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毛?作品

再见,Jerry 和世波

作者: 毛芃    人气:     日期: 2006/7/4



奥克兰是个外来移民聚集的城市,移民们来了走,走了又来,本不足奇。但最近两位朋友的先后离开使我心里难以平静,忍不住有话要说。这两位朋友恐怕不少读者听说过,一个是 180 网和 << 一周通 >> 的新闻主持人、写《 Jerry 视点》的Jerry Zhu 先生 ,  一个是民族事务部长 Christ Carter 的前助理张世波先生。

 

Jerry Zhu 是 以他的文章为读者所熟悉.我也是通过读他的文章同他结识.作为同行,我非常欣赏他的敏锐、他对热点问题和社会脉搏的把握,很欣赏他在文章中所表现出的鲜明 立场和是非观念。从他的文章中可以感受到他对民生疾苦和国家前途的强烈关注。他曾不止一次忧心忡忡地对我谈起政府的税收和福利政策导致国家经济停滞不前和 国民丧失进取精神。

 

Jerry Zhu 并非媒体出身,移民前他本另有所长。出身温州,大学学习和后来工作都在北京,南人北相在他身上体现得非常显著。

 

在奥克兰华人媒体中做事是一个艰难的选择。相对于奥克兰的华人数量而言,奥克兰的华文媒体"繁荣"得过了头。生存的压力导致恶性竞争,导致市场的畸形发展。为了培养读者付费阅读的习惯,形成媒体和市场的良性循环, Jerry Zhu 所在的 << 一周通 >>前一段实施付费方法,然而这一有益于整个华人媒体圈的大胆努力和尝试遇到了极大困难

 

不久前, Jerry Zhu 有在网页上办"博客"专栏的想法,约我作为供稿人之一,但是我因诸事繁杂难以抽空,婉言谢绝了。

 

后来,就听到他一家要奔赴澳大利亚的消息。乍一听说,我有些震惊,因为 Jerry是有那么多想法并且在努力将这些想法付诸实施的人,但细想后我很能理解他的选择,他在这里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他希望自己的努力能有更好的回报,而澳大利亚对他来说显然天地更广阔。

 

但是,我还是对他的离去感到遗憾,因为奥克兰庞杂的华人媒体队伍中象他这样头脑清醒、非常认真地对待媒体工作的人并不多。而对我来说,在一个并不容易长期为之的行当里,能有一位好友兼同行可以相互探讨问题和相互鼓励又是多么重要。

 

说起张世波,许多读者朋友可能会想起在各种社交场合见到过的那个跟在民族事务部长 Christ Carter身 后神采奕奕、非常俊朗的年轻人。两年前我曾在《中文先驱报》专门写文章介绍过他。从当时的访谈和后来的接触中,我感受到他的正直、热情和浓浓的人文情怀。 我非常看好他的前景,准确地说是政治前景,因为他身为执政党的部长助理,不但已身处政治圈内,而且还处在一个非常有力的位置。假以时日,他不难成为工党政 府在华社里有号召力的人物,而华社中工党支持者众多,他们需要有更多的渠道同工党沟通。有时候聊天,我笑称他为明日之星。

 

我 清楚地记得世波对我描述纽西兰的一些政界人物对政治如何一腔热情,我知道他也同样有这种热情。对中国国情的了解和对纽西兰政府在处理各项事务方面的熟悉使 他常常能从中发现一些问题。经过详尽思考和调查,他把自己观察到的问题比如国际教育和旅游业发展的问题和对这些问题的解决建议写成报告交给有关部长。而这 些工作都是他工作范围之外的。

 

记得大伙有时开玩笑称他是种族事务部副部长,因为许多华人在各种事情上有了困难和麻烦都会找他求助,求助的问题五花八门,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人丢了小猫、有人在汽车站发现了可疑物品都向他报告。

 

张世波还是个很有艺术才情的年轻人。他能弹得一手好钢琴,他画的抽象画被朋友要去点缀家居,难得的是他还对媒体工作兴趣颇浓,不但总是抽时间来参加媒体圈朋友们的聚会,还几次对我谈起他有心做一档电台节目。

 

去 年下半年,世波政府工作的合约结束,原本是可以续约的,但是对政界的深深失望使他没有选择继续做这份收入不错并且看来是前途辉煌的工作。我并不惊奇他的选 择,因为在这之前我多次听他谈过工作上的挫折感。他认为政府并不真正看重华人社会,许多事情上只是做一些表面文章。他说政府中的亚裔官员形象只是一种表现 多元文化的点缀,而他们的意见并不被重视,以他在那么一个不寻常的职位上给政府有关部门的建议和报告都基本石沉大海,其它人递上去的意见和建议会有什么结 果可想而知。世波说他不认为短期内华人在政治上会有前途。这些话听上去让人沮丧,但我相信他说的是他的实际感受。

 

后来听说他去了本地一家华人媒体工作,还没来及找时间当面庆祝一番,就听说他离职的消息。对此,我一点不惊讶。我深知在华人媒体圈子工作的不易,而富于人文情怀和理想情怀的人是容易遭受挫折的。

 

世波去了香港,那里有一份很好的工作等待着他,我相信以他的热情和才干,有一个好的外部环境,他一定能大有作为。

 

Jerry 和 世波都还年轻,三十多岁的年龄正是男人大展宏图的黄金岁月。他们两个都是富有激情和才华的人。我在祝福他们在异地有更好发展的同时心里总有一些遗憾,为自 己在本地少了两个好友遗憾,为纽西兰失去这么好的人材遗憾,也为华社少了可以帮助华人同主流社会相互沟通的人材遗憾。

 

行文之中,听到澳大利亚政府最新公布的预算案中大幅的减税方案,听到主流社会这几天来对澳大利亚这一招会吸引更多纽西兰人前往澳洲发展的忧虑和对本国是否应当减税的热烈讨论。几天来听到的看到的使我心头阵阵发紧,去年一年有两万多本地人材流向澳洲,其中不泛象 Jerry 和世波那样优秀的华人。谁都知道一个国家的健康发展离不开优秀的人材,人材的加速外流是国家发展的致命伤。真期盼我们大家选举出来的政府能够真正顺应民意,实施能够留住人材的有效措施,别让我们这些已经移民一次的人再次被迫打起行囊远走它乡。

 

(2006512日)




手机版





上一篇:在艺术创作上做一个世界公民 - 与中国音乐家高平博士的对话
下一篇:心中有鬼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