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12.飞来横祸

作者: 吕行哲    人气: 1420    日期: 2020/8/17


(续上期)

妻子听到柏云峦顺利进入面试的消息,也喜不自禁。凭着她对丈夫的了解,他的文字和表达能力在常人之上,面试应该没有问题。
“看来我这辈子还能当一回法官老婆,不知道是我前辈子修来的福,还是托的你们柏家前人的庇荫?”她戏谐地对柏云峦说。
“别高兴得太早,你没听坊间都在传吗?这次考试,就是个过场,要谁不要谁早就内定了的。”柏云峦显然没有妻子这么乐观,潜意识里,他感觉不会那么顺利,整场考试,他感觉就像在风高月黑的夜里在沼泽里跋涉,一个不小心,就会陷入深坑,遭受灭顶之灾。
“傻瓜,我这是在安慰你、鼓励你,知不知道?莫非你是要我冷嘲热讽泼泼冷水才舒服呀?”
妻子说得也是,可是他心里却感觉到听这些话总有些别扭。大概,夫妻做久了,相互间就没那么多温情了。
他负责的两个工程项目也进入了收尾阶段。前段时间,他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熬过来的,既要负责工程设计,还要复习应考,每天都只睡4到5个小时,竟然丝毫不觉得困。
别说设计院里别的科室,就是柏云峦自己所在的勘察设计队,甚至连自己率领的项目组,都没有人知道他参加了法院考试,而且考试成绩竟然名列前茅。而他,每日如常上班下班,跟平时没有任何不同。
曾经有人说过,人的潜能是无限的,他对此曾经嗤之以鼻,现在看来还真的不是完全没有道理。他开始有些相信传说中那位日本母亲在自己的幼儿从六楼阳台跌下来的瞬间,地面上的她,从几十米开外拼命奔到楼底,接住了自己孩子的那个故事了。据测算,她的飞奔速度远远超过了百米冲刺世界冠军,如果不是潜能被救子的心理动机激发,简直不可思议。
柏云峦对自己说,看来自己想改变生活和工作现状的动力还真是不小,竟然能够激发了自己的潜能。
自己在行政事业单位考生中以第二名的名次入围面试,只要发挥正常,哪怕总成绩掉到第十名,也笃定被录取。就像他妻子对他的判定一样,他对自己面试的能力是有信心的。大学期间,自己担任过学生会干部,经常上台说话甚至演讲,还曾经作为一个同学的代理人打过官司,语言表达能力超过一般人。

但是,他依然不敢掉以轻心,一来,继续把紧自己和妻子的口风,绝不能轻易把消息透露出去;二来,他把手上所有的复习资料,反复看,反复过,尽可能地吸收各种有关知识和信息,尤其是历史上以及近期的经典法律案例以及代表人物,必须了熟于心。
他越来越感觉到自己是幸运的。首先,是在大学里竟然有机会让自己这么一个专业为林学的学生在大学里接触、应用到法律;其次,体检过程能够有机会让自己听到医生们对“耳前瘘管”的议论,让他意识到这一关如果不能过,那将一票否决,体检失败,一切努力将会化为乌有!一般来说,考生就只有接受体检、听从摆布的份儿,一切听天由命。而他,竟然有机会拿回表格,在上面做有利于自己的注记,这实在是太令人匪夷所思了。
作为一个在学生时期就入党了的“无神论者”,他竟然开始相信冥冥中一定有一种力量在起作用。他不确定这种力量是不是各个宗教里膜拜的上帝、真主或别的神灵。
于是,他开始把这次考试的命运,默默交托给了那个冥冥中的力量,祈祷自己能够顺利过关斩将,最终考上法院。

