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14.走进省府大院

作者: 吕行哲    人气: 1403    日期: 2020/8/19


(续上期)
柏云峦跟会场工作人员打了个招呼,走出会场,朝组织处办公室走去。
组织处办公室在四楼,有电梯直达,但是,柏云峦却选择走楼梯。
他想给自己在路上多留一点时间,思考一下怎么应对可能发生,不,是已经发生的事情。
他慢慢地一步一步沿着楼梯往上走,在心里梳理从报考法院到被录取的所有过程,他能听见自己的心跳声,沉闷而剧烈,仿佛一不小心就会蹦出胸腔。
他在脑海里激烈地思考着每一个细节。
报名资格:大学本科学历,工作经历五年以上;符合条件,没有问题;
理论考试:复习充分,应考顺利,没有作弊,成绩真实,也没有问题;
身体检查:身体健全,各种体检指标都在合格范围吗?不,有问题!被检出耳前瘘管,他被体检医务人员误认为是法院工作人员,拿到了自己的体检表,在“耳前瘘管”一栏上加了“经检查无”的字样。
体检结束后他顺利入围,说明当时已经过关了。可是,现在人事厅突然要找他,难道是体检资料被查出问题了?
他的脑海里像涨潮的大海波涛汹涌,思考着如何面对即将到来的最坏情形。
在四楼走道中部,他看到了政治处的牌子。门关着,他站在门前,重重地做了一个深呼吸,把头猛地甩了甩,似乎是想把所有的麻烦和问题都甩到九霄云外。
“笃笃笃!”柏云峦在那一瞬间,横下了心: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他用右手中指背敲响了政治处的门。
“进来!”听得出是张处长的声音,很宏亮。
推开门的瞬间,柏云峦收起了愁容,换上了笑脸。
沙发上坐着一位中年微胖男子,张处长陪着坐在他的身边。
看见他走进来,张处长站起来:“柏云峦,这是省人事厅计划录用处双副处长,有事找你。”
“双...处长,您好。”柏云峦一步上前,用双手握住来人的手。这个人很面熟,想起来了,他是面试考官之一,“好像见过您。我是柏云峦。”
“是呀,面试的时候我在现场,对你印象很深哪!”双副处长笑着表扬他。柏云峦想;真是官场上的人,明明是来兴师问罪的,却装着没事人儿似的。
“柏云峦,双处长这次来是找你谈话的。”张处长对这次会面先做铺垫,“具体情况,请你向双处长汇报。”
“不用那么严肃,”双处长喝了一口茶,清了清嗓子,继续说,“首先,对你参加法院考试,一路过关斩将,顺利考取法院表示祝贺!其次,跟你说明一下我的来意。我们处想利用这次招考机会,从被录取人员中挑选录用一位工作人员。我们看了前几名的资料,知道你在大学就入党了,还是学生会干部;工作后,1992年,是前年吧?还被评为全省优秀党员,政治上过得硬;考试成绩也不错,很符合我们的要求,所以,想找你谈一下,是否愿意到我们处工作?”
天!原来是这么回事儿啊!?刚才差点自己没把自己给吓死!他的心从嗓子眼放回了胸腔里,一下子定了。他立马恢复了激活状态。
“张处长,双处长,首先我需要做一个说明,92年我得到的不是全省优秀党员,而是全省林业系统优秀党员;其次,我先表个态,我服从组织安排。无论是在法院还是到人事厅工作,都是组织上对我的器重和信任,请组织上做决定。”双处长说话很有逻辑性和条理性,柏云峦也采用双处长“首先,其次”的方式与之汇报,这样容易引起共鸣。
“小柳呀,这又不是上战场,不用这么慷慨激昂,也不用急着表态。何况,你也不能做决定。我们还要找另外的几位考生谈话,然后双向统合,再决定要谁不要谁。想去的,未必适合我们的工作;不想去的,我们也不能强求,你说对吧?”双处长一席话,让柏云峦觉得自己刚才的表演痕迹太重了点。
其实,在他心里,他压根儿就没有想过要去别的单位,就想当一名法官。
“好的,那我下一步应该怎么做?”柏云峦眼睛先看着张处长,然后转过身问双处长。
“这件事,需要集体决定。我只是代表人事厅来跟几个人谈话;有意向的,法院愿意放的,我们才会请到我们处去,见见李处长,她是正处长,我是副处长。然后从中挑选一位。”
“双处长,我先表态哈,” 张处长对双处长说,“这次招考工作,计划录用处对我们这么支持,没说的,只要是人事厅看中的,无论是谁,无论有多好,我都忍痛割爱,您放心挑!”
