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西兰联合报》时事速递 “无证据显示有计划地滥用”旅行津贴 - 澳纽网专栏





首页 > 澳纽网专栏 > 《新西兰联合报》时事速递

“无证据显示有计划地滥用”旅行津贴

   人气: 2566    日期: 2010/12/5


国 会服务部对黄徐毓芳夫妇滥用国际旅行津贴的调查有了结果,昨日的消息说,无证据显示两人“有计划地滥用”旅行津贴。而沉默了三周的黄徐毓芳议员旋即发表一 份声明,接受国会服务部的调查结果,称过去三周的经历她不希望再来一次,此刻她将“集中精力服务于Botany人民”,并“期待回到国会”。

反对党领袖Phil Goff对此结果表示不满,要求将案子发到审计总长处重新进行全面核查。

据12月3日消息,持续近3周时间的对黄徐毓芳夫妇滥用国际旅行津贴的调查当日有了结果。据代表国会服务部负责调查的前资深公职人员Hugh McPhail的调查报告说,无证据显示Pansy Wong或其丈夫Sammy Wong有计划地滥用了国际旅行津贴。

国 会议长Lockwood Smith当日在一份声明中引用Hugh McPhail的调查报告说,“负责这次调查的国会公务员Hugh McPhail表示,深入调查了黄徐毓芳及其丈夫自2000年以来的13次国际旅行后,只找到了一次违规,即2008年12月从中国北京飞往连云港的那次 旅行。

“尽管此次旅行是事先没有计划的,也不是故意的,但是这的确是出于私人生意目的。”

调查报告建议黄徐毓芳及其丈夫偿还每人237.06纽币的旅费。

议长Lockwood Smith说,除此之外,报告没有发现更多不遵守私人国际旅行规定的证据。
根据相关条例,黄徐毓芳及其丈夫使用九折的机票价用于有商业意图的旅行而非私人旅行是不符合规定的。

报告还调查了黄徐毓芳的国内旅游津贴使用情况,及对位于735 Chapel Road的Botany竞选办公室的使用情况。显示虽然这间办公室被注册为商业用途,但也和国内津贴使用情况一样,未发现违规情况。

“我很满意这个评估报告对于这些情况的检验。我现在希望黄徐毓芳及其丈夫能够偿还这个报告中所建议偿还的旅行费用。”Smith博士说。

黄徐毓芳旋即发表了一份声明,对评估报告的调查结果表示接受。她表示道歉并说到,她和丈夫会偿还报告中提到的旅费差额。

黄徐毓芳还说到过去这三周的经历是她不想再回顾的,她感激支持她的家庭、朋友、支持者和同僚。她说她还感激总理约翰.基给予她时间和空间来配合调查进程,以此来澄清过去十年间关于旅游津贴的事实真相。

黄徐毓芳说,那次去连云港只是访华附加的旅程,目的是在中国度假和会见“小南瓜”,这个女孩是被他的父亲遗弃在墨尔本火车站的,现在这个小女孩和她的奶奶住在中国。

黄徐毓芳说事发后曾一度考虑辞去国会议员,“我希望在这个时候,我不能因为我个人的行为而影响到总理和政府。”

“我自己很失意,因为政治就是这样,我现在受够了国会旅游津贴这件事。总理设置了很高的标准,我也一直按这些标准在做,而现在是我自己让大家失望。”

黄徐毓芳说她和她的丈夫都经历了“一段非常疲劳和彻底的调查”。

 “我的精力和注意力将集中用于服务Botany人民,促进整个国家的少数民族社区发展。我期待回到国会。”

黄徐毓芳还表示希望能够回到内阁,但她表示知道这“还要通过自己更多的努力”。

反对党对报告不满要求彻查

工党领导人Phil Goff在调查结果公布后表示,报告是在“粉饰”黄徐毓芳的行为,他要求将案子提交给审计总长进行彻查。

Phil Goff在周五下午将报告说成是“掩盖”真相,要求“彻底调查”,而总理约翰.基也迅速回应并驳斥了工党的说法。

Phil Goff说报告“简单地重复了黄夫妇自己说的故事,而他们已经被抓住欺诈纳税人的金钱。”

“他们的话怎么可以相信?这只是一次隔靴搔痒的调查,甚至连表面也没有抓到。这肯定不能向我们揭示出黄是怎么做的。调查人只是不停地重复‘没有证据’,很显然他根本没有深挖。”

报告中罗列了黄徐毓芳夫妇的13次海外旅行,一共申报了$54,149的国际旅行津贴。

“其 中五次是Sammy Wong的单独旅行。” Phil Goff说,“根据他说,他在这些旅行中,都在繁忙地穿梭于家庭成员当中,玩高尔夫,走亲访友,看朋友,去旅游点等。而这份报告对他的话都表示相信。我们 要注意,同一份报告揭示出Sammy Wong在中国和越南有商业利益——正是这两个国家,就是他声称去度假旅行的地方,而纳税人在为此付钱。”

Phil Goff说,调查发现,如果不是Sammy Wong在连云港有生意,黄徐毓芳就不太会到连云港去。

“我 还要指出一个有意思的事情。在黄徐毓芳夫妇申领的国内旅行津贴一共$93,935中,大部分都是丈夫Sammy Wong申领的。Sammy Wong对调查人说,这些旅行都不是私人商业目的,他‘不记得’中间有任何商业目的。而他的话再次被调查人员简单地接受了。他们忽略了一个事实,就是 Sammy Wong的大部分旅行都是以基督城为目的地的,而那里正是他的商业利益所在。”

Phil Goff说,黄还承认使用他太太的选区办公室从事太平绅士的工作。

Phil Goff还质疑约翰.基在这件事情上扮演的角色,“从调查开始,他就说不会找到任何东西能够让他把她从核心圈移走,可见他从一开始就想试图影响调查的方向。”

他指责约翰.基其后将黄徐毓芳“藏起来使得她不必出面解释自己的行为”。

对于上述指责,约翰.基表示否定。

“绝对是胡扯。工党再次表明他们就是想抹黑。”

约翰.基说Hugh McPhail为完成报告寻找了所有能找到的信息。“报告说的很清楚,这是一个偶然犯规,她现在已经清白了。”

对于Sammy Wong称自己未从事其他商业旅行,约翰.基也表示了接受。

(
来源:新西兰联合报)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新西兰联合报》时事速递 文章


下届联合国秘书长会是海伦·克拉克吗?

受瑞士央行决策影响 奥克兰一家换汇公司宣布结业

2014新西兰大事记

华人该如何支持在奥克兰建造“中国花园”

两Kiwi涉毒亚洲被捕 政府表示不会相救

40年养房、存款、投资股市 到底差多少?

中年以后才贷款首套房?小心银行“隐形歧视”

评分系统太粗糙 教育部长承认有缺陷

重建工党 Andrew Little任重道远

远隔重洋不是距离 战略伙伴关系赋予新中关系新定义

习近平主席访新成果清单

打车软件Uber冲击新西兰出租车行业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1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