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妙雅园 :中国知名作家诗人黄秀峰汉诗新作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妙妙雅园

中国知名作家诗人黄秀峰汉诗新作

作者: 孙妙捷主编    人气: 2073    日期: 2020/6/5


黄秀峰汉诗新作


汉俳


1、偶得

黄秀峰


布谷初来时

蔓延麦浪黄如驰

挥汗抢收急


2、  芒种

黄秀峰


麦收未几时

阡陌次第苍翠绿

硕果诚可期


现代诗


1守望与追逐

 

我采撷彩虹中的一缕把梦与你一起夹进书页

每一次日出与日落的凝眸

我都收集这些被感动遗落的诗句

那些被镶嵌进记忆的欢欣与疼痛

那些被泪水打湿与擦亮的星辰

还会不会在一缕茶香中驻守

 

是谁让浩渺的大海充满遐想

与这漫无边际的湛蓝天空一样

让我的眺望不曾停止

每一滴露珠的光芒

每一次泪流的铭记

是否都烙痕在我深深浅浅的脚窝

 

在一朵浪花的故事里

在一次回眸的瞬间

突然发现我与河流中的游鱼一样

一次次的想跳上岸来

仙乐袅袅  莲花朵朵

谁在一座神坛之上

口吐莲花 妙语连珠

 

还是红尘  还在红尘

我把我的鳞片留在岸上

等一场风或雨

去继续我的行走

把心留在水里

把梦留在岸上

追逐的只有风雨

守望的是我自己的孤独

 

2未归

 

落帆已经被打湿 

戏水的鸥鸟翩飞在水影之中

船头上的老酒已经让这夜色

沉醉在岸边的倒影之中

谁在夜的喧嚣之外

清唱一首春天里

醉意朦胧的人们如这夜色一样

意犹未尽

 

连接着陆地与大海的这座桥

早就习惯了孤独与倾听

细碎的脚步与鸥鸟的低鸣

在隐约的余晖之中

正默默的回忆一段往事

燕子来时   杨柳吐絮

 

桃花开了

紫荆花开了

相思梅也开了

燕子的影子在哪里

静默的屋檐下

那一扇门已关闭了许久

 

未归的

是那声长长的叹息

 

 

3、青岛听涛

 

一声紧似一声地呼唤

把我从夜梦中唤醒

披着星光

在绿萌下

在氤氲的海风中

我走近你

 

从八大关的宽舒中

从太平山轮廓中

从一声紧似一声的呼唤中

向你走来

 

从石阶到沙滩

在盐白的曙色中

你如从远方跋涉而来的女子

把绻绾的柔情

化作波涛涵涌而来

你要把积郁经年的诗意铺陈开来么

你要我从沙滩上捡拾你诗意的勋章么

扑在脸庞上的水丝

是你不舍的柔情么

 

我沿着海岸线

触摸着你的呼吸

我明了你日日夜夜的奔走

只为我今天的到来

你让礁石靠近我

你让氤氲的水汽包容我

你让絮絮无休的情话包容我

这浅绿色的海岸线啊

怎样丈量我眼眸中的深情

 

找一块礁石坐下来

掬一捧水感受你的温度与执着

你是一位浓情的少女

你是一位含情浓奔放的少妇

青岛的海在眼眸之外

这海的低语

触手可及

涛声涟滟

浪波涟艳

在你浓浓的爱意中

日上三杆

 

4、我在端午节,等你

 

我把所有的期待

都簇拥到这个日子

让青梅在一场雨后

让兰花在一座山口

让兰舟停泊在岸边

让所有的竹简

都收敛起往日的矜持

在兰草氤氲的芬芳里

我在端午节   等你

 

所有的鼓点都哑言

所有的酒杯都斟满

只有布谷与鸽子在空中盘旋

来了   来了

亲爱  我那些写满等待的诗笺

依然在探头探脑的探看

酒香四溢  和着青梅的羞涩

 

清风徐来   酒旗飘飘

越来越浓郁的兰花馨香

告诉我   你已在路上

亲爱  素颜的你是长衫

还是短装

这都不重要

只要你来   我便在

在端午节等你

已是我的姿态

 

