絮—我对国际社运的观察

“死得其所”与“死得其时”

再发奇想 ——周邦彦躲进妓女的床下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老毛、老邓、老美及其它

谁是老虎

上帝、堕胎及其它

雨霖铃

清明随想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