面试入围榜单公布后的第三天,是星期五。下班后,回到家匆匆吃了饭,如往常一样,他进入复习的房间,关上房门,开始看书,为面试做准备。
“爸爸,爸爸,开门!”不知过了多久,外面传来了敲门和叫喊声,他听出是自己的女儿。
“Baby, 怎么过来了?妈妈呢?”他和妻子都一直用英文Baby称呼女儿。三年前他参加了云洲省林业厅和甘肃省科学院合作的一个卫星遥感项目,有时会请国外专家来华交流,所以他的工作经常用到英文,让他意识到英文的重要性。他希望以后女儿能把英文学好,因此,不仅用Baby称呼女儿,还给女儿起了个英文名Edith。
“爸爸爸爸,妈妈不要我了,到楼上去找覃阿姨去了,让我一个人在家里。”女儿像爆豆子一样,噼噼啪啪就跟他投诉,“说好了的,每个星期给我买一袋大大梅,可是妈妈到现在都还没下来。再不来,商店都要关门了,爸爸,你带我去买好吗?”
大大梅是当时流行的零食,酸酸甜甜的,小孩儿们很喜欢吃。
这一段时间忙于工作和考试,他都没有怎么跟女儿在一起玩儿。一阵怜爱从心底油然而生,他弯下腰去把女儿抱了起来:“Baby,让爸爸带你去买,好吗?买多多的大大梅!”
女儿高兴地拍打着他的肩膀:“爸爸真好!”
抱着女儿走出单位宿舍大院,在门口他停了下来:“Baby,哪里有大大梅卖呀?”
“爸爸,我知道!让我带你去!”女儿从他身上跳下来,然后牵着他的手,朝街对面走过去。
原来,在省林勘院对面的铁五局侧门旁边,有一个铁五局劳动服务公司门市部,那里的商品琳琅满目,其中就有大大梅。妻子时常带着女儿来这里买零食,所以女儿很熟悉这个商店。
买到大大梅,他牵着女儿的手往回走。一边走,一边问女儿在幼儿园的事情。好久没有跟爸爸这么亲近地说话了,小家伙把老师的名字,班上小朋友有几个,她最喜欢谁,等等等等,就像竹筒倒豆子一样,说给爸爸听。
一辆大客车停在铁五局大门前的路边。他牵着女儿的手,准备从大客车前面过马路。自己单位的大门正对着铁五局的大门,路上没有斑马线,但人们一般都习惯性从这里过马路。
他的身体刚刚走出大客车的车身,就在一刹那间,一辆飞驰而来的自行车{“砰”地一声闷响,猛地撞在他的左侧身上。自行车戛然倒地,动能全部传输到他身上,他整个身体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两米多远的地面上。
骑车人也摔倒了。自行车压在他的身上。他挣扎着站起身来,踉跄着走到柏云峦身边,把他拉了起来。柏云峦晕头晕脑地站了起来,等他清醒过来,才意识到自己被自行车撞了。
撞他的是一辆用钢梁加重的载货自行车。他心里涌起一股恨意和恼意,举拳就朝着骑车人的脸上打了过去,把他打得转了一个圈。

柏云峦动了动手脚,很酸痛,但是好像都能自如动唤。他突然想起女儿:我的Baby怎么样了?有没有被撞?他急忙回头一看,孩子好好的站在他的身边,这才放下心来。
可是女儿眼里满是惊恐,伸出小手指着父亲的下巴,带着哭腔说:“爸爸爸爸,你流血了,好多好多血!”
他用手一摸自己的下巴,感觉到有一个大口子,血正从里面喷涌出来,他赶紧用手紧紧地按住伤口。由于失血,他感觉到一阵眩晕。
现场很快围了许多人,都是看热闹的。林勘院大院里也出来了几个人,其中有他项目组的同事汤勇。
汤勇和同事们一看是柏云峦被撞了,赶紧跑了过来。这时候,那个肇事的骑车人见大家不注意他了,扶起自行车,骑上去就想跑;汤勇见状,跑过去飞出一脚把他踹倒在地,把他抓住,同时把自行车锁了,把钥匙放进自己口袋。
“你个小私儿,撞了人还想跑!”汤勇揪着骑车人的领子,把他提到柏云峦面前。
“大哥,放开我,我不是想跑,我...我...是一个农村来云阳打工的,没有钱。”骑车人早就吓坏了,全身发抖,说话也不囫囵了。
汤勇把肇事者交给现场的一个同事,然后跑到路中间,拦下一辆的士。然后,把肇事者塞进前排,他和另一个同事一边一个,把柏云峦护在后座中间。
在这之前,他已经让另一位同事把柏云峦的女儿领回了家。
“师傅,省医急诊室,开快点哈!”汤勇对司机交代了一声,然后厉声对前排的肇事者训斥:“小私儿,到了省医,所有医药费你给老子全部负担哈,要想跑老子打死你!”
这时候,柏云峦才定睛看清楚了肇事者,这是个二十来岁的青年,干瘦的脸上写着稚气,可是却又仿佛被生活的浮尘厚厚地覆盖了,因此显得有些猥琐。听了汤勇的话,他的嘴唇动了动,但是却什么也没有说出来。
的士停在省医院急诊室门口,司机停下车,立马跑进大门里去通知医生。不一会儿,两个护士推着一辆担架车快步走了出来。
谢过的士司机,汤勇和一同来的同事把柏云峦扶上担架车;在汤勇凌厉的目光下,肇事人乖乖地跟在担架车旁边。
推着担架车的护士,一边给躺在担架车上的柏云峦做简单的清创,一边嘱咐汤勇去缴费。
汤勇拉着肇事者去到缴费窗口,柏云峦偏头望过去,看见肇事者从口袋里掏出了一些零钱,交给了汤勇。汤勇不干,肇事者把所有的衣服口袋都翻出来了,然后两手一摊,表示真没有钱。汤勇向他举起了拳头,肇事者吓得赶紧抱住头。
看到这个情况,柏云峦请一个护士过去把汤勇叫了过来。
“汤哥,那个骑车的掏出了多少钱?”
“58块,根本不够!我让他去找人借钱,他讲他在云阳没得熟人,借不到钱,气得老子又想捶他!”
“汤哥,算了。看他那个样子也挺可怜的,一个乡下打工的,能有几个钱?就别难为他了,我们有公费医疗。麻烦你帮忙垫付一下。”
“柏工呀,你就是心太软。哪个喊他骑车那么快?哪个喊他撞人的?医药费必须要他出的!要不太便宜他了!”
“汤哥,我也是从农村出来的,农村人要穷起来,就真的穷。听我的,就让他走吧。”
“唉!好吧,听你的。医生,你们赶紧安排检查一哈,该缝针缝针,该做手术做手术。”