 

5、在夏日的傍晚,捡拾乡愁

 

蔷薇花开了  麦子熟了

在夏日的傍晚  我捡拾起乡愁

透过金黄色的麦芒

我向着家乡的方向凝望

那个没有了炊烟的小村

没有了牛羊欢叫的村子

斑驳的老屋里还有我的爹娘

 

长满青苔的青砖

长满苔癣的古瓦

还有那颗不知年代的苦楝树

在布谷鸟的欢叫声中

呼唤着我的童年与少年

还有曾经熟悉的童谣

气死天还在  老槐树还在

只是我的爹娘

已经年迈

 

空旷了的小村

写满了等待与无奈的小村

在麦子熟了以后

在杏子熟了以后

也不会见到我们走进村口

我们已经成了故乡的客人

城里的主人

 

在夏日的傍晚  捡拾乡愁

我的故乡在梦里

我的城市永远是我的行囊

我的故乡和爹娘

在我的梦呓中

一次次被泪水擦拭

那没有牛羊欢叫的村子

那没有了炊烟的村子

 

6、在这个日子

 

河水哗啦啦的流动

柳树在阳光下

吐出鹅黄  还有桃花

木棉  夕颜以及遍野的迎春

疯还不是很暖

阳光也带着凉意

在这个日子里

一些人  一些事让我想起

 

应该有一些祝福的话

只能镌刻成记忆

埋藏在心底

那些华丽的转身

旖旎的舞姿 清唱

与幸福相联系的甜蜜故事

 

这是一个值得纪念的日子

与生命一样的绵长

与目光一样的悠远

像留住春天一样

留住曾经过往的精彩瞬间

那些美好的话语与祝福

 

在这个日子里

应该有一缕香奈儿弥漫

铺陈这份记忆

 

7、我的乡愁里没有了炊烟

 

每一次回家。都门可罗雀

曾经喧嚣的小村。行人依稀可见

没有了牛羊的长鸣。也没有了鸡鸣狗吠

村里的孩子们

都在遥远的城市里就读

一把把铁锁   锈迹斑斑

封闭了多彩的世界

 

曾经熟悉的婶子大娘

曾经热情的让人招架不住的

邻家大哥还有大嫂

都已经成了异乡的主人

被蔓草茂盛了的院门

依稀可辨的门联的痕迹

让我找不到曾经熟悉的影子

 

这里不是我乡音袅袅的故乡

这里没有了我淳朴可人的父老

没有了从入夜就响起的鸡鸣狗吠

也没有了晨曦中与这个村子一起醒来的

那一缕缕如梦如幻的炊烟

曾经沿街叫卖的乡音

曾经进进出出的柴门

让我的眼睛一次次温热的乡亲

都已淡出了我的视线

 

我的故乡成了空荡荡的房舍

故乡的田野除了庄稼

不见牛羊  不见侍弄庄稼的乡亲

不见树下燃起的长烟袋

不见地头上透着古朴与亲情的陶钵

再也寻不见犁铧与锄头相碰撞的声音

 

我也找不到我熟悉的田园

我也找不到那些充满温情的喧闹黄昏

我的田园怎么会没有了牛羊的影子

我的眼眸怎么会少了父老争执农事的嗓音

那些浓酽的乡愁挤进了诗行

我的乡愁里已没有了炊烟

没有了乡韵

 

8、苦丁茶

 

再精美的茶具

也不会懂得

在滚烫的热流中

翻腾。沉浮

都不是本意

隐藏于内心的那份苦涩

只有品尝者才懂

苦丁不是茶

只是苦涩的兄弟姐妹

 

穿越白昼的无奈

走进黑夜的无助

亲爱  这不是世界

也不是生活

煎熬与这浮沉一样

捧着。品着。苦呀

总会过去。苦丁茶

在水的尽头。藏着甜蜜

 

所有的诉说

与所有的期待一样

在酒意之中。在举手投足之间

我把红尘的魂魄

与诗歌揉进茶杯

让这个世界多彩如新

一声叹息之外

是你眼眸深处的等待

 

