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首页 > 新闻 > 编辑精选新闻

他们的“爱心”,才是吴花燕最大的不幸


来源: (酷玩实验室 )    2020/1/17 12:00:13   分享内容取自各大媒体,观点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网立场!

亲爱的!这是我最后一次叫你亲爱的了。你还记得有一次我跟你说过我的亲人生病了吗?其实不是我奶奶生病,是我生病了,查出了癌症晚期,我一直不敢告诉你...

我看到新闻报道,说你病了很重很重,当时我好想飞到你的身边来看你,可是我不能,我也躺在床上动也动不了...

亲爱的,兰州不会再下雪了,我再也寄不了雪花给你了。我跟你说过,等你考了会计证和专升本后我带你去兰州和北京玩,我们手拉手走完长安街,去看升国旗,去看博物馆去海边玩等,可能我要食言了,对不起!

每年都会给你寄的小白裙,小熊和书,以后我也不能再寄了你也别伤心。
燕子,你要好好的活着,配合医生的治疗。
如果有来世,我还和你做男女朋友,结婚生子,白头到老


这是吴花燕的男朋友,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当她看到这封信时,他已经因为癌症去世了。



12月21日,吴花燕写了一首小诗“昨晚一夜没睡 / 因为我在等一场雪花 / 在飘雪的时候与你跳一支舞 / 给你唱一支关于雪的歌 / 可它迟迟不来”。

我会告诉你寄放在我心里的,只有你给我寄的三片雪花。


1月6号,兰州气温-8℃-2℃,小雪

7天后,吴花燕出现心功能衰竭,经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这份没有结果的爱情,已经是吴花燕生命中,最美的经历。

除却这些,她的一生只有两件事——活着和死去。



01


在旁人看来,吴花燕的人生,更像是一部苦难史

她出生在一个偏远的农村,从村子里到乡里,她要走三个多小时的山路。

4岁那年,吴花燕的妈妈得了急病,病发才一天多,妈妈就永远的离开了她。吴花燕甚至都不知道,自己的妈妈到底得了什么病。

从那以后,父亲带着吴花燕姐弟两,相依为命。

初一去乡里读书时,吴花燕每个星期的生活费,只有30块。


每个月回家的时候,吴花燕还要买点什么回去。有时是给奶奶带双棉鞋,更多的时候,是给弟弟买糖。

吃肉,对于吴花燕而说,更像是随机事件——实在馋的不行了,一个月偶尔吃一两顿。更多的时候,她选择忍着。

初三的时候,吴花燕所在的学校有了营养午餐,吴花燕每天都吃的很好。可这段时间,也仅仅持续了一年多。

高二的时候,吴花燕的父亲得了肝硬化。因为没钱治疗,在生熬了半年之后,吴花燕的父亲也离开了她。

瘫痪在床的奶奶,还在上学、患有间歇性精神病的弟弟,18岁的吴花燕,必须要扛起这个支离破碎的家。


除了每个月的低保费,吴花燕家没有了任何经济来源。

尽管学校的老师偷偷给她交了学费,但生活,还是很难。

从父亲得病的那天起,吴花燕的字典里,没有了“早餐”这个概念。她中午吃一个馒头,晚上还是一个馒头,连一个肉包子,都不舍得吃。

更多的时候,吴花燕只在食堂里打一份饭。回到宿舍后,她用自带的糟辣椒下饭。

因为长期的营养不良,整个高中时代,吴花燕的身高,一直停留在1.25m。她的抵抗力也特别差,经常生病。

村里人让她用读书的钱去看病,可吴花燕,坚持要读书。


高三那年,吴花燕开始掉头发,因为害怕花钱,她不敢去医院看病。拖了几个月,她的眉毛,都掉光了。

就在那段时间,她弟弟的间歇性精神病,也开始发作。尽管医院报销了50%的医药费,但弟弟的治疗费用,还差5000元。

为此,吴花燕给乡里和镇里的民政局写了20多封信,终于筹到了这5000元。

在拿到钱的时候,她甚至不敢亲手把钱交到医生手里。她怕医生看到,自己才是那个更严重的病人。


弟弟康复出院,吴花燕也考上了大学。她的情况,受到了政府和校方的关注,在他们的帮助下,吴花燕的生活有所改善,身体状况也有些好转。

但命运,并没有垂青这个可怜的小女孩。2019年10月13日,身体多次不适的吴花燕被同学送往医院,检查结果显示,她患有心源性水肿、肾源性水肿、严重的心脏瓣膜损伤、支气管炎等多种病症。

