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新西兰新闻·旅游·生活·资讯大全。新西兰房地产。Information network of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Study and Living in Australia and New Zealand. New Zealand Properties.

 
 
当前位置: 首页 > 社区频道

奥克兰华人家长群和基督教协会群为新西兰防疫出谋划策

   人气: 6701    日期: 2020/7/9



《华盛顿邮报》赞新西兰防疫是科学与领导力的胜利,新西兰执政党却说真正向政府提出合理化建议是他们’”——“他们是谁?


 今年49号,新西兰执政党工党的微信公众号,发表了一篇文章,题目是《【综述】 <华盛顿邮报>赞新西兰的防疫是科学与领导力的胜利》,在文章的末尾是这样一段话:真正能够起到向政府提出合理化建议的是一些华人家长群和基督教协会群。他们在防疫之初,提出学校要停止大规模的学生集会,以及对已经发生家长感染的学校进行合理隔离。这是一个民主国家公民所起到的作用。


 

这段话让很多人感到好奇——这些由谁组成,又怎么献言献策,推动事情发展呢?


这事要从2020年的除夕夜说起。

第一部分 新冠肺炎如此近

 

对于在新西兰的Charm来讲,农历庚子年的除夕,显得惊心动魄—— 中国国内家人除夕夜肺炎急送ICU,医生判断疑似新冠肺炎;新西兰同学留守武汉医院当义工;家人被迫迁出被邻居感染的楼宇......这一切,使她对新冠肺炎有了比所有新西兰人都直接的认识。

 

当时正是1月底,新西兰的中小学即将开学,她敏锐地意识到,新西兰可能无法保持远离病毒的世界净土地位,因此新西兰的边境政策也可能随时发生变化。


于是她开始做三件事:


首先,催促假期返中国的留学生抓紧时间回新西兰,确保学生及时返回入学。

其次,带头鼓励身边的华人家长,发动各学校家长群合力推动各学校出台从中国入境人员“14天隔离政策,确保新西兰的安全。

再次,腾出自己的房子,并联系议员和华人社团筹集房源,安顿被寄宿家庭拒绝入住的学生。

Charm正在做的这些努力,和一群基督徒自发的 互助组织不谋而合。作为虔诚的基督徒,Charm非常兴奋,他们一起安置学生,慰问关心他们,还提供送饭、代购物等各种贴心的服务。


2月,国内正是疫情最紧张时刻,新西兰毫无反应,很多新西兰华人都忙于购买口罩并且邮寄回国内,Charm除了从新西兰邮寄几批口罩回中国,也在中国购买了一批口罩捐赠给深圳慈善教会机构。

 

第二部分 照顾身边人

 

病毒终于还是来了!而且就在我们身边!

 

228日,一位近期从伊朗回新西兰的人确诊新冠肺炎,成为新西兰的一号病例。34日,一位从意大利回来的人确诊,列为第二号病例,其子女分别在Westlake 男子中学和Westlake 女子中学。35日,三号病例,一位奥克兰本地人确诊,而该病患子女分别在奥克兰文法学校和Ormiston 初中。此案例本人近期并无海外旅行史,然其家人近期从伊朗返回新西兰。

 

此时,不仅华人家长,其它族裔的很多家长也陷入恐慌之中。大家都希望学校采取更严厉的措施,包括允许学生和老师戴口罩,甚至关闭学校,来避免自己的孩子受伤害。

 

Ormiston 中学就在Charm工作的幼教机构附近,两个教育机构有很多共同的家长,Charm很清楚在35号下午一点公布与Ormiston初中有关的确诊病例两个小时后,就会有很多家长接了中学的孩子,然后涌到幼儿园来接孩子!他们毫无防护,既不能保护自己,也不能保护幼儿园的孩子和工作人员!


心急如焚的Charm赶紧通知幼儿园负责人,告诉她Ormiston中学出事了,我们必须采取措施! 

