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贝尔医学奖得主:尼安德特人没灭绝 我们就是!

帕博博士很喜欢拿起尼安德塔人的复原化石,凝视几十万年前的祖先。(图/耶鲁大学)

2022年的诺贝尔生医奖刚刚揭晓,今年并不是颁给发明某种生物医疗技术团队,而是给了这个时代最重要的体质人类学家-帕博(Dr.Svante Pääbo)博士,他开发的的古DNA还原技术,重构了人类演化的谱系。原本以为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与智人(Homo sapiens)泾渭分明、毫不相干,但是他的古DNA证据却显示,我们现代人的血统裡混有尼安德塔人的DNA,从另一个角度来看,现代人是智人与尼安德塔人的后代。



帕博出生于瑞典斯德哥尔摩,是化学家卡琳•帕博(Karin Pääbo)和生物化学家伯格斯特龙(Sune Bergström)的儿子。帕博的兴趣相当广泛,在就读乌普萨拉大学(Uppsala universitet)的期间,除了本科的医学博士学位以外,也探索了科学史、埃及学和俄语等多个领域。

帕博博士证明尼安德塔人是现代人的祖先之一,这使得尼安德塔人的复原形象也出现革命性的改变。1910年代的尼安德塔人是与猩猩无异的多毛野蛮人,现在对尼安德塔人的复原形象就变得和蔼可亲的多,他们也应该有衣服。(图/伦敦自然史博物馆)他日后的学术成就也可以说是这些学术兴趣的综合,1986年,他首次在古埃及木乃伊中找到倖存的DNA,也就开启了古人类DNA的研究,从此被誉为“古人类法医学”之祖。

之后他再接再励,利用电脑断层扫描与电子显微镜分层技术,从更古老的生物遗骸中找到DNA 序列,为研究灭绝生物的古代 DNA 铺平了道路。2005年,他开对尼安德塔人进行基因组定序,由于涉及几千个古人类化石的测量,因此被称为“古DNA 革命”,这场革命确实具有颠覆性与开创性,帕博证明有一些现代人混有尼安德塔人基因!

具体来说,大约 2% 的尼安德塔人基因存在于欧洲、亚洲和东亚地区的人群,而非洲人则没有尼安德塔人基因。这也证明了智人迁徙的路线,是从东非出发进入西亚,在那裡遇到尼安德塔人,然后一部分智人进入欧洲,一部分往中亚移动,最终来到东亚,有一些进入北美洲。

帕博说:“这个发现非常酷,原来尼安德塔人为现代人贡献了DNA。从这角度来看,尼安德塔人并没有完全灭绝。”

之后,帕博的公开照片,就经常是他拿著尼安德塔人复原头骨对视,他表示,这是在思考我(智人)与尼安德塔人究竟有多少差别?

2008年,他从西伯利亚古人类穴居洞中的遗骨中(X女),分析出有别于智人与尼安德塔人的古DNA,之后就以发现地点的西伯利亚南部阿尔泰山丹尼索瓦洞(Denisova Cave),将她命名为“丹尼索瓦人”(Homo sapien ssp. Denisova)。

帕博的贡献在科学界得到了广泛认可。他在2005年荣获路易斯•简安特医学奖(The Louis-Jeantet Prizes)、2011年获得美国科学促进会纽科姆•克利夫兰奖(Newcomb Cleveland Prize) 、2013 年获得格鲁伯基金会遗传学奖(Gruber Prize in Genetics)等数十个奖项。他是瑞典皇家科学院院士,美国国家科学院和美国艺术与科学院外籍院士,莱比锡大学名誉教授,伦敦自然历史学院名誉研究员。

文章来源:Svante Pääbo

来源: 中时新闻网



 28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