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半山绝句当早餐

作者: 若缺    人气:     日期: 2006/3/12


  若缺
    宋代诗人杨万里有一首小诗:“船中活计只诗编,读了唐诗读半山,不是老夫朝不食,半山绝句当早餐。”“读半山”即读王安石的诗句,因“半山”是王安石的号.诗的意思是说:他早起乘船,本想流连山光水色,结果却被那好诗所吸引,只是一个劲地吟诵,如醉如痴,硬是把早餐忘了个一干二净!可见一首好诗对人的吸引力!
大凡我们华人,恐怕很少人没有读过,哪管只有几首唐诗、宋词的.它那“诵之行云流水,听之金声玉振,观之明霞散绮,讲之独茧抽丝”,它的韵味,它的朗朗上口,它曾经给你情感上的激荡,它所蕴涵的耐人揣摩的人生哲理,不能不让我们喜爱。
    我记得一位西方哲人曾经说过:“如果人的一生,没有了对自然、音乐、绘画、诗歌的欣赏,那他的人生乐趣就会减少了一半!”说得太好不过!其实,随着人生经历与环境的变迁,兴趣也会有所改变的。几年前,我在这里认识的一位朋友,在原居地他是一位水利工程专家。也许在过去奔波的岁月里,难得接触古代诗词,可是他退休来纽西兰后,逐渐对唐诗宋词着了迷,我们经常一起切磋,竟然成了好友,后来这位朋友随儿女去了澳洲,我们真是难舍难分,在我给他的一首临别赠诗中说:“岂用吟唱《阳关曲》,莫愁前路无知己。伴有青天送君行,梦里依稀会有期。”表达了我们友朋之情。临走时,他一定让我为他抄了十首唐诗作为临别纪念,他真的喜欢上了古诗。那么年轻人呢?是否因为时代久远,就一定对古诗产生隔膜?也不尽然.前不久我在网络上就看到一条消息:说是几年前就在北京有了一个清代诗人纳兰性德的“追星族”,爱好纳兰的年青人就有五、六千人,并且还有自己的网站“相约渌水亭”.不信你就上网看看!可见年轻人对中国传统文化的精华也并非冷漠!
    说起中国古代诗歌的演变与发展,那是一门学术性很强的学问。如果我们只从欣赏、消遣的目的出发,也可以做挂一漏万的了解。就以“挂一漏万”而言,要欣赏唐诗,唐诗有多少,谁又能知道它确切的数字?清代康熙年间,彭定求等十人编的所谓《全唐诗》,就收录了两千三百多家,四万八千九百多首诗歌,谁又能读得完,所以,只能取其部分,自身喜爱的来欣赏消遣!我觉得“消遣”则更为重要。“消遣”者,排遣,消闲也,排遣掉身心的疲劳,增强生命的活力。所以,“消遣”从某种意义上说,也是一种养生之道,《三国志魏书蒋济传》中说:“神太用则竭,形太劳则弊。”所以,我觉得人们在欣赏、消遣中,体味诗歌的韵味,体味诗歌的妙不可言,乃是一种积极的休闲,一种积极的养生之道。
    什么是诗歌?我没有能力给它下一个人人都能认同的定义,但我想说诗歌有两大特点是别的艺术形式无法替代的。一个是:它比起其他语言艺术,相对地说,短小,蕴涵,好的诗歌是最能表现个性化的。我们如果读得稍加多一些,拿来一首诗,恐怕你就会知道是谁的作品,“对酒当歌,人生几何?比如朝露,去日苦多”(《短歌行》),这是谁的诗歌中的句字?诗中表现出来的“悲凉慷慨”、“苍凉古直”之气,只能是曹操的作品。“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君不见高堂明镜悲白发,朝如青丝暮成雪”(《将进酒》),那郁积于胸的沉思,那豪迈壮大的气势,只能是李白的。诗歌如人,就是这个道理。另一个就是,诗有最精粹的语言。它用经过反复挑选过的最合适的言语来表达最美好、丰富和微妙的情思。
    这里我想举出唐代那位很有名气的“苦吟诗人”贾岛,这个人初落拓为僧,法号无本,后来又还俗。屡举进士不第。他的诗非常注重词句的锤炼,刻苦求工,贾岛《题诗后》就说:“二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知音如不赏,归卧故山秋。”就是证明。他确实也“苦吟”出些许好的诗句来,比如他有一首叫做《三月晦日赠刘评事》:“三月正当三十日,风光别我苦吟身。与君今夜不须睡,未到晓钟犹是春。”第一句是说春日已完尽。第二句是说春光虽好亦只能供我苦吟,何况又将别我而去呢!无路可走了到了尽头了。可是诗的后半一转,实在是平淡中出奇的妙!意思是说,虽已是春尽,但最后一晚尚且未过,共君不睡,尚能消受也。“犹是春”一句,真可谓表达出“一刻千金”,“一字千金”矣。诗中那珍惜分秒,爱惜年华,执着追求的情思,历历在目。
    另外,“推敲”一词的典故也出于贾岛的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这两句诗还有个“炼句传说的佳话:说是当初贾岛有一次去京城路上,骑在驴背上忽得这两句诗,“始欲着‘推’字,又欲着‘敲’字,练之未定,遂于驴上吟哦”而且时时做出或推或敲的手势。正好碰上韩愈,韩愈立马良久,谓岛曰:“作‘敲’字佳矣。”这是历史上练句的佳话。不过,这里要说明一点,练句是好事,可不要着魔,还是应从胸中自然流出。再说,难道一定是“敲”字比“推”字更好吗?也不见得。作为欣赏者,也要有自己的思考。对此前人已经有过怀疑。贾岛的诗句“鸟宿池边树,僧敲月下门”,确实极写山谷中幽静的好句子。你看,那幽静的连鸟都休息在池塘边的树上,只有明月悬挂在深夜的空中,突然间你听到了、也许你还看到了一贫僧轻轻敲响了山门。可以说,这里声音主要是由听觉得来的。从听觉的声音中更加显出山谷之静,很妙!但仔细一想,这贫僧所以要敲门,那是因为主人公明明知道寺庙中还有人(起码他还认为有人),还有这贫僧的同伴,我想这个推理可以成立!如果换成“僧推月下门”呢?这一“推”字,没有声音,也许仅仅有那“支呀”一声轻微的声音,但那主要是视觉所见,不仅更加显现山谷之静,而且更突现了人的孤独的处境吗?因为这幽静的山谷中只有他一贫僧,独往独来。当然,不管怎么说,这练字的工夫,绝不仅仅是挑选某字某词的问题,而是为诗歌意境服务的。
    读点好诗,愉悦身心;不必忘记早餐,但日积月累毕竟会给人们一个好心情!


手机版





上一篇:文化史上有个“竹林七贤”(上)
下一篇:说苏轼和文同友情的一段佳话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