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大麻农场华裔劳工遭枪杀:华人移民“淘麻热”悲歌

上月底,4名中国工人在美国俄克拉荷马州一个大麻农场上遭到”处决式”枪杀身亡,另有1人受伤。同为中国公民的45岁疑犯陈武(Wu Chen,音译)据指在当日要求农场在半小时内归还其投资的30万美元不成而施害。悲剧过后,这个美国中南部州份上、牵扯华人、移民和犯罪集团的淘金故事也暴露在聚光灯之下。

此次枪杀案发生在该州首府俄克拉荷马城110公里外、一条乡村公路上的大麻农场,占地面积约4公顷。据警方此前消息,嫌犯在进入农场上的一栋建筑物后”待了很长时间”才进行杀戮,受害者包括三男一女,另有1名中国男子受伤,警方未有披露受害者身分,但有报道指他们包括农场投资者及员工。调查局探员Phillip Ott指疑犯陈武要求在场员工在半小时内支付30万美元,”否则他将杀死车库里的所有人。”疑犯现面临四项一级谋杀和一持致命武器殴打和伤害罪。



俄克拉荷马州于2018年将医用大麻合法化以后,吸引了来自全国各地的投资者在这里投建大麻农场,大麻营业执照可轻易获得、低投资门槛、大麻滥用等使该州成为全美最火热的大麻种植及销售市场,亦吸引了大量美国本土的华裔商人与劳工。

州麻醉品和危险药物管制局发言人Mark Woodward指,此次案件中农场的登记所有者亦为一名当地居民,但此人对农场的运作一无所知。

根据该州法律,要获得种植许可,拥有农场至少75%所有权的人必须已经在该州居住两年,但这一政策却很容易借”幽灵场主”规避。自2021年春季以来,该州已发放了约8,500个大麻种植许可证,但其中约2,000个是通过欺诈性手段获得的。

今年9月,来自该州的两名国会参议员James Lankford和Jim Inhofe提出《国际土地所有权安全和监督法案》(SOIL法案)试图加强对外国人购买农业用地的监督,Lankford当时表示:”这些跨国犯罪组织与中国公民合作,在俄克拉荷马州各地购买土地和企业。这是一个国家安全问题,也是一个人权问题。我们需要知道谁在购买我们的土地,他们如何使用它,以及是否有犯罪活动发生。”

俄克拉荷马淘麻热

台湾移民林瑞煜是这场华人”淘麻热”的其中一个受益者和牵头人。年过70的他在本该退休的年纪,跑到美国南部边境上的新墨西哥州当起了大麻中介,给华人投资者和当地地主牵线,最终碰壁转而来到俄克拉荷马州。

这里虽然是保守的”深红州”,娱乐性大麻使用也尚未合法,但由于该州在发放合法医用大麻使用卡上极度宽松,居民可以以各种小伤小痛为由,交上60美元就可从医生获批使用。 2018年法案颁布至今,已有10%的居民获发医疗卡,比例为全国最高。

此外,加上投资成本和门槛低,人口只有400万的俄克拉荷马州目前已有超过9,000家获得许可的大麻企业,当中包括近2,000家药房和近6,000家种植企业,总量超过老牌娱乐性大麻市场加州和科罗拉多州,为全国之最。

据美国《MEL Magazine》报道,在2020年11月新墨西哥州大麻农场遭到各级执法部门的联合突击后,大部分华人运营的大麻农场转战俄克拉荷马,让这个位于美国中南腹地的州份顿成为华人的”狂野西部”。



“剪花工”

大麻种植业是一种劳动密集型产业,需要大量的工人精心照料,愈是高品质的大麻便愈是如此。疫情之下,那些从事餐饮业、美容等各式服务行业的华裔劳工的失业,为正在扩张的大麻农场提供了人力。

这些华裔劳工英语能力欠佳、教育程度也多不高,经华人新移民社群的职业介绍所来到这里,做”剪花工”、”搭棚工”,不少人来到农场才知道剪的是什么花、为什么搭棚,得知医用大麻是合法种植,却也不了解内情,直到执法人员到了农场搜查,才知道自己被卷进了非法大麻生意。

许多因疫情生意做不下去的餐饮业华人老板也跟风加入了这场淘麻热。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指,随着资金到位,数以千计的华人移民劳工业随之而至。工作机会通常是口口相传,除了唐人街的职业介绍所,人们也通过讨论大麻投资机会的微信群、宣讲会或是同乡会组织来交换信息。

一位华裔大麻农场工人对《新墨西哥州探照灯》(Searchlight New Mexico)表示:”每个人都从餐馆被解雇了,不然我怎么喂饱家人?”

林瑞煜对BBC记者表示:”这对华人来说是非常好的行业,我认为大麻迟早会成为华人的主要产业之一”。

自2018年美国修订了有关大麻的联邦农业法案,包括把汉麻(即工业大麻)从《受管制物质法》中剔除,并把之列为农产品,随之迎来淘麻热,全美48 个州和属地波多黎各在 2019年审议了200多项与大麻生产和监管相关的法案。对于大麻业来说,新冠疫情爆发的2020 年是突破性的一年,根据一份报告,美国的合法销售额(14 个州允许成人使用,36 个州允许医疗销售)达到创纪录的175亿美元,比2019年增长 46%。

在全国各地的大麻农场也有了华人的足迹。近年来,在科罗拉多州、华盛顿和加州,执法部门捣毁了由中国人所有的非法种植农场、在地下室种植的郊区住宅。在原来几乎以清一色的白人人口组成、华人聚集更显眼的新墨西哥州等,一些当地人认为华人”入侵”了他们的家园,引发了抗议活动甚至暴力事件的发生。

一位大麻合法化的倡议者、律师Bruce Margolin对《MEL Magazine》表示,这些大麻农场的兴起是繁琐的合法大麻法律和一代人的经济崩溃的结果,无数的移民投资者、企业主和劳动者要在反亚裔氛围见涨的环境下寻找出路:”恰好现在大麻非常有利可图,而且几乎任何人都有机会进入这个行业。”

来源: HK01




 

 248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