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10. 跳槽:报考法院

作者: 吕行哲    人气: 2482    日期: 2020/7/9


(续上期)

 

跟妻子彻夜商量,柏云峦决定报名参加省高院增编补员考试。

这不是一个容易的决定。

首先,无论结果如何,都要去承受一次高强度、高起伏的心理挑战。

其次,如果幸运考上了,就意味着要放弃干了八年的专业,而去从事一项完全陌生的工作,过去所有的累积将全部归零,一切从头开始;相当于是让自己的人生来一个大转弯;转弯不一定不好,就像开车,如果前行的方向并不是朝着自己的目标而去,当然应该要转弯,可是,如果弯转得太大,速度太快,很可能会人仰车翻。

第三,假如考不上,必然会在心里留下阴影,何况,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万一被单位上的人尤其是领导知道,在原单位就很难会再得到重用。

更何况,考不上的可能性很大。坊间早有传言,像这种特权职位的招考,名额人家早就内定了,哪里还轮得到你们这些普通百姓?!考试只不过是个虚得要死、假得要命的过场。

他还是决定报考,因为,那一次深夜到火车站买票遭受挫折的境遇,对他产生的刺激久久不能忘弃。

省高院离林勘院很近,骑车只需要不到五分钟。但是,他没有骑车,而是走路去报名。其实,他心里是矛盾的,虽然与妻子商量之后决定报考,可是,还是等到了报名截止的最后一日,他才狠下心来去报名。

在报名的路上,每往前迈一步,离省高院就近了一些,而他的心跳也越来越快,有点让他紧张得喘不过气来。身体里有两个自己在拼命争吵。一个说:算了吧,回去吧,希望太渺茫了,何必去给自己找麻烦,搞不好还断送了目前还算过得去的工作;而另一个却在怂恿他:你可以不去,现在掉头还来得及,虽然不会损失什么,但你也就甭想有任何改变!当一个孬种也没什么不好,很多人不都是这样过的吗?

在这样的斗争中,他的脚步随着心绪的起伏而时快时慢。短短的这一段路,他走了差不多一个小时,在看到“云洲省高级人民法院”牌匾的时候,他停了下来。抬头看了看门楼牌坊上高悬的国徽,不知是哪里来的一股凛然力量,一个激灵从他心内发出,颤抖了他的全身,他拉了拉衣角,坚定地走进了高院的大门。

高院办公楼前的大院里,挤满了前来报名的人们。高院设了三张报名台,每张桌前都排了长长的队。他已经记不清楚排了多久,直到听到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肩膀,才清醒过来,自己已经排到了工作台前。

“请出示您的工作证、学历证明。”负责报名的工作人员和蔼地对他说话。

报名须知里早就通知了,报名需要带这两样证件原件、复印件和一张二寸近照。“好的,这是我的毕业证和学位证书,这是我的工作证。”工作人员的态度很谦和,让他感觉到受尊重,紧张情绪一下子松弛了很多。

他对自己考试的能力从来不怀疑。两个月前,他参加省林业厅组织的党史知识竞赛,没怎么准备,就轻松考了98分,拿了全省第一名。既然决定报考高院,拼了老命也要考好,至少考个前十名!

工作人员查验了他的证件,收下了复印件,把原件还给了他,然后递给他一份申请表,让他填写完了以后交到大楼招考接待室,到那里领取准考证。

办完了报名手续,他拿到了编号为598的准考证。也就是说,他是第598名报考者!这时候,他的信心又有些退缩了。他早就猜到一定会有很多人竞争,但是怎么也没有想到,会有这么多人报考。598个人竞争20个名额,录取率才3%,比高考录取率都要低很多很多。

实际上,报名截止时公布的报考人数是821人。

从报名截止到笔试,还有28天。笔试要考三门:《法律》、《时事申论》、《综合科目》。前两科有复习资料,而《综合科目》只有大纲,他翻了翻,语文、数理化、史地无所不包。他庆幸自己在大学学的是理工科,而自己对文科知识天生有感觉,过目不忘,许多文科生都比不上他。

但是,时间却是个大问题。他是主任工程师,担任了两个工程的项目负责人。这两个工程,一个是天竺县的速生丰产林规划设计,另一个是温安县西坡国营林场经营方案编制。也是一个月的时间,两个项目都必须完成报送林业厅组织专家审定。本职工作就已经满负荷,而报考省高院也必须全力以赴。这几样事情,都是“熊掌”,没有哪个是“小鱼”,怎么办?

妻子说,孩子和家务她全部承担,让他全力应考,同时还不能耽误本职工作,毕竟,那也是事关重大,敷衍不来的,要是项目通不过专家审定,失败了,十几万经费就泡汤了,那就不是小事情了。

他把用到所有的项目的时间进行了精算,还要安排出足够的时间复习迎考,制定了一个紧凑而又严密的时间计划,精确到了分钟。

按照这个计划,每天能够用来睡眠的时间,只有四个小时。

每当回想起那段时间,柏云峦都觉得不可思议,那二十八天,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

每天上班八个小时,带领项目人员开会、研究、制图、计算、做文案、写方案,事事都必须面面俱到;一到下班时间,立马回家,关上房门,一头扎进书堆里,复习应考。除了吃喝拉撒,家里所有事务全部由妻子承担;他杜绝了所有应酬,甚至推掉了最好的朋友的婚礼。

每天照常日出月落,而在柏云峦心里,时间早就变成了脱缰的野马,飞也似地狂奔不已。他在与时间赛跑,克服着难以想象的焦虑、紧张、难受,还要抑制强烈的生理需求,连性生活都全然禁绝,仿佛那几分钟的狂野会吞噬掉他所有的心血。