苦丁茶  让心不苦

等待   让生活不苦

诗意   让无 奈变得坦然

一羽白鸽从空中掠过

世界还是世界

我还是我

 

9  

 

这个夏天。已经点燃了所有的热情

喊出千万声。你在云端之上

我在巨浪之中。寻觅一份清凉

芦荟  芒果   菠萝

都属于这个季节。沙哑中的夏季

蝉鸣阵阵。所有的云朵都躲避喧嚣

我只有在一把纸扇中

展开亦或收起所有的念想

现在。此时

我把这个夏季点燃

 

无声的花。无声的树

如刚刚出浴的女子

把所有的美好都呈现在眼前

试图钻进我的这把折扇

成为我朝夕相伴的爱人

在正午。在子夜。在雨中亦或风中

我遮掩住夜色。与你对话

现在。你精灵一样的机敏

宛如在路上。曾经走来的路上

 

不怕星星。不怕月亮

这滚烫的日子。已开始发酵

倘若有一片云。有一阵风

我会随着这片云或风

与你结伴而行

此时。现在

我呼唤了千万次的你

是否在半杯红酒之中

巧笑嫣然

 

 

10、玉兰花开

 

冰雪消融的古城

碧瓦粉墙遮不住的李白桃红

你穿越料峭的春寒

阿娜着这季节的影踪

香漫古城  

弥漫着奈河与鸟鸣

暮鼓晨钟

娇美如雪啊香飘满城

十里巷陌啊玉兰香浓

 

晨曦里你高耸玉树临风

阳光下你典雅诗意朦胧

在这曼妙的夏日里

你醉了我心  醉了古城

我陶醉在你的氤氲芬芳里

抒一腔思念

醉一世倾城

玉兰花开  醉了春梦

醉了古城  醉了这季节匆匆

 

11、太阳雨

 

把积郁的情感取出来

不在夜色中铺陈

不在阴暗中坦露

是的,在阳光下

37度的太阳炙烤

我这份真情

会不会在阳光下扭曲亦或荡然无存

 

所有的思绪与倾诉

你都懂得。天上人间

我把所有的表白都放在阳光下曝晒

万里晴空。我在蓝天与烈日下

被阳光翻炒

 

谁的泪水溢出眼眶

要洗尽我尘世的污垢

让这份晶莹与清爽

淹没所有的似是而非

太阳。是太阳雨

不。太阳泪

我在如瀑的泪幕中

把所有的表白都曝晒    清洗

 

灵魂在此时应是圣洁的

太阳雨中

遍地莲花开

亲爱。你会否撑一叶扁舟

在雨中寻我

 

12、听雨

 

不要顾忌。不要

把你心中所有的情愫

都泼洒出来

不要怕那些花花草草

还有那些山野  河流

没有理由拒绝。真的

渴望与否。知足于否

它们都会欣然接受

 

细细密密。忽紧忽慢

有风相陪。有滚雷助阵

都不重要

该来的终究会来。不是宿命

柔弱也好。坚强也罢

都以自己的姿态迎接

 

是一场洗礼么

哪怕被这铺天盖地的疯狂吞噬

让肢体分离。让魂魄离散

也愿意在这份洗礼中

成长

经过之后,山青天蓝

所有的静好都在眼前

 

与泥沙为伍

与坚韧为伍

清者自清。强者自强

只有这乾坤

依然故我

而我。在这乾坤中

静听雨声

 

13、四月

 

将军来时。你才开放

帝都的风没有挡住将军的脚步

却挡住了你的绽放。原来

你守候的季节与绽放

留给了肥子国的四月

我在山野之中

大声的喊出你的名字

所有的风都藏了起来

只有你漫山遍野的桃红

弥漫

 

千年万年的肥子国

千亩万亩的桃花红

在这个午后。康王河畔

汶水之滨。我藏起所有的诗意

裸露着将军的那份豪迈

在山野中漫掠。山色与你相融

我与你相融。今生已是这般模样

将军走时。我已醉在花丛

 