弟弟的病刚好,吴花燕想陪着他一直活下去,才能更好的照顾他。为此,一向要强的吴花燕,选择寻求社会的帮助。

生活这么难,吴花燕从未向周围任何一个人抱怨。在她的认知里,大家都是公平的,别人那么开心,为什么要听你说这些。


所以都些话,她只能和自己的恋人分享。

吴花燕给他写了320封信。这些信里关乎一切——一首小诗,一张自拍,一点心得,以及对未来的畅想:

等到考完会计师后,就一起去北京,手拉手走完长安街,去看升国旗,去看博物馆

可是这些,永远地停留在了2019年12月,吴花燕的恋人,因患癌症去世。


无论怎么看,她的人生都像是被上帝诅咒过,每一点出现的微光,都会被瞬间掐灭。



2


在旁人眼里,她的人生是不幸的;

但可能谁都没想到,在她自己眼里,她的人生很幸运。

她觉得,自己虽然父母早逝,自己身体残疾,还要照顾生病的弟弟,但13岁那年起,她就开始享受低保,从一般保,到重保,再到常保,她和弟弟每个月能拿到几百块钱。2019年,这一数字是730元。虽然少,但也还够她和弟弟在农村生活。

虽然生活很苦,但她却和很多人一样,幸运地走进了学校,得以读书识字。


更让她看到幸运的是,虽然生活很难,但她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

因为残疾,她的身躯矮小,但有同学会背她去看病,帮她求助;

她上大学的学校,免除了她读大学期间的所有学费。给了她贫困生资助金6000元、残疾人资助金7000元、爱心帮扶基金5000元。


有一位好心的老师得知她的情况后,两年给了她11000元,让她做生活费。

爱心虽然不是理所应当,但没有人奢求过得到什么回报,更何况是她这种情况。

吴花燕也珍视所有的善良,但她的自立自强,不允许自己心安理得地白白得到这些帮助。

尽管她的身体不允许她干重活,但她希望自己可以做些什么。

学校给了她一些事情,她住的那栋宿舍楼有5台开水器,学校让她每个月或者每周去清理一次。


吴花燕感恩又开心地做着,这是她对自己的要求。

这点点滴滴的温暖,照亮了那片黑暗的人生,让她有了许多希望和前行的力量。

她珍视着爱,也传递着爱。

尽管生活已经如此艰难,她还常常跑到贫困山区去支教,她常常帮忙做少数民族语言障碍人群的双语培训。


她相信,知识能够改变命运。

她爱看书,在学校,同学们到处跑着玩的时候,她最常做的事情就是泡图书馆。文学滋养着她的生命,也滋养着她的心灵。

她爱写诗,作为苗族人的她,觉得诗歌就像他们苗族唱歌一样,很美。

她在朋友圈写下:

最后
我将回到云贵高原
在贵州最高的屋脊
种上一片深蓝色的海洋
在那里
会有一艘丰衣足食的小船
带我驶向远方

即便无法丰衣足食,但她享受着爱情的美好,憧憬着和男友一起去北京,去走完长安街,去看升国旗,去看博物馆,去看海。

男友每年都会给她寄小白裙、小熊和书。


她认真且用力地过着自己的人生。早在生病之前,她就写下了自己的人生计划:考个会计证,考个专升本,再添几件新家具,和弟弟过个好年。

那是一套政府异地扶贫搬迁分配的房子,在铜仁市碧江区,60平方米,2室1厅,已经装修好了。

虽然不是很大,但足够她和弟弟住。


但可惜,当人们知道这个美丽的梦时,她已经躺在了医院的病床上。

一批一批记者到来,采访报道了她的情况。

有热心网友联系了美国和德国的医院,帮她提供免费治疗,但她拒绝了。她觉得政府帮了她那么多,担心有人会利用这个事情,攻击祖国。

但对于一批批到来的爱心人士,她却从不拒绝。

她每次都笑着和大家聊天,说话的语气像是个没事儿人一样。

但弟弟说,每次人们离开后,姐姐就满头大汗,一脸痛苦。她的身体虚弱极了,容不得一点劳累,那些采访和爱心人士的接待,早已超出了她的身体能接受的程度。


其实别说是当面,即使是打来的问候电话,每一个她都会挣扎着去接。

因为她不愿意拒绝,她觉得会伤害到大家的好意。

有人在筹款平台发布了她的情况,手术费很快凑齐了。

只不过她要做的心脏瓣膜手术,需要体重达到30公斤才能做,但她的体重只有21.5公斤。要做手术,必须增肥。

她在网络上一点点翻看着大家的留言,看着那些关心和爱的鼓励,她感动地哭了出来。


她花了3天时间,写了封感谢信,感谢所有帮助她的人。


她信心满满的,觉得自己可以面对一切。

那天,她努力地吃下了一整碗米饭,那是她那段时间吃饭的最好记录。

只可惜,基因检测后,她被诊断出,疑似患有先天性早老症。

这种病会让人产生生长发育障碍,10岁时,大部分人还像4-5岁的小儿;18岁时,平均身高还只有117厘米,体重只有16.5公斤。

这也就意味着,她的体重几乎没有可能达到手术要求的30公斤。

她也真的没有等到那一天,2020年1月13日,年仅24岁的她,永远地离开了这个世界。

她觉得自己没什么能回报这个世界的,于是生前就签下了遗体捐赠书,用于科学研究。这是她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回馈。


