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许文舟作品

厨房里的爱情

作者: 许文舟    人气:     日期: 2005/9/11


大学时,根本无法将爱情与厨房等同或者相联系,爱情不就是咖啡厅里的高脚杯子,盛了许多甜言,也盛了许多青春的苦恼。仿佛没有饿的时候,吃饭也不过是衣袋里的现钞或者学校里发放的代餐券了。食堂里的油醒总是离生活远远地,不着半点边际。
  一位哲人说过,如果你的婚姻里偿不出大蒜的味道,那么你无法把爱情进行到底。大蒜味道山东老乡最有权利发言,但这只是一个厨房的代词罢。只到有一天,玫瑰的清香把属于年轻的激情粉刷了一稿,才知道,总不能躲在学校那片银杏树下过完一生。
  这时已经回到老家,等待着一 份工作,等待着一份尽管可能很少但能花起来心安理得的工资的时候,才发现,谈恋爱也需要热量啊,如果再找不到工作,还得从县城再往西走,见到与苦荞一样命 运的老父亲。就在县城逗留的那些天,曾经与我爱得死去活来的人再也没有消息,到是一个与我一样没落在街头的女孩子因为同病相怜的原因,我们住到了一起。每 天的开水泡饭和算得上奢侈的奶油蛋糕吃出来的是倒胃的滋味。这时,多么盼望有一间自己的厨房,冒着油烟的灶台,散发清香的葱蒜,沸水里翻腾的猎骨头,吃得 出父亲汗味的大米。可是没有。每天到街上看许多无用的招工广告,每天嚼着同样的面包,每天又都以叹息的前凑曲入梦。
  结婚后,却无法爱上厨房。总 有海鲜味占据着那几平米的空间,总有发霉的大米与酸辣豆腐占据着锅碗。爱人是做小生易的,每天得起早将那些与梦一般爱碎的瓷器搬出去,没卖几个又要赶着搬 回屋子,做完这些,还得回到本来又矮又闷的厨房,摘去青菜叶面斑点黄,拨尽猪肉上的细毛,一边做一边哼着小曲,简直把做菜当成泡茶的享受。收完电子邮件, 回复掉可回可不回的问侯,这才进厨房,美满的生活已从妻子手里烹饪出来,变成色香味俱佳的一桌子食物。
  原来,厨房里也有那样的琐碎 活是可以变个法子做的,每天下班之后,就到厨房,忙出一身子汗水,可就是做不出可口的饭菜来。自己的味觉早已被油烟浣洗掉,胃里的需求已被疲惫赶跑,尽管 打起精神,试图想从油盐酱醋中品味出一种境界,可是这样的时间就像当年迷上的网络游戏,终究没几天的保鲜期。
  对厨房的厌烦,导致也厌烦每 天下厨的妻子。不是有朋友携着自己美丽可人的妻子下馆子出入酒店吗?自己还是省作协会员,怎么连别人家一般的生活水平都跟不上,甚至有些落后。后来的后 来,神差鬼使地爱上了别人的妻子,用诗歌与玫瑰,用激情与诱惑将好端端一个家拆散,同样把本来很美满的自己的婚姻毁在私欲的冲动中。
  其实,那个让我不该爱而爱了 的女人,真的不知道厨房里可以烹饪出爱情的美味佳肴。上酒店没几天就花光了一月的纯收入,下餐馆不多时间就让一家人变成了穷鬼,生活变了味道,最后还得回 归各自的家庭,感谢我的妻子容忍了一段人生不该出现的败笔,我才得以真正领悟出厨房里妻子每天看似简单的刀功里切出的真爱。
  曾和一个女孩儿聊起来,她 说:不想再爱了,因为男人没有一点厨房味道不可能是你最佳选择的终身。随便聊聊的结果却让我大吃一惊,莫非这位女孩子已偿尽了婚姻的苦果子,正像我一样回 头是岸吧。  这句话令我砰然心动,如今这世道,敢这么做的人不多了,敢这么说的也不多。许多未进入婚姻圣殿的年轻女孩子们,根本无法想起进厨房,更无法 想到菜刀是可以切出真爱的道理来的。
  我不知道这位女孩子今后的爱情是否甜蜜,但我敢说,她至少不会走湾路,从现实的厨房里出去之后,再回到厨房,因为像我的妻子一样能容纳老公不是的女人也像能把厨房想成烹饪爱情好滋味的女孩子不多。

(
(许文舟 云南省作协会员)



手机版





上一篇:玉米地
下一篇:年过四十始学车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