 虽然当时中国的疫情已经非常严重,但是新西兰却毫无直观感受。Charm和所在的幼儿园的沟通非常困难,但可喜的是,最终获得幼儿园总负责人 也是曼努卡基督慈善机构牧师Tony Bracefield的支持,并奖励支持给她一周的带薪假期来帮助社区。 

 

第三部分 众志成城,与政府积极互动


公布了上述三个病例的时候,新西兰政府仍然对这次疫情认识不足,奥克兰地区公共健康服务部(ARPHS)在发给涉案的两所学校的通知里,还在强调来自确诊病例的家庭的学生没有症状,不可能传染给其它学生等等。

 

而当天,华人微信圈里又一次炸开了锅,几乎每一条与新西兰新冠肺炎有关的消息,都在批评、嘲讽政府不作为,都在传递绝望和恐慌的情绪。一部分家长也找Charm哭诉,因为自己的孩子是确诊家庭孩子的同学,他们担心孩子已经感染。


在一片焦虑的情绪中,Charm想,应该再做点什么!于是她请教一所教会学校的校董,她提议她向新西兰国家教育部写公开信,要求政府重视并采取有力的措施避免疫情恶化。

 

以在互助群帮助隔离的工作经验,Charm决定拉起一个团队去完成这个任务。首先她请求朋友W的帮助。W是教会的同声翻译,精通中文和英语,常识渊博,且深谙中西文化。另一位擅长调研的家长Yali也加入团队,一起负责技术性的调研、撰写公开信等工作。家长代表Anna负责召集了来自近百家学校的上千位家长代表,组成了三个微信群。

 

同时Charm吁请执政党工党国会议员霍建强先生、国家党国会议员杨健先生,以及奥克兰市议员Paul Young先生一起加入团队。为了保护孩子,三位议员同心合一,进行直接沟通。

 

是上帝的呼召,把不同党派的人联系在一起,共同为保护孩子、保护家庭、保护社区做出努力!”Charm这样形容两个政党在这件事上表现出的令人敬佩的合作精神。


大家讨论决定,应该积极与政府正面沟通,以促成一些变化,而向政府写公开信,是当下最可行的方案。然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工作!要写出一份正式的公开信,需要有理有据的分析,有具体可实施的方案建议。而有理有据,就需要对已经发生的情况、COVID-19病毒的传播特点、危害等做出科学的、正式的、书面的总结,并提出行之有效的措施建议。

 

WYali勇敢地承担起这个总任务。他们彻夜未眠研究了ARPHS写给学校的信件里,明显的不符合实际的部分,对比WHO的相关规程,准备有针对性地指出政府对新冠肺炎的认知的不足,和措施的不当,并提出相应的要求和建议。


在这期间,37号,在奥克兰东区的一个教堂,Paul Young先生和家长们举行了一个戴着口罩交流的见面会,就如何与政府沟通,如何与执政党及反对党沟通等,提供了非常可贵的意见。


同日,新西兰第四和第五个病例确诊,第四例即为34日公布的第二例,从意大利回新西兰的女士的丈夫;第五例则为第三例的家人。

 

这些案例都证明,目前的居家隔离方案有巨大的漏洞,如果不加以改善,新西兰将迎来确诊病例数量的暴涨。


第一封公开信

 

38日,写给ARPHS的第一封公开信成文,同时抄送两所相关学校以及新西兰的教育部和卫生部。信中提出:

 

第一,根据WHO发布的相关信息,一个人被感染后可能会没有症状。

 

第二,即使病毒主要是通过与有症状者的接触而传染,仍然存在无症状者传染他人的情况,这个概率可能比较低,但并不是0

 

因此,这些父母已经感染的学生,如果没有被适当地检测,他本人感染后,所有的同学老师都可能在不知晓的情况下,成为了紧密接触者,这将使整个学校都被置于巨大的风险之下。也就是说,这些家庭有感染者的学生,理当居家隔离,却没有被要求这样做。

 

更糟糕的是,Ormiston 初中的学生,还有兄弟姐妹在附近的其它中学、小学和幼儿园,这造成OrmistonFlatbush整个片区都成为高风险的区域。奥克兰文法中学的情况类似。

 

信中提出四大问题:

 

问题一,针对确诊的父母,采取了哪些居家隔离的措施?他们和孩子的饮食是怎么管理的?

 

问题二,在确诊父母居家隔离的情况下,谁来照顾孩子?谁去采购?谁清理家里的垃圾?家庭成员间的交叉感染如何避免?

 

问题三,在父母双方都被感染的情况下,孩子是否做了检测?如果没有,为什么没有?两所学校的学生和家长有权力知道这些信息。

 

问题四,两个孩子中如果有人确诊,是否及时公布?在这样的公共安全威胁之下,是否将立即关闭学校?