走出政治处办公室,柏云峦回到一楼工作说明会会场。人虽然在室内,但他的心早就飞到了高远的天空和原野,他从来没有感到这么畅快过!回头看看这两个月来报考法院以后的经历,真的并不像每日的日出月落一样平凡简单,而是起起伏伏,坎坷不堪。无论是应考时的日以继夜的拼命,还是体检时的有惊无险,真可谓跌宕起伏,艰苦和惊险!
他有点相信,人生虽然大多数时候只能听从“命运”安排,而要改变命运,却需要主动去“运命”。像这次体检,如果不是他关注每一个环节,就不会意识到“耳前瘘管”是个问题,而且是个要命的大问题;更不会想到办法去让那个本来已经注定的结果-失败-发生180度大转弯。
他也有点相信,人生际遇,发生转折其实也很偶然。如果不是“偶然”遇到法院招考;如果不是“偶然”有机会在大学期间接触到法律书籍并喜欢上法律;如果不是“偶然”有那一次到火车站排队买票的酸苦遭遇;那么,他的生活可能还是会在原来的轨道上运行。
他对自己在体检时在体检表上做的修改感到有点忐忑,但是,他又觉得体检规定太不合理,这个所谓“耳前瘘管”二十多年了,从来就没有影响过他的生活和工作,凭什么体检时要被当回事儿,而且作为具有一票否决地位的大问题?想到这里,他又释然了。
他自己都觉得如果把这些事儿写成剧本,拍成电影或者电视剧,一定受欢迎。
离开法院政治处办公室前,人事厅计划录用处双副处长让他两天后去他们处一趟,带上必要的资料,去见见李处长,也算是一次面试吧。
其实,柏云峦是矛盾的。他不太想去,因为他就想当法官不想当公务员;但是又很想去,想去看看省政府衙门里面到底是什么样。
回到家里,他在犹豫,是不是该通知单位自己报考法院的事情。他曾经向法院政治处了解过,如果被录用,法院会不会到考生原单位去做政审和调查?要是原单位不放人怎么办?得到的回答是,这次招考是贯彻落实最高人民法院加强法制建设的精神,根据云洲省急需法律人才的现状,由省政府和省高级人民法院共同举办的,通过报纸、电视、电台全方位向社会公开招考,要求全省全社会所有行政企事业单位全力支持和配合。组织措施完备严谨,政审主要根据考生在公安部门有没有违法犯罪记录做定论,单位意见只做参考,不放人不可能。
想了又想,他还是决定等去了人事厅接受面试后再说。
人事厅办公楼坐落于八角岩省府大院五号楼,出入有两道关卡。第一道是大院牌坊,由武警站岗把守,所有进出人员必须出示身份证或工作证,闲杂人等要想进去,不是很容易;仅仅是那份气势和威严就把许多想进去看看热闹的人挡在了外面。第二道关卡是每栋大楼的第一层有值班室,来访人员需要登记。
柏云峦提着一个鼓鼓囊囊的工作包,里面是他在设计院所参与和主持的项目设计书、科研成果、论文以及先进工作者、科研成果获奖证、优秀党员证书等,进省府大门的时候,卫兵还打开来仔细检查了一番。
