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文苑 > 芳竹诗画

诗网络·实力诗人风采364期•芳竹:三月有抒情的高度(组诗十首)

作者: 芳竹    人气: 1889    日期: 2020/8/5



【诗人简介】新西兰华裔诗人、独立艺术家、资深媒体人,新西兰中华文化艺术学院副院长。毕业于新西兰曼努考理工学院。著有诗集:《时光的锦绣》(诗画集)、《把相思打开》、《玫瑰冷饮》、《美丽是缘》(合集)。多次受邀参见国内国际艺术展,部分艺术作品已被一些著名机构和个人收藏。


三月有抒情的高度

——给HZ

 

三月 我这儿雨水正浓

宿命的节气闪着灰 我不断回头

想看清有多少日子已被低垂的草收藏

河流啊总是可以看清未来 喧嚣与不语

都带有神秘和另一个世界的氤氲缭绕

正像这来路不明的雨暗藏着信仰与万物

 

三月 你那儿桃花四溢 流淌心碎的暗香

所有的美好都水袖盈盈 我知道

那桃花里的血曾漫过一个诗人的一生

三月,我收藏风雨里的抒情

爱着自己的情怀 写着怀念而又寂寥的诗句

那诗意曾将一个灵魂照耀过 又熄灭了

 

三月二十六日是我的生日

从前和过往都会合在这里

我将用一整天的雨水和一生的不解与你交谈

 

 

我是谁

 

平躺成一条河流

在打开的一扇天窗里

望见羊群和吉祥的流动

望见飞升的花朵

在寻找幸福的路上渐失妆容

我望见石头和失信的雨季

望见所有 也望见火和黑夜

 

那吹拂人间的风

也吹拂鸟和梦境

姿态从容

在我的身上留下微茫和文字

那些在身体里舞蹈着鱼

正绕过前世的水草和泪

说着密语 说明艳的忧伤

 

平躺成一条河流

望见月

望见清白和空寂里氤氲的艾草

我想 我是水

由雪而来

 

 

在悬浮的云层下有鱼飞翔

 

它是劈开梦境时遇见飞鸟的

于是 它掮着星星开始飞翔

云层世纪冰块般微漾着海水和苍茫

所有的触摸都是重重的冰冷

而所有的冰冷都是灵魂里的敬意

鱼突然咳嗽 咳出海水的意识和盐

它说出了鱼群迁徙的真想

说盲目的珊瑚和鱼骨的悔恨

还有丢失了故乡的沙粒 光泽暗淡

 

它是劈开梦境时遇见飞鸟的

它说飞鸟驮着烁烁的太阳

小小的头颅闪着思想的肌理

那些明亮亮都是欢乐的雨滴

箴言般点缀天堂的光影

光影里虚幻的尘土和流水的愿望

只有飞翔过又跌落的人才懂得

 

它是劈开梦境时遇见飞鸟的

后来就有忧伤的风一再在吹来

 

 

我从哪里来

 

这是个哲学的午后 风如细浪

帆影和大海说着蓝天 说比天空更高的云

有没有一种赞美可以让云低飞

让我伸手触及幻念的时间的水纹

在一粒微尘的光芒中拯救花朵的倦意

 

一颗种子或许有着一片水的清澈

那些在路上的人们慌乱成树影

这让我陷入更深的夏季和迷离

我坦然的活着 随语言飞升如花

却无法逆流而行看见河流最初的手势

 

日影已西斜 我和午后保持梦境的距离

为何 我伸向你们的手又垂向东方

你们的目光掠过山岗 为何只有雨的气息

星光为何悲悯 悲悯又是怎样的落花

这世间的万物啊 总试图寻找自己的光

 

 

11月27日我等待一场雨

 

亲爱的日子 一天天茂密起来

树木站成了等待 内敛 羞怯

而叶片开始焦虑 望着云层低向大海

我闪身走过的街角 很多人跟随

我没办法分清刹那的幸福

是花开的温暖 还是雨落的悬念

 

一想起那些粲然的往事和背影

风便吹来 还有笛声和眩晕

如果日子只停留在这样的清晨

我还可以继续冥想和欢愉

那些弯曲的心境细密而闪亮

虽然

所有美好的事物都将事过境迁

可我情愿这样微微疼痛地挽留

挽留多一些吉祥在梦境

挽留几缕诗行在欲醉的杯盏

挽留水袖盈盈的姐妹在昨天

还有我的好性情在走失的花容里

 

2015年11月27日 我等待一场雨

就如同

有理想的人等待日出

有情怀的人等待花落南山

 

 

惘然记

 

1

试着读懂河流里燃烧的落叶

生命在另一种状态下遗失尊严

手中的罗盘指向北斗 七星的宿命里

每一粒尘埃都有记忆和轮回 人类

或许都是鸟儿的后裔 也曾轻盈

在丢失翅膀后 也失去了吹拂的想象

 