四月   我期待已久

桃花 我陶醉一生的肥子国里

还会在来年如期而遇么

 

14、给你

 

在眼眸的尽头

在心灵的一隅

我让世间的绿树红花

如我的这份情感一样

绚烂多彩

在我的季节

给你我殷殷的祝福

 

在我铺陈的每句诗行里

多想有你酣睡的影子

这份流淌于文字中的温暖

与我的胸怀一样

安详  宽敞  温暖

不要在梦呓中惊醒我

还有我的温情的文字

 

除了这些

我给你的将是无限的思念

每一次的日出日落

还有花谢花开

是否  也如需要阳光一样迫切呢

亲爱  这将是我今生最富足的宝藏

 

给你  我温暖的可以取暖的文字

还有缠绵的诗行

 

15、  遥远

 

 

想着风筝的时候

我便盼着雪快快融化

让雪水早些浇出柳树的嫩芽

红嘴鸥飞来  画眉鸟飞来

飞不过云天外的风筝

 

想着大海的时候

我便想着天空都布满乌云

让我眼眸中的陆地变成海洋

只有你  在海边的沙滩上

数着木棉或者夕颜的花朵

 

岁月远了  我可以等待

空间远了   我可以穿越

亲爱  此时

我想让你在我的眼眸之中

浅笑   舞蹈

看不见你的身影与笑容

只在心中默想

咫尺  天涯

 

16、窗下

 

春风吹不到的地方

也有阳光。看见了么

车前草已经钻出了地皮

与窗下的青苔低语

只要季节来临

所有的生命都会有自己的花季

早早晚晚

都会走在季节之中

 

当灯光亮起的时候

曾经被冬雪覆盖的

被雨水打湿的记忆

都会悄悄的对着星星倾诉

风儿听不到。并不奇怪

这份隐匿在喧嚣之外的低语

已酝酿了许久

从冬天走过春天。很远

 

当夜露唤醒虫鸣

寂寞的窗下已经苏醒

车前草肥胖的叶片

早已开始了编织梦想

星星点灯。月圆月缺

所有的欢欣以替代了寂寞

窗下。不曾忽略的疆域

有虫鸣。有花事。有故事

 

谁在不远的地方

用泪水擦拭着记忆

让窗下有了生机

 

17、

 

当我把眼眸转向你的时候

我的苍穹一片静寂

我以特有的姿态

在这份世纪的期待中

已把你定格

看呢   没有浮云

没有   只有虔诚与期待

在这无边的广袤中

恭候   凝眸

 

今夜碧空如洗

星汉灿烂

你会否含笑如初

在这万籁俱寂的夜空等我

丢掉你的面纱

  蓝还有红的羞涩

让我尽情的品味

 

我在三生三世的轮回中

赶赴这份约定

你静如处子

巧笑嫣然还是凝眸浅笑

我在夜色中走近你

走进这旋转的舞步

 

所有的芳华啊都远离了尘嚣

是天鹅晾翅还是仙女凌空

没有了烟云  没有了距离

只一个眼眸

就拉近了千年

我且褪尽夙念从发际之上

都堆满虔诚

 

一丝风  一缕烟

都不会飘向你

还有这份圣洁

 

 

18、  月食

 

一个世纪还多的等待

只为这一刻

整个苍穹腾空所有的芜杂

走近你

静默  淑雅

屏住所有的呼息

看你褪尽这一点点的遮挡

 

不为喊叫

不为掠取

亲爱  等你等得好痛

只为你这份如初的娇羞

今夜  属于你我的张狂与伐掳

都在那一抹的娇羞中

 

亲爱  有你足够了

你是我晴空中的光与热

我是你今夜驾临的君王

所有的琴瑟都哑然

屏住呼吸

凝眸    静默

 

这是旷世的精采

不需要点缀

我们是自己魅力四射的风景

 

19、河流

 

每一次凝眸

都与心底深处的模样不同

从河床看到你裸露的姿态

嶙峋如一根光秃秃肋骨

绵延  绵长  犬牙交错

河岸的花花草草

生了颜色  美了岁月

春夏秋冬连着这无垠的山野

茂盛亦或荒芜

把疼痛与期冀都藏在心底

 

