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文苑—请宠溺你的诗人

文艺天地

 

《人民日报·海外版》海外文苑—请宠溺你的诗人

主编:佩英
顾问:叶如钢 Anna惠子 廖世敬
本期翻译:佩英
(2023年3月24日星期五)

伍尼的计划
夜未安

城中心的公园就像是遭遇不幸的年轻人的福地,他们总是以宽阔的胸襟接纳每一位到来的人,并提供给他们一张木质的长椅作为奖赏,当然你还会获得公园门口保安先生精致而礼貌的问候。有时你还会看到他小心翼翼的从他那件破旧的宽大棉袄中掏出半根香烟来,坐在他那张舒适的皮质躺椅上(据说是公园附近一户有钱人家的太太扔出来的,被他捡到了眯着眼睛),慢慢地吸着。

不过你别以为你可以躲过他,毕竟没人知道他到底是睁着眼睛还是眯着。

就在上一次伍尼蹑手蹑脚的正要跨进公园大门时,就迎来了保安先生礼貌的问候:“您又是乘坐早上免费的班车来的吧,您的太太一定很欣赏您节约的个性。”

每当到这个时候时,伍尼也总是微笑着拉低了帽檐,双手插在口袋里径直往他的老位置上走去。

说起城中心的公园,这是伍尼心中格外敬畏的地方,这里虽然没有咖啡也没有让伍尼常常沉醉于其中的古典音乐,但他绝不会让伍尼因此而失去一笔可观的生活费。如果你可以收起一些可怜的自尊心,你还能去公园附近那家专门给老年人提供免费餐食的店领一份午餐。

也许你已经猜到,伍尼一定不会放弃可以免费领取午餐的机会,毕竟当他看见妻子坐上那辆让他不幸患上腰椎病的黑色豪华轿车时,他再也不惧怕任何的议论,虽然迄今为止,他的邻居们还总是会递来一些奇怪的目光,尤其是一个寒冷的夜晚,伍尼不断在屋子里跺着脚让自己不那么寒冷时,他的邻居差一点没有报警。

寒冬来的有些急促,下了几场暴雪,班车也停止了,城市的路面上厚厚的积雪,伍尼常常觉得扫雪或许也是一份不错的工作,起码他还能为这座城市做点贡献。

可伍尼的热心肠总是会被误会,当他要去搀扶一位拎着包裹的孕妇时,却被当成了图谋不轨的坏蛋,也许是伍尼的头发已经遮挡住他眼睛的关系,看起来实在太像警方通缉的嫌疑犯了,如果不是恰好被他的邻居路过认出了他,伍尼此刻恐怕就要坐在监狱里等候着审判。

但这些并没有阻挡伍尼想要成为一个好人的意愿,虽然他认为自己也不算是个好人,就在他因为暴雪不能出门的日子,为了让屋子里不那么冷他悄悄地将邻居家用剩下的煤捡了回去。捡的时候他拉低了帽檐环顾四周,在确信没有任何一个人,甚至于没有一只蚂蚁的时候,他将那些残渣带了回去。

关门时尽量轻一点,我不想被误认为是一个贼,可我为什么要如此惧怕,毕竟这些只是他们扔掉的残渣,我只是捡回去让自己好度过寒冷的夜晚。

只是积雪太厚了,导致通往公园的班车也停止了营运,伍尼意识到他无法吃到免费的餐食也无法在他的专属长椅上享受免费的光线和温暖的太阳。

眼下,伍尼渐渐意识到一个更严重的问题,倘若再还是无法继续支付租金,他恐怕就要搬到露天下直接和寒冷、雨雪相伴,连最后的栖息地都没有了。他开始责怪,如果不是妻子将他最后的储蓄都带走了,那是他在妻子走后去银行查看自己的账户时发现的,并且还被银行柜员要求支付年费。

有时候生活就是那么可笑,你不得不信,我被一个女人抛弃了,虽然我们曾经对着一辆豪华轿车起誓一定要得到它。

“我该冷静下来,好好想想该去哪里弄到一笔钱,它可以解决我所有的问题,一直到春天来临。可眼下,我没有任何可以弄到钱的途径,那些隐藏在黑暗街巷里的拿着金钱向穷人施展魅力,最终却会将你毫不留情的推向地狱的可怕的”地下银行”,绝对不能和他们达成交易,否则你会万劫不复。可是老实人总是吃亏的,我不能再回到那个伤害我的地方,他们不会施舍一分钱给我。或许我可以去医院里工作,替那些因为传染病死去的病人工作,就算如此,我还是要买礼物送给那个专门给医院介绍工作的古怪老头。这里并不为穷人考虑生计问题,也许只能干回老本行了。”