 

在信末,强调了写信的群体,包含近百个中小学及幼儿园的几十个族裔的家长。

 

38日,霍建强先生作为执政党议员,将此信直接交给了教育部长。杨健先生作为反对党议员,也通过其教育事务发言人转交给教育部长。同日,这封信被发给ARPHS,同时抄送给上述涉及的两所学校,并发给了一些公共平台,以及HeraldStuff等媒体。

 

39日,周一早上,就收到教育部长通过议员霍建强先生的口头回复,表示政府会做出一些调整,并对工作组的良好的态度和有价值的建议表示由衷的感谢。


 ARPHS回信

 

310日,ARPHS亦做出回信。然而信中再次强调:新冠肺炎的传播率低于流感;19岁以下的孩子的仅占感染病例的2.4%;病毒主要是通过携带者咳嗽时喷出的颗粒传染,无症状者几乎不传染。信中还提出,政府有一套的操作程序,重点放在边境管理、早期发现和隔离、接触者追踪,以及提升个人卫生意识等行动,而非关闭学校等。


 


第二封公开信

 

鉴于ARPHS的信件中反映出他们对病毒的知识的欠缺,以及重视的不足,团队认为还是有必要继续与政府互动,促使他们做出相应的调整。

 

于是314日,第二封公开信发给了ARPHS,并抄送给相关学校、教育部以及卫生部。在这封信里,W写道:

 

“ARPHS310日的信中提到COVID-19的传染率低于普通流感,然而我们研读了WHO-中国联合公报,没有发现相关的描述。事实上,中国最权威的呼吁疾病专家钟南山先生说,COVID-19的传染率数倍于流感,这些已经在韩国、意大利及其它国家得到表现。

 

WHO-中国联合公报里提到19岁以下的孩子仅占确诊病例的2.4%,这个来自中国的数字,没有考虑到疫情爆发时,学校正在放假这样一个背景,这个结论可能会是误导性的危险的结论。

 

信的末尾提出,要求教育部和卫生部对以下错误的认识进行更新:

 

当前,绝大多数新西兰人没有暴露于COVID-19的风险。

 

事实是:WHO312日已经宣布COVID-19为全球紧急安全事件,任何国家一旦发现COVID-19的输入病例或者疫情爆发,应该立即启动最高级别的应急管理。

 

目前新西兰仅有少量病例,并且没有社区传播案例。

 

事实是:新西兰仅检测了300个人,就发现5个确诊病例,相比于其它国家的大范围的检测,以这个结果判断新西兰的疫情状况是危险的。

 

“COVID-19是通过咳嗽和打喷嚏传播的,和流感相似。

 

事实是:根据WHO相关文件,以及中国的研究,COVID-19可以附着于物体表面并存活数小时到数天,粪便、气溶胶等也是传播途径。

 

中国、韩国等国家已经采取了有效措施来控制病毒的传播,包括对浴室、厕所、学校、办公楼宇、火车站、地铁站以及几乎所有的公共空间进行消毒。我们希望在教育学生要洗手之外,新西兰也能对学校的教室,以及所有的公共空间进行消毒。


第四部分 互动终见效果

 

公开信首次提出无症状感染,也得到卫生部和教育部回复,并且把无症状感染信息传递给所有校长。校长反应各异,在与政府互动的过程中,确诊案例不断增多。政府及学校的也在不断调整认识和措施。

 

314号检出6号病例;315号,7号和8号病例分别被发现。

 

在此期间,校长们原来坚持不做的事也有了变化,比如允许学生戴口罩;有一些校长允许学生以担心疫情为由请假;有一些学校甚至做消毒等。

 

同时政府的政策越来越紧,316号政府出公告取消所有500人以上的聚集性活动,取消了太平洋文化节。

 

但是管控力度仍然不够大,特别是边境未关闭,隔离措施松散,来自中国和伊朗的人被拒,但是来自意大利等重灾区的人没有被要求隔离。

 

对这些现象,家长们在群里有很多讨论,很多人通过发起网络签名请愿等,但效果甚微。

 

疫情越来越急迫,很多家长放弃送孩子上学,团队于323日写了另外一封公开信,要求关闭学校,并通过议员交到政府,同时也写给奥克兰市长Phil Goff先生,希望他在取消太平洋文化节等的正确的举措之上,来推动中央也做出调整。当天早上,主流媒体NZ herald也主动联系要求电话采访,同时新西兰教师工会也提出罢工。万众一心,顺势而上,当天下午国家政府终于宣布将警报级别升级到Level 3,并宣布48小时后升级到Level 4,学校关闭。

 

团队所有的努力,到此时与政府的最高警报级别汇合。执政党工党议员对团队给予了高度评价,霍建强议员说:你们功不可没!多谢!你们的努力没有白费,政府也是每一步都注意怎样控制疫情,你们保重!