我们从生下来的那一天起,似乎就进入了一条在暗夜中前行的路。

有人拿着电灯,脚踩着前方的平坦大地,一路无阻。

有人拿着煤油灯,没有电灯明亮,但没有风的时候,也安然无恙。

但有人,可能只是拿了几支烟花。大多时候是黑暗,偶尔的光亮,也只有刹那之间。比如,吴花燕。

用电灯和煤油灯的人,觉得烟花根本起不到作用。

但吴花燕很庆幸拥有烟花,因为那是她人生中,无数不多的光亮,也只有她看到了烟花究竟有多美。



03



吴花燕去世后,最先的讨论,居然是炒作


这是她去世后,我所在的群里,看到的第一条消息。

后来去查了我才知道,这位网友说的炒作,是吴花燕最开始被查出生病时,许多无良媒体的报道。

她曾在采访时说,她有一天只吃了1个馒头,花1块钱打了一盒饭吃了一天。


但到了媒体这里,变成了她每天都只花2元钱。



后来她的同学亲自站出来帮她辟谣,学校还调出了她的饭卡消费记录,才澄清了这一事实,但谣言早已传开。


后来又有报道说,她长期营养不良,再加上生病,体重只有46斤。

但到了许多媒体那里,“再加上生病”就被抹去了,变成了长期营养不良,被饿的体重只有46斤。

于是一群人开始骂,政府为什么对她不管不顾,让她饿成这样。

更有甚者写道,她4岁后父母相继离世,仅靠每个月300元低保维持生活。


但其实她18岁那年,父亲才去世。这些年来,政府补助,学校老师、同学以及许多好心人的帮助,都被一笔抹去。

大家只是不顾事实真相地质问:扶贫干部何在?为什么她这么惨,却没有人帮她?


当今世界的一大魔幻现象就是:什么也不做的人捧着键盘维护正义,真正做事的人却在被骂。

这些报道,给了吴花燕极大的压力,她觉得很对不起别人。


尤其是一直资助她的高中老师,让吴花燕感到十分愧疚,她给老师发了一条微信道歉:
“王老师,我又给你摸(抹)黑了,对不起!……把我写得那样的不堪和伟大……我并不开心,每一张报道发出去我的心口像压着千斤重的石头一样使我喘不过气来……”
如果当初一篇报道也没报出去,那我宁愿选择回家,等待去另一个世界去完成我的梦想,去写我的诗,过着没有悲伤的生活”。
大概这些不顾事实,极尽渲染唯一的好处就是,吸引来了很多平台的捐款。

吴花燕去世后,有网友发现,中国儿童紧急救助基金会旗下的9958在吴花燕病重期间,曾为她发起筹款。



两个平台共筹集了100万。

不止9958,抖音账号”喜欢听新闻“也发布了吴花燕的相关消息,10万条评论下,是纷纷询问如何帮助吴花燕的热心网友。

随后,这个账号在抖音上通过“护燕行动”和二维码收款的方式,为吴花燕筹集到了45万善款,并表明45万元爱心已亲自交至吴花燕。


网友捐出的每一笔钱,本以为能切切实实的帮到吴花燕。

没曾想到,吴花燕的死亡,竟然是另一场悲剧的开始。

在吴花燕去世后,根据新闻报道,9958之前以帮助吴花燕的名义在某众筹平台上发起众筹,筹款总额为100万元,事先并未告知吴花燕及其家人,更不用提具体细节的沟通。

有公益组织为她筹款百万这件事,吴花燕还是从报道上知道后,自己跟9958平台联络的。


面对这一质疑,9958在最新的声明中提到,自己是接到了吴花燕的求助请求才开始为她发起筹款。


双方说法不一。

但无论如何,一个不可否认的结果是,9958筹集到的100万,真正用在吴花燕身上的只有2万元。

在愤怒的网友纷纷声讨9958,质疑善款去向时,9958还在推脱责任,声称是接受了乡政府和家人的建议,余下的善款预留至手术和康复治疗再使用。

结果,又被打脸。

乡政府的工作人员回应,从未干涉过善款的使用。



9958才无奈再发声明,把乡政府摘了出去,变成我们现在看到的“吴花燕及家属提出捐款使用意向需求”,所以只打了2万元。



本以为事情到这里就告一段落了。

1月15日,媒体AI财经采访了贵阳市第二人民医院的工作人员,他们表示,并未收到来自9958的2万元打款。


这之后的种种质疑,9958再也没回应过。

在众多关联报道中,被抹去名字的抖音账号“喜欢听新闻”也没有获得太多关注的目光。

但后来有网友发现,吴花燕的家人,早就回应了对“喜欢听新闻”筹到的45万善款的处理:


