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与怀

《动感宝藏》:对《变色湖》的呼应与超越 (《沈志敏:一位出色的澳华小说家》之三)

作者: 何与怀    人气: 1227    日期: 2020/8/25


 

 

《动感宝藏》:对《变色湖》的呼应与超越

(《沈志敏:一位出色的澳华小说家》之三)

何与怀

 

 

《变色湖》发表十年之后,沈志敏完成首部长篇小说《动感宝藏》,一下就获得很大的成功,被上海人民出版社购下版权并于20066月出版,更荣获台湾侨联总会颁发的2007年世界“华文著述奖小说类第一名”奖项。

这部作品生动地集中描写了三位少年在澳洲大地上的流浪、探宝和历险的一系列紧凑动人的故事。三个少年中,白种人汤姆斯的父亲是澳洲国会议员,当下正忙碌着竞选州长的宝座,但反对派收买记者从各个渠道挖出他许多不可告人的隐私。汤姆斯从报纸上知道父亲在外面有好几个情妇,又知道他本人并非父亲亲生,而是他母亲和一个音乐学院教授的私生子。这一切如五雷轰顶。父亲自杀的结局最终使汤姆斯离家出走。另一个是华人少年高强。他在澳洲读高中,刚考出了驾驶执照。在中国国内担任企业老总的父亲曾经答应过儿子,送他一辆名牌跑车。然而就在这一天,高强得到消息,他父亲因经济问题,被逮捕入狱。高强一下子坠入黑暗之中。而土著少年土谷,则压则根儿不知道父亲是谁,他母亲属于“被掠夺的一代”,有着严重的心灵创伤,沉醉在毒品的麻醉之中。那天,土谷的弟弟土包因在街上参与贩卖毒品,在警察追逐的过程中,土包撞在铁栏上,不幸死去。土谷为弟弟的死感到怒火万丈……

这件意外的事件成了导火线,激起红坊区的土著人的愤怒,他们纷纷上街,拦住街道,用石块和燃烧瓶袭击警察。当时,高强在酒馆门口搭识了汤姆斯,他俩漫无目的地走入红坊区,恰好遇到那场暴乱。他俩为了发泄心头的不满,一起参加了扔石块等袭警活动,并被街头摄像机照录下来。在混乱之中,他俩又遇上了土谷,三人一起偷了一辆车外出逃亡,最后被警察抓获,三人一起被送进了阿姆斯拘留营。

在拘留营里,三个孩子搭识了一个能说会道的贩毒者斯蒂姆。这个人为了实现一项惊天大阴谋,通过女友在外面劫持了一架直升飞机,带着这三位本性善良的少年和他一起越狱,真正走上了逃亡的不归路。其后,这三个少年游走了澳洲许多地方,一连串险象横生的寻宝、海上飘流、森林中与鳄鱼对峙等极为惊奇的故事相继发生。他们在沙漠边的一个山洞里找到了传说中的宝藏,并战胜了斯蒂姆的阴谋,不过宝藏并不是金银财宝,而是一块记载着当年白人抢劫土地屠杀土著人的图景的千年古木……

小说中生活画面广阔鲜明,具有健朗活泼风格。全书故事跌宕起伏,趣味无穷,读来引人入胜。在寻宝历险过程中,三位主角因彼此间的语言与性格习惯不同的踫撞,显露了人物各自特点。他们在不期而遇以后结伴历险,以智慧和才干克服种种困难,渡过种种难关,其中有与居心叵测的流氓斯蒂姆的斗智斗勇,有对于神奇宝藏的种种线索的细致分析和切实寻求,有对真诚的友谊和理解的企盼与赞美,又在各个方面显示他们努力追求人生的成功和真善美的美好境界。三位少年一度被那个专事偷抢的惯犯所控制,但最后摆脱了,返回正常社会,成了少年们崇拜的英雄。如乔鲁在此书的“跋”中所说,《动感宝藏》作为一部探险小说,承传了笛福的《鲁滨逊漂流记》、马克·吐温的《汤姆·索亚历险记》这些欧美文学名家名著的文学精神,“这样的描写不仅仅是行走,更是一种不畏艰难困苦的心路历程;所写的不仅仅是探险,更是一种精神的自由释放与创新。”(《动感宝藏》,上海人民出版社,第320页)由于这次生活的经历,三位少年成熟了,产生了积极向上的人生观。