希望我的口袋可以在月亮挂上夜空时,塞进一些钱,如果不能,那个身材臃肿整天炫耀着自己丈夫总能给她带来富足生活的房东就该赶我出去了,事实上,她也不坏,至少宽限了我一些日子。只是自从我用了她剩下的煤,她总是会躲在门后面看着。有时,她的丈夫还会特意与我打招呼,但我认为那是礼貌的问候。

“伍尼先生,您这是要上哪儿去?”当伍尼正思索着如何弄到钱时,忽然听到有人在喊自己的名字,而且那个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熟悉。

“原来是警官先生,我有什么能为您效劳的吗?”伍尼看着离自己越来越近的男人,穿着熨烫的整齐的制服,脚上的皮鞋擦得发亮,在他距离伍尼只有一米距离的时候,他的目光在伍尼身上起码停留了3分钟,他仿佛在以一种审判者的视角审视着伍尼,伍尼只觉得眼前的男人似乎正要从他的腰间掏出什么东西,将自己带到那个阴冷潮湿的环境中去。“见您在这边徘徊了许久,是要进去给妻子选一件礼物吗?”伍尼忽然意识到自己原来已经在一家摆满了名牌衣服的商店门口站了许久。他这才意识到,眼前的男人恐怕又抱有那种想法,他并不想和他有什么牵扯,只希望快点离开。

“多谢您的关心,警官先生,我想这里的东西太昂贵了,并不适合我的太太。”伍尼掏掏口袋,表示不会购买。

“但您不得不承认女人都会希望在寒冷的冬天穿上这样一件华丽又厚实的毛皮大衣,毕竟橱窗里的它们看起来如此俏皮可爱。”

伍尼清楚地知道,这句话背后的意思,他不断挑衅,试图激怒自己,他需要冷静,他的确在谋划着什么,可他还没想好如何实施,眼下这个男人偏偏在此时出现,他会阻碍自己吗?

“是的,如果我们可以每天醒来不必再担心是否没有食物可以果腹,没有钱可以支付房租,我想我们一定会考虑的,警官先生。”

“也许您说的有点道理,但我还是有句话要忠告您,您的太太恐怕不是个特别善良的女人,不会像我的太太那样安心在家里做好晚餐等我回去,她温柔且体贴。可是您的太太似乎有些摇摆不定,希望您别因此而责怪她,女人总是这样的,如果您可以再努努力,当然我希望不是那种方法。”

我想任凭一个男人听到这样的话都会忍不住要掏出拳头的,可我们的主人公伍尼知道如果此时他做了这样的事,恐怕他连支付房租的权力都会被无情剥夺。他很快就松开了下意识握紧的拳头,并对警官表示感谢。

“非常感谢您的忠告。”伍尼觉得这一句谢谢就足够了,虽然他内心对这句谢谢十分嗤之以鼻,并在暗暗祷告上天不要因为这句违心的谢谢而让他饱受摧残,毕竟违心的话总是让人羞耻的。

“祝你好运,希望我们今天不会再在这里相遇。”

摆脱了警察的伍尼,觉得整个人都轻松了,但这种轻松只停留了半分钟。因为伍尼再次清醒的意识到,他必须要弄到一笔钱,也许是一大笔钱,这样他就可以改变现在的生活,或许他的妻子会回到自己身边。这个可怜的年轻人,还是爱着她的妻子,可是,他的妻子此刻却坐在高级餐厅里和他曾经的老板享用午餐,而他只能穿着单薄的夹克在路边徘徊。

也许我该去银行,城中心的银行是富人的聚集地,那里出入的都是城中最有钱的人,他们开车奢华的跑车,穿戴华丽,每个人身边都有保镖和随行保姆,他们跻身于上流社会,享用这个时代最优质的资源,他们的孩子一出生就注定了不凡,他们不必为生计担忧。

