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韵悠扬:世界诗歌运动(WPM)诗歌专辑.主编:佩英 翻译:曹谁

文艺天地

诗韵悠扬:世界诗歌运动(WPM)诗歌专辑

主编:佩英

翻译:曹谁

命运

想象受伤的鸟之歌。

他的羽毛由铅灰变成天蓝,
由金色变成血色,
跟青草齐平。

想象雄鹰在碧空中的飞翔,
当他在看到猎物时,
就会旋转而下。

当充满生命的伤口在靠近鹰爪,
美丽在寻求致命的死亡,
希望在寻求磨难的变数,
他们依然悬而未决。

然而即便冒着因果断裂的危险,
也要想象诗歌之手会触摸到坠落的猛禽,
把致命的死亡带来,
因为爱情注定会抵达预定的约会地。

会聚

如同木头一般躺着,
我们的红树皮褶皱,
我们像在青草地上腐烂的水牛。

但是因为莫名其妙的随机行为,
如同青草中的蘑菇,
我们探索整个千年,
从史前野兽奔逃开始,
跟万事万物开展竞争,
是在永恒弧线下伸展百万年的生物,
当巨龙和渴望在云中大战。

太阳在呼唤。
犹豫就是死亡。
飞翔,飞翔,美丽的欲望天鹅,
每件事都能够实现。

在白色的露珠上行走,
脱去你们的鞋子呼喊:
人类的时代是传说中的森林上的凝视。

相框

我一直希望
修正我自己
在里面摆姿势
相框与墙壁成为朋友

我把自己置身于
十八世纪的照片
现在我只有两种颜色和一种姿势
但是没有蝴蝶停驻在我衬衫上的花朵

我跑到时光的前面
进入二十一世纪的相框
突然间这么多颜色开始向我扑来
我的第一个颜色开始褪去

我不认为我能成为墙壁的朋友
他们只会横亘在我的路上

照片,请稍候
也许你的相框
比我的身高还矮小

转世

我把我的基因
放在实验桌上
于是开始寻找
我前世的故事

我的基因振翅欲飞
但没有飞起来
我非常明白
我从来不是蝴蝶
从来也不是鸟类
我的翅膀从来没有那样的活力

我的基因静止不动
连爬都没有爬动
我从来没有像蚯蚓一样生活

忘掉蚂蚁和蜜蜂的故事
我再也不能排在长队中

我把自己看成一张桌子,一把椅子
后来才知道
我是一扇窗户
大大地敞开
全世界都在瞭望
若窗户关闭
大群的麻烦跟来

我把窗户打开
直到地板上
把它做成门
然后从大门走出

太阳中的黄金鸟


进入打开的窗户,

如果你欣赏美,
太阳中黄金鸟
他在成都造访我们。
然后开始飞行,
我会给你口述一节
关于中国诗歌:
关于李白和杜甫。
以个人身份解释
用平常的话来说,
如何渡过河流
鲜花正在沐浴。
以弥赛亚的身份出现
为我们带来好消息
关于中国,关于俄国!
还有我们的友谊!

我二十四小时值班,
我马上要去工作了。
就像狗窝里的狗一样,
我是儿童营看守员。
我和卡卢加离婚了。
光天化日之下分手。
只有两个可靠的朋友,
是原来跟我在一起的。
对抗冷酷伤害,对抗邪恶之眼,
使我的精神不致衰弱,
两条尾巴,四只眼睛,
我的枪口长2.8英尺。
反对出售的权力
给我套上挽具
上帝的创造物
但每一个都有四十二颗尖牙。
这说明了很多
如果能抵御暴风雨和雷雨
为了你和上帝
谢里克和巴博斯站了起来。

来自世界的溃疡蔓延
我躲在森林小屋里。
现在我在家
诗人在远方!

无限期地
严格隔离,
建立沟通
我每天都跟上帝同在!
我做祈祷,
我点蜡烛。
为了生存的命运,
从炉子底下预言。

 

世界的一半是水

在恰如其分的地方今天园主和仙女再次相遇
古老的漫步给我奇异的机缘
我看到了世界的一半是水
我俯下身啜饮扔在我手掌的欢笑
你的脸庞正在爱上我
你的手掌是无数的鸟
我看到你如同孩童奔跑般愉悦
你亲吻我额头上花瓣形的伤疤
每个字母写下的都是热烈的病
我打开我自己如同你在云中听到的

自从你身体中的镜子反射着我的眼神
我打扮自己如同你看到的样子
当故事结束后眼角的皱纹生出
云朵的脸庞也变老,推动着蕾丝的窗帘
大山是展开的双手,雾气是其他的东西

雕花茶壶

我把从你的根部撕下的玫瑰跟街道混合
玫瑰不再是玫瑰,道路被大大缩短
一朵小小花蕾伴着我的渴望在沉坠
我是一片带有血丝的红色茶叶
我的爱人!
妈妈把我的嫩芽包起来,把我塞进了屋子里
在窗户中用颤抖的声音浸泡我,以罗勒装饰
妈妈,给我糖,抚摸我,让房子把我啜饮
我从街道离开,我是霜冻的花瓣,我的汗珠劳累
我把我的思念带走,有点空虚,完全分开
我是小小的屋顶小小的门廊,我是一朵被撕裂的玫瑰
永远不再!
妈妈为我抖掉尘土,把我卷起塞进胸中
再次用文字和谣曲,让我昏睡三天三夜

