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2.初到Te Puke

作者: 吕行哲    人气: 1253    日期: 2020/3/24


“因为想让女儿上好一些的学校,所以,朋友帮我租的东区Half Moon Bay(半月湾)的房子。朋友的老婆和儿子也办理了移民手续,但是要两个月后才来奥克兰。所以,先是我们一家住。一个礼拜300纽币的租金。你知道这300块钱是个什么概念吗?这相当于我在国内上班的时候三个月的工资!一个星期就没了!预交押金和两个礼拜的房租,再买点吃的喝的,眼看着带来的那几千块美金换成的那点纽币,像退潮的海水,噌噌噌很快就少了一大坨。我当然着急了。不能坐吃山空啊!

“于是,我开始找工作。可是,没有车,寸步难行,朋友把他平时骑着上班的自行车借给了我。八月的奥克兰,一会儿晴一会儿雨,骑车找工作受的那份罪,就别提了。

“朋友建议我赶紧考驾照。我考驾照也是一件奇葩的事情,怎么个奇葩法?以后给你讲。反正,一辈子从没摸过车的我,从考学习驾照、参加驾校培训、到考取全驾照,一个月的时间就全搞定了。

“我在中文报纸上看到一则梯坡克伊(Te Puke)农场招工广告。电话打过去,那里需要招收大量农场工人。我喜出望外,考取驾驶执照的第二天,就告别家人,一个人驱车去了那里。

“Te Puke 位于北岛东海岸,离奥克兰230公里,是这个国家KIWI果(猕猴桃)主要产地之一。许多人一辈子都不会去到那个地方,因为那里太偏僻了。我是开着自己刚买的1980年份的三菱LANCER汽车去的。那是我花了600元从一位迁移澳洲的华人移民那里买来的,也是我平生第一次拥有汽车。

“抵达Te Puke小镇,找到电话里招工者描述的加油站,我用电话卡在公用电话亭给招工者打了个电话,不一会儿,一辆红色跑车开过来,在前面带路,把我领到了一座海边的木屋。这时我才注意到,开红跑车的是一个精瘦的汉子,但脸上却长满肌肉,横着长的,面容没有一点表情。

“他就是那个招工者。把我带到住处,他用手机叫来了房东,一个矮胖的欧裔老人。他们似乎很熟悉,两个人在一边背对着我嘀咕了一会儿,招工者转过身让我交给房东50元,说这是一周的房租。听见我可以用流利的英文与房东交流,招工者便走了。

“临走,我才知道招工者名叫KEN,来自马来西亚。说实话,当时我对KEN颇有几分钦佩,钦佩他拥有自己的果园,当我向他表达这份钦佩时,KEN吱唔着说没什么。当晚,KEN又把两个人领进了那栋木屋。你知道吗?他们就是与老安一起来新西兰来参加亚太博览会的老板中的两个,我对他们没什么印象,但他们一下子就认出我,因为他们的入境卡是我帮他们填的。

“他们告诉我,老安也在这个农场。

“第二天一早,KEN把他招来的工人召集到海边的一处空地,用马来腔的中文安排活计。原来KEN并不是果园的业主,他所做的其实是承揽下一些果园的工作,然后自己打广告招工,他自己赚取差价。用中国的说法,他是一个包工头。

“老安从人群中跑出来,一把抱住了我!我们都很激动。

“接下来,我们开始工作了。我以为自己会在这里干一段时间,没想到,我总共在Te Puke干活的时间就只有一个星期。就在这一个星期里,也发生了一些想不到的事儿。”

我与柏立峦约好,下一次见面,就请他讲在Te Puke的故事。

            2019217 草于 奥克兰

                         2020年3月25日 改于 奥克兰



手机版





上一篇:3.奇异果的花
下一篇:1. 开篇:八月十七日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