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13.考上法院

作者: 吕行哲    人气: 1426    日期: 2020/8/18


(续上期)


柏云峦斜倚着躺在床上,妻子用一只手掰开他的下颌,用调羹将亲手熬制的瘦肉稀饭喂进他的嘴里。
“哎呀,慢点!烫!”柏云峦叫了起来,虽然因为下颌还不能自如开合,他说出的话含混不清,但他妻子还是听明白了他的意思。
“你咋个这么娇气呀?这哪里烫嘛,真是的!”这已经是受伤后的第三天了,柏云峦的情况还是很糟糕。因为他的下颌不能自行开合,全身酸痛也不能动弹,需要妻子给他喂粥。喂的时候,先要用手把下颌向下掰开,然后把粥喂进去,还要用手帮他把下颌推上去,他才能够咀嚼、吞咽。
被自行车撞了以后,最初还没什么感觉。可是从第二天开始,整个身体像是要散掉似的,到处酸疼。整个脸的下半部包着厚厚的纱布,就像蓄了厚厚的白胡子。麻药的麻醉作用过去以后,缝了七针的下巴伤口一阵阵地隐隐作痛;他心里最担心的,当然还是即将到来的法院招考面试。面试的时候,是必须要开口说话回答问题的。他尝试着练习说话,下颌骨虽然复位了,但是还不能自行开合,只能发出呜呜噜噜的声音。
他清楚记得事故当晚在省医急诊室就诊的时候,医生说,他一个月内只能进流食,不能说话,这样伤情会恢复得快一些。如果情况真是这样,那就等于是宣布他的法院考试泡汤了!
“老公,不怕的。你会恢复的,你会赶得上面试的!”看到丈夫因受伤而憔悴、因担心而愁苦的面容,妻子在旁边鼓励他。
“怎么可能?”他用手把下巴向下掰开,用含混的声音对妻子说,“医生都说要一个月,不,至少一个月,才能说话,面试只剩下十天了!”
他感叹自己的命运多舛。短短的二十多年的生命历程,他走过的路并不平顺。由于历史原因,出生的时候,没有户口,沦为“黑人”,换句话说,在法律上,他这么一个活生生的人,其实并不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直到16岁考上大学以后,才拥有了户籍,成为一个有身份的人;小小时,常常食不果腹,初二时,因严重营养不良造成双腿瘫痪;在医生都要放弃了的时候,他却奇迹般地站了起来!
真正说起来,他现在活着的,是第五条生命。在这之前发生的四次致命事故(一次是坠下悬崖,一次是溺水,一次是遭遇车祸,一次是被马蜂群袭击);无论哪一次事故,如果再重演一次,他都断无生还的可能。
命运有如此多的难关,可是,他却关关难过关关过。那么,这一次的险关,没有过不去的道理!柏云峦用意志力支撑着自己,不在厄运面前倒下。
他每天都用手上上下下地推送自己的下颌骨,他相信这样有助于恢复下颌骨的功能。
刚开始的时候,下颌骨会发出吱吱嘎嘎的响声,伴随着一阵刺痛。慢慢的,就越来越自如了。到第六天的时候,柏云峦惊喜地发现,不用手推动,下颌骨已经慢慢地可以自行上下开合了!当妻子如平时一样,端着稀饭来喂他的时候,习惯性地刚要用手去帮他打开下颌骨,他的嘴竟然自己打开了!她惊诧地瞪大了眼睛,看着丈夫,两个人四目相对,同时发出了喜悦的笑声!
“老婆,我自己吃,不用你喂了!”他对妻子说。
“老公,你能说话了?你知道吗?你能说话了!!”
“啊?真的?”柏云峦仿佛这才听到自己的声音,真的,已经很清楚了!