 

家长们都非常振奋,甚至很多家长都赞Charm就是吹哨人。


回顾生死时速的过程,Charm说这应该叫吹哨团队。感慨上帝赐予力量,让这么多人聚在一起,为同一个目标做出努力。她说:感谢主!我们作为基督徒,除了祷告,在这个被病毒恶魔横行的黑暗日子,应该勇敢行出来。我并不孤单,感恩有上帝预备一群本不认识的弟兄姐妹与我同行,我们依靠上帝的智慧,可以在黑暗里面发光发热,合一爱心,同心抗疫,保护孩子学校社区,感谢赞美主,哈利路亚!

 

W则认为:这件事的整个过程很有秩序,在多层次、杂乱无章的情况下,团队合作抽出主要信息,通过科学调研的办法,提交给政府,得到重视,感觉很欣慰。议员们也觉得合作很愉快。通过正面的渠道,很地道的新西兰的办法,向政府反映我们的心声,也提供建设性意见,如果华社以后以此为常态和政府沟通,是很好的事情。


第五部分 Lockdown 期间继续前行


团队在Alert Level 4lockdown期间,继续在不同领域默默服务:为社区募捐,帮助医护人员筹集PPE,并写公开信请求政府提高对医护人员的保护,团队里的医务人员继续翻译国内最新资料......


团队制作了戴口罩和不戴口罩的感染数量差异图,配上温馨的话语,做成宣传单,鼓励居民使用口罩。同时团队发起了献爱心,送口罩活动。很多社区居民通过表扬信等方式,肯定了家长们的送口罩活动,大家都感到非常欢欣鼓舞,自豪为增进社区种族和谐做出了贡献。

 


Lockdown两周后,新西兰的疫情出现了拐点,新西兰在疫情控制方面,成了世界的优等生,引起了《华盛顿邮报》的注意,受到其高度评价。在四周的Alert Level 4 结束后,新西兰被国际社会认为可能是第一个清零的西方国家。作为一个关键的沟通桥梁,唯一的一位在内阁的华人议员,执政党工党议员霍建强先生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再次肯定了团队在危机时刻做出的贡献。


4月底,面临学校为必须工作人员复学的关键时刻,得知幼教群体无法使用社交距离和戴口罩,存在高风险的特殊情形,团队特别为幼教老师指定了一封标准的员工给雇主的私信模板,发到上千的幼教老师手里,特别是华人老师,让他们行使正当权利。


5月全面复学,尽管新西兰从Level4 已经降级到Level2,有部分家长不愿意冒险送孩子去学校,有部分家长送孩子上学但是也有很多顾虑。征求了家长们的合理化建议,家长团队代表Emily, Johnny, Susanna, Faya,Shu等继续起草了公开信直接发给政府教育部和卫生部, 教育部和卫生部明确收集参考意见。公开信公开肯定了政府防疫的成功,但是希望政府针对不上学孩子继续提供网络教学,老师和学生有戴口罩权力等合理化建议也反应了家长们的心声,再一次用民主的方式和政府对话。



6月新西兰迎来了初步战疫胜利,从Level2降到level1, 新西兰成为第一个宣告战疫胜利的西方国家,举国同庆,大家一起为共同的努力成果而欢欣鼓舞,因为里面也有我们华人的贡献的一份力量,作为华人大家都感恩生活在新西兰这片净土,如国歌所唱,上帝保护新西兰,赐福新西兰,我们再次尽情享受新西兰这块独天得厚的平和土地的新生活。


新西兰历历在目的抗疫历史,也是我们华人走出一条民主战疫的历史,华人在这次疫情里面提前扮演了一个独特的角色,不仅大量的捐赠口罩和请愿,而且有效的是用西方思维通过民主方式提出合理化建议去沟通,这是中西交融的过程也是化解冲突的过程,疫情让我们深刻的认识到种族间价值观的严重差异,为了我们的下一代,特别是本土出生的一群Kiwi Chinese, 我们可以为他们做出怎样的典范?这值得我们华人深思。


(编辑整理:Rita )







分享此页到:

上一篇:杨健博士将于2020年大选后告别政坛
下一篇:“环球之星-让世界充满爱”—慈善音乐会云端上线


[文章搜索]
新西兰房地产
新西兰房地产,新西兰华人中介
免费公众号推广,精选微信文章浏览

 
  © 2024 澳纽网
关于本站 - 联系我们 - 意见反馈 - 广告服务
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