这是我们的母亲河么

静默如一片苇叶

那些翩飞的鸥鸟

在宽宽窄窄的河面上

起起落落鸣唱着生命的歌

冷冷暖暖的风

与明明亮亮的太阳  星辰

铺陈着人世的沧桑

 

三月与冬月

把轮回中的热情转换成

阳春  白雪

苍老如昨  娇艳如昨

只有我从少年走进中年

最终走进泥土

与这汩汩流淌的河水融为一体

与这绵延的河床  山野

作伴

只有骨头一样的沧桑

在阳光下泛着刺眼的光芒

 

注:2018322日晨,乘车从山东长清穿过黄河去德州齐河。透过车窗看黄河,联想到2017年夏季韩国诗友马彦在黄河边看黄河吃新麦的情景,写此诗。

 

20早晨五点的一棵树

 

伸长一些  在伸长一些

穿越黑暗的盐白已经出现

快快伸出渴望的手臂

夜莺的歌声停了

萤火虫的光泽暗了

夜露洗净了浑身的尘埃

你要触摸阳光  拥抱太阳么

这是一棵早晨五点钟的树

 

熟悉了黑暗的狰狞与静谧

见惯了夜来香的妩媚

还有夕颜 紫藤 樱花  百合

野蔷薇与紫荆花

在丰硕的夜梦中绽放

不想停留  不想

只想抖落这满身的夜露

与即将到来的喧嚣

拥抱太阳  拥抱清风

渴望晨曦快快到来

让这大地的沉睡早些醒来

鸡鸣  犬吠  布谷

还有大街小巷的脚步声

吆喝声 都在这渐渐苏醒的晨曦中

与我一样  充满深情的期待中到来

我只是一棵树

一棵早晨五点钟的树

 

作者简介:

黄秀峰,山东宁阳人, 号半山痴人,评论家、诗人、作家、资深媒体人、中国报告文学学会会员,山东省评论家协会会员、山东省青年作家协会常务理事、济南市作家协会会员、泰安市作家协会会员、 中国泺上诗派创始人之一、中国警察论坛》杂志社社长、《中国草根》文学杂志社社长、大型报告文学季《沃土》执行总编辑、山东璜土源文化传媒有限公司董事长。多年来致力于“文化的历史使命与文人的社会担当”这一理论体系的构架与研究,作品以文学评论诗歌见长,作品被录入山东省作家协会《2013鲁文学作品年展》、《2014齐鲁文学作品年展》、《济南作家论》、《中国,流泪的五月》、《爱在天地间》、《首先杯全国文学作品大赛文集》、《龙泉杯文学作品集》、《同胞文学》等数十部文集,并在国内外文学大赛中多次获得大奖,20174月《流年絮语》获得韩国雪原杯海外文学特别奖、20179月中国诗歌万里行“百年新诗放歌黑河”三等奖、《中华赋》在“一带一路诗词中国”活动中作为2018年台历出版。历任《山东青年作家》、《西江月》、《红色中国》、《华夏文坛》、《齐鲁诗歌》等杂志主编、编委。作品在《山东文学》、《时代文学》、《当代小说》、《西江月》、《现代交通报》、《西部开发报》、《中国影响力》、《殷都学刊》、《中国文艺家》、《文艺报》、韩国《东北亚新闻报》、《山西广播电视报》、《齐鲁周刊》、《山东科技报》等国内外报刊,奔走于京都与齐鲁之间,是一个思索在行走路上的文人。

永久通信地址:山东省泰安市宁阳县葛石镇北韦村南小区363 黄秀峰 15634148671  18600593246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妙妙雅园 文章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同题诗【秋分】。【家乡美】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同题诗【白露】

新西兰【汉俳杂志】总第六期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同题诗

特刊:邀你写汉俳——纪念汉俳诞生40周年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风雅汉俳群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同题诗

新西兰【汉俳杂志】总第五期

新西兰【汉俳杂志】暨新西兰风雅汉俳同题诗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0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