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米养百种人

作者: 长 竹    人气: 2875    日期: 2008/5/5


 

           米养百种人。

初初才听到时,并不十分明白它的意思。后来,出社会帮忙外子做工后,方才知道它指的是一种米能形形色色的人。

            在外子的店里,就让我遇到了各种各样的顾客。让我恍然大悟。

欠房租不还的例子很多。多数是来自外坡的政府公务员。他们虽然带来了那所谓「服务单」(Service Order LPO,可是那也是于事无补。他们照样欠着。

最久的红单已经过了十多年(当作是我们免费的服务法,不追究了。也追究不了),短的也有几个月到两三年的。间中不知浪费了我多少的通知信和邮票(用电脑打出来的信件)!他们照样来个不理不睬的。总之,我们也十分地明白这些人的作风。是那种把快乐留给自己,却把痛苦留给我们的一类。

但不是全部人都会这样子欠法。有的人很明理也很有良心。知道一分钱一分货的道理。也知道钱不够用的真理。人人的钱都是养家用的。不敢欠着他人,是这些人的人生目标。

有则是吃了饭局后逃得无影无踪。不是一次两次这么简单。而是几次都这样的。有时他们脸皮厚厚的又再转回来,面不改色地又租房又吃饭局的。真是服了这些害群之马!?

一个月前的一个早上,我在公司里接到一个电话。

“哈罗!我是彼得。是「我来也旅馆」吗?我要定房间给我的一个好朋友。他现在已在我这儿。请你给他一间比较好的房间,好不好?房租由我来还。请你一定要记住哦!要通知你所有同事们啊!”

“好!没问题。”我回答他。

遇到这样的情形,我多数会从中猜想到这个顾客的当时情况。他的身边一定有一个他的外坡朋友。为了面子问题,常常喜欢大声讲电话。为的是要让他的朋友知道(听到)他有一颗很好的心肠。会帮人家出钱租房间。

我们这边呢,当然是听他的话行事。「顾客永远是对的!」我们深信这一点。

首先,我们把他的名字写在旅馆记事簿上,然后注明说「房租是彼得先生还,千万不可叫顾客还。切记!切记!」的字眼。

一向以来,有很多订房间的人是不会自动把房租送上门还的。这是经验谈。他们最希望我们会忘记这笔债而不向他们收。

对於这个彼得,我们很熟细。

虽然他自己本身从来没住过我们的房间,可是他会帮他外坡的朋友们定。是一年里偶尔有一两次的事。我们会特别记得他乃是因为他还钱时的种种「有趣」模样。这要看他当时的「风向」。「风向」好的话,就能一切顺利地收到租金。不然的话,我们的耳朵一定有的好受!是一个很令我们退避三舍的人。是那种在不得已情形(拿有红单在手)下会找上门的「顾客」。

话说又到我去收房租的时刻。

以为他会像上一回(去年年尾)那样,从我的手中接过红单后,就会拿了房租钱(是一间大房间的房租)给我。还说了一句非常中听的话:“我现在就把钱还给你,免得你又要走一趟!”

以往的他总会要我走两三趟的。对于上一回的「顺利」法,我也感到非常的惊讶。我们都认为他那天是「风向」很好的缘故。

此回就回然不同了。

我拿的红单是一间中等的房间但开的单是普通房间的租金。小包曾经对我说过那天刚好没有大房间,所以就给他一间中等的房间。

一进到他的店,接待我的是一个欧巴桑(应该是店里看门的中年妇女)。我交给她一张咖啡色信封。红单是放在里面。该妇女接了信后就往后面走进。间中又断断续续地走出来两个很年轻的小姐。没做什么地看我一眼后,又回到她们来的原处。

我感到莫名其妙。不知她们来看我是什么意思。是来看我是不是壮汉还是个可以欺负的女子呢,我只能如此想法。

过了好一会儿久,才见到彼得这个老板珊珊来迟。

一见到我,他脸无笑容地边走近柜台边说:“安娣,怎么这样贵啊?”(这是最便宜的价钱了,我心里答他。)

觉得他一点也不像平常跟人做生意的作风,很做作的样子。

我没说话,很有趣地看着他在演戏似的。

“我每次都介绍我的顾客去你们那边的哦。(我用惊讶的眼光看他)那个大胖子就是我叫他去的。(许是见到我用怀疑的眼光看他,他急忙讲出一个例子来,的确有这样一个他介绍的唯一顾客。)你们还这样子收我这个价钱!怎么可以呢?你们应该也是用推销员的价钱算为地以分啊。(老板!你在出卖你自己的名誉吗?以你这样有名望的生意人怎么敢说这样的话!大家都是做生意养家的人哪!真是不相信!)”

停了一会儿他又说:“不是我还不起。实在是没有必要还那么多!又不是我去住。只是我的朋友去住而已。(说来说去,是舍不得还那笔房租吧了。因为那不是你住的。可是你定房的时候,为什么不说你要定一间推销员价钱的房间呢?!如此一来我们就可以帮你另外安排啊!)其实,大房间小房间还不是一样的?(老板,你错了!你太看不起我们的生意了!我们的房间有很多种类的哦!就像你店里买的产品一样,大大小小是不一样价钱的。你说是不是?大房间可以租到百多令吉一间的。怎么能够给你以最低的价钱来还呢?不可能么!)”

被眼前这个喝过洋水的老板讲的话给吓呆了。

后来,看到他从头到尾一直滔滔不绝,可怜他的口水,我扣了五令吉给他。

(反过来讲,如果今天是我上门买他的店里东西,他会不会少算这么一笔「大钱」呢?一向以来,他是一毛不拔的。)

回到办公室时,我对小包这个同事说起了这一件有趣的小插曲。

“以后我们就给他推销员价钱的房间。”我说。

“但是他常常叫我们给他留大房间啊!”

“唉!米养百种顾客啊!又要大房间,又想贪便宜的少还房租!”

我们相视而微笑。

 

 

 

 



手机版





上一篇:米养百种人
下一篇:米养百种人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