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西兰华文作协 :西陽下的思考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纽西兰华文作协

西陽下的思考

作者: 大衛王    人气: 3382    日期: 2015/1/16


(3)

 

兩位女性,優雅地坐在綠蔭中。

畫面和諧而美好,似乎她們和那組雕像一樣,也是這小小園林景致的一部分。

兩人白皙的面龐,花格輕紡衣裙裸露的肌膚同樣洋溢著青春與美好,只是話語聲以及不時地動作,使她們和現實緊密地聯繫在一起。

她們高談闊論,竟至旁若無人。

濃密的荔枝樹叢中依稀有鳥兒的鳴叫,襯托著鈴鐺般的笑語聲。

老林率先走上前去搭訕著,幾番對話後得知,原來兩位美女也是會議代表,她倆和我們一樣在會議的間隙中溜了出來在這園林裏透透氣。

一個目的一種感覺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離。

從近前這位高挑的美女話語中我們知道,她們來自韓國。

韓國,我腦海裏首先跳出的是'美容'倆字。韓國整容業舉世聞名,她們該不是人造美女吧?疑惑中我在稍遠的距離裏觀察著她們。

現時,國內許多女子到韓國整容已成趨鶩之勢,連海關看見她們都蠻頭疼的。

一聽韓國,老林更興奮了,直接將韓國和箕子就聯繫了起來。

老林是位歷史通,特別精通近代中華發展史。據說林姓的祖宗就是那位商朝後期逃往朝鮮避難的殷紂王叔父箕子先生。一個人幾千年創立了一個國家,繁衍了一個民族。老林戀舊,歷史的淵源使老林不願放過任何瞭解韓國文化的機會,更何況這樣的瞭解來自於兩位明眸皓齒美女的唇齒間,於是,老林和她們逕自多了幾分熱絡。

美,自帶吸引力,兼具殺傷力,我們又都挪不動步子了。

如同剛剛對雕像的欣賞,畫家老穆以獨特的眼光審視著眼前的美麗,看似漫不經心卻引經據典,竟將一眾目光全攬在自己身上。

老穆侃侃而談,高屋建瓴,高瞻遠矚,高談闊論,從生態之美到自然之美再到環境之美,論說它們對中華文化的傑出貢獻和偉大意義。

兩位美女,頻頻頷首,肯定著老穆的高見。

霧霾當然在話題之中:發展是硬道理,霧霾是軟刀子……

許是話太多聲太高嗓子發癢,擺脫京城高濃度霧霾前來參加會議的老穆,顯然還沒有從重度霧霾的損害中緩過勁兒來。結果談到霧霾這兒就卡殼了,霾……霾……咳,老穆舊病復發了。

老林見縫插針見機行事見……自然之美談歷史變遷環境變化給中華民族帶來巨大的契機和問題,老林說得兩眼放光。

我們要如何規範目前社會的變革?

老林單手插腰指點江山狀追憶這裏當年景色,感慨一恍惚間二十餘年過去,眼前一切,竟成滄海桑田!

老林繼續感慨:真不敢想像按這樣的發展速度,再過幾十年,這裏會變成什麼樣子?我們的文化會成什麼樣子?我們還能不能找回自己?

老林聲情並茂,兩位美女一起笑將起來。

一樣的紅唇,一樣的白牙,一樣的惹人注目。

高挑美女笑著說,別說以後啦,現在許多的漢學家如果要更深層地瞭解中華傳統文化,還得到韓國或日本才行。而她們就是派往韓國大學專門進修漢學、搞中華文化學術研究的學者。

噢,真看不出,美女學者呵!我急步過去,不由分說,搶過話頭,高談闊論。

從眼前,從雕像,從園林,從恢宏的拜占庭風格的建築,更從遠處錯落有致經典奢華的西式別墅群落,我侃侃而談。然後我將手指定格在不遠處亭亭玉立的雕像上的大紅標語上“代表”兩個大字,問大家這代表著什麼?

你說代表什麼?高挑美女狡狤地把球兒踢還了我。

首先我強調,這裏沒有對錯之分,我能下的只是一種感情上的結論,那就是我們傳統的文化已經被西方文化徹底的佔領了。

我危言聳聽,美女聽後娥眉緊蹙。

——仔細想想,現在除了方塊字和我們手中的筷子,我們的傳統文化裏還剩有什麼?連我們開會的地方、儀式全都西化的無以復加,這山這水唯名字還叫鳳凰外,這裏哪兒都洋溢著西方色彩。不光這裏,大到國家,中到都市,小到個人,方方面面,角角落落,哪裡都以“洋氣”作為追求目標,西方元素已經無所不在。這百餘年來的中國社會的變革實際上就是一場向西方靠攏的遊戲,百餘年的歷史,更是一個大踏步追攆西方的歷史,只是我們嘴上不願意承認而已。在這樣的大趨勢下,我們怎能不落到今天要尋找我們自己的傳統文化,卻只能去鄰居家裏搜尋的地步?而這些個曾被我們文化浸洇千年的鄰居至今卻固執地保留著我們的傳統文化,這該是多麼滑稽的事情?!創造這些文化的我們,這文化賴以生存地方,短短幾十年工夫就已滄海桑田。儘管這樣的變化,孰對孰錯,沒有定論。但,是不是應該引起我們的反思?我們的文化實際上還有多少本我的東西?我們的文化又體現在哪裡?社會的西化變革已成浩蕩之勢,試問,誰能阻擋?而且我們哪一位不是這種變革的受益者?在社會大踏步的變革中,我們怕只能做自己文化最後的守望者,不是嗎?

我的問咄咄逼人,倆美女面面相覷,老林和老穆也大眼對小眼。

還是高挑個子的美女清醒的快,她一抬手腕:噢,開飯了,聽說今天的西餐有更多花樣呢?

告別我們,她倆走了,我有點洩氣,這才剛說到興頭上,主要聽眾 沒了。

“又是西餐,這幾天吃得人胃酸。”老穆感歎著。

老林和我也對看一眼,得,咱也撤吧,扯半天蛋,肚子還真餓了。

再回頭,西邊的太陽,落雲彩裏了。

西方,正霞光滿天。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纽西兰华文作协 文章


【新西蘭華文作協】辭秋疏歲月,飽露傍家園

【第一届珂珂文学奖获奖者选集】红发帕克小姐的一堂课

原创:没有性别的神

【第一届珂珂文学奖获奖者选集】同桌

【紐西蘭華文作協】星閃鳥安眠,詩韻裹粽香

【第一届珂珂文学奖获奖者选集】老街畅想

【第一届珂珂文学奖获奖者选集】隘口小道

【第一届珂珂文学奖获奖者选集】诗七首

【第一届珂珂文学奖获奖者选集】那个花开的午后

【第一届珂珂文学奖获奖者选集】《波斯王后》后记

【第一届珂珂文学奖获奖者选集】风雨小白楼

奥克兰的雨——乐活记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