在五号楼保安值班室做了登记,他登上四楼人事厅办公室,找到了挂着“计划录用处”牌子的办公室。
听到他的敲门声,门打开了。开门的是前几天在法院政治处见过的双处长。
“柏云峦!来了?进来进来。”双处长把他让了进去,“李处长,这就是考了第二名的柏云峦。柏云峦,这是李处长。”
李处长是一位中等身材的女性,她脸上挂着笑容,站起身来,握住了柏云峦的手,热情地对他表示欢迎。
李处长的手很温软,但是,却能让人感觉到职业女性的那种威严。柏云峦不知为何,对她感觉到有一种天然的亲近感。
“柏云峦,这次请你来的目的,双处长跟你讲过了。怎么样?愿不愿意到我们这里来工作呀?”李处长没有过多的客套,开门见山地谈到正题。
柏云峦很喜欢这样的说话方式,直接、简洁,不绕弯儿。“李处长,双处长,报考的时候,我不晓得咱们人事厅要从中招收一名公务员,直到前天见到双处长的时候才知道。谢谢领导的器重,让我有机会来到咱们处做个汇报。记得在法院政治处的时候,我就跟双处长和法院张处长表示过,我服从组织安排。与其问我愿不愿意来咱们处工作,还不如说,请二位处长定夺,我是否够格胜任这份工作。所以,今天我是来接受二位处长的面试和检验来了。”
“坦白说,昨天我们也请考了第一名的那个女生,双处长,她叫什么名字来着?李婉丽。她也很优秀,现在一个专科学校当讲师,条件也不错。我们想挑选你们其中的一位来与我们共事,前提是,你们自己也愿意。在法院工作也是挺好的,没有高低之分,只是分工不同。”
“学历上,我在大学里学的林业工程,不是行政管理专业;工作上,我是一名工程技术人员,没有从事行政工作的经验,我不知道自己的学历背景和工作经历,是否适合从事这么一份责任重大的工作?”
“没有谁天生就会做事情,我们的专业也不是学人事管理的。当年也没有这个专业,我们现在不是也做得好好的?全省法院录取的这几百个人,也没几个是学法律的。就拿你们高院录取的20个人,据我了解,也没有人是学法律出身的。总而言之,我们找你来,就认为你能做好这份工作。不过,我有一个问题想问你,想听听你的真实想法。”
“李处长,让我猜猜您的问题,好么?”柏云峦突然产生一种亢奋感,虽然他还是想留在法院工作,但是,他也想让这一次面试给对方留下不同的印象。要达到这个效果,不能只是简单被动地回答问题。
“好呀,你猜猜。”李处长抬起头来看看他,显然她对眼前这个小伙子的交流方式感到有些意外,也感到有些新奇。
“您的问题是不是:你为什么报考法院?”
李处长的眼神吐露了她的诧异,她说:“是,也不尽然。我看过你的档案,你在现在的单位干得不错,你今年28岁,正科级,这个职级在你这个年龄算是高的。我的的完整问题是:为什么要离开这份工作,而要冒险去挑战一件看起来很难的事情,报考法院?”