汤勇缴了费,把骑车人揪到柏云峦面前。
“谢谢大哥!对不起大哥!我错了,下次骑车不敢骑这么快了!”
柏云峦对他挥挥手:“你走吧,这次没有伤筋动骨,算你幸运。要是骨折了,甚至撞死人了,你怎么办?就没这么简单了!出来打工不容易,但是安全更重要,不要伤着别人,也不要伤了自己。以后无论是骑车还是做事,都要注意,安全。”
听了他的话,骑车人连声道谢,但是他却没有离开。支支吾吾地,似乎想说什么。
“你还有什么事吗?”柏云峦问。
“大哥,麻烦你跟那个大哥讲一声,请他把我的单车钥匙还给我。”
柏云峦这才知道汤勇没收了骑车人的单车钥匙。
“哦,老子都忘了,钥匙在我这里。”汤勇说,“拿去,快点滚,晚点老子改变主意,你就别想走了!”说完掏出单车钥匙,扔给了骑车人。
“还有,大哥,麻烦问你一哈,这里离撞您的那个地方有好远,咋个走回去?”
“滚!自己去外头问!”汤勇瞪圆了眼睛,呵斥这个啰嗦的骑车人。
“等等,汤哥”柏云峦从担架上欠起身子,对汤勇说,“从这里走过去,十多里路,至少也要两个多小时,半夜三更了,也不方便。你给他十块钱,让他打车走吧。”
汤勇掏出了一张十元纸币,可是却不情愿把钱递给那个骑车人。柏云峦笑了一下,从汤勇手里拿过那张纸币,递给了肇事骑车人,还说了一句:“打车的时候,告诉司机,你要去的地方是枣山路铁五局。”
骑车人接过钱,千恩万谢地走了。
经检查,柏云峦下颌骨脱臼,下巴创口长5公分,深一公分,需要进行下颌复位和缝合手术。
一个小时后,下颌骨顺利复位,缝合手术也完成,缝了七针。
医生对柏云峦讲述病情:由于撞击较重,手术后,脸部和下颌将会出现浮肿;造成脱臼的下颌骨虽然已经复位,但恢复功能需要一段时间。
医生嘱咐,一个月内,只能进流食,不能咀嚼,也不能说话。
医生的话,犹如晴天霹雳,击倒了柏云峦,他的心情瞬间沮丧到了极点。
因为,法院招考最后一关面试,只剩下十天的时间!

(待续)
2019年5月5日 草于奥克兰
2020年8月18日 缮于奥克兰


手机版





上一篇:13.考上法院
下一篇:11.体检惊魂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