他俩情不自禁地抱在了一起!这时候,妻子的脸不小心碰到了他下巴的伤口,剧烈的疼痛使得他嘴里发出了尖锐的吸气声。
妻子心疼地抚着他的伤口,连声说对不起,在他脸上亲了一口,他再度把妻子搂进怀里,紧紧地抱着。
女儿在旁边看着他俩抱在一起,用右手食指刮着自己的小脸,说:“羞羞羞,妈妈抱爸爸!羞羞羞!”
平时他俩很少在女儿面前有亲昵举止,连每次做爱都是等女儿睡着了,把她抱到隔壁房间才得以进行。女儿这一取笑,他不好意思地放开了抱着妻子的手。
“Baby,妈妈抱爸爸,或者爸爸抱妈妈,都是应该的,不羞!抱别人才羞,知道不?好了,你爸爸吃好了,妈妈可以送你上幼儿园了!”
那一刻,柏云峦的心情特别好,仿佛在沙漠中看到了绿洲。自己能够清楚地说话,意味着参加面试应该没有多大问题了!他走到卫生间镜子面前,看着镜子里的自己,包着纱布的脸庞显得有些怪异;他试着取下纱布,突然感觉到一阵钻心的疼痛。伤口在结痂,与纱布黏在一起,根本取不下来。他知道,如果硬要取下来,很可能又会造成伤口的二次损伤,血流不止。
他尝试着练习说话,虽然字句清晰了很多,可是嘴唇的每一次开合,都会牵动脸部神经末梢,引起一阵阵刺痛。
面对这一切,他心里又涌上了浓厚的雾霾。
第七天,他已经能够下地自如行走,也开始尝试不要妻子喂,而是自己喝稀饭。
他面对着镜子练习说话,口齿也更清晰了一些,也不那么疼痛了。
一切似乎都在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他又增添了一些信心。
到了第十天,也就是面试的日子,他早早起了床,走到卫生间镜子面前,小心
翼翼地取下了下颌的纱布。暗红色的痂块隐约可见,不过不是很显眼。然后,第一次在没有纱布的情况下,练习说话。口腔依然不能如正常情况时那么自如地张开,口齿还是有一些不清晰,但是已经不能算是含混了。
柏云峦认为,面试环节中,留给人们的第一印象好坏的最重要因素,是形象。而影响形象的第一要素,是着装是否得体。
这次面试应该穿什么服装?法官在人们心目中代表着法律和威严,穿中山装似乎应该符合这个身份;他先穿上一件新的白衬衫,然后把平时很少穿的细尼中山装套在上面。可是扣风纪扣的时候,衣领摩擦到了下巴的痂块,非常不舒服。在镜子面前转了转身,觉得这身服装太过正式,有点做作。
他脱下中山装,换上了西装,在衬衫上系上领带。雪白的衬衫把下巴的暗红色痂块衬托得很明显,有点刺眼。这也不合适。
他到衣橱里去翻,找到一件红色的灯芯绒毛衣,那是妈妈春节的时候给他织的,平时不怎么穿,就放进衣柜里了。
解去领带,脱下白衬衫,他把红色中领毛衣穿在贴身绒衣上,然后套上西装。一个既庄重又不做作,既严肃又不呆板的男青年出现在镜子面前。最妙的是,红色毛衣与下巴伤口痂块同色,远远看去,几乎看不出他的下巴有伤口。
按照规定的时间,他去到了省高院。登记处工作人员查验了他的身份证和工作证,然后拿出一个抽签筒,让他抽签。
他抽到了第八号。他心里轻轻念叨:这是个吉利数字。
面试考生们被引领到等候厅。等候厅里,几乎每一个考生都埋着头在看书,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大家都清楚地知道,这里的人,彼此都是对手,所有相互间没有搭话。
“七号考生张伟昶,请进入面试考场。下一位考生,八号柏云峦,请准备!”不知过了多久,柏云峦听到了工作人员呼叫自己的名字。他的心突然跳得非常厉害,仿佛都要蹦出胸腔。
不知等了多久,面试室的门打开了,工作人员在叫号:“八号考生柏云峦,请进入面试考场......”