“您刚才强调了一句,想听我真实的想法。我也想告诉您我的真实动机。”柏云峦讲述了他那一次凌晨三点到火车站排队买卧铺票却遭受“票已售完”的经历,然后接着说,“可是,后来我托人,基本不费力,就买到了那个晚上我想买却没有买到的卧铺票。”
“这件事给了你怎么样的启示?又怎么会成为你考法院的动力?”李处长刨根问底。柏云峦在思索,该怎么继续接话。他能在李处长面前讲出这个故事,李处长已经感受到了他的诚实。他必须继续“诚实”下去,想不诚实的任何小心思,在李处长这样在官场滚打多年的资深从政人员面前,必然暴露无遗。
“第一,想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第二,想参与和从事法律工作,让我们社会的法制更健全一些,让社会秩序更完善一些,让人与人的关系更融洽一些,让社会公平性更多一些。换句话说,无论是谁,都去排队买票,排队以后,都能买到票。”
李处长听了他的话,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来对柏云峦说:“小柏,我很希望你来我们这里工作!不仅在法院工作你能够为我们国家的法制建设出力;在我们这里工作,也能让社会变得更好,更公平!我们给你一个礼拜,不,十天的时间去考虑。”
离开计划录用处办公室的时候,李处长跟他握别:“有没有人告诉你,你的声音很有磁性,不像是一个工程师,更像个电台播音员。回去后,好好考虑考虑,我们等着你的答复。”
柏云峦没有忘记礼貌地询问双处长有没有问题要问他。双处长摇摇头,说,李处长问的,就是他想问的。
走进人事厅办公室之前,他是全然考虑留在法院工作的,到人事厅来,只是出于礼节和满足自己对这个部门的窥探欲;而离开的时候,他却踌躇了。与李处长的交谈,让他对到人事厅工作有了倾斜,但是心里,还是很舍不得离开法院。
他把这份犹豫带到了他在林勘院的工作中。
无论是到法院入职还是到人事厅上班,正式调动手续还需要一个月的时间。在此之前,他还需要做好本职工作。
省林业厅把全省封山育林绩效核查项目派给了林勘院,柏云峦带队承接了七盘山市的核查任务。市林业局局长马衍梁跟他很熟悉,由于年纪比柏云峦大三岁,所以他让柏云峦叫他马哥。
有一个晚上,马哥请核查团队吃晚饭。柏云峦匆匆刨了几口,就放下了饭碗,走到了饭店楼顶,站在栏杆边。他心里一直在为到底选择高院还是人事厅犯愁。
突然,他肩膀上被人轻轻拍了一下。他回头一看,是马衍梁。
“兄弟,有心事?”马衍梁递过来一支烟,柏云峦接了过来,就着他的打火机点燃了,深深吸了一口。
“其实,也没啥。”
“如果你真把马衍梁当哥,有啥事,就给马哥说,别装在心里,看看马哥能不能帮上你。”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但确实有一件事有点拿不定主意。索性跟您说了吧,你给兄弟指点指点。”
“咱们兄弟,谁跟谁呀?我能帮上的, 两肋插刀都干。说吧。”马衍梁确实很愿意帮柏云峦。不仅仅是因为两个人本来就熟,关系不错。二来嘛,这次核查的结论,就在柏云峦手里,对他好不会有错。
“是这样,前不久我参加了全省法院系统增编补员考试,不小心考上了。现在我遇到了一个问题。省人事厅也想在这次招考中招一名公务员,找我谈话了。你给我出个主意,到底应该选择哪个单位?”
“什么?你在为去高院还是省人事厅工作犯愁?你知道我想干嘛吗?老子想一脚把你踹下楼去!老子还以为你小子想不开想跳楼呢!天下见过有人为生活无着犯愁的,见过失恋想不开的,见过生意失败不想活的,没见过像你这样在两个金饭碗中选哪一个难过的!要是老子也有这样的好事就好喽!”
“马哥,别说风凉话了,给兄弟说说你的想法。”
“老弟,要是我是你呀,我选择去人事厅。听我说原因哈。一来,去法院,你不是法律科班出身,竞争大,不容易出头,要走的路会很长;二来,人事厅不存在专业对不对口的问题,再说,在人事任免上,人事厅不是还管着法院嘛?”
一句话点醒梦中人!柏云峦一拳打在马衍梁身上:“马哥,谢了!”
第二天,他在马衍梁办公室里给人事厅计划录用处李处长打了电话。
一个月后,柏云峦收到了云洲省人事厅发来的录用通知书。
云洲省林业勘察设计院也同时收到了云洲省人事厅发来的调令。
柏云峦的人生,就这样突然改变了轨迹。

(待续)
2019年5月19日 草于奥克兰
2020年8月19日 缮于奥克兰


手机版





上一篇:15.难以置信
下一篇:13.考上法院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