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奥克兰往事

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五)

作者: 谭厚文    人气: 2308    日期: 2020/7/19


第二不

十九 孩子降生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在咖啡店响起,卫薇接听后急步走向徐安杰说:“徐哥,医院来电话,嫂子快生了。”

“谁打的电话?”徐安杰一边擦手一边问。

“是嫂子北岸医院的助产士。”卫薇说,“你就快走吧,这里交给我,放心啦。”

徐安杰看看店里人不是很多,对卫薇说:“今天你早点关门吧。”他稍稍交待了一下注意事项,就匆匆离开咖啡店,前往医院。

甄妮的父母在医院产房外的走廊上焦急地走来走去,看见徐安杰,甄妮妈妈迎上前说:“哎呀,你可来了,急死我们了。”

“发生什么情况?”徐安杰安抚甄妮妈妈,“您慢慢说。”

甄妮妈妈一脸焦急,“我们根本不知道医生跟我们说什么,助产士Jenny说中文翻译给我们听,说甄妮自然分娩困难,你快进去看看吧。”

徐安杰一头雾水,正要去找助产士,在走廊上和Jenny碰了个正着

“徐先生?”Jenny来家里巡诊甄妮时见过徐安杰,“你老婆还没有生,我们在准备,你可以进去陪着她。”Jenny打开一扇门,对徐安杰说道:“从这里进去。”。

“哦,好好,谢谢你。”徐安杰一边说,一边快速地走进门。

甄妮斜躺在一张巨大的覆盖着白色床单的产床上。她双腿叉开,紧张地呼吸着,脸绷得红彤彤的。

“老婆,怎么样?”徐安杰穿上一件护士递给他的绿色大褂,戴上一顶纸质的蓝色帽子,走进甄妮的房间。

“已经出羊水了,医生说要等我开十指才能接生,现在还不够。”甄妮喘息着说到这里,她突然抓住徐安杰的手,又痛得大叫起来。

“怎么了,你怎么了?”徐安杰的手被甄妮紧紧地拽着,手心里都是汗。

“痛死我了……哎呀……”甄妮又叫了起来。

Jenny走进来,看了看甄妮的下部说:“还开得不够。”

“不行就剖腹产吧。”徐安杰不忍心看见甄妮那么痛苦。

Jenny脱掉手上的塑胶手套,“再等等,自然分娩对婴儿和母亲都好。”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了,甄妮的宫缩阵痛相隔的时间越来越短,疼痛持续时间也越来越长。护士们来到产房做准备。在甄妮如同杀猪一般的哀嚎声中,徐安杰感觉自己就要随着甄妮走进一个深不见底的深渊,恐惧,紧张,焦虑,期盼,各种情绪交织在一起,缠绕着徐安杰的心。他额头冒出了细小的汗珠,有点头晕目眩,腿发软。他抬头看见在房间的一扇玻璃窗前,甄妮的父母也正在紧张地探头探脑地往房间里看。徐安杰摇摇头,镇定了一下,心想:坚强些!不能让甄妮父母笑话自己。

医生坐在甄妮分开的双腿前,护士用一块绿色的布盖在甄妮的身上,医生和助产士相配合,甄妮开始不顾一切地嚎叫,脸上满是汗水,头发整个粘在头上,眼睛上翻,两手扯着被单,徐安杰弯着腰,站在甄妮的床边。突然甄妮侧头嚎叫一声,令人闻之心疼,徐安杰看见助产士Jenny手上抱起了一个浑身脏兮兮的、还带点血迹的婴孩。他突然鼻子一酸,眼泪就充满了眼眶。一阵响亮的婴孩啼哭声响彻了房间。

“一个女孩,看这孩子多漂亮啊!Jenny和护士快速处理了一下婴儿,把婴儿放到了甄妮的怀里。

一块暖烘烘的肉团软软地落在甄妮的怀里,甄妮顿时忘记了刚才挣扎的疼痛。怀里的婴孩努力地想睁开皱巴巴的眼睛,嘴角瘪瘪地,不知道是想哭还是想笑。一股母爱油然而生,甄妮的心被这个可爱的小肉团充满,她突然觉得自己刚才受的苦简直不算什么。

 

二十

 

甄妮从医院回到家,房东万国武的太太是香港人,她给甄妮煲了一锅鸡汤。“让我看看可爱的小宝宝,”万太太一进门,用不地道的中文说,“看看这么大的耳朵,将来一定有福!”

“谢谢你,谢谢,”甄妮的妈妈一边接过万太太煲的汤,一边说,“真是辛苦你了。你们香港人很会煲汤的,甄妮喝了你煲的汤一定大补。”

“出门在外的,相互要有个照应,远亲不如近邻嘛。”万太太说,“我们做生意的,不常在家,我先生是开餐厅的,所以我们都在餐厅吃饭,但今天的汤是我专门煲给甄妮的。”万太太的声音很尖很细,一头精心做过的卷发乌黑发亮,映衬着她那张保养得丰润的脸。

“真的感谢你想得这么周到。”徐安杰也赶紧接着说。

“我们都是中国人嘛,移民在异国他乡,要相互照应才好,”万太太又说,“好了,我就不打扰了,走了,走了。”她开门往外走。

徐安杰赶紧上前:“代我问万先生好。”

徐安杰和甄妮刚从方卉和康世民家搬到这间小房子的时候,徐安杰在院子里碰见过几次在整理花园的万先生,两个人都有一见如故的感觉。万先生的睿智大气给徐安杰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虽然是生意人,但是万先生并没有生意人的狡诈和多疑,反倒像一个学者。在徐安杰和甄妮还没有做咖啡店的时候,周末有时间,徐安杰都会和万先生下几盘中国象棋。

自从咖啡店开张,徐安杰就没有时间也没精力去和万先生下棋了。经营生意还要照顾老婆,徐安杰觉得自己当初移民来新西兰的那股锐气和对生活的美好憧憬都已经淡化了。现实使得他变得更加实际,一切生活的行为都围绕着寻找饭食而展开。

时间飞快地过去,甄妮在月子里养得胖胖的,她的面庞恢复了圆润,白皙的皮肤透出润红的血色,由于在给孩子喂奶,她的胸高高地凸拱着,奶水也很丰富。

甄妮很长一段时间没有去咖啡店,月子满了,妈妈可以在家照顾孩子,甄妮这天抽时间来到咖啡店。

“甄妮姐来了,”走进门,卫薇就满面笑容地向甄妮问候,“孩子怎么样?怎么没带来?我好想看她,可是店里抽不出时间去。”

“你有这个心意就好了,我领了,”甄妮笑着说,“店里忙,听安杰说,你干得不错。我们该给你加薪了。”

“谢谢甄妮姐,我还要感谢你们呢,我的新西兰永久居留申请,前几天移民局通知我已经进入审理的程序了。”卫薇愉快地说。

“哦,这真是个好消息,值得庆贺。”

徐安杰听见外面说话的声音走出厨房:“哟,老婆来了,怎么不提前说一声。孩子呢?”

“交给我妈了,过来看看,好久没有来了。”

“怎么生意交给我不放心啊。”

“看你说的,我还不是担心你累,看能不能帮点什么忙。全家人的口粮就指望这个生意了。”






手机版





上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六)
下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四)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