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霞似火,红翻了整条路

摄影纵横 旅游 澳纽原创 编辑精选

作者:杨金锁

正值奥克兰的冬天,但此时奥克兰中区的奥马纳街Omana Ave)、埃格林顿街(Eglinton Ave)、费尔文路(Fairview Road),等几条路上的红色樱花一株株,一朵朵灿若云霞,燃烧着激情。它们迎春而发,迎春而动。

春尚襁褓,她已孕蕾,她已灿烂,盛开的樱花在阳光中临风而舞,湛蓝的天空是它的背景,绽开它红色的花裙,似跳动的火焰明亮闪烁,那火红的花儿,真正绘绝了春色,占尽了春光。



寒绯樱也叫钟花樱 、中国红樱,在奥克兰被称为“野樱花”,寒绯樱(学名:Cerasus campanulata (Maxim.) A.N. Vassiljeva):台湾称山樱花、绯樱,日本称之为寒绯樱,顾名思义,开在寒冷的早春的红色樱花。

寒绯樱确实可能算是中国内地一年里最早开放的樱花,花期一般在2月中旬,滁州龙山樱花园,花期在2.18-3.2号左右盛开.花的颜色如我们常见的梅花相同。

当它还是花骨朵儿的时候和梅花无法区分,红红火火的一片如同红梅盛开。花朵直径一厘米,盛花时红花满树,花团锦簇。

每每在樱花绽放的时候,春都会一起来到,樱花用它的纯洁高凌,年复一年地做着使者。

盛开的樱花成了一片“樱花海”,当清风吹过,樱花便纷纷地散落,像是下了一场纷纷扬扬的红色花辨雨。

站在樱花树下,抬头凝望。一阵风吹过,忽然看到红色花瓣漫天飞舞,还伴随着鸟儿在树枝间跳跃而发出的“哗啦啦”响声。

这种红色樱花是隆冬时节开花。日本樱花是进入春天,平均气温达到20度时才会盛开。

这是奥马纳街景,一棵棵红红的樱花树把街道点缀的无与伦比。真羡慕住在此处的人们,盛开时节的街道美得不要不要的。



埃格林顿街街景

这种花是钟形花冠,寒绯樱的花序就像一个个串着的长铃铛。开花时花瓣朝下呈吊钟状。花期很长,从奥克兰的7月初要持续到9月初,二个多月时间。

生长在路边的红色樱花一簇簇红樱花,红得像漂染过似的,再有嫩叶作陪衬,远远看上去,就像是晨熹微露的朝霞。

每当有车辆路过过的时候,卷起花瓣飞舞,在有风的日子去看,漫天的花辩纷飞,似红色的雪,引得无数的赏花者纷至沓来。

随机揽入一片花瓣在手心,花虽凋零,心却依然扑哧扑哧的跳动。流逝的是岁月,丢失的是记忆,忘不掉的是你那抹转身的背影!



樱花盛开的季节也是这些鸟儿的盛宴,它们把头埋进了花蕊,尽情享受着它们的美食,由于天气还冷,被它们抢夺了本应是蜜蜂们的美食。

它们一边吃,一边嘻闹,互相追逐,正好拍到它们在马路上。

走在樱花树下,脚下软软的,那是香气还未消散的花絮。抬起脚,迈出步,香气追随你身后,樱花在你脚下飞舞,重演落下枝头的回忆,而这只是回忆,对灿烂的回忆……

停泊在树下的汽车,车身上也是红色的花辨。

花辩精灵在小路上随着微风飞舞,像寒冬纷飞的红色雪花,时而急促,时而悠扬,在不经意间,地面上已似铺满了一层红红的的绒毯,花瓣掉落,旋转,在天空中徘徊,最后仍无力摆脱宿命,成为尘埃。

马路两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火焰花树,如霞似火摇摇曳曳,那微泛铜色的树身,树冠张开四五米,伸开双臂簇拥着两边的伙伴,大有为我独尊的气势!

樱花自然是赏得,赏樱花的人却也是一景,身在樱花丛中,就算不是为了赏花而来,却也不自觉地成了赏花人。

每一朵花儿都向下垂着,如同受了气的小媳妇儿,频频低头弯腰浅浅一笑。



樱花一丛丛,一簇簇,有大有小,有歪有斜,更加显得多姿多彩。

枝干上缀着数不清的花蕾,深红色的蕾,豆蔻枝头,似跳动的火焰明亮闪烁。

也许这个时候已经错过了樱花最最灿烂的时刻,樱花凋谢的很多,飘落满大街,脚步踏在花片上,构成了1条条用花片铺成的小道,人们边走边观赏樱花,也另有一番风景!

虽然落花很多,但还有很多的樱花矗立枝头,依然灿烂,它们展开美丽的笑脸,欢迎各方来客。

如霞似火摇摇曳曳漫天飞舞的“红樱” 总会卷起无限浪漫。从7月中旬开始,己开了一个多月了,赏花的朋友们要去得抓紧时间了,

一阵大风吹来,树上的樱花花辨纷纷落下,火红的花瓣漫天飞舞着、飞舞……!



 

 2,310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