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00八年十月十四日,一個值得記住的日子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读者来稿

二00八年十月十四日,一個值得記住的日子

作者: 林慧曾    人气: 1269    日期: 2008/10/15


2004年11月11日筆者曾借某中文報紙一角,分四次發表《俄羅斯與中國的疆土》一文。因爲在2004年10月中,俄國總統普京到北京訪問,其中一項重要的事情就是與中方簽訂有關解決黑瞎子島邊界的條約。由於雙方都允諾“暫時”不對外公佈條約中的有關内容,所以坊間對具體解決的辦法也沒有一個準確的訊息。基於這種情況,筆者根據自己的了解,對此事做了力所能及的分析,並對中俄的解決辦法加以推測。現把當時筆者就有關解決前景的預測摘錄一段如下:
“……俄國人公然違反中俄過去有關條約及踐踏國際公認的準則。這种明目張膽的霸占行為也太明顯露骨,太欺負人了。所以這次中俄在解決黑瞎子島問題上,中國政府若出於現實的需要,為了取得目前的安寧,或為得到俄國豐富的石油資源而妥協到拱手讓出黑瞎子島的全部,這種可能性不大。誰敢做這樣的決定?誰敢去負這個責?誰敢去簽字呢?怎樣向二十一世紀的中國民眾交代呢?通過二十多年的改革開放,國家白富強了嗎?!所以估計中國政府完全退讓這種做法的可能性不大。他對國家,對民族,對人民甚至他自己的良心交代不了啊!今天的國力也沒有必要去做得這麼窩囊了吧。
而今天的俄國,他們國家目前的倒退情況,他們新一代領導人爲了有利俄國本身的從新發展,對解決中俄之間的問題,化消極因素爲積極動力,肯定會有一定的期望。由於中國在這一問題上已不可能讓步,但在其他問題上則表現得相當寬鬆和開放,中國還比過去有錢,人口又這麽多。這些因素就為解決黑瞎子問題帶來了契機。以前俄國一直堅持對黑瞎子島全要,中國則當然要求全還,現在雙方都不想為些三幾百平方公里土地的事再不斷地麻煩下去。覺得把精力放在和平合作或其他更重要事情上更好,所以想出個辦法,那就是把島作適當的分割。俄國人已經用著的地方給他留著,還有一半以上未用的或只小小用了的還給中國。主航道(這裡僅指黑瞎子島北面的——筆者)俄國人還控制著,擁有著,但讓中國人可以通行使用。這樣俄國控制兩江交匯處主航道的關鍵仍保持著,這樣對普京來説既可以向其國內的激進派以及軍隊交代,又對立場無可辯駁的中方做出了適當的退讓;這種"開明"做法不但給世界一個正面的形象訊息,也把球踢向中國人。看一下中國人面對俄國人極少有的寬容,將採取什麼對策。考慮目前國際大氣候,俄國國內各方面的處境,普京會這樣做的,他想得出來。
對於中國領導人來說,俄國人如終于交出了這種少有的,算是變通的方案。使他們多少有了個下臺階的機會,他們一定會不失時機地慎重考慮。當年叫親哥的時候黑瞎子島還不給,現在總算爭回了一半,甚至更多一點。主航道兩邊雖然仍是俄國的但已可以航行。估計在和平時期不會有多大問題。這總算有了一點點面子,今後適當時候也比較好向國人交代。如果俄國人這次踢過來的球不盡量完美地踢回去,那就不知要何年何月才有機會解決了。因為要俄國人全交出黑瞎子島,恐怕要等俄國消失在地球上。中國為此而與俄國大打一場嗎?有這個必要嗎?中國贏得了嗎?中國現在又這樣需要和平穩定的環境,所以中國領導人不會失去這一機會,他們會答應俄國人的。……”(見拙著《重歸中華》第185、186頁)
四年過去了,2008年10月13日,來自新華社的報道說:“中俄兩國將在明日(10月4日)在黑瞎子島中央舉行中俄界碑揭牌儀式,這標誌中俄長達四千三百多公里的邊界綫全部確定。
根據2004年簽署的《中俄國界東段補充協議》:黑瞎子島一分爲二,西側靠近中國的一半島嶼歸中國所有,這部分島嶼目前還處於為開發的自然狀態,並將成爲中國最早見到太陽的地方。
在江中的一片灘地上,中國軍隊正在架設電線,為日後駐防島上作準備……”


 
圖:美麗的黑瞎子島就是這樣分的!?


