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奥克兰往事

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十九)

作者: 谭厚文    人气: 7034    日期: 2020/6/18


第二部

十一新生活的焦虑 

所谓的中国城其实只是一个小型的亚洲食品购物中心,汇集着餐厅、小型超市、蛋糕店、旅游纪念品商店等等,多数是中国移民开设的。中国移民都喜欢到这个购物中心来购物,所以自然就形成了一个小型的中国城。比起别的超市来,这里黑头发黄皮肤的中国人比较多。方卉和徐安杰走进一家较大的食品超市,这里中国食品琳琅满目,甄妮喜欢吃的四川豆瓣辣椒酱、酒酿等食品在这里的货架上也有卖。徐安杰欣喜地取了两瓶,还买了点青菜和鸡肉,徐安杰在心里折算纽币价格和国内人民币兑换,比较着价格,“5元人民币相当于1纽币”他在心里想着“这里食品价格不便宜啊”结完账,徐安杰和方卉走出了超市。

方卉娴熟地驾驶汽车,穿过大街小巷。徐安杰好奇地望着车窗外。

奥克兰的街区大都绿树成荫,独栋小屋沿街排列,作装饰的灌木丛和新西兰特有的圣诞树簇拥着墙基和房屋,一些门户周围还种植壮观的玫瑰,或者兰花,这些植物和房屋浑然一体,彰显祥和安宁。

很快,方卉就开车回到家里。

“你们什么时候出去的啊,怎么也不叫我一声?”甄妮听见院子里汽车的引擎声,开门站在门口。

“看你多幸福啊,徐安杰一早非要和我去超市,就想着给你买合你胃口的家乡食品。”方卉假装醋意地说。

徐安杰不好意思地笑笑,提着鸡肉和青菜笑眯眯地走近甄妮:“我们去中国超市了,你想不到吧,这里居然有你最爱吃的四川豆瓣辣椒呢。”

甄妮伸手想接过徐安杰手里的食品袋,徐安杰爱怜地回避了一下说:“不用你帮忙,你快进屋休息。”

方卉朝甄妮挤了挤眼睛,做了个怪样。甄妮也做同样的怪样回应方卉,三人边说话边走进厨房。

收拾完食品,方卉对甄妮和徐安杰说:“我先回房间去洗个澡,一会儿要去上班了。”

“好,你去忙你的。”甄妮和徐安杰在厨房餐桌前坐下。

徐安杰打开从中国超市带回来的中文报纸,翻看招工信息。报纸上的招工信息五花八门,最多的招聘工种是搬运工、超市收银员、中餐馆厨师,还有就是按摩院按摩师。徐安杰从上到下,看了一遍报纸,合上,非常失望地把报纸扔到一边。坐在一旁的甄妮接过报纸看了看,也皱皱眉头,说:“真是没有什么像样的工作。”

甄妮随意地翻阅报纸,突然她看见一条商业信息,“咦,这里有个生意要出售,是咖啡店,”甄妮自言自语,“我们不如买个生意来做好了。”

“做生意?”徐安杰不屑一顾地说,“你从来没有做过生意,你会吗?”

“这有什么难的,可以边做边学嘛。”甄妮放下报纸,有点不服气地说。

“从来就没有做过的事情就不要去冒险了。”徐安杰压抑着自己的声音,“我们人生地不熟的,刚刚落地这个国家,你还是务实一点吧。”徐安杰拍拍甄妮肩膀说。

“务实?”甄妮反问徐安杰,“你都看到了,这里哪有什么合适的工作?”

“慢慢找吧,总会有机会的。”徐安杰从餐桌前站起来。

甄妮看见徐安杰想回避她的提议,扬起眉毛大声地说:“我们不自己去创造机会,没有机会给我们的。”甄妮把报纸打开递给徐安杰,“这上面介绍说,卖生意负责培训。培训后,我们就可以独立运作了。”甄妮对自己信心满满的。

“你这个人就是喜欢冒险,没有把握的事情我不做。”徐安杰不再搭理甄妮,离开餐厅。

 

十二

 

徐安杰发出的上百个工作申请,一次次的电子邮件回复都是对方委婉的拒绝,有的甚至石沉大海没有回应,这让他不安和焦急。半年过去了,整天无所事事的日子真是难以打发。徐安杰曾经想去干一些苦力工作,但是心里还是接受不了那样的现实。一个堂堂的大学教授,去清洁玻璃?他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再等等看。”他总是这样劝慰自己。就这样纠结着打发每天的时光,自信心也在一点点消磨。

出国前徐安杰是四川大学经济管理系年轻有为的讲师,仪表堂堂,他的学术文章经常在中国大型的学术刊物上发表,自己也常应邀参加各类的学术讲座,一些中国的知名企业还聘请他作为企业的商业管理顾问等等。可是来到新西兰,他找不到自己的位置,感到自己什么都不是,过去的一切都是过去,那段历史突然消失,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了,他现在就是个“零”,重新站到了人生起跑线上徐安杰有点无所适从他第一次在生活中感觉到了失落。

甄妮躺在徐安杰的臂膀里,对他说:“我想跟你商量件事情。”

徐安杰闭着眼睛,“什么事情?”

“我想,咱们搬出去吧。”甄妮喃喃地说。

“住得好好的,你又怎么了?”徐安杰一听,睁开眼睛。

“你没觉得我们住在这里给别人添加麻烦啊?”

“添什么麻烦啦?”徐安杰不想搬家。

“人家上学的上学,上班的上班,还要想着照顾我们。关键是我们住在这里还不交房租,这有点不太合适吧?”

“那明天起,我们给他们交房租呗?”

“交多少你认为合适啊?何况他们会接受吗?”甄妮从床上坐起来。

“你明天问问方卉呗。”

“你看我这个样子,肚子一天天大起来,方卉他们也不会提出来让我们走的,我们交房租给他们,现在你又没有工作,他们也不会收。”

“那你想怎么样?” 徐安杰有点烦躁。

甄妮想了想,说:“我们搬出去可能是比较好的办法。”

徐安杰没有说话。甄妮用手敲打了徐安杰,“你倒是有个态度啊。”

徐安杰感觉到甄妮有情绪,他轻轻抚摸着甄妮的手臂。甄妮怒瞪大眼,“你真是个书呆子!”

徐安杰不知道说什么,皱皱眉,“好好,你想搬出去就搬,好不好?”

甄妮接着说:“在国外都不容易,你看看方卉,原来大小姐一个,现在不得不去医院的厨房里工作来贴补家用。在中国,她会去干那样的工作吗?”

徐安杰静静地躺着,想着甄妮说的话,眼神迷离地望着天花板,一盏昏暗的黄色灯泡孤独地悬挂在那里,就像此刻他的心,昏暗模糊,孤独无助。

 






手机版





上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
下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十八)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