把我放到人生中妈妈就在你的眼前
在我的内部传导更广大的世界

定居在湖上的天空

天空定居在湖上
云朵如同飞毯飘过
我们准备踏上月亮
我们的路途是围绕月亮的舞蹈
沿途泛起水雾和时光
沙沙作响的氢裙在飘荡
从我们的头顶和身边穿过
前方就是破晓
我们在伸展或者被伸展
从肉桂到蓝色来自钻石来自蜂群
全世界都在闪闪发光
我们回身看到地球的绸缎
那是恩赐我们的大地和花园
我们是在学习种植:光

创造和平的方法

为了创造和平
拿起一个小坦克
趁它还在睡觉
在军营的后院里

把它放在膝盖上
轻轻爱抚它直到

它再次酣然入睡

现在是行动的时候:
抓住他的枪炮
扭动他的鼻子
好像嚼口香糖
如同玩橡皮泥
打个漂亮的蝴蝶结

然后将它放在乡村广场
端端正正转过来
这不是战争纪念馆
这只是和平纪念馆

经常重复这个动作
尽你所能创造和平

美国飞人(组诗)

守望的女人

守望男人归来的女人
失落,哭泣,无法解脱
从自己的梦想。她戴着锁链
无论她去哪里。死寂的清晨
她会充满爱地舒展筋骨
跟他的记忆背道相驰,
她闪电般激动
为他最后离开遗留的气息
其他男人的美酒和热情

都不能治愈他。守望的女人
让她的男人来惩罚这个夜晚
在想象中疯狂地爱抚。
醒来后依然渴望睡眠
还有它充满魔力的吻。
在睡眠中她总是梦到雨。
她在折叠自己,
一片又一片白色叶子,
翻滚成一本空白的书。
每个页码都在呼叫他的名字。

迟缓而干热的哈马丹风

我听到村里的鼓手像在舞台一样敲打
他说的话就像下午刮风时成熟的芒果
全神贯注而肆无忌惮,无声无息却锣鼓喧天
时间在深渊中飞逝
然后穿着睡衣的晨曦洒落在一片赤裸的土地上
战士们在后面站起来
所有的极乐开始聚集
防止缓慢的流淌
在一个寒冷的边境缓慢移动的山峰上
随着干燥的漂移而昏昏欲睡
就像一个死去的垃圾场
被遗忘的田野上的阴霾开始弥漫
使我战战兢兢的恐惧变轻
祖先虽然化为枯骨却依然活着
我不应该被误导到远方
因为我听到远方有人在向我呼喊
当门像一颗坚固的牙齿一样打开
狂野的泪水接踵而至
没有人能带走这歌唱的尘埃
我将要升起来

复调

一条河。一个能召唤海洋的分支
同时拥抱边界和旗帜。尼罗河
五彩斑斓的淤泥是珍贵的面包
这就是历史。强大的母性河神
溢出。丛林连绵不绝。
季风和无数沙的恒河
随着神圣的来临而航行。
石雕的龙的湄公河是红色的。

尖叫声在传播和帝国的瓦解
带着悲伤的复活的命运。
谨慎的对比下是跳华尔兹的河
乡村与乡村的纽带
比一千个硬币还多。
这是一个河道中的乐队
当年轻女人恋爱的时候
她们就在河床上吃苹果。
源头和张开手指的三角洲
低声讲述秘密,让遗忘之河冲走。


乐曲充满道路

记忆依然在震撼
阴影深深埋藏的地方
腐烂的人渴望着火灾
明星梦游,掉进薄露
苦叶在滚烫的煤炭上爬行
在他们的呼吸中,松叶覆盖着松果
有人正在收起他的旅行箱
隐藏在古董中的阴影

当他们的名字被呼唤时,仍在恐惧中颤抖
泪水模糊了整个时代
在一场非理性运动中
地面位于其腹部以支撑堤坝
一股白烟渺渺升起
一层枯叶倾泻而下
胸前开着深沉的坟墓
揭示着主干道的意义
被许多倒置的屋顶损坏
石灰洗过的满是网的墙壁上有污渍
里面发出沉闷的敲击声
催促你向门口快速跑去。

灵魂飞翔

一只蜘蛛的吊床被浓雾撕破
把自由还给青草的柔软舌头
飘浮的云朵逐渐消散了
刚刚掩埋黑暗的地平线
红色的血从深深的地下复活了
每片落叶都会变成幼嫩的树液
而长期受苦的阴影依然沉默
画眉鸟发出一阵阵啾啾叫声
花蕾长出了隔离的篱笆
随着溪流动脉通畅循环
玻璃制成的舌头发出声音
讨论每张褪去颜色的照片
笔记本上梦见当年大火的文字
在它们变成灰烬之前苏醒过来
搬出去的时候有人把剩下的柏香扔进了河里
所以有人想知道为什么芳香的烟雾仍然萦绕

城堡

沙子是有用的
直到海水突然涨潮
纸牌同样有用
直到一张陷入僵局
但还是欢迎你们
纸牌和流沙

我还是欢迎你们
在这个刮风的地方
无论如何还是要生活
无论如何还是要生活

宣传

香烟会致癌
但如果没有它,会创造这样的诗句
一只飞翔鸟儿的影子竭力叮啄
嵌在肺里的一颗蛋的影子
香烟会带来并发症
清晨呼吸困难到咳血
但如果少了它,会创造那样的诗句
一个男人的自言自语
他有一支麦克风
还在气管而不是喉头上有一个洞
香烟会让人上瘾
如果我有两个恶习
那是因为一个太多了
但其实你也无法想象
除非你也体会过
如果没有它 如果没有它
会创造什么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1,106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