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心的表白 爱的歌唱

作者: 段乐三    人气: 3835    日期: 2008/8/28


 

——《王嘉慰诗选》序


 

王嘉慰先生爱好诗歌,不像有的人嗜好在浮名虚誉上,是属爱得深,深藏若虚一族。

本来,他早年考入福建师范大学中文系,受过良好的文科教养,乃科班身份。所以,展示在人们眼前的这部《王嘉慰诗选》,分量厚重,品种繁多,内容丰富多采。

与缪斯女神结缘并做其忠实信徒的人,很多。但是,缪斯女神有九位,仅诗域里就有常规诗女神欧忒耳珀、抒情诗女神埃拉托和史诗女神卡利俄珀,能做其中一位女神弟子并且得其道、通其理者不易,王先生却是神路贯通,路路得法。选集中,可以见到他解剖时代一段历史的史诗如《森林吟》、《铁姑娘传》等,也可见到他剪取事物一段风采的抒情诗如《桃花村》、《园丁颂》等,更多的,是他热爱生活、热爱群众、热爱社会、热爱家乡和祖国的爱的歌唱。

 

诗选中的旧体诗词,韵律工整,词句优美,皆以诗言志。如南宋谢灵运在《山居赋》中所言:“诗以言志,赋以敷陈,箴铭诔颂,咸各有伦。”

读读《海堤》:

雄魂揽巨海,

浩气逼云头。

冷眼瞄凶浪,

恒心卫绿洲。

咏海堤为的抒怀,借海堤为的托志,造句铿锵利索,雄壮豪放。这志是什么?是不是在社会裂变中的那些弄潮儿的精神呢?

再读《紫禁城》:

人骨建皇城,

民膏壮帝身。

农工同激怒,

高树吊崇祯。

其中的字词组合,无丝毫瑕疵;表情达意,似琼浆玉液达到了醇化境界。论史诗,用五言绝句仅20个字写得中华一段历史如此准确、鲜明、生动,可谓造句洗练之至了。

七绝《月季》诗,很像流传一千多年被人们传诵经久不衰的某些唐诗那样:“利刺浑身藐冷热,香魂总是伴瑶台。”造句鲜鲜出味,读来朗朗上口。诗中更有奇句:“月季争春月月来。”写月季,有意使用反复和迭字,让“月”字间隔反复和“月月”迭用,此种造句不但新鲜,还恰好表现了“月季”的本能和风采。诗词忌字重用,为的力避句中赘疣 ,而作者在一句七言中却出现三个“月”字,并没让读者有一点点多余感觉,反而加深了对月季花开的美丽与可爱的认识。

在七律《雪夜读<王晴晖诗词集>》中,“煌煌硕果名华夏,烨烨诗光融雪涛”,诗句很美。“煌煌硕果”、“烨烨诗光”,本应为“硕果煌”、“诗光烨”,作者打破造句的常规,将句中部分词语的语序倒装了,“语倒则峭”,创造出了破常规的奇语妙言。此外,还将“煌”迭字成“煌煌”、“烨”迭字成“烨烨”,更显“硕果”辉煌灿烂、“诗光”熠熠夺目。

七律《惜农地》,尾联“若是断源销黍谷,兆民岂不作神仙”,句亦新鲜有味。设问后,作者不是顺着常情作出没有粮食供用的解答,而是再次发问:“兆民岂不作神仙?”这样组句,发问问得幽默,任由读者在想象的天空里去自求答案。

他的词作,也是这样。

《江南好·仙溪夜泛舟》,词句清爽美丽,尤其“一溪星月伴移舟”,真是妙笔绘山水,天地活灵灵。《江南春·菜园》词,整首集中描写菜园里的蔬菜和瓜果,这种排列组合的诗句读后,让人实实在在感受到菜园的丰富多采和蔬菜瓜果的丰神绰约。末句“扁豆机灵上竹笆”,更觉风风韵韵、趣味无穷。

造句新颖活泼,可以让诗生动自然不呆板;遣词精当入微,可以让诗升华添香有嚼头。

在遣词中,王嘉慰先生也表现出了许多独到的功夫。

如七律《游石狮》:

