瑟楚专栏 :关于渣定理的备注 -澳纽网文苑





首页 > 澳纽网文苑 >

关于渣定理的备注

作者: 凯闽    人气: 5793    日期: 2023/3/31


文章《富可敌国的马云不是资本家?为什么不是?》刊发后引发大量围观和关注。再次非常感谢澳纽网的魄力、胆识和厚爱,5天后将令许多人不舒服的这篇文章转发在2023227日的首页精选界面上。

非常感谢一些红颜蓝颜知己发来的评论!

一位领导朋友写道:这文章让那些所谓的经济学家黯然失色

另一位领导朋友写道:写出这种文章,这让经济学、教育学大家情可以堪?

一位红颜知己写道:用数学、逻辑分析判断现象、问题,其结论缜密透彻!又是一篇独到的论文!

让我这位没读过老马资本论的,觉得好像可以不必费脑子、眼力去读了,就看你这篇文章可以啦了!

有些地方,就连地主也当不了几年,资本家帽子还没能捂热就,都称不上有现代意义的资本家!更遑论会有像人工智能ChatGPT之父之类的资本家:他的运作模式想做的目标是:让人们衣食无忧,随心所欲地按照自己的意愿去生活。实现真正的共产主义社会!

川普,幸亏没连任,否则文明世界要倒退,劣币驱逐良币的戏码加重!

另一位红颜知己写道:某朝不需要资本家也不可能滋生资本家这个物种,它只需要也只可能大量滋生二极管这样的二货。该论述已被放进推论5.7

…………

我是衷心期盼有人能够从逻辑法治角度推翻这篇令人扎眼的论述,否则就得面对一系列推论、尤其是推论5.12推演出的非常残酷的现实!

法治的所有基础前提就是要讲逻辑。根据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在世界逻辑日界面上的论述:人类是逻辑动物,其逆反命题立马可推演出:

定理:如果P不讲逻辑不讲法治,那么P不属于人类,P也就不是人!那P就是个渣!

也可把这个定理称作渣定理这个“渣”不是华社庸俗骂人的“渣”,而是有严格数学定义的“渣”。可用我的姓的头3个字母“Zha”来命名这个我推演出来的定理,因为“Zha”与“渣”的中文发音相同。

然后再经一系列演算推演出推论5.12:

 “内在精神黑暗的人与民主宪政社会的法治价值观在逻辑链上格格不入,故只会对民主宪政社会造成破坏。他们不论从事什么行当,都只会对该行当的法治产生破坏。经营实体,成为不了资本家;经营媒体,只会产生有毒信息;从事政治,腐化政党政坛;从事教育,只会培养出同类货;为人父母,也不合格,因为达不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中小学生最低逻辑学标准;……。他们在其母国如此,来到西方民主国家也如此,不论在世界哪个角落都如此!

推论5.12简言之就是:渣做的所有事必成为渣事!

备注:

  1. 如果在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论述中看不出来,那就是被骂而不知!当然能够看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论述是骂人的论述,估计全天下除了我之外也没有几个人了。
  2. 这个是动态的,不是静态的。
  3. 当某个时刻P讲逻辑讲法治时,那么这个时刻的P就不是,而是属于人类了,也就是人了;
  4. 当某个时刻P不讲逻辑不讲法治时,那么这个时刻P就是,不属于人类,也就不是人了。
  5. By 2) — 4)P当且仅当时时刻刻讲逻辑讲法治,P才属于人类,P才是人!
  6. 例如大选时,P拿到选票,P不讲逻辑不讲法治来投票,而是按立场、情感和感觉来投票,那么P投的票就成为渣票;如果渣票在总票数中不幸占多数,那么选出来的东西就是渣东西!这就不难理解推论5.12: 渣做的所有事必成为渣事!
  7. 再看一个新近发生在某群的事例。

某人C写道:特朗普与拜登,一个是混蛋另一𠆤是痴呆症的老头.但不可否认的是两年前民选时特朗普是实实在在的获得了半数选民支持.曾经辉煌、伟大的美利坚合众国让这两个老头来表演,确是美国人民的悲哀和不幸!

K问:@C  “两年前民选时特朗普是实实在在的获得了半数选民支持。这是真的吗?请把证据发上来!

C回:@K,你吃饱撑着,特朗普为选区选票打官司你应该看过,若你有在美国的朋友也可打电话问一下,美国中、下层的民众至今大多认为应该是特朗普胜选.但说这些又与我们何干?若按我的观点,两个都是王八蛋,我拿什么证据给你?纯属聊斋而已,你爱信不信!

