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毛?作品

人名趣谈

作者: 毛 芃    人气:     日期: 2006/7/10


    我一向对人名感兴趣。有时候上网进一些论坛闲逛,只为发现有趣的网友名。 不久前,有朋友告诉我一个据说被评为 "最佳"的网友名,听来果然有水平 -  " 一般一般全国第三"。虽然长了些,但我喜欢那其中的风趣和带善意的挖苦 -  那种对国人常有的 "得意的谦虚"的挖苦。

    对我们这些出了国的人来说,好处之一就是可以给自己重新命名,当然是起个英文名。但可惜的是英文名字翻来覆去也就那么些,能选择的实在有限。我认识一个精明能干的小伙子,中文名字蛮帅气的,英文名字却是普通的 Jack,   总让我觉得他在起这名字时是敷衍了事,没有认真对待。我也有朋友拒用洋人名字的,可是,这里名在前姓在后的风俗无法抗拒,所以两口子一个成了" 飞林" ,让人想起菲林(胶卷),一个成了 "文章" 。

    朋友同事之间叫英文名是为了方便,不过交情深了中文名字到底还是应当知道。记得我在报社工作大半年后,有同事问我中文名叫什么,我当时非常惊愕,好象这辈子都没遇到这么出乎意料的问题,我小心地指指桌子上的报纸 – "报上印着哪。"   这回轮到那位同事惊愕了: " 咦,那么怪的名字,我还以为是笔名呢!"

    通常一个人的名字负载着父母的寄托,同时也会带有时代的烙印。比如叫 "文革" 、"世革 "、" 继革"、 "永革" 的,多半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产物。一见到有这样名字的人,我总会有种亲近感,忍不住想同他们开个玩笑。现代人给孩子起名字简单多了,只需突出殷切期望。我有个朋友给自己小宝贝起名" 博雅 "。小 "博雅 " 出生没多久我去看他,看着月子中的小家伙躺在床上挥动着小胳膊小腿拼命嚎哭,我心头有些沉甸甸的,要培养出个又博又雅的孩子想得见朋友日后该是如何任重而道远。

    大作家张爱玲在一篇散文中说自己的名字恶俗,但并不打算改,因这名字是关一段对母亲的记忆。记得大学时,有两位同班女生因嫌自己的名字俗而动了真,一个叫春英的把 "英 "给省去了,名字成了" 穆春",听起来倒有些有田园诗意。而叫 "雪玲" 的姑娘去掉"玲 "之后姓名的谐音并不大好听,因为她姓刘。

    虽然" 凤"、 "英" 、" 玲 "、 "兰" 、"萍 "这类女性名字太过普通,可是在喜欢中国传统文化人的眼中却是别有韵味。有个到中国学汉语的澳大利亚姑娘因为嫌中国老师给起的名字太过高雅,硬找了一位老农给起了自己起了一个特有中国女性味的名字 - "春艳" 。

    传统女性名字的好处是一眼望去就让人知道性别,不象一些中性的名字让人雌雄难辨。我从前因作一研究题目而同北京一个作者在网上通信数月。一日,有急事一个电话打到北京,没想到对方象是被蛇咬了似的惊叫道而且是结结巴巴地: " 你、你不是男的?! " 那一瞬间,我真为自己不是男性而抱歉。

    说来也许让人不信,还有名字帮助成就好姻缘的事儿。我有一女友叫 "爱华" ,人长得很漂亮,她丈夫叫"志华 "。当年" 志华"追求 "爱华" 时爱说的一句话厚脸皮话就是:"咱俩是天生的一对,你看,你的名字都透着这层意思, '爱华 ',那不就是爱我吗?"

    也有朋友的名字起得莫名其妙,让人摸不着头脑,比如"杨林沙宕"。国人很少有四个字的名字,我知道香港、台湾等地的女性结婚出嫁后冠以夫姓,名字多出一个字,可是"杨林沙宕"怎么也不象女士名啊。待认识后,方知此人乃苗族男士。看一少数民族同志能把汉族语言运用到有幽默感的地步,除了说声"佩服"我想不出还能说什么。



手机版





上一篇:话说诗人
下一篇:让人潸然泪下的老歌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