 

2

像天真的萤火虫亲近星星

万神万物的梦境跌入人间的网

斑驳的光影如风霜后的回望

植入的预言碾碎了上路的春天

我看见细小的光亮消失在露水里

更微小的慈悲落入花朵深处

 

 

3

时间是陌生的荒原和冰

渴望同情的种子眼神疲惫

雨水一直都落在隔世的山冈

它懂得鸟儿寻找树木的慌乱

在异乡 眩晕深陷海水和孤独

我思想着 所触摸的都是黑夜

 

 

一些被忽略的事物

 

潮水退去,鱼群远离了梦乡

在推开门的刹那 我迟疑了

风里夹杂着不肯离去的春天

美好再退变得更美好或是消逝

这其间的撕扯和疼痛

只有越来越灵动的蝴蝶懂得

只有越来越深蓝的海水懂得

还有变幻着天堂模样的云朵

心怀彩虹 更懂得曾经的雷声和雨水

 

我想把春天翻过来 看每一条纹路里

蜿蜒的泪水 看草地里飞翔的蓝色灵魂

看那些不可言说也无人说起的部分

是怎么一寸寸地消融在命运里

让我在每一个节气转换间

陷入一种前行不得 后退不能的情境

梦境里的金色在褪去 斑驳再现

那些曾和命运妥协的词汇站立起来

在无法安眠的夜里走来走去

 

 

白昼涌出

 

谁把一座迷宫安置在夜里

折叠妥协出的样子更趋于虚无

进进出出沿一条河流般的曲线

我甚至听到流水的声响

覆盖了春天的生长和一条时间的鱼

我所讲述的鱼 它曾波光粼粼

飞跃诗人的小镇 驮着北方的谣曲和盐

它是神谕者 将天空涂满紫色 而后有蝴蝶

飞向金色的池塘 有一本经书轻轻展开

那些悲伤的人 请远离尘世里的情节

听 夜晚的月亮轻轻落入河水

我臂弯里的花枝有香气萦绕着欢愉

可以确定 在某个时候迷宫里的旧事物

让我沉醉 让我撞见命运里的自己

提着水晶的灯盏 说着与生命和解的话

小鸟儿一样将台阶踏成钟摆的声音

 

这是在夜里 谁安置了一座迷宫

我在推开门的刹那看见白昼涌出

梦中被救下的花朵重返枝头

神秘而端庄

 

 

我的悲伤无与伦比

 

别说那漂流之后的骨骼和落魄的意志

那在夜晚被烛火驱散的星辰

那荒芜的田野上惊慌的小树 以及

偶然的落雪和瘦弱的牵挂

我在春天的背影里被憔悴的胭脂灼伤

百合是动词 玫瑰也是 还有谦卑的蔷薇

她们在美艳的身世里一落再落 最后跳下枝头

清明的河流和幸福的火焰就这样被花朵一一关闭

 

此刻 长白云尽头的清晨

让低飞的俯下身姿吧

告诉小草我全部悲伤的露水

那被朝霞点亮的大海和海鸟一起

说这金色的音符 然后光芒飞升

我看见 寂寞处

大海将水晶的泪含在心里

 

 

每朵玫瑰都有着自己的身世

 

数一数 刚好九朵玫瑰 浓淡起伏的

粉红是光谱中最迷幻的一节

一朵在门厅处 穿过长廊 遗世而独立

 

还有五朵簇拥在餐桌上的花瓶中 花瓶是

透明的 很多时候她们的姿态让我恍惚

像五枚造型各异的女子 修长 美艳 各具诱惑

望向生活时 她们的背景是表情不确定的大海

 

还有三朵在黑色的长条桌上 昂着小小的头颅

前面是一只金色奔跑中的豹子

后面是一顶古罗马样式的头盔

三朵玫瑰不经意地开在其中

如同一段史诗般故事有了高潮处的深情

 

一遍遍 望着这九朵玫瑰

似有烟雾萦绕在花瓣的边缘 吹也不散

她们静静地呼吸 旋律很轻 笑意浅浅

呈现的是万水千山走遍后的静寂 还有

对星光里那一泊明亮忧伤的眷恋

我想 每朵玫瑰一定都有着自己的身世



诗歌随笔

芳竹诗话

 

1. 幽居人的情绪写作。近年来从繁复的社会活动中退出回到安静的时光,开始面朝大海的幽居生活,周围风格口味各式的餐馆和酒吧以及进进出出的人,这一切都在提示我这是一个烟火缭绕的真实的世界。在这样可进可退的生活状态里,幽居的人退回内心,然后再向内,精神、意志和心灵会顺着情绪的河流起伏、停顿。而诗歌正好适时而来,记录了这情绪的过程,见证了情感和思想在不同情绪变化里的存在和及美感。而同时这似乎也也验证了魏晋的「心哉美矣」和黑格尔所说“艺术的本质是心灵性的……”等这样的人文美学。

