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奥克兰往事

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九)

作者: 谭厚文    人气: 1632    日期: 2020/8/30


第三部

三 三个人的世界

 

徐安杰走到车库去开车。卫薇一路小跑紧跟着徐安杰。徐安杰面色沉重,一路无语。

“哎,你不要走那么快啊,等等我。”卫薇跑着,喘息着,高跟鞋咚咚地敲打着地面。

徐安杰不理她,径直往前走。他心里害怕,害怕他扛不住卫薇身上的味道。他暗暗发誓自己不要再被她诱惑,可是老婆却想出来请她回家去吃饭。徐安杰内心很慌张,他也不敢直视卫薇。

“我给你钱,你自己打车去我家。”徐安杰说着转身给卫薇一些钱。

“我才不要你的钱呢,我又不是没有钱。我答应了甄妮姐的,要和你一起回家。如果我们一前一后,甄妮姐才会觉得怪啊。”卫薇这小家伙,精灵古怪的,太聪明。她终于站在他的身边,喘着气,稍稍弯着腰,一只玉手撑着小蛮腰,嘴里吐着香气。

“累死我了。”她打开车门,自己坐进了车里。

徐安杰没有办法,黑着脸,没有说话,开始开车。

车窗外已经是万家灯火,路上车辆川流不息。下班的高峰时间,出城的高速路口有点堵车。卫薇自己动手在车上捣鼓,“听点音乐嘛,你黑着脸,天也黑,怪吓人的。”她自说自话地去弄车里的音响。

“你别乱动。”徐安杰一边开车,一边说。

“我又没有弄你,你慌什么。”卫薇说着,笑笑地看着徐安杰。

徐安杰想专心开车,可是卫薇的笑声却勾得他的心已轻飘飘地飞出了体外。在车上,卫薇突然把手放在了徐安杰的敏感部位。徐安杰觉得一股暖流从下身升起,他奋力地拿掉卫薇的手说:“别捣乱啊,你要再这样,现在就下车。”

“咦,你还真生气啊。嘟嘟嘟。”卫薇撅着自己红红的小嘴,做出要亲吻徐安杰的样子。徐安杰正视着前方,没有再说话。看见徐安杰真的有点生气了,卫薇这才不再吱声。

高速路上车来车往。徐安杰见卫薇安静下来,正襟危坐的样子,心里不禁放松下来。他想,昨天晚上的事情自己也有责任,是自己按捺不住,而今天卫薇也没有生他的气,小姑娘高高兴兴的,她只是喜欢自己而已,对我也没有什么要求,我怎么能对人家黑脸呢。想到这里,徐安杰内心安静了一些,他打开汽车音响,一阵抒情的旋律飘了出来。

这是徐安杰喜欢的西城男孩(Westlife)乐队组合的歌曲。

卫薇小声地跟随吟唱着:

For you to understand Babyit's you

When I look up in the sky I see you

Then I turn and close my eyes and it's you

when I am sitting all alone in my room

everything reminds me of you

The time is slow and I am sinking into a hole blackened with lies……

“你也喜欢Westlife?”徐安杰诧异地问道。

“怎么你喜欢我就不可以喜欢?”卫薇停止歌唱,看着徐安杰。

“没有,我以为你们小女生喜欢那些POP音乐。这种抒情的,就属于我们老同志了。”徐安杰自嘲地说着。

“我可没觉着你老啊!”卫薇坏笑着,“你昨天多狠啊!”她又伸手摸了他一下,徐安杰觉得一股热流喷涌而出,自己下面蹭地一下就立了起来。卫薇轻咬朱唇嘻嘻地笑着,说:“看,我就知道你不老嘛。”她耍赖地把手慢慢伸进了徐安杰的裤子里。徐安杰扭曲着:“别闹,我开车呢。”卫薇还是笑着,不停下手来。

徐安杰紧急地把车停在路边紧急停车带,一辆小车鸣着喇叭,从他们的车旁飞驰而过。徐安杰从惊悸中回过神来,猛地推开卫薇。“听着,不能这样。我什么也不能给你,你是个好姑娘,还是好好找个爱你的男人结婚吧。”徐安杰说。

“我什么都不要你给我,我只要你,”卫薇用舌头舔舔嘴唇,一边撅着湿润的嘴唇凑上来,一边说道,“我需要性,你也需要,不是吗?”卫薇猛地一口咬住徐安杰干涩的嘴唇。徐安杰感觉自己犹如久旱的土地突降雨露,刚强的心突然升起一阵柔情,他的手很自然地伸进了卫薇的两腿之间,摸索着前进,揉捏着卫薇细嫩的肌肤。“天啊!她竟然没有穿内裤!”徐安杰心里一惊,手上感觉卫薇的双腿间一朵饱满润湿的花正在开放。卫薇舔舐着徐安杰的唇,轻轻地呻吟起来。徐安杰用舌尖绕着卫薇的舌尖,突然,手机响起来,徐安杰一个激灵,抽回手来接电话。

“老公,你们到哪里了?”甄妮在电话里问道。

“快到家了。”徐安杰心跳加速地回答。他扭头看了一眼卫薇,卫薇的头软软地靠在座椅上,正娇羞无力地看着徐安杰。

徐安杰挂断电话。

“甄妮姐的电话?”卫薇娇声问道。

徐安杰长出了一口气,没有回答。他整理了一下衣装和头发,打开车窗,神情严肃地看着前方,眼神却很迷离。

重新开车上路,两个人一路再没有说话。窗外的风凉丝丝的,卫薇的几缕发丝在凉风吹动下,缠绕在她清秀的脸庞上。

 






手机版





上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三十)
下一篇:长篇小说《欲望奥克兰》连载 (二十八)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