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七谈连载:第一天故事2:辞职的牧师

文艺天地

故事 2:辞职的牧师

刚才琳达的故事让我也想起了我去教会的经历。

虽然我还没信主,但是我也很喜欢去教会,与大家一起唱赞美诗。华人教会的赞美诗有民歌小调或是流行歌曲的味道,你别说,我就特别喜欢。也许英语赞美诗经过成百上千年的积累沉淀,留下的都是经典,但咱们华人的赞美诗有咱们自己直接的美好与真切感受,特别在这异国他乡,我就想起了以前的日子。

澳纽网广告特价招租

但是,世界上怕就怕“但是”二字。一些领唱的华人一唱赞美诗就特别虔诚,照说,每首歌唱上三四遍就好了,但是,领唱总要说,“再来一遍”,“再来一遍”,就这样,不唱上十遍八遍的不肯停下。是的,重复是一种力量,何况这重复是为了向神表忠心,应该能讨神大大的欢喜。只是,这样三四首歌循环不止地唱下来,半个小时就快过去了,享受就变成了受罪,不说那些老年基督徒,连我站得腿都打颤,冷汗直冒。所以说,我对唱赞美诗是既爱又怕。

当然瑕不掩瑜,我还是喜欢听华人牧师讲经传道,我觉得用咱们母语理解更为贴切,特别是以前主持本色教会的甄马太牧师,每次听完都有一种心灵鸡汤的感觉。他的讲道天生就有一种感召力,非常真诚,毫不忌讳引用自己的经历,特别贴近咱华人的心思。咱们都是罪人,都要在主面前认罪悔改。现在,很多西人教会都在衰败,信徒日益减少,只剩下老年基督徒还在那里勉强维持,有的教会最后慢慢变成了华人教会,有的教会被迫将教堂变卖。

牧师说了,在这末世的时代,很多人受了魔鬼的引诱,去追求世俗的东西,只有谦卑的人,认识到自己是罪人的人才会来到教会。主来世上不是为义人来,是为罪人来。我们华人还知道自己是罪人,是有福的,因此,想学英语的、找工作的、找异性伴侣的、找同性伴侣的、想租房的、想卖房的、想买房的、想买卖商品的、还有家庭困难的、家里吵架的、想托儿的、电工、木工、建筑工、水暖工、割草的、锯树的、传销的、教中文的、甚至被人表面看不起的房产中介都来到了教会,真应了圣经上的一句话,劳苦大众担重担的都来了。大家在这里互相交流沟通、互相帮助、各取所需,真如同一家人一样。当然,本色华人教会得以兴旺发达,除了感谢主以外,私下里大家都赞美主带来了甄牧师。

甄牧师信主前在澳大利亚自费留学,说是留学,都快三十岁了,当初也就是想找机会移民。要不是二十世纪八十年代末五月三十五日的一场事件,他仍然在琢磨如何留下来。偏偏京都广场太学生们出了一点事,他就找了几个朋友开始写些文字发表在华人报刊上,隐晦表达了自己的关切与愤怒。他们被人盯上了,加上学生签证到期了,大家索性甩开膀子,破釜沉舟,汇入到当年轰轰烈烈的五三五运动中去。活动结束后,大家竟然拿到了梦寐以求的绿卡。

于是他开始找工作,但僧多粥少,好在他以前在国内是学哲学的,很快就说服一家华人报社老板请他做了总编,但是他总编的名片还没发完,老板就很不满意广告收入,要他走人。好在澳洲华人报社多。只是这报社工作总做不长。澳洲地方大,但华人世界并不大,时间一长,他也名声在外,无法一展抱负。

但是,天无绝人之路。主,不在你最得意的时候找你,而是在你最失落的时候找你。在太太的劝说下,一筹莫展的他来到教会,很快他的口才与领悟能力得到了教会的关注,他很快从祖国学生运动的创伤中恢复过来,用耶稣的精神开始为中国祷告,为那些学生祷告,甚至饶恕了对学生造成创伤的国家领袖与领导阶级。他受了洗,灵命得到了成长,甚至在一次宣道会上举起了自己的双手,响应主的呼召,立志做一名为主所需要的传道人。