”喜欢听新闻”的确来到了医院,不过在社会各界爱心人士的帮助下,钱已经凑齐了,因此吴花燕没有收下这笔钱。


10月31日,他们说45万余元已亲自交至吴花燕;


网友一番质疑后,他们又回应说,这笔钱他们没有亲手交给吴花燕,而是存在了浙江省慈善总会账户里。


时至今日,这笔钱的去向,我们也不得而知。

尽管吴花燕已经去世,但关于她的讨论,却愈发多了起来。

我想,她走的时候一定很不开心,不是因为生活,而是因为那群企图把她包装成一个悲剧人物,以此获利的人。



尾声


她有一个很爱她的男朋友,但遗憾的是,男朋友比她更早去世;


她的生活才刚刚有一些起色,然而父亲和奶奶相继去世;


她好不容易读了大学,得到了各种捐助,还有一个60平的温馨小家,她计划着考专升本,等到毕业她就可以踏上美好人生,然而她弟弟的精神病犯了,她也被查出生了病;


后来,她好不容易凑齐了手术费,却因为早老综合征,身体无法达到做手术的条件。


如果人生是一出舞台剧,那她的人生真的有太多次反转,命运给她开了太多个玩笑。


纵观吴花燕的人生,她当然不幸,但她在不幸的尘埃中,开出了一支生命的花。


她的坚强乐观,值得我们所有人为她鼓掌,为她唱响这世间最美好的赞歌。


但遗憾的是,她走后,却留下了一出更大的悲剧。


部分媒体在以严重脱离事实的惨,去吸引着读者的眼球;部分公益平台和机构在以更大的惨去募集资金。


“长期患病”的这一事实,被人们选择性的忽略。

 

毕竟“被饿死”,才符合人们对于“悲剧”的心理预期:

 

支离破碎的家庭,一堆无良的亲戚,学校里漠视的眼光,只有满足这些“病态”的设定,吴花燕才能够博人眼球。

 

被吸引来的,有陌生人的爱心,有社会的同情,还有一双双眼睛。

 

他们期待她成为抖音爆款,成为B站首页。


那些平台靠着她,赚得盆满钵满。

 

而吴花燕本人,早已被遗忘。


也许,让吴花燕失去生命的,是病魔。


但真正击垮吴花燕的,是他们。








(发布时间(NZ): 2020/1/17 12:00:13)
(来源键接)
来源: (酷玩实验室 )

声明:本网转载注明“来源:XXX”的文章,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内容仅供参考。

网友评论 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暂无评论, 做评论发表第一人




新西兰房地产


更多 编辑精选新闻 娱乐八卦 | 奇闻精选 | 摄影精选 | 记实摄影 | 微信精选 | 中澳纽经贸


(2020/2/20 8:51:52) 跨国27专家发联署文 谴责新冠病毒阴谋论(图)

(2020/2/20 8:48:54) 疫情当前 大批动物集体死亡 民众恐慌 官方曝…(图)

(2020/2/20 8:48:09) 一线ICU医生:重症救不活 至少让他们有尊严地走(图)

(2020/2/20 8:44:16) 西湖大学成功解析新冠受体全长结构 世界首次(组图)

(2020/2/20 8:39:59) 伊朗沦陷 首传2起确诊新冠病例 全球疫情地图(图)

(2020/2/20 8:38:08) 超市瞒报致17人确诊被立案 背后老板身家169亿 (图)

(2020/2/20 7:57:41) 武汉又一名医院院长确诊新冠肺炎住院 病情危急(图)

(2020/2/20 7:55:08) 日本恐怕要撑不住了 日媒预计将有10万人感染(组图)

(2020/2/20 7:52:35) 中国官方新冠数字:死亡过2000感染超74000(图)

(2020/2/20 7:51:47) 美国政治作家:中国抗疫举措凸显社会主义制度的优势

(2020/2/20 7:50:39) 自称“首席执法者”,特朗普赦免多名富豪(组图)

(2020/2/20 7:48:35) 谣言,背锅和迷雾,网络疯传零号病人背后的故事(组图)
 

更多>>  


[新闻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澳纽专栏】 更多>> 文苑 | 专栏
 
 
 
( 智乐)
 
 
 
相信 ( 贝玲娜)
 
眼里的风景 ( 贝玲娜)
 
 
 
蝙蝠 ( 智乐)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   
Assembled at 2020/2/20 8:0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