1)从C的文字以及回复,C根本就不知道司法程序中的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是个法治社会的门外汉。

2By 1),C非常不幸地满足100多年前黑格尔归类的内在精神黑暗的定义。

3若你有在美国的朋友也可打电话问一下,美国中、下层的民众至今大多认为应该是特朗普胜选.从这可看出C还处在按立场、情感和感觉来论是非的原始阶段,根本就不懂更找不到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总干事奥德蕾·阿祖莱在世界逻辑日指出的免于跌倒的逻辑扶手

4)如果谁主张,谁举证的举证责任分配的一般原则任由C破坏,那就会让有罪推定大行其道,自证清白的违法事件四处游走,人人都可以按需被成为罪犯,法治社会荡然无存!

5)在现代民主社会,证明C的这句话两年前民选时特朗普是实实在在的获得了半数选民支持是个假命题会是难事么?还需要打电话问一下,美国中、下层的民众至今大多认为应该是特朗普胜选么?翻翻选举结果会是个高科技的活么?

美国是按照选举人团票决的选举制国家,2020年大选,拜登 306,特朗普 232。也就是拜登夺得总选举人团票的306/(306+232)= 56.88%,而特朗普只得43.12%。谁过半?

即便是选民选票,拜登获得了81,283,501,占总选票的51.3%,而特朗普获得了74,223,975,占46.8%。又是谁过半?

也就是说不论是选举人团票还是选民选票,两年前民选时特朗普是实实在在的获得了半数选民支持是假都不能再假的假命题!

https://en.m.wikipedia.org/wiki/2020_United_States_presidential_election

https://www.fec.gov/resources/cms-content/documents/federalelections2020.pdf

  8. 如果不知逻辑学为何物,如果是在专制政体,也许还可以把环境条件不充分作为辩解的口舌;但如果是在民主宪政政体,那么立即跳过上述所有文字,赶紧按照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指引直接去位于奥克兰Western Springs Zoo报到吧!
  9. 如果将定理的所有渣构成一个渣集Z,那么法国社会心理学家古斯塔夫·勒庞(Gustave Le Bon1841—1931)1895年出版的名著《乌合之众》的乌合之众集L是渣集Z的子集,即LZ。因为勒庞的乌合之众缺乏理性,也就是缺乏数理逻辑性,故是渣。勒庞在书中写道:人一到群体中,智商就严重降低,为了获得认同,个体愿意抛弃是非,用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归属感。就是说一个人P到乌合之众群体中,也就是渣体、渣集Z中,抛弃是非,也就是必须不讲数理逻辑理性,用渣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渣类归属感。这就解释了在西方政体中,一些受过良好教育的政客P,为了到乌合之众群体中,也就是渣体、渣集Z中,必须抛弃是非,也就是必须不讲数理逻辑理性,用渣智商去换取那份让人备感安全的渣类归属感,也就是用骗,这样才能骗到渣集的选票,也就是渣票。故这类受过良好教育、明知数理逻辑的重要、却为渣票故意抛弃数理逻辑的理性,同流合污,P是极为下作下流的政客!
  10. 英国现代小说家、剧作家毛姆(William Somerset Maugham, 1874125—19651216)说:真理和谎言对于无知的人来说,并无分别。当你提醒傻子要小心时,即得罪了骗子,也得罪了傻子。使骗子利益受到损失,傻子却认为你在侮辱他的智商,他们就会联合起来整你。在这里,区分不了真理和谎言的人被毛姆定义为无知,那么毛姆定义的无知人集M是渣集Z的子集,即MZ
  11. By “定理的推论5,黑格尔(Georg Wilhelm Friedrich Hegel, 1770827—18311114)定义的内在精神黑暗的人集是渣集Z的子集,即HZ
  12. 综上9-11所述,勒庞定义的乌合之众集L、毛姆定义的区分不了真理和谎言的无知人集M、以及黑格尔定义的内在精神黑暗的人集H,均是渣集Z的子集!即LZMZHZ。
  13. 将法国勒庞集L、英国毛姆集M、德国黑格尔集H全部合并在一起,形成一个更大的集,也依旧逃不出渣集Z的魔掌。根据集合论定理,这3个集的并集也是渣集Z的子集,即Z。问:LMH以及并集这四个子集是不是渣集Z的真子集?这个问题留给大家作为家庭作业吧!(提示:集A是集B的真子集当且仅当(1) AB(AB的子集)and (2) B中有个元素不属于A)
  14. 根据渣定理以及上述备注,可以更加深入了解和理解英国历史学家阿克顿勋爵(Lord Acton, 1834110—1902619对民主政体内为什么还会存在邪恶的论述。他最广为世人所知的格言是” Power tends to corruption and absolute power corrupts absolutely.”(权力导致腐败,绝对权力导致绝对腐败)

他指出: “The one pervading evil of democracy is the tyranny of the majority, or rather of that party, not always the majority, that succeeds, by force or fraud, in carrying elections.”(民主中弥漫的邪恶是多数派的暴政,或者更确切地说,是某党的暴政,并不总是多数派的暴政,他们通过武力或者欺诈成功举行选举。)

他说: “The danger is not that a particular class is unfit to govern: every class is unfit to govern.”(危险不是哪个阶级应该统治的问题,是哪个阶级都不应该统治。)

任何人都靠不住——知识分子靠不住,无知分子也靠不住;富人靠不住,穷人也靠不住……谁都不应、都不配统治。

那该由谁来统治呢?能而且只能由法治来统治!这是民主的基石和底线!

