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手机里的茶

日本,初次见面 (四)

作者: 穆迅    人气: 1844    日期: 2020/2/19


京都御苑----天皇曾经的“巢穴”。我用这个贬义词,情感比较复杂。中日近代剪不断理还乱的关系,我想还是这样称呼好了。不过,正踏入人生完结篇的我,越来愈讨厌政治的滤色镜套在我的镜头上,多难看,而且还不是真相。上面的妥协,不是我的真意。我就是想,看到这个词儿你会有怎样的感觉?就如当你看到北京故宫辉煌的大殿时,你第一想到的是腐败无能、杀人如芥的坏蛋住的地方?还是体现中华文明灿烂的象征?同理,我是用后者看待“巢穴”的。它的另一面不在我的叙述中,请不要混淆。

这可不是星光大道。皇宫四周都是碎石铺就的宽阔地带,既简洁又与皇宫的建筑风格相匹配。大道宽且长,人们晋见天皇要耐着性子走完这条路,也是够辛苦的。而且它不光是唯美,还另有心机。脚板踏在碎石上,即便十分小心也难免发出“沙沙”的声响。这无疑告诉天皇:有刺客!

皇宫的墙怎么看怎么像地主大院的土围子。这成何体统?后来一转念:日本的皇权可能没有天朝皇帝那么实在,象征色彩恐怕更浓厚些。所以没有必要把围墙修得那么坚不可摧。否则换个天皇也忒麻烦点儿了。瞧瞧丰田秀吉的大阪城,那叫固若金汤。用现代的大炮轰都有点儿犯难。

既然天皇是个架子活儿,花拳绣腿很重要。整个皇宫除了一捅就一个窟窿外其他绝对美轮美奂。就连松影映在墙上都入画。

没有中华宫阙的雕梁画柱,却也因朴实无华,经得起时间的考验,从古至今仍是颜如故。记得学生时代去北京故宫写生。年轻人好奇,偷偷潜入西部未开发庭院。里面一派破败景象惨不忍睹。心中不平,试问看管人员。答曰:图案花纹都是一笔笔描出来的。整个故宫修整一遍需十年。你想那最初的图画还会是新的吗?

参观皇宫是免费的,但需按规定路线行走,室内也不开放。一圈走下来,不累。查看地图也就巡视了小一半,多是皇族活动的场所。这规模比起咱们的天朝。那真是龙鼠之别,鹏雀之差。

瞧这直上直下方块形的装饰,不知是日本人懒呢还是脑筋直,不喜欢拐弯抹角。那个年代精通八卦阴阳图的国人恐怕耻笑倭人不懂艺术吧?可轮到现代的我,倒不觉得寒碜,反而欣赏这简洁干净的美。

世界本是风水轮流转。看腻了花里胡哨的繁缛艺术。当代人转身崇尚简单质朴的风格。以如今时尚人的眼光衡量,古代日本皇宫真是很前卫哦。

轻牖两扇锁不住,阳光一缕知宫深。

殿藏朱门半遮面,圣匿重闱鬼难识。

东方讲究对称,因为均衡为稳。宫殿一定要造的四平八稳,寓意我的江山永不变色。施工细节再精益求精,东方美学独秀一枝。

皇宫的大门,不止一座。

总是以为进入寻常百姓家(相对皇室而言)

偷窥宫闱内部的故事,就如同从这里看皇宫的柱子,光鲜与阴暗并存。

似曾相识。

对我来说,功能引出的美学因人而异,因地而异。故宫也有折扇门,但绝不会是这样。

我对日本文化没有研究。这样的图形和某些日本服装很相似。其中有无内在联系?

在日本不管老祖宗或现代人都有简约美的嗜好。瞧这窗格子,天子与平民同乐,全不带花样的。

省工省料。说他是土豪庄园,没人不信。

只是镜头一拉。重檐斗拱隔开了皇家与百姓的级别。

简单笔直的线条,增加宫廷的纵深感与神秘感。它引领你的视线直达中心的黑暗,一种莫名的恐怖油然而生----那里曾经演绎过阴森而捉摸不定的刀光剑影?

御苑,日本文化的象征。同许多日本文化招牌一样,来源于中国,又异化于中国。简约美是日本美学异化后的灵魂。维有她在亚洲独树一帜。与我们传统的繁复美形成巨大差异。




手机版





上一篇:“寄生虫”与“小丑”
下一篇:日本,初次见面 (三)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