他以为自己会紧张得昏过去,可是,当他走进面试考场,坐在面试考官面前的时候,他恍如一只一直在云层里振翅猛飞的小鸟,一下子钻到了云层上面,看到了湛蓝的天空和脚下如絮的云海,心一下子静下来了,静如无风的湖水,没有一丝波纹。
这是个好状态!他告诉自己。平时他算不上一个开朗的人,也比较不太愿意与人打交道。遇事时会很紧张。虽然在大学时担任学生会干部,得到了些锻炼,情况好了很多。不过,一旦遇到较大的变故或者突发事件时,他却能出奇的冷静。现在似乎也是这样。
“考生柏云峦,你好。我是这次面试的主考官。”坐在面试考官席中央的一位中年男子首先开口,“我代表在座的十位面试考官向你宣布,面试正式开始。面试分为三个环节。第一环节,是自我介绍;第二环节,是抽签答题,请您从密封的十个问题中抽取三个问题,进行回答;第三环节,是考官询问,也是三个问题。每个问题,有三分钟的思考和准备时间。十位考官将对你的回答进行打分。面试评分的方法,是去掉一个最高分,和一个最低分,然后将剩下的面试评分进行平均,得出的结果就是你的面试分数。面试时间大约30分钟。请问你有没有什么问题需要询问?”
“报告主考官,没有问题。谢谢。”
“面试进行第一环节,请做自我介绍。你有三分钟准备时间。”
“谢谢主考官老师!”他稍事停顿,马上开始了自我介绍。
其实,此刻他的脑子仿佛被分为了两部分。一部分是在紧张的思考,把思考结果传输给另一部分;而另一部分接到了信息,并准备好了输出。他知道,自我介绍看似简单,但其实很重要,如果不能给人留下好印象,就会给人留下糟糕的第一印象。假如只是泛泛介绍自己的姓名,工作单位和经历,虽然不一定会被扣分,但一定不会得高分。所以,一个好的自我介绍,一定是别具一格的。
“主考官老师,请允许我询问一下,面试中,我应该用越来越普及的普通话还是只适用于本地的云阳方言?”其实,在询问这个问题的时候,柏云峦已经用“越来越普及”这样的字句给主考官以暗示,向普通话倾斜。而云洲省及云阳市的人,说普通话有着浓重的地方口音,而柏云峦,则说一口标准的普通话。这是一个优势。
“嗯,哪一种语言都可以使用,不过,能讲普通话最好。”
“谢谢。”柏云峦用普通话开始应答,“在做自我介绍之前,请允许我做一个说明。在十天前,我遭遇了一次车祸,被一辆自行车撞倒受伤,医生说,一个月之内不能正常进食,不能正常说话。可是,此刻我却奇迹般地站在了这里。今天是第一次拆下纱布,大家应该看得到我下巴上的伤口。有时口齿可能会又不清楚的时候,请考官们明察。”
“我的名字叫柏云峦。松柏的柏,云彩的云,山峦的峦。这是我父亲给我起的名字。人们可能会问,柏树一般都生长在山下、路边,怎么会长到高高的山峦上面去呢?我也问过我的父亲。作为一个工程技术人员的父亲告诉我,人生里不一定时时顺利,事事如意。一棵本来应该长在山下、路边的柏树,却阴差阳错地生长在了山峦上,那也不能气馁,不管多难多苦,也要在土壤中深深扎下自己的根系,去吸收土壤的养分,去迎接阳光的普照,去沐浴雨露的滋润,只有这样,才能傲然挺立在山峦上。考官老师们,你们面前的考生资料告诉您,我是云洲省林业勘察设计院的一名主任工程师。我热爱我的工作,也在工作中付出了自己的努力,在领导和同事的支持和帮助下,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果,还被评为1992年度省林业系统优秀共产党员。今天之所以站在这个考场上,是因为我听到了生命里有一种呼召,在法律工作岗位上,可以更好地为国家、社会贡献更多的力量,可以创造更多更高的价值。从今天起,各位考官都是我的老师,我希望而且相信,一定好好地向考官老师以及其他法律界前辈们学习,做一个合格的法律工作者。我的自我介绍完毕。”
说完后,他看到,考官中,有人在低语交谈,交谈后颔首点头,露出笑容。
接下来是抽签答题。他抽到的三个问题都是法律专业方面的问题。这对于他来说,非常得心应手。答题的结果,从考官们的表情上他看得到,应该不错。
第三环节,他回答了三个问题。第三个问题,是一位坐在最边上的考官问的:你认为什么样的法官才是一个好法官。
他稍作停顿,脑海里开始激荡。这也是一个看似简单实则刁钻,一不小心就失分的难题。答题如何让考官们满意很重要,但是,如果让考官们有感更重要!