故在民主政体,一个在数理逻辑上站不住脚的政客、政党,指望它公平公正依法行政,无异于太监逛青楼,只能意淫罢了!它最多只会根据政客、政党的好恶按需来讲法治。而不懂数理逻辑的乌合之众、无知、内在精神黑暗等等子集的联合体足够大,也就是渣集足够大,那么社会或社会会有足够大的部分只能相互被推波助澜掉进“No justice no peace”(没有公平正义就没有和平)的悖论陷阱!也就是毛姆说的当你提醒傻子(比如乌合之众,等)要小心时,即得罪了骗子(比如某政客、政党,等),也得罪了傻子。使骗子利益受到损失,傻子却认为你在侮辱他的智商,他们就会联合起来整你。历史和现实的例证比比皆是!


      15. 问:什么样的人能被称作为知识分子


法国哲学家、剧作家、小说家、编剧、政治活动家、传记作家、文学评论家让-保罗·夏尔·艾马尔·萨特(Jean-Paul Charles Aymard Sartre1905621—1980415日)说:知识分子是那些干涉与他们无关的事情的人。


美国语言学家、哲学家、认识科学家、史学家、社会批判家和政治活动家、分析哲学领域的重要人物、认知科学领域的创始人、亚利桑那大学语言学系的荣誉教授和麻省理工学院语言学系的荣誉退休教授艾弗拉姆·诺姆·乔姆斯基(Avram Noam Chomsky1928127)在其专著《Understanding Power》(2003)(认知力量)中认为:知识分子是诽谤专家,他们基本上是政治委员,他们是意识形态管理者,最容易受到异议的威胁。他还说:知识分子的责任是说出真理,暴露谎言。


美国芝加哥大学经济学教授、第二代芝加哥经济学派领军人物、1976年获得诺贝尔经济学奖,以表彰他在消费分析、货币供应理论及历史、和稳定政策复杂性等范畴的贡献,被誉为20世纪最重要且最具影响力的经济学家之一的米尔顿·佛利民(Milton Friedman1912731—20061116日)在《米尔顿·弗里德曼访谈录》(1974)中说,商人和知识分子都是资本主义的敌人,因为大多数知识分子相信社会主义,而商人则期望经济特权。


美国经济学家、社会理论家、斯坦福大学胡佛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托马斯·索维尔(英語:Thomas Sowell1930630)在他的《知识分子与社会》(2010)一书中写道,知识分子是知识而非物质产品的生产者,倾向于在自己的专业领域之外发表言论,期望从光环效应中获得社会和职业利益。


在中国老毛专制期,1957312日,毛泽东在《中国共产党全国宣传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表示:现在的大多数的知识分子世界观基本上是资产阶级的,他们还是属于资产阶级的知识分子。同年410日,毛泽东再次表示:现在的知识分子是身在曹营心在汉,他们的灵魂依旧在资产阶级那方面。他还说阶级敌人党内有、党外有,知识分子中更多,故知识越多越反动!


1978318日,邓小平在中国工会十七大的讲话《知识分子是工人阶级的一部分》。


维基百科全书:知识分子(英語:Intellectual)是对社会现实进行批判性思考、研究和反思,并针对社会规范问题提出解决方案的人。


上述这些大师、名人、百科全书的叙述是不是云山雾罩?有的甚至自相矛盾?我对知识分子定义的认知比上述这些认知更加简单、更加刻薄、也更加毒辣:在渣定理面前,只要不懂数理逻辑,那就是渣,渣怎么可能会是知识分子呢?哪还有脸敢配称知识分子呢?即:渣一定不是知识分子;知识分子一定不是渣,他()必须时时刻刻懂得数理逻辑,这是成为知识分子的最基本的第一要素!


同理,对专家、学者、权威、博导、CEO、伟大领袖等等英武的名词也一样,在渣定理面前,只有不是渣,这是成为专家、学者、权威、博导、CEO、伟大领袖等等英武名词的最基本的第一要素!否则都是渣。既然已经是渣却还披着专家、学者、权威、博导、CEO、伟大领袖等等英武名词的外衣,那就是个骗子!


也许有人会问我,对目前的现实世界是不是非常沮丧?