從上述新華社的報道來看,筆者四年以前的預測基本準確。而四年後的今天中俄之間的條約正按這種推測付之實現。
對中俄關係了解的人們都不會忘記當年俄國人是怎麽欺負中國,這一最終解決東段中俄河界的條約是如何來之不易。不少深諳其意義的中國人也爲此多少感到寬慰。事實上中國人要收回黑龍江以北、烏蘇里江以東上百萬里平方公里的土地,起碼按現在的國際情況是不可能了。以筆者之見,中俄邊界如此解決是無奈,但也是必然選擇。筆者當時就認爲也只能這樣解決了。
筆者認爲:“……應該指出的是:即使是這樣的解決辦法並不是說中國贏了。家中的東西被人搶走,占用多時就是不還。現在幾經周折還你一半,條件是剩下的人家仍占用,你還得承認從今以後那東西就是他的了,不得再索取!中國還是遠不夠強大啊!俄國人還是那個德性……。”(請見拙著《重歸中華》第188頁)
不過筆者也認爲,這樣解決始終有他意義之所在:
“……不管如何這等於長期纏繞中國的中俄疆界問題,可以划上一個句號了。雖然這個的句號不盡人意,但有總比沒有好。依筆者之見其意義是中俄在黑瞎子島這個問題上落下了各自的棋子,而牽動的是整個中俄關係的大局。不要輕看這兩粒棋子,它們確定了整個中俄大局的態勢,而且這種態勢是會保持很長時間的。俄國人已經拿去的起碼現在看不到有任何收囘的可能性,以兩三百平方公里土地的代價換囘俄國對黑瞎子島水域主航道中心綫的基本承認和交還半個黑瞎子島,更重要的是換囘中國東北,北,西北的長期穩定。中國人可以去做其他許多更重要的事,也許是值得的。也只能這樣辦了,要不怎麽辦呢?”(請見拙著《重歸中華》第187)
黑龍江記載着俄國人侵犯、欺詐、搶掠中華民族富饒山河血淚斑斑的歷史。
元朝,黑龍江即為中國内河,1858年,即在香港被英國人割去十六年後,俄國人以一紙《璦琿條約》掠我百萬領土,使中國内河黑龍江一變而為中俄的“界河”。1900年俄國以保護中俄鐵路爲由,火燒海蘭泡武力奪佔江東六十四屯。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以後,“老大哥”對“小老弟”毫不客氣。違反國際上凡以河為界者必以河流之主航道中心綫為界的慣例。橫蠻堅持整條黑龍江都是他的阿穆爾河,水漫到哪裏哪裏就是他的“國界”。為此有1969年的“珍寶島”之戰。爲此中俄邊界長期必須保持強大軍力,兩國都吃虧。今天解開這個結,何樂而不爲?
現在我們卻的確可以在黑龍江自己一邊放心做許多事情了。黑龍江作爲中俄界河一段長為:3474千米;流域面積約:88•7萬平方公里;全年90%以上降水在4—10月的暖季作物生長成熟期。這時黑龍江水量豐富,年流量3465億立方米,也主要集中在4—10月。據專家了解在我方可開發的水力資源不少,裝機容量達1096萬千瓦,年發電343億度。小型輪船豐水期可以從北邊的漠河,一直南下繞過黑瞎子島北邊的哈巴羅夫斯克(海參崴),轉到烏蘇里江再南下興凱湖以及更南的地方。由於主航道中心綫為界,黑瞎子島邊界又定了下來,中方更可在流域以及黑瞎子島我方地區安心活動。基本上這一安全活動範圍應在88•7萬平方公里的一半即44•35萬平方公里之内。在此範圍内我們可以不再擔憂大鼻子武力干預漁民作業,南岸以及主航道中心綫以南小島上的農業、採礦業、林業、航運、發電等等都可從此安全進行。收回的一半黑瞎子島更可以建成為中、俄、韓、朝、日的經濟、商業、觀光區。還能作爲教育中國人不忘自己民族過去痛苦歷史的一個特定地點。因此二00八年十月十四不是很值得中國人記住嗎?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读者来稿 文章


新西兰华侨首部汉俳诗集《林爽汉俳》长沙首发

今天心情很糟,被搶了!

国际老人节有感

蘇震西,一個讓墨爾本難以忘懷的名字

格律詩芻議

文明社會需要詩歌——參加文化沙龍詩歌座談會有感

這就是強者嗎?

風急雨驟自縱橫

蜗角争利与大爱无遗

雖不是風驟雨急夜,堪稱是鳥語花香天

問我們能有幾多“羞”,恰似一江春水向東流!

人、詩人、寫詩的人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0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