我想他们并不介意与我分享一些,可是富有的人总是把钱看得很紧,我应该在什么时候出手,他们的周围那些穿着黑色皮鞋戴着黑色墨镜的高个子男人,我应该需要绕过他们才行。

伍尼不断思索不断向银行走去,沿途他拉低了帽檐打量着行人,他知道自己即将要做一件不得了的大事,他必须小心翼翼,才能躲过那些怀疑的目光。他穿过城中心的奢侈品商业街,那里琳琅满目的商品让人眼花缭乱。他脑海中快速掠过曾经发生的一幕,他与妻子在餐厅里享用着一份用优惠券换来的精致午餐,却因无法支付小费而遭受嘲讽。他想起在公园的那个乞丐,乞丐的双脚暴露在寒冷的空气里,冻的发紫,他的身上只有一件单薄的衣衫遮盖,他留下半份食物后匆匆离开。他知道,这座城市里每天都有人在死去,死的方式各不相同,每个人都期待自己的死可以轰轰烈烈,但实际上,你的死不会引起任何关注,而你的家属也会只想尽快完成最后的仪式将你推进焚化炉,最终你留在世界上的只是一团骨灰。此外,你如果不够富裕,你的亲人、朋友连给你扫墓的地方都没有。

没有人会同情一个悲惨的人,哪怕你曾在无数个黑夜里为自己悲惨的遭遇而哭泣。

“该死,又下雪了,我必须加快脚步,去完成我的使命。”伍尼一边小声嘟囔,一边加快了脚步,他看着白雪一点点的落下,原本安静的广场上瞬间挤满了人,他不知道那些人从何而来,只听见有人在喊:“这雪该多下会儿,它是那么的洁白美丽”。

女孩儿总是天真烂漫的,但她们不知道这场暴雪会冻死多少人。伍尼的脚步越来越快,很快,他就看到了那栋斥巨资打造的银行大楼。

只是不管此前伍尼给自己强加了多少的勇气,直到他真的站在银行大楼的门口,望着眼前高耸的建筑,他仍旧是心虚的,他不敢正视银行那扇铁门,也不敢环顾四周,他的手在他裤子的口袋里渗出了汗,慢慢地我闭上眼开始祈祷,决定在祈祷结束后大大方方走进去,并开始实施计划。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伍尼的眼睛仍旧闭着,只是他恐怕怎么也想不到,在他闭上双眼的时候,有两个身穿黑色制服的高个子男人已经站在他的身后并架起了他,他感到双脚仿佛踩空了,他以为是自己睡着了做了个梦,可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再次在他耳边响起,他才意识到这并不是个梦。

“很不巧,伍尼先生,我们又见面了,就在刚才我接到一个报警电话,说是有人意图抢劫银行,而你恰好出现在了这里,这让我不得不怀疑。所以,你可能要跟我走一趟了。”

“不,我想您误会了,我只是吃过午餐后散步到了这里,我只是和众多的游客一样才来参观的,您瞧我的样子,身上没有任何可以让我去做这件事的武器,哪怕是一根牙签都没有。”伍尼拼命解释,可其实心里十分忐忑,他的语气已经有些不稳。然而,不管他如何解释,警察还是决定要将他带走,而那语气里,是已经确定他就是这次计划抢劫银行的主犯。

伍尼的计划终究还是失败了,但他似乎并不感到悲伤,因为他的计划就是这样。

夜未安 上海人.毕业于上海外国语大学 品牌战略咨询师,曾任某媒体首席记者,为《红村异事》作者,发表过多篇文章,于商界杂志等。

 

玉洁湖上白鹭飞
李诚

“西塞山前白鹭飞,桃花流水鳜鱼肥”展示的是江南春天的秀美,北方的湿地公园不见桃花鳜鱼,几只白鹭在结冰而平静的湖面上遨游飞翔,将黄河水、黄河楼、枯树与飞鸟尽收其中。

看吧,两只可爱的白鹭在积雪尚未消融处,摇摆着矫健的身姿,露出洁白的羽毛,给冬日又增加了一抹亮色。它们在湖面上飞来飞去,时而追逐嬉戏,时而翩翩起舞,构成了一幅冬日里人与自然和谐的别样美景。

玉洁湖属于黄河流湿地,是集保护环境、恢复生态、散步游玩、黄河风貌为一体的湿地公园。行走其中,途经四湖(水禽湖、玉洁湖、鱼跃湖、候鸟湖),风景独特,碧水结冰,枯木待春,满是冬天暖阳的味道。还有鱼、禽鸟、植物、路、桥等不同种类角度感受着深遂的文化氛围。玉洁湖上,结冰的湖面犹如镜子,宛如白色的玉带,白鹭在聚集,突然一声鸣叫,白鹭一会儿翱翔在空中表演芭蕾舞,一会儿落在湖面上撒欢,在湖面上张开精巧的嘴巴,伸出纤长的脖子,展开细长的双腿驻足停歇,似乎在与游人打招呼,似乎在与游人学唱歌。此时,不少游人用手机拍照,都沉浸在玉洁湖独特的韵律里。