“这是一个好问题,有水平的好题目。在我国历史上,用法律武器捍卫了国家和民族的利益的倪征燠大法官,是个好法官。他临危受命,于48年前的1946年,担任远东国际军事法庭的大法官,用他渊博的法律知识和经验,以及敏锐和机智,让日本侵略者得到应用的惩罚,让正义得到了伸张,让罪恶得到了清算。我国历史上,还涌现了许许多多的好法官,他们都为我国法律事业的发展,做出了重要贡献。由于时间关系,在这里就不一一列举。
“但是,这些好法官们,由于历史环境的不同和社会环境的变迁,我们无法效仿。历史发展到了今天,我国已经进入社会主义建设新时期,依法治国越来越成为整个国家和社会发展的保障和基石,对法官的要求也越来越高。如果要问我,在当今社会,什么样的法官才是好法官的话,我的回答是,在座的考官们,有许多都是法官。你们为我省的法制建设,在法官的岗位上利用法律武器,为我省的社会和经济发展提供了坚强保障。由于你们的努力和对人才的珍惜和爱好,才有了这次公开、公平、公正的增编补员考试。无论从法律知识水平,还是道德品质上,在座的法官老师们,你们都是我的楷模和榜样。如果有人来问我,要做什么样的法官,我的回答是,要做,就做在座的法官和考官一样的人;要做,就做就做跟在座法官和考官一样的事!”
考官们全都抬起了头,看着柏云峦。当他说完最后一句话,考官席上发出了热烈的掌声!
面试评分是当面宣布的。
“现在公布8号考生柏云峦的面试成绩。去掉一个最高分,10分,去掉一个最低分,9.2分,柏云峦的最后面试得分9.88分!”
云洲省高级人民法院增编补员考生最终录取名单公布了。柏云峦以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被录取。
那一天,是1994年11月17日。
那一天,柏云峦成为共和国的一名准法官。
然而,这时候,又发生了节外生枝的事情。
高院召集被录取考生开会,做上岗前工作说明。高院组织处张处长主持会议。
“同志们,首先,祝贺大家在激烈的竞争中脱颖而出,被录取加入省高院的干警队伍。下面,请组织处于副处长给大家做工作说明,大家欢迎。”说完,张处长走下了讲台。
会议进行当中,一个工作人员弯腰来到柏云峦身边,轻声对他说,张处长请他到组织处办公室去一下。
“我一个人去吗?”柏云峦问工作人员。他有点疑惑,这里有20位被录取的人员,为什么只让他一个人去。
“是的。张处长在办公室等你。”工作人员肯定地告诉他。
“你知道是什么事吗?”他突然感觉有些不安。
“好像是主持这次招考的省人事厅来人了,要找你。”
他心里猛地“咯噔”了一下:天!难道是体检的事情,最终出问题了?

(待续)
2019年5月13日 草于奥克兰
2020年8月18日 缮于奥克兰


手机版





上一篇:14.走进省府大院
下一篇:12.飞来横祸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