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泳往直前

我的早晨从中午开始

作者: 周杰祥    人气: 1365    日期: 2020/4/2


沿袭了多少年的习惯,每天早起。

上个世纪80年代。我在建筑公司当工程队长的时候,每天早上5点起床,其实这个时候食堂里早已经热气腾腾了。厨师已经煮好了稀饭,白花花的馒头蒸了一笼又一笼。我吹起哨子,叫醒工友们,大伙儿敲着瓷缸,一大盆粥,两个馒头,一份咸菜,吃饱了6点前就开始一天的劳作了。

  那个时候我们的主管部门是基本建设局。因当时身处苏北农村,改革开放还没开始,很少有就业机会。然后建筑公司就如雨后的春笋一样诞生出来,拉起队伍,转战大江南北,在建筑市场上倒也创出了名声。不知道是那个无脑的领导,当时创出了一个口号,“吃三睡五干十六”,也就是吃饭三个小时,睡觉5个小时,干活16个小时,每周工作7天,根本没有节假日,年初出去,年底回来,平常除了家里突然的发生了什么事情,可以请假回家一趟,那也是匆匆的去,匆匆的回,一是舍不得回家的车旅费,再说也舍不得耽误那个时间,由此可想建筑工人之劳苦,要是在西方社会,那可是违反劳动法的行为。

  在建筑公司太辛苦了,劳作当然辛苦,那是不用说的,而是给人家干了活儿,到了年底要不到钱,那工友们可是辛苦一年呀,从年初干到年底,平时只是预支一点生活费,就盼着年底的那一点工资分配,家里老婆孩子都等着这这份钱回去打年货,孩子上学,买新衣服呢,要是拿不到工资,那是绝对不回家的,一定会围着建筑公司在那边等。到了年底的时候,我的主要工作就是盯着甲方,苦苦哀求,请客送礼,求爷爷拜奶奶,然后期盼着那点工程款能够拿到手,等要到钱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大年夜二十五六了。记得有一年,到了年底的时候已经很晚了,在青岛的甲方那里,要到了60万块钱的工程款,第二天一大早三点多钟就出发带着会计司机一起往回赶,路上心惊肉跳的生怕被人抢了,到了晚上赶回到公司,后来被我们公司青岛办事处的陈局长知道了,被劈头盖脸的大骂了一通,因为这是违反了财务纪律,按规定是不可以随身带这么多的现金的。为了此事还专门做了书面的检讨。

  在青岛接的第一个项目,是丽晶大酒店的改造项目。还记得丽晶大酒店董事会的董事姓顾,我们称他顾董事长,总经理姓杨,我们叫他杨总,我本来以为这种外资企业管理应该非常的严格的,因为他们是有股东会监事会来管理的,哪知道,刚签完合同,第一笔款付过来,就被他们以现金的形式拿走了好几百万,这可是股东投资的钱,我估计没什么好事儿,不是被私分了,就是转用了其他的用途,可想市场上的乱,人心的坏。

  到了2000年,因为感觉在建筑公司这行太辛苦了,就转了行,摇身一变由乙方变成了甲方,开了家房产公司。但是从开始办公司的那一天起,就立志做一个好的甲方,跟合作方平起平坐,并且努力不欠合作方的工程款,因为这样,我的第一家合作方,墩头建造公司,从2000年我开始做房地产公司开发的第一个项目开始,前后也快20年了,一直还合作的非常的好,在这个行业里大概是极不容易的。

  这个阶段我仍然早起。其实在房产公司时间已经比在建筑公司宽裕了很多,本来早上是不用起那么早的。但是多年的习惯养成了,改不了。每天早上5点就醒了,打开电视看一会儿新闻,然后到6点的时候也就起床了。接着就直奔游泳馆,6:30准时下水游1000米自由泳,然后冲个澡回家吃个早饭,8点前也就坐在办公室里了。

  要是碰到周六周日,有时候跟朋友约了骑行,那可就起得更早了,大概早上4点多的时候已经在路上。记得那天早上4点多从海安出发,一路向西,骑到姜堰,到南大街胡锦涛总书记出生的地方,去拍个照,打个卡。然后再骑回来,这一来一去就差不多80公里了。

  多年以后,随着家人移民到南太平洋一个岛国,这个时候仍然早起。

  因为洋人们习惯早起锻炼跑步。我也就每天早上6点起来,跟着他们一起跑步。这一跑早上就是两个小时。从家里经过St Heliers,再到Mission Bay,经过海洋馆,兴起的时候就一直跑到港口,这么来回也就差不多一个半马了。有一天跟着一帮老头老太太跑步,他们跑得挺快的,我有点不服气,就一直跟着他们后面跑,回家以后就不行了,腿就疼,休息了半个月才好。人家洋人的体质跟我们不一样,而且他们锻炼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每天跑步都成了习惯,这以后啊,就不敢使劲儿的跑了,改变了形式,从跑步变成了快走。

  今年年初, 因为Matthew正月初四要开学,所以年后就带着一家老少,又回到了纽西兰,哪知道这一回来就回不去了,飞机航班减少,买不到票,母亲年龄大了,疫情严重,怕感染,不敢让她坐飞机,孩子又持纽西兰护照不让入境。

  纽西兰的天还是和过去一样的蓝,云彩依然随着风在飘舞,花仍然开得很鲜艳,布谷鸟在催着播谷,蜜鹊儿在唱歌。但是因为疫情,心情可就完全不一样了。随着感染人数的不断增加,已经封国封城了,政府不让我们出门,毒虫子在飞舞,人类成了笼中的鸟儿,失去了自由,每天一家人窝在家里。

  这让我完全改变了生活习惯,再也没有了过去的那种勤奋早起,晚上睡得很晚,早上也起得很晚,还自我原谅说这是因为有5个小时的时差,我失去了很多,我找不到过去,我很孤独,也很无奈,更加渺茫,我没有了方向,我找不到前面的路,我变成了一个寄生的虫子。

  写这段文字的时候,国内时间是早上的六点,纽西兰的时间是中午十一点,我的早晨从中午开始。

写于封城第八天的纽西兰

02/04/2020



手机版





上一篇:思念家乡
下一篇:愚人们在张牙舞爪的登台表演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1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