白鹭是自然环境的检验师,享有“环保鸟”的美誉,它对居住生活环境要求极高。白鹭翩翩而来,在此栖息并繁殖,正是因为银滩湿地公园的生态环境优美。当然,还有成群结队的白鹅,鸭子、鱼儿,在这里汇聚,成了它们最温馨的家园。

玉洁湖对面是一座黄河楼,威严屹立,楼层格外抢眼,让人联想到“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的诗句。夕阳西下,成群白鹭归巢,似乎在向暮色的天空诉说着对玉洁湖的喜爱之情。

逆转
盖耳.卡菲特(比利时)1947

他们说道:
“诗人啊,读出你的诗行吧,”
“如此,世界将会被逆转,
如灯下的头颅,
终于,那些被愚昧障眼的名字
被一一读出来。”
但,当他翻开书的时候
他发现页面竟然是一片空白

(原文英译:杰曼·杜根布鲁特 / 斯坦利.巴坎)

REVERSAL
Guy Goffette, Belgium (1947)

“Poet, read your poem,” they said,
“so that the world would finally reverse
like a head under the lamp,
so that at last that name would be spelled
whose ignorance blinds us.”
Then, he, opening the book,
saw that the pages had become white.

(Translation Germain Droogenbroodt – Stanley Barkan)

乌鲁格别克·奥拉兹拜乌尔·耶斯道勒特
(Ulugbek Orazbayuly Yesdaulet)是一位杰出的哈萨克斯坦诗人、剧作家、翻译家,公众人物,哈萨克斯坦共和国国家奖获得者、哈萨克斯坦荣誉劳动者、哈萨克斯坦作家协会主席。

请宠溺你的诗人

你–你是岩石;
而诗人–是那击打礁石的浪!
他带着海的温柔来抚慰你
哦,人世,请爱你的诗人吧

他负荷前行
见他人之不见
他总先受伤, 在众兄弟之前
因为邪恶的子弹总是最先射击向正义的方向
当他目睹沙漠,他即化成河;
当他目遇湖泊,他即化成柔风
当他看到扬帆,他即可作赐风之神—
风暴只能在他手中咆哮!

他为不能下雨的云而哭泣
他为已不能欢笑之人而欢笑
诗人,其命为母—
他为每一个人补漏拾遗

你–你是岩石
诗人–是击打礁石的浪!
他蜿蜒而至, 带来抚慰的柔波
以其 动人的歌或忧伤的旋律
将激情注入你的心田
哦,世人,请宠溺诗人的艺术吧!

阿扎姆·阿比多夫(Azam Abidov)是一位诗人、翻译家、短篇小说作家、歌手、文化顾问和活动家,出生于乌兹别克斯坦纳曼干。他是10多本诗歌和翻译书籍的作者。

梦中的献祭

梦中
我是头长着美丽卷曲犄角的公羊
虽然我的父亲视我如珍宝
但他依然蒙上我的双眼,送我上祭坛
赐予那些需要我的人为盛宴
快乐地享用

现在,这样的穷人我今年无法祭出
不要悲伤, 先知已安慰我 替我祭出
梦里, 男女顺从 孩子乖巧虔诚
人人博爱

梦中 我们都是先知的子民
人人皆顺利过关:上帝的考验

阅读的女子

在杂乱的平民窟旮旯处
有一位阅读的女子
每当心烦意燥时
她就凝神阅读

旮旯昏暗,却透出微弱的光

女子继续阅读
于这混乱处, 于这苍白的烛光下
对生活已心如止水,死水一潭
但, 她确实我梦中的偶像!

卫宏图短诗三首

红尘摆渡起,一曲岁月古。
月明幽作影,流响韵自浮。

千里始脚下,寸土留芳心。
幽尽曲中远,赶上驰骋人。

荷缘

荷肩天地阔,珠圆自然恩。
风牵一池舞,袖开万颗心。

卫宏图,河南方城人,南阳市作协会员,加拿大海外作协会员,《云上方城》七峰文学编委,《新西兰澳纽网》编辑,作品散见于一些报刊和杂志。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945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