 

2. 如果说“艺术是生命境界自然流露的人格本质“,那具体到诗人语言的个性和个性里展露的审美人格又是一种怎样的状态。很多时候我们会被一首诗打动,除了语言诗意和思想,还有就是一首诗所展现的善良和道德的力量。有时一首诗是一个诗人一段生命的回旋空间,在这个空间里,诗人的姿态定位了这首诗情感道德的属性,诗人有意和无意低流露出对事物的喜好和思想值的高低,而这也是诗人对世界的认知在诗句中本性的流露,而这远比语言本身更为重要,最终诗人的道德格调定位了诗歌本身的气质。

 

3. 想说的是诗人在自身的基因密码中早已烙有诗的印记,是诗人发现了诗,就如艺术家发现了艺术一样。而后在天命际遇的某一刻诗的种子开始萌芽,于是就开始有了诗意表达的旅程,这种表达带有沉思里的漂泊,也有漂泊之后的回首顿悟,所有过往的知识累积、生活阅历和美学修养决定了诗人诗歌的结构,语言的拣选和表达,而诗人的创作状态决定了诗人进入诗境的状态。



作品评论


名家评芳竹的诗

 

芳竹的诗歌有着皎洁之美,那是一片月光,清亮素洁,又都轻而淡,包括伤感和美感。读着它像乘着装满星光的小船,在发白的河流中驶向远方,心灵有点激荡,也不由自主地去无限的怀想:

 

总是想象

远山远景之外的妙不可言

……

多少场灵魂的碰撞 翻读了多少经卷

让我有了此时的忧伤 风掠过海面幽蓝幽蓝

传说的灯盏还在闪烁 快乐的人拥着杯盏

盛大的秋天浩然而来 落叶里夹着细小的彩虹

与你道别 像隆重地亲吻着心碎的花朵

(《选择在一场风里与你道别》)

 

诗句温软而绵远,清澈而深情。让人情不自禁地想到作者的名字:芳竹。这月光下做梦的凤尾竹,每一阵微风拂过,都传来阵阵的清香,也漾起一波波的悸动。这是灵魂的香气,也是情感的力量,而所有这些多么需要一颗真诚而脱俗的心灵!

所以我把这看作是诗人生命的泉水在涌动。这真挚而又干净的文字,就是露水和泪水洗过的眼睛。眼睛后面又是堆积如潮的真情和丰腴而葱郁的心灵。所以读这些文字要格外小心,仿佛轻轻一读出口,就有如刃的游丝划过你的心灵,让你无缘无故的被感动,甚至一不小心泪水流出来。这真诚而脱俗的文字来自于诗人的心灵,也净化着读者的心灵,让你忘记你正经历着的污垢和虚假,让你不自主地敞开心灵去承接诗意的雨露,还有已经失去的那些美好和澄明。

这让芳竹经历了阴霾依然不喜欢复杂,看见了悲伤依然保持微笑,被伤害了也绝不放弃真诚。她用善念对待恶俗,用全部的爱去触摸这个残缺不全的世界。

————李犁

 

 

“因此 一切都要赶在秋风之前/在空旷的心里装满果实和温暖……/因此 一切都要赶在落叶之前/找到一条可以回家的路”

“在树和树之间,画一段小鸟的路程/每一个转角都有一线光影”“黄昏 我永远走不出的故乡/还记得那北方亲人一样的小路/蜿蜒着酒后的心情……”

上述用诗构成的画面里,芳竹叙述的重心在于路。路,不仅意味着行走,而且更使行走里包含着出发与归来。它意味着从一个地方到达另一个地方的可能,而对于长期居住在国外的华人同胞,每一次行走既是出发也同时又是归来。他们在异乡有了家园,他们的根部或者与根部有关的记忆又在故土。如何解决距离?让路出来说话。飞行时路在天空,航行时路在大海,行走时路在抵达的土地上。芳竹对路的敏感当可理解,女性的细腻脆弱极易让人在异乡惆怅,一开始可能是日常的情绪,时间久了,就变成一种哲学上的乡愁。凭我对芳竹的印象,她属于女性中开朗豁达的,有自己的工作,有朋友一起喝喝红酒或者咖啡,谈谈往事之后,她回家画画写诗。所以,她的乡愁属于积淀在心灵里的那种,诗歌里的情愫与提醒自己不忘根部有关。虽略带浅愁,但鲜有沮丧。我欣赏她的态度:既已身在远方,就勇敢地把陌生走成亲切。

————周庆荣



手机版





上一篇: 没有文章了
下一篇:奖金50万+大师名画 |首届“猴王杯”世界华语诗歌大奖赛启动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 2020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