车飞情急望衣都,

大厦冲霄起壮图。

玉道奔驰辄猗顿,

金城荟萃尽陶朱。

衫排万店流虹色,

市热三更暖翠湖。

冬日逢春城不夜,

东方又亮一明珠。

此诗第三联中:“衫排万店流虹色,市热三更暖翠湖。”且放下造句新鲜不说,仅遣词就超凡入圣。不说衣衫“挂”万店,不说虹色“满”大街,而用衫“排”、“流”虹,显出动感,让读者自然融入衣街的鲜活繁华。华市虽夜深,依然热闹,市中翠湖游人还不断,作者用三更“热”与翠湖“暖”为石狮这方游乐园地点睛,诗的意象美也全出。

七律《晨登樵谷山》中的第二联也是非凡句:

霞归万树焕琼露,

雾漫千冈浮黛巅。

其中霞归的“归”字与焕琼露的“焕”字,遣词新得真是出神了。还有雾漫的“漫”字与浮黛巅的“浮”字,用得恰到好处,迷离惝恍,为我们展现出了一幅山山水水浓抹轻描的中国水墨画。

 

王嘉慰先生的汉俳与短歌,诗选中载有100多首。汉俳与短歌,在中国古老的诗坛上是个新生事物,许多人不熟悉,熟悉的也有许多人不以为意。他从2001年起,知道汉俳与短歌这种体裁后,一直在意它们,认真写作不间断。每当我阅读到他的作品,总是深感其创作的虔诚和笔力。

汉俳与短歌,要求有较完整的写作构思,也就同写绝句与律诗一样,在规定的句型中立出诗意来。它们虽然可以像新诗那样不究韵律写作,但是,决不能在一题多首中出现有可无也可的句子存在。我们在读绝句和律诗时,也常见一题多首的诗,可见每首都是可以独立的作品。汉俳与短歌同样需要构思严谨,写作每首不可马虎。

一首汉俳与短歌的品位如何,首先在于构思立意怎么样。这些年,我由于做汉俳刊物编辑之便,读的汉俳与短歌多了,觉得不少作者一味谋图写作的多与快,找来三句话或五句话,就以为完成了一首汉俳或短歌,忽略了构思立意,尤其是一题连作的汉俳与短歌,连作得越长,感到其中可删掉的成分越多。水分冲淡了诗味,就失去了诗的香甜。

王先生构思汉俳与短歌,很少一题多首,是属于严格自己,先从一首一首写好写精做诗的人。

品品他的汉俳《秤砣》:

砣力压千斤

一生司秤主公平

世人都信君

这首汉俳,不只在言词上做到了通俗明快和语音抑扬顿挫,更能在构思上借“秤砣”代执法人而论执法。短歌《蚊子》也是如此:“吸血喙如锥/乍来何瘦去何肥/醉舞显声威/忘形旋入檐蛛网/几声抽泣酷伤悲”。借蚊子的行为,咏物托意影射贪婪之辈,构思新,别有风味。

再如《牵牛花》:“门前翠柳扬/牵牛含笑上窗旁/臆想进书房”。写牵牛花,首句铺垫绿色环境,为兴起,再用拟人写牵牛花,写得精妙,野趣风流入神。还有《辍耕堤上》:“爷上柳堤喂/姑濯腿泥我若飞/三代雪津围”。作者取三代人的动作来展示忙中动感,足能让读者想象到耕种时的繁忙景观。《人生》中:“每逢险阻浪花多”,把人生比喻像浪花一样,在奋斗中才会张显得美丽。这些,都得靠作者巧妙构思才能写出此等好意境。

怎样让诗的语言活泼,他也表现得较好。如《春风》中:“谁酿醇香第一家/春风笑不答”。发问后不直接作答,而把答案“春风”藏在不答之中,这就是语言活泼的表现。《放鸭》诗,用白描,用线条勾勒放鸭的主体活动,不加任何渲染,一幅放鸭图就生气勃勃。这么活泼的语言,还靠源于生活的体验,不熟悉放鸭生活的人,是绝无能耐写出来的。

 

王嘉慰先生写在文革时期与20世纪80年代前后的古风与新诗,虽有较浓的样板戏创作模式,但写出了当时不少生活真实,给后人留下了生活原形,存于书中,是有其一定意义的,我就不多加言谈了。

 

 

2008528

于长沙齐天楼

 

(作者系中国汉俳学会常务理事、日本汉俳学会顾问、《汉俳诗人》杂志社主编。)



手机版





上一篇:修辞微妙出奇诗
下一篇:黑龙江剪影(汉俳组诗)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