《法律》是主考科目,复习过程中,他一再感叹,上天太眷顾他了,仿佛在冥冥中,知道他生命中有一天会考法院,让他在大学期间就看了大量的法律书籍,积累了很多法律知识,更不可思议的是,让他有机会在大学里担任过一个案件的代理人,打赢了官司,被同学们冠以“学生律师”的高帽。

按照《综合科目》的考试大纲要求,他从书架最底层把大学里学过的教材全部搬了出来,还让妻子从认识的云洲大学、云洲师大的学生那里借来了一大堆教材

妻子不仅承担了所有家务,还一个人把带孩子的活儿全部担下,还为他四处搜罗报纸、杂志等时事资料。这时候,他除了对妻子有十二万分的感激,还为自己曾经产生过与她分手的念头而深感内疚。

 

第27天,两个设计项目全部如期完成,报送了省林业厅;

第28天,他怀揣《云洲省高级人民法院增编补员准考证》,走进了考场。

下午五点,最后一科考试结束。走出考场的时候,他一下子瘫坐在法院门口台阶的一个角落上,像叫花子一样,睡过去了。

直到傍晚时分,清洁工叫醒了他,才醒过来;醒过来的那一瞬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

他感觉自己成了一个空壳,看着自己的身体,就像看着一具肉体早已出窍的蝉蜕,任何一阵轻风就可以把自己吹开去。

他没有一丝力气,完全虚脱。他慢慢挪动脚步,走到街边,拦了一辆出租,坐进了后座。司机问他去哪里,他说:枣山路,林勘院。司机回头看了他一眼,怪异的眼神仿佛在问他:这么近,你也要坐出租?

他让司机把车开进院里自己家门前,从钱包里掏出一张20元的纸币递给司机,让他不用找了。司机眉开眼笑,高兴地下车为他开门。那时候,在云阳市内打车,一般只需要十块钱。

妻子把他扶进家,放上床,他倒头就睡。这一睡,就是一天一夜。

五天后,从云洲交通经济电台广播里,他听到,全省法院系统增编补员考试成绩在当天张榜公布。听到这个消息,他立刻飞也似地骑车去到省高院。果然,大院一楼的门厅里早就被人们围了里三层外三层。

他用手捂着自己的胸部,仿佛觉得如果不怎么做,那剧烈跳动的心脏就会猛地蹦出体外。

门厅里一溜排开四个公告牌,第一块牌子是成绩公布说明,其余三块是入围名单。这次增编补员考试按照录取人数1:3的比例确定入围名单和名次。也就是说,公布的名单是笔试成绩的前60名。

鬼使神差地,柏云峦不是从前面查看,而是走到最后一块牌子面前,从下到上倒着看入围名单。其实,他心里十分忐忑,认为前面的名次里不可能有自己。他看到的最下面也是最后的入围编号是30号。他有点迷惑,按照1:3的比例,最后一名入围者应该是60号呀,怎么......

来不及为这个问题找到答案,他的眼睛焦急而仔细地由下到上查看名单。30号,29号......20号,19号.....10号,9号,.......1号,竟然没有自己的名字!这怎么可能!!!再从1号看到30号,还是没有。他仿佛一下子掉进了冰窟窿里,身体不由自主地有些颤抖。刚才在路上一再告诉自己一定要镇定,即使榜上无名也没有关系,自己又不是没有工作,不怕!

可是,没有入围的现实导致的巨大失望还是像魔兽一样吞噬了他的心房;他仿佛看见自己僵硬的身体在向黑暗和深渊里坠落而去......

突然,旁边传来了一阵尖利的大叫,接着是一阵大笑:我入围了!我入围了!!他循声望去,原来是一个在第二块公告牌前的考生在上面看到了她的名字。柏云峦的视线也看向了那块牌子,他一下就看到,在编号8后面的那个名字,就是自己!!他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刚才明明不是所有的名单都看完了,都没有自己的名字呀。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抬头向上看,原来,入围名单分成了来自行政事业单位的考生和来自企业单位的考生两部分。每一类别考生入围30名。刚才他看的是来自企业单位的考生入围名单,自己所工作的林勘院属于国家事业单位,当然在企业考生榜单里没有自己。

他使劲咬了咬自己的下嘴唇:疼!看来这不是梦。他终于确认,自己在行政事业单位考生中,考了第8名,入围了!

经过刚才的惊吓,这时的他已经没那么激动了。他冷静下来了。把四块公示牌所有的内容都全部看了,还看到有这样的加分说明:获得省级以上各种嘉奖的,笔试成绩加10分;获得地州市级嘉奖的,加5分;获得县处级嘉奖的,加3分。最后入围名次根据笔试成绩加上嘉奖分数确定。

柏云峦赶紧回家,让妻子找出自己历年在单位上获得的各种获奖证书,最重要的是1992年云洲省林业系统优秀共产党员的奖状,放进工作包里,拎着,再度骑车赶回省高院组织处招考办公室。

工作人员一边翻阅获奖证书,一边告诉他,如果获得多项嘉奖,只能按最高的一项加分。最后,工作人员定睛在那份优秀党员奖状上,把它复印了一份。然后让他回去等消息,最终笔试成绩将在一周后公布。

当最终笔试成绩公布时,柏云峦的名次跃升到了第二名。

接下来将进入体检阶段;体检合格后,才进入面试。

他了解自己的健康状况,认为自己的身体没有问题。

自己在大学里身为学生会副主席和宣传部长的历练,让柏云峦对面试更是充满了信心。

生活仿佛在他身上点燃了一柄火炬,让他的前途出现了前所未有的光明。

 

然而,就在体检这一关,柏云峦出问题了......

 

(待续)

                          2019416  草于奥克兰

                          202079日   缮于奥克兰



手机版





上一篇:11.体检惊魂
下一篇:9.两颗越走越近的心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