教会长老会经审慎考核,决定送他去有名的三一学院学习。他非常感恩主挑选了他,学习非常勤奋,加上他有哲学的底子,因此他从中国古代哲学、儒释道的角度甚至中国汉字的结构,写了大量的文章发表在专业非专业的报刊杂志上去分析神在中国的基础。虽然有人批评说他有些牵强附会,哗众取宠,但这种另辟蹊径让西人教授们大开眼界,决定特许他攻读圣经学传教方向的博士。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在读博期间,他更是积极到各个教会去做实习讲道。他的讲道避免了一般牧师传统的讲经方式,而是结合自身经历,外加他天生的幽默风趣,喜欢引用华人家庭夫妻矛盾问题,不经意间就将圣经的观点恰到好处地传达给听众。他的讲道太受欢迎,虽然博士没有时间读完,但他依然去正恩教会做了牧师。大家都亲切地称他为博士牧师。

做牧师还不能完全让他释放出他对主的爱。在几家教会的支持下,他办起了一份宣教报纸,靠着教友热情的捐赠,他不再需要考虑广告的问题,就能将报纸从季刊办成了月刊。

但是在他做牧师同时办刊过程中,他经受他人生的又一次试练。一位非常美丽的女基督徒很仰慕他的才华,经常给他的报纸写文章,两人惺惺相惜,相见恨晚,因为爱主的心并同样的文字爱好很近地走在了一起。

甄牧师其实很爱他的太太,但是,爱情的力量太大,他的太太却没能很好地处理好这层关系,相反,总是疑神疑鬼,即使甄牧师拿起圣经说话,他太太总也不信,硬要他发誓。但牧师说圣经里有不可发誓的教诲,也就不再坚持什么。但他太太竟然闹到报社,不让他编辑报纸,借以让他远离女性作者。这还是可以忍受,但太太一再拦阻他外出布道,这就让他不知如何是好。教会长老会也无所适从,牧师藏身教会,禁食祷告,三天后头发都半白了,大家也就被这异象所感动。

但牧师已作出两项重大决定,一是与太太分手,以便全身心奉献。二是前来乌有岛国,因为他在禁食祷告期间,听到了自己以前响应呼召举手的情景。他后来作见证说,上个世纪初,很多乌有国传教士放弃优厚的物质生活,去到中国最偏远最贫穷的地方传教,作为一个中国人,作为一个中国的基督徒,他内心一直有一种呼召,就是去乌有国传教,回报乌有国的传教士,为乌有国的福音工作做出自己的一份努力。

就这样,甄牧师一个人来到了乌有国,来到了本色教会。神也非常爱他,那位无辜的澳大利亚女留学生作者,也来到牧师的身边,默默地陪伴牧师。当然,后来变成了师娘。

牧师在与我们分享自己的人生旅程时眼泪默默地流了下来,说,这是一条主为他选择的路,他有跌倒,有软弱,因着一颗爱主的心,为主所不弃。现在回首一看,感谢主,这全是恩典之路啊。与此同时,唱诗班恰到好处地唱起了《恩典之路》。

这是一次极其成功的布道会,不象有些牧师只是以经讲经,牧师自身总是在水一方,而甄牧师的布道只拿着一本圣经,基本上不用打开,就能融会贯通,切合自身,深入浅出,如丝丝细雨,打动人心。当场就有一百多人因此走上前来,决志信主。就这样,本色教会一传十,十传百,很快发展到上千人。

甄牧师并不是一位传统意义上的牧师。在传道之余,他还与时俱进地在中国浪潮网上开了博客,借博客传教。我这才明白,每次甄牧师出去讲道,他都要带着数码相机。甄牧师多才多艺,业余爱好就是照相,手里的莱卡相机就说明了他是业余中的专业玩家。他在台上宣教时都不忘记要拍拍照,甚至有时在祈祷时都要抽空拍一下,他的有些特写镜头非常真切地反映了慕道友、信徒、牧者对主的渴望、虔诚、与信靠,在博客里一放,效果特别明显。