普朗克常数、普朗克黑体辐射定律、量子力学的创始人、1918年度诺贝尔物理学奖、德国物理学家马克斯·卡尔·恩斯特·路德维希·普朗克(Max Karl Ernst Ludwig Planck1858423—1947104日)有句名言:要接受一个新的科学真理,并不用说服它的反对者,而是等到反对者们都相继死去,新的一代从一开始便清楚地明白这一真理。(德语原文:Eine neue wissenschaftliche Wahrheit pflegt sich nicht in der Weise durchzusetzen, dass ihre Gegner überzeugt werden und sich als belehrt erklären, sondern dadurch, dass die Gegner allmählich aussterben und dass die heranwachsende Generation von vornherein mit der Wahrheit vertraut gemacht ist.


普朗克名言非常地决绝,也许透着一丝普朗克的沮丧和悲观,但我深信不疑。


16.为什么渣定理里的渣总是被人骗而且还不自知?渣的要求就是渣要求,渣要求谁能满足呢?有且只有骗子能够满足!渣被骗又为什么不会自知呢?根据渣定理渣的定义,若被骗能自知,那就有逻辑思维的判断能力,那就不是渣了!故一旦堕落到渣定理里的渣,一旦终身不知逻辑为何物,那么终身都是被骗的货!

 

17. 在渣定理里的渣海洋里游刃有余的著名骗子,在我看来,尼古洛··贝尔纳多··马基雅维利(Niccolò di Bernardo dei Machiavelli146953—1527621日)是世界各国骗子中的教父。他被冠以意大利的政治学家、哲学家、历史学家、政治家、外交官。他是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的重要人物,被称为近代政治学之父,但就是没有被冠以数学家。他不懂数理逻辑,故他属于渣。他于1513年献给 洛倫佐二世··美第奇其呕心沥血最著名的马屁之作《君主论 》就是渣论,邪恶得令人震惊!但该书是英王查理一世爱不释手、法王亨利四世贴身携带、普鲁士腓特烈大帝把它作為自己决策的依据;路易十四每晚必读并说:「不读此书不能高枕而眠」、拿破崙百读不厌写满批注、希特勒放在枕边、墨索里尼称之为政治家的指南、……、等等巨多君王領袖学习统治术的经典。

 《君主论》的中心主題是如有必要,君主是应该使用不道德的不折手段去实现目标(例如荣誉和生存)。主要邪恶的论述有: 

  • 在善良与恶行方面,对于一个君王来说,不仅不必具备各种美德,而且还要保留那些不会使自己亡国的恶行。
  • 在残暴和仁慈方面,君主对于残暴这个恶名不必介意,所应重视的倒是不要滥用仁慈,因为仁慈会带来灭顶之灾, 被人畏惧比受人爱戴是安全得多的
  • 在守信和失信方面,君主应当效法狐狸与狮子。
  • 当遵守信义对自己不利,或原来使自己作出诺言的理由不复存在时,一位英明的君主绝不能够、也不应当遵守信义。但君主又必须深知怎样掩饰这种兽性,并需做一个伟大的伪装者和伪善者,要显得具备一切优良品质。
  • 在人民与贵族方面,君王应避免自己因袒护人民而受到贵族的责难,也要避免因袒护贵族而受到人民的非议,就应设立作为第三者的裁判机关(议会),而用不着君王担负责任。
  • ……

 《君主论》与先秦的残酷暴政法家思想、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的《孙子兵法》、《三十六计》、《厚黑学》类似并更甚!最让人掉眼镜的是,在拍君王最喜欢什么马屁这个问题上,东西方有高度共识。因为约公元前515至前512年,《孙子兵法》是孙武初次见面赠送给吴王的马屁统治术见面礼!与马基雅维利献给其君主的《君主论》异曲同工!

 我对现实世界不感沮丧和悲观,因为对于小鱼小虾小渣兴致不大,我最喜欢的刺激是:在日常生活中捕捉到大鱼大虾大渣,看渣的热闹和笑话!也就是备注18:

  18. 这个定理能否被人们从理性上自觉接受、能否被赞许、能否获奖等等等等对我来说都不重要,因为万来朝的残酷现实就是对它最大的奖励!




声明:作者原创文章文责自负,在澳纽网上发表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





更多 文章


富可敌国的马云不是资本家?为什么不是?

阔佬房东花钱买回租客的租约

荣幸

几张照片的花絮—我对国际社运的观察

“死得其所”与“死得其时”

再发奇想 ——周邦彦躲进妓女的床下得到了什么又失去了什么?

老毛、老邓、老美及其它

谁是老虎

上帝、堕胎及其它

雨霖铃

清明随想

谁敢争锋谁敢评—追思张远南老师
 

更多>>  


彩虹摄影

浏览微信精选文章,免费公众号推广

感谢您对澳纽网的支持

© 2024 澳纽网 AusNZ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