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奥克兰往事

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十六)

作者: 谭厚文    人气: 1670    日期: 2020/6/10


第二部

七 移民新西兰

 

一天,坐在她办公桌对面的同事小张悄悄告诉方卉,她就要和丈夫移民到加拿大,并准备向单位提出辞职。

“这事我可只告诉你啊,替我保密哦!”小张一向视方卉为办公室闺蜜。

“这是好事啊,祝贺你,”方卉看着小张喜滋滋的样子,问道,“你们怎么想起来移民出国了?”

“咳,你还不知道我,我就是个崇洋媚外的人。”小张血红的小嘴抿了口手上端着的咖啡。

的确,方卉知道,在小张的眼里,外国的月亮都比中国的圆。

“出国你干什么去啊?”方卉也不免好奇地问。

“我老公在加拿大申请了一个实验室的工作,我就在家当贤妻良母,像你一样生养孩子呗。”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小张的话语触动了方卉内心那根脆弱的神经。

“噢,那不错啊。”方卉掩饰着自己内心的焦虑。康世民在深圳已经三年,一直说回来北京,可是孩子都快要两岁了,还时常见不到爸爸。

小张其貌不扬,胖胖的身躯,一张扁平的圆脸,细小的眼睛笑起来眯成一条线。可是她老公就把她当成一块宝,含在嘴里怕化了,捧在手里怕丢了。每天小张来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情,就是拿出老公替她做好的三明治,就着热腾腾腾的咖啡,乐滋滋地,不管不顾地吃着。

“你老公什么时候回来啊?”小张直言正刺中方卉的要害。方卉十分不舒服,没有搭理小张。

“凭你们俩的条件可以申请移民啊。夫妻两个人老是这样分居也不是个办法啊。”小张还在喋喋不休地说着,并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话触到了方卉心里的痛处。

整个下午,方卉的心绪都被小张的话语牵绊,她在思考如何把丈夫劝说回北京一起生活。

下班回家的路上,方卉来到报刊亭,买了一份当天的报纸。回到家,方卉就迫不及待地打开报纸寻找有关办理出国手续的中介广告。方卉选择了一家比较大的移民中介,第二天,她声称自己感冒头痛,向单位请了假,悄悄来到位于北京王府井附近的一家出国代理中介。

接待她的是一位文质彬彬的女士。在听完方卉对自己的介绍,以及对出国的想法后,这位女士建议方卉移民去新西兰。第一,新西兰很适合家庭居住;第二,新西兰不需要对英语水平进行测试;第三,新西兰是个社会福利十分好的国家,新的技术移民可以享受国家发放的生活补贴,生活上的压力不是很大。

方卉心想,康世民不愿意回到北京,自己也不想去深圳,那么,要挽回自己的婚姻,说服丈夫出国看来是一个锦囊妙计。想到这里,方卉拿起电话,拨打丈夫的手机。

电话响了没有人接听,方卉再打,终于康世民说话了:“喂,什么事情啊?”口气有点不耐烦。

“有事才能给你电话啊?”听着丈夫的口气,方卉也有点来气。

“快说,我这里正跟别人吃饭呢。”康世民还是不耐烦地说。

“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就是想问你,你什么时候能回来啊?”方卉突然不想说什么了。他们的谈话经常就这样戛然而止。

“我再打电话给你吧,现在说话不方便。”康世民应付地说,挂掉了电话。

“嘟嘟……”方卉还握着电话,沉默着,没有出声。听筒里面传来嘟嘟的声音,使得她的心掏得空空的,眼泪不自觉地滑落在她那张洁净的脸上。

 

 

一个月以后,康世民意外地回到北京。

方卉回到家,看见康世民坐在客厅沙发上看电视。妈妈在厨房做饭,爸爸去小区幼儿园接孩子。“咦,你回来啦?怎么也不提前告诉我一声。”方卉放下自己的手袋,走近康世民。

“你不是天天嚷着让我回来吗?”康世民把身子往沙发里面靠靠。

“你想通啦?决定回北京了?”方卉在沙发上坐下。

“我这次回来是想和你商量一些事情。”

 “怎么了?”方卉不免好奇起来。

“公司从香港方面派了一个副职,但是这个副职其实是来和我捣乱的,”康世民躺在沙发上,把脚搭在沙发的扶手上说,“我定下来做什么事情,他都会在背地里煽动一群从香港过来的中层和我对着干,明摆着的要让我难受,然后架空我。”

“你不是董事长挑去干的吗?这些情况你没有和他谈谈?”

康世民躺在沙发上,把电视换了一个频道,说:“咳,想想真没有意思,我这么为他卖命干事情,公司的基础框架基本搭好,他就这么迫不及待地要我放权。”

“你的意思是,董事长在利用他来排挤你?”方卉坐在康世民的腿旁边,一边用手按摩着丈夫搭在扶手上的腿。

“那个新来的香港人是他家的什么亲戚。”康世民说,“给家族企业干真没有什么干头。”

“那你回北京有什么不好?和他们搅和什么!”

“是啊,这样和他们纠缠斗争下去,对我没有什么意义。”康世民有些无奈地说。

方卉站起来,给丈夫到了一杯水,递给他说:“我还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呢。”

“什么事?”康世民喝了口水。

方卉伸头看看厨房,低声地对康世民说:“我们移民去新西兰怎么样?”

“怎么想起来出国移民了?”康世民困惑地看着方卉。

“为了咱们孩子将来考虑,出国不比在中国强啊?前段时间,我还去移民公司问了问,以我们俩的条件,可以申请技术移民到新西兰。”

“人生地不熟的,去那里一切都要重新开始,”康世民摇摇头说,“你想得太简单了吧。”

“你不为自己着想,也要为我们孩子的未来想一想好吗?”方卉知道说服康世民是困难的, 她只有打孩子教育这张牌。

康世民没有直接回答方卉,沉思了一会儿,说道:“那么你就先开始申请吧,看看申请的情况再说。”

丈夫的回答让方卉感到意外,她欣慰地笑了,“你是认真的?”她转过头来疑惑地看着康世民问道。

康世民把方卉揽在怀里:“这次听你的,老婆。”

 






手机版





上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十七)
下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十五)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