据他说,以这种方式传教,与当初他办报纸传教一样,不知有多少人因此来到了主的面前。

我也去过他的博客看过一次,刚还开始还可以留言,与他交流,但后来也有些别有用心的人在里面匿名传播甄牧师的流言蜚语,说他贪财好色,虚妄骄狂,不仔细研究圣经,牵强附会……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匿名的都是见不得人的,我说这话你懂的。甄牧师也就关闭了留言功能,他专门写了一则博客启示,说,因为最近布道太忙,事务太多,实在无法一一回复主内肢体的问题,求主饶恕,请肢体们多与自己所在的教会联系。

我不仅在教会看到过台上的牧师,还有幸看到台下的牧师。有一次在教会组织的野营会上,有几位教友提出牧师与传道为什么住在有洗浴有厕所的双人间,而普通教友甚至八十多岁的老教友都住上下铺的十人间,晚上上厕所还要外出方便。牧师传道都很谦卑地说,原本安排他们住单人套房,他们都推托了,住双人间,主要是教会有些事、特别是涉及到一些不方便公开的事,两人方便商量处理,教友们可以随时过来洗澡方便,没问题。

大家一听,这才明白两人的苦衷还有辛苦。也是,一般教友借野营完全是出来散心,而牧者却还在工作!

还有一次一位老年教友说,他碰巧遇到牧师与师娘一起在外用餐,还点了龙虾。教友们一分一分省下来捐给教会是为了主的缘故,可不是为了给牧者们吃龙虾的吧。

这些风言风语让大家有些动摇,但牧师毫不隐讳,也不解释,但讲道时说了,牧师与大家一样也是人,也是罪人,甚至可能罪更多,保罗说,我们是因信称义。世间的一切诱惑都是试练,不仅是对教友,也是对牧师。再说,龙虾是主所赐予的,就可以安心享用,如同天上来的粮。有些情况大家不了解,我也不想多说。大家不要只看到别人眼里的刺,却看不到自己眼中的梁[1]

后来,本地最有影响的英文报纸《乌有泰晤士报》点名报道说,甄牧师不仅在海边有价值数百万的别墅,年薪也达到了六位数,而有些迫于压力十一奉献的教徒却生活困难。

为此,传道申雅各专门作了一次讲道,说,牧师也好,传道也罢,都只是为主传递信息的邮递员。大家要读的是邮递员送来的信,至于邮递员个人怎么样,大家觉得重要吗?我们要永远将眼光放在主耶稣身上。说我们牧者开宝马奔驰,你们知道吗,教会从开始的几十人发展到今天的上千人,甄牧师做了多大的努力? 你们知道甄牧师拒绝了多少次才勉强接受给他的这点薪水?十一奉献是主对我们基督徒的要求,每个熟读圣经的人都明白这一点。主爱那些乐于奉献的人。如果你奉献了,但并不甘心乐意,还对主的仆人进行攻击,那你做的工也就一钱不值。我想大家都相信,主对他的仆人有更多的奖赏,但也会有更严的审判。那辆宝马是刚去世的老姐妹奉献给牧师的,奔驰是给我的,我们把它作为主的恩赐,也是主的陪伴,提醒我们时刻不忘主的监管。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牧者也不是越穷就越虔诚,相反,应该坦然接受主的恩赐,就象日后见主面时应该坦然接受主的审判一样。

这次讲道深得人心,大家都感慨牧者的直率坦荡。我们大家深受教益。大家将心比心,换位思考,深刻感受到牧者的不易。

事实上,申传道就很不容易。大约六年前,教会就宣传申传道将要赴中国西藏传道,因为这恐怕是中国唯一一处没有听说过福音的地方。为此,教会多次号召大家为传道募捐。

等到一切准备就绪,传道夫人才发现怀孕几周了,助产士坚决不允许她去高原地区冒险,不说孕妇,就是普通人都一样受不了高原气候与反应。这一拖就是一年,但传道决心不改,决定等太太生产了,带着初生的孩子一起去。