许多人赞赏地注意到沈志敏这部小说主角的设计。三个少年,一个华人、一个土著、一个白人,这难免让人联想到带有政治寓言的“三原色”。欧阳昱在他的《后多元主义澳大利亚中的归属问题》(中国汕头大学《华文文学》2012年第5期,第58-59页;网络转载)一文中就指出,所谓三原色,美术指的是红黄蓝,但在此指的是黑黄白,沈志敏就以这种三原色为该书奠定了基础。在该文中,欧阳昱强调:

 

三个孩子浪迹天涯,寻找宝藏,无论是精神方面,还是其他方面的宝藏,其中的种种故事,都不如该书结构之后暗藏的思想重要。这个思想反映了作者的一个重大认识,尽管是有限的认识,即澳大利亚的种族和谐和文化和谐之关键,就是这种三原色的融合。(欧阳昱,同上)

 

应该说,沈志敏有意设定的澳洲“三原色”,让人感受到澳洲这个移民国家的大洋气息,感受到它的健朗向上的多元文化和活泼世态。这三个走到一起的少年凭借自己的才华,面对纷繁的世界,努力做出正确判断与抉择,富有动感地证明了个人生活的本来意义。

《动感宝藏》内中的长途游历探险,以及不同种族间的文化碰撞和融合,让人联想到他1996年中篇小说《变色湖》。也许,考虑到中国国内读者对《动感宝藏》无疑会有新鲜感和神秘感,此书相应展现了更多的澳洲历史文化风土人情方面的内容,但熟悉澳洲生活的本地读者,尤其熟悉沈志敏作品的读者,这可能是缺点而不是优点——过多的引述或多或少湮没了作者自己的灵气和作品应有的风采。如果更严格地说,此书追求故事情节的曲折,有时不免影响人物性格的塑造。当然,瑕不掩瑜,这部沈志敏第一次创作的长篇小说,是应该刮目相看的。他不故步自封,因循拾取陈旧题材,而是另辟新径,大胆尝试,竟以三个不同血统不同文化风俗习惯的角色,演绎出这部二十四万字的力作,显示了他独到的才思,实在难能可贵。沈志敏的《动感宝藏》与《变色湖》遥相呼应,但格局大大扩大了,特别是思想内容有了深化,不啻是一种超越。

20061125日,《大洋时报》社长冯团彬和沈志敏专程从墨尔本来悉尼举办“大陆、沈志敏新作暨澳华长篇小说研讨会。沈志敏在会上说,有不少人问他怎么会写这么一个故事,写一个自己不熟悉的故事。他说,他也说不好为什么,“在我写东西时,有一种梦幻的感觉,在梦幻中,看见了三个少年,跟踪着他们,就写出来这么个历险记。”沈志敏无疑也做了一次探险,他这个“梦幻探险”是成功的。

 

草于于悉尼封城防疫期间,2020416日定稿。



照片说明: 

1

沈志敏长篇小说《动感宝藏》封面

2

20061125,《大洋时报》社长冯团沈志敏专程从墨尔本来悉尼举办“沈志敏、大陆新作暨澳华长篇小说研讨会这是他们在会上的合照。

 

 

 



手机版





上一篇:《堕落门》:某种澳华沉沦男人的传神写照 (《沈志敏:一位出色的澳华小说家》之四)
下一篇:沈志敏早期小说:澳华留学生文学的一个缩影 (《沈志敏:一位出色的澳华小说家》之二)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