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望着飘忽不定的白云

作者: 若缺    人气:     日期: 2005/7/6


移居于南太平洋这个美丽的岛国──白云的故乡,已经半年有余。虽然一切还很陌生,可我却情有独锺,发自内心,灵魂颤栗,形影不离地,喜悦上了晴空万里的那飘忽不定的白云。

久居奥克兰的朋友告诉我,这里的冬季,很难遇到晴天。总会在细雨朦朦或时断时续的阵雨阴霾中,度过一天又一天。天气的阴沉,对“闲居”在家的人来说,真如同重石一样压得你喘不过气来。可是,偶尔也会碰到短暂的晴空万里。她真让你心情舒畅、胸襟开张。天是那样的高,那样的蓝,那无垠的蔚兰蔚兰的天幕,几乎一点微瑕都没有;而空气是那样的清新,冬天那和煦的阳光照耀得人们暖洋洋的,让人丝毫感不到这是南太平洋的冬天!可是最让我惊喜与留恋的,从肺腑里深深觉察到的、震撼心灵深处的,还是那万里晴空中飘浮不定的行云。一片风景当它撞击了人的心灵世界,迸发出来的火花,可以点燃起熊熊烈火,也可以蔓延持久,流淌着隐秘而起伏不断的情感的溪流。

每当晴空万里,我总是情不自禁地站在林荫道旁,或是从房间大厅透明的玻璃窗前,久久凝望着那远处天边微抹的一缕白云。

那云淡淡的,飘动的;那云倏忽而来,悠然而去。当你真的想让她停留片刻,与她倾诉衷肠,而她却象有意躲避似地忽而不见;但你内心世界杂乱无章怎么也理不清那千头万绪之际,她却又静静地似乎等待你捎给远方友朋内心的隐秘。古人常常把那飘忽不定的行云人格化为自身,吟诵客游他乡的苦痛,“白云一片去悠悠,青枫浦上不胜愁”,白云一片悠悠飘去,本来就足以牵动人的离愁,何况又是在与亲人分手的青枫浦上,张若虚的《春江花月夜》如是说;又一位唐代诗人张融的《别诗》又有“白云山上尽,清风松下歇。欲识离人悲,孤台见月明。”诗人以对照的方式,写出宇宙间的白云与明月。诗人认为,无论天涯海角,无论地北天南,高悬空中的只有这一个月,这是相互思念的象征。而那飘浮不定的白云,时而即可“山上尽”,那只能令人想到游子的来去无踪而已。看来,那些心怀万斛离愁的古人更对“明月”情有独锺,是不难理解的,连豪放词人苏东坡都寄情明月,唱出了“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然而,任何一个真正在大自然山水中受到感动,引起灵魂共鸣的人,都应该是“个性”的体验,“每一片风景,都是一种心境”。所以,有时我的感触倒是,那明月总是冷漠地悬挂在明静的碧海青天的夜空中,太给人一种淡漠、冷寂的心理压抑。而那晴空万里淡淡的、飘动的白云,却能给人一种抽丝万缕的想象空间;或许那“相看两不厌”白云简直就是你的化身、是你与那一缕白云融于一体的心灵。

杜牧诗云“天淡云闲古今同”,诗人感慨人世间古今那些客游他乡的士子就如“天淡云闲”一样,这里诗人把“云闲”看作浮世飘忽的象征。一般在这类诗作中,都渗透着“怀才不遇”、被仕途冷落的感愤。可是我们如果仔细体味一下宋代理学家程颢的《秋月》一诗,它确又给人一种新的境界、新的启迪,寄寓着理学家人生哲理的旨趣。诗云:“清溪流过碧山头,空水澄鲜一色秋。隔断红尘三十里,白云红叶两悠悠。”通篇创构一种空明澄清的秋色境界,再现作者内心世界对隔断喧嚣尘世的向往与追求。“隔断红尘三十里”,不就是作者决心与庸碌奔忙的世俗绝断的一种心态吗?诗中所说“三十里”,虽非夸张描写,但却是虚指,意谓世俗中种种争斗、倾轧、失意、烦恼痛痛快快都被主观排斥到远而又远,不再计较,不再热衷。这心态、这决心、这已被“秋色”洗涤洁净的灵魂,只剩下恬淡的一份透明的心灵世界。“白云红叶两悠悠”,那白云浮空,红叶飘地,可算是人之精灵的点化,显得那样悠闲自在,远离红尘的喧闹与骚扰。说是写景,实在是作者恬淡意趣的一种追求和认可。然而我所疑惑的是:古往今来又有哪一位哲人或文人墨客真正进入了这种精神境界?逍遥游的庄周真正“逍遥”了?他的“十万言”书中还缺少戏笑怒骂、愤世疾俗的慨叹吗!王维羡叹与追随陶潜的归隐山林,而却终身作官,被后人讥讽他的山水诗“隔靴搔痒”,不是事实吗!东坡先生写过“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但也不可忘记他的主调吟唱还是“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心理平衡后不仍然是对“红尘”的乐观认可?在人生之旅的艰难跋涉中,作为人的精神支柱,那悠闲“白云”、“红叶”的向往与追求,或许可以暂时解救你灵魂的颤抖和痛楚,抚慰你精神创伤与痛苦,然而,在当今社会里,作为主宰个体生命的大写的“人”,还是应该更多一点实现自我价值的拼搏精神,“长风破浪会有时,直挂云帆济沧海”,“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大诗人李白这铮铮有声的语言,实在应该是启迪我们面对生活的真正态度!所以,“隔断红尘三十里,白云红叶两悠悠”,尽管我一直以为它是一种美的境界,到头来也只能是溯游从之,道阻且长,终生不就,心向往之罢了!

话又说回来,我真正喜欢那飘忽不定的白云,恰恰是从她那飘摇不定的形貌中,深切感悟到人生本来就是孤独的、无言的、来去无踪的悲剧震撼!在嘈杂的人世纷争中,无论你曾经是独占鏊头的姣姣者,还是默默无闻的一芥草民,到头来,给你留下的也只能是孤独、无言的悲剧空间。就象那万里晴空中一缕飘忽不定的白云,你可以想象她是“隔断红尘”、自我陶醉、与世无争、与道同在的精灵化身;但是谁能否认、又是否需要探求她为了达到这一境界所经历的痛苦的心灵历程?那飘忽不定的白云,那微抹晴空万里的一缕白云,看是空灵洒脱的美的境界,其中何尝没有容纳着绞痛肺腑的令人心碎、令人颤栗、令人反悔、令人重生而在时光的流失中一去不反、赴之东流的人生悲剧!

我喜爱那白云,因为我情愿咀嚼这苦味的人生;

我喜爱那白云,在她飘忽不定中,苦读人生悲剧的深层;

我喜爱那白云,因为我情愿孤独、无言,凝望晴空相看两不厌;

我喜爱那白云,在她忽来忽往中,我意识到,人生追求应该从容。

客游他乡,遥望晴空万里的白云,领悟人生不也算是一种享受吗!



手机版





上一篇:散入春风满帆城 万里故园情
下一篇:骑马记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