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奥克兰往事

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八)

作者: 谭厚文    人气: 1228    日期: 2020/8/22


                   第二部

                 二 卫薇的味道


窗外下起了细雨,雨丝无声地滑落在玻璃窗上。卫薇和徐安杰的喘息让空气变得凝固厚重。卫薇的头搭在徐安杰的肩上,她的脸散发着红晕。徐安杰轻轻地抚摸着卫薇细嫩的后背肌肤。他帮她把衣服穿上,慢慢地退后,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这个女人。他不知道这个小女人是以一种什么样的力量让他变得如此兽性大发。他不得不承认,他沉迷于这个女人的体味不能自拔。

卫薇看了徐安杰一会儿,然后揉了一把眼睛。过去从来没有一个男人这样对待她,这样吻她,她觉得徐安杰拥她入怀时,她整个身体好像融化了似的,徐安杰的吻,仿佛是吻了一辈子那么久,才放开她。她惊愕不已地呆望着他,徐安杰对她微微一笑,走过来轻轻拥住她,又低头亲吻她。这回卫薇把徐安杰推开了。

“你疯了是不是?”卫薇轻轻地说。

徐安杰坏坏地笑道:“一定是。”然后再一次用身体抵住卫薇,吻她,卫薇猛地从咖啡桌上遛下来,一双赤脚站在地面,月光中,她的纤纤玉足犹如凝脂。卫薇穿好衣服,贴靠在徐安杰身上,吸住他就要飘走的灵魂说:“别担心太多,我不想扯散你的家庭。我只要你。”

徐安杰的眼睛一直凝注在卫薇的脸上,踌躇了片刻,他说:“从今晚起,我再也不能没有你了。”

卫薇抬起头看他,眼神有点古怪,好像她是第一次见到徐安杰。孤独,孤独,这个字眼在她的脑海里回荡,她的思想集中在这个字眼上,这是短暂的,卫薇告诉自己,她只想在这短暂的时刻享受这份温情。自从离开父母独自来到奥克兰求学,她感受最多的就是孤独,她需要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有力的拥抱,她从徐安杰这里感受到了。他成为她的一部分,与她分享这一切,被他理解,这简直就是疯狂,但事情就是如此。

徐安杰把卫薇柔软的头发从前额拂向脑后,“你这个小傻瓜。”卫薇听任徐安杰的爱抚,她思绪杂乱,犹如陷入迷津的小老鼠。渐渐地卫薇双眼湿润起来,眼前模糊不清。

徐安杰已经记不得这是多少次了,在咖啡店关门后,他们在咖啡桌上,椅子上,厨房间,处处留下了卫薇的体香。每次他在卫薇身上发泄完毕,就在内心里说,这是最后一次。但是卫薇身上的味道就像是一种迷魂毒药,充斥着整个咖啡店,混杂在咖啡香味里。每天见到卫薇,徐安杰就感觉自己是饮用了这个毒汁要飘飘而去的灵魂,他觉得自己轻飘飘的,浑身像散了架似的,只有卫薇的身体能擒住他,占有他。

徐安杰心里知道,这迷魂汤他上瘾了。他怀着一颗恐惧不安的心回到了家。夜已经很深,深沉的夜色掩盖了徐安杰的恐慌。

甄妮明显地感觉到徐安杰的沉默寡言。徐安杰回到家就去卧房睡觉,两人说得多一点的就是关于生意上的事情,对于孩子,徐安杰似乎也不怎么关心,每天像丢了魂似的。

“你们是不是吵架了?”甄妮的母亲问甄妮。

“没有,他可能是太累了。”甄妮总是这样搪塞母亲。

夜半三更,甄妮在床上会突然醒来,她感觉到徐安杰对她的冷淡。几次甄妮试图主动地去抱徐安杰,可徐安杰总是推托,打不起精神。甄妮想,可能是自己生完小孩,激发了荷尔蒙,自己性欲增强了?以前在夫妻性生活上,自己总是在应付推托徐安杰,恨不得徐安杰快快结束对她的纠缠。而现在需要他,徐安杰却提不起精神,“可能是生意上的事情已经耗尽了徐安杰的精气。”甄妮体谅徐安杰。

甄妮把徐安杰脱下来要洗的衣服收拾起来,准备拿去清洗。在清理徐安杰衣裤的时候,甄妮发现一件衣服的领口有口红印。一种不祥的预感袭击了甄妮,可是她很快地又平静了下来。她对徐安杰是信任的,“他不会,也没有时间做出背叛自己的事情。”甄妮想:这里的洋人有时候在表达感谢的时候,会在对方的脸颊上亲上一口,可能是事故。想到这里,甄妮对自己的多心感到好笑。她顺手把徐安杰的衣服扔进洗衣机。

孩子在哭,甄妮匆忙走进房间,从母亲手上接过小孩。

“你要不就把自己的奶挤出来放在家里,孩子饿了,我热热给她喝。店里的事情你也该去看看,不要总让徐安杰一个人呆在那里。生意上的事,两个人都要盯着。”母亲唠叨地说道。

想着徐安杰疲惫不堪的样子,甄妮心想母亲的话也在理。看着甄妮不语,母亲接着说:“况且店里就那个女孩和徐安杰两人,他们长期在一起,你不担心他们会出问题吗?”母亲话里有话。

“妈,你想哪去了,徐安杰不会是那样的人!”甄妮起身抱起孩子走进自己的卧房。说者无意,听者有心。母亲的话甄妮不是没有想法,她又联想到徐安杰领口的口红,心里在打鼓。看着怀里的孩子吃完奶,睡着了,甄妮放下孩子,简单收拾了一下,告诉妈妈自己要上店里看看。她不想要妈妈替自己操心。

店里人来人往,客流不断。卫薇看见甄妮,还是如同以往一样,灿烂地笑着打招呼:“甄妮姐来了。”

徐安杰并没有立即从厨房出来,他在那里磨蹭着,有点害怕同时面对甄妮和卫薇。他心里有鬼,害怕见阳光。

“店里这么忙,我来帮帮。”甄妮不见徐安杰,就自己走进厨房间。厨房间很热。

“你别沾手了,在外面帮忙吧,”徐安杰一边揉搓着面团,一边打发她说,“这里有我就可以了。”

甄妮冲老公笑了笑,走出厨房。卫薇和客人热情地应酬着,她动作娴熟麻利。

“卫薇,我听安杰说,你的永久居留申请已经批准了?”甄妮站在前台。

“还不是多亏了你和徐大哥帮忙啊。”卫薇嘴甜,笑嘻嘻地说。

“这可是大事啊,得庆祝一下。今天晚上你到我家吃饭。”

“好啊,我早就想去你家看看小宝宝啦,”卫薇接着说,“但是我没有车哎,我可不可以跟徐大哥的车一起走?”

“那也好,我跟他说一下,你们都早点收工。”甄妮笑了笑说。

甄妮折身走进厨房,对徐安杰说:“我今天邀请卫薇去咱家吃饭,你和她早点收工回家啊。”

“请她去家里干什么?”徐安杰似乎不怎么同意。

“不就是请她吃个饭嘛。人家也在这里尽心尽责地干了这么长时间了,工作表现也不错。也还不是为你,她能多帮你些,你不就轻松一些啊。”

徐安杰没有说话,甄妮说得在理,他没有理由推托。他心里明白,老婆是爱自己的,他和卫薇的关系应该结束了。

 






手机版





上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九)
下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七)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