不巧的是,妻子再次怀孕了,计划只好再拖一年。其实,主也用这些事来磨练他们,要知道他们结婚多年都无子女啊,因为要为主传福音的原因,主就在他们每次要去西藏前给他们一个孩子,就这样一连赐给他们四个可爱的子女,传道非常感动,给四个孩子依次取名奇、异、恩、典。等申典半岁,传道决定不再拖延,立即带上全家大小前往西藏传教。

这样的奇事不仅在几个宣教刊物上刊载,连西人报纸都进行了报道。

可惜传道一家去了不到一个月就回来了,因为当地藏传佛教势力太大,加上语言不通,传道很难展开工作。雪上加霜的是,奇、异、恩、典四个孩子,还有太太,高原反应太厉害,尽管传道努力殆尽,却无功而返。但是,教会仍然非常感恩,因为传道这次去就是一次播种,也许哪天这些福音的种子就会生长起来。

更为感恩的是,传道回来不到一个月,受人爱戴的甄牧师就辞职了,据说是应神的呼召到美国去了,这样申传道正好接上教会的宣教大事。至于牧师的突然离去,大家私下里有几种说法,但都不太可信,比如有一种传说是因为发生了下面一件小事。

大家都知道甄牧师是北方人,一表人才,西装革履,外加口才好,总是深得所有信众的仰慕。大家有什么难为的事都喜欢找他。今年夏天的一个晚上,牧师在家准备第二天的布道,一位叫小玉的女孩哭哭涕涕来找他,原来,她男朋友跟别人好上了。

本来这事要是师娘在就好了,但师娘组织小组学习去了。牧师有些手足无措,只好耐心听劝,但小玉越说越伤心,一下子扑到牧师怀里。牧师也不好推托,只好用手抚摸小玉的背来安慰她,摸着摸着,牧师发现自己的身体有些发热,偏偏这个时候小玉扬起小脸问牧师,“我该怎么办,怎么办?”

牧师看着怀中的女孩,脸蛋是那样的鲜嫩,身材是那样的曼妙,身体是那样的柔软,味道是那样的香甜。牧师很快就忘记了自己,很熟练地去吻小玉,不小心碰到了小玉的小嘴。

而小玉的嘴唇充满了魔力,牧师很快完全陶醉进去,小玉很快被弄得目瞪口呆。偏偏小玉只穿了条超短裙,还没反应过来,就被牧师轻车熟路一样挤进了身体里去。牧师的激情一下子全部爆发出来,根本不能自已,一下子就恢复了过去的青春,嘴里不停感谢主,硬是将自己全部的精力与热情融进小玉的身上。

人的罪过往往就在一瞬间发生,等到事情过去,牧师就马上清醒过来,看到快要崩溃的小玉,一下子就跪在小玉的面前,猛扯自己的头发,近乎疯狂地祈祷说,“主啊,主啊,你怎么让魔鬼进了我的心?我怎么这样罪孽深重?你既然选择我作这工,你为何让我经受如此的试练?我将来又如何面对你?你不知道你的仆人是如此的软弱吗?”

他跪着爬向小玉,想求得小玉的饶恕和谅解,小玉却真的象看见魔鬼一样,飞快地穿好自己皱成一团的短裙,尖叫着就跑了出去。

第二天布道会上,大家惊奇地看到牧师原来半白的头发这次彻底全白了,一下子老了十岁一样,他低着头,异常的谦卑,步履蹒跚地、虔诚地走上讲台,出人意料地跪在台上,专门以大卫王为题开讲,主要意思是说,以前他对大卫王反复犯罪实在不理解,觉得大卫王淫人妻女,却一再得到主的宽恕,但现在经过自己的学习,终于明白了,大卫王是爱主的,主也总爱他,因为那不是大卫王的错,是荷尔蒙这个魔鬼的错。最后,牧师讲了一个被主赦免的罪人出去却拉着欠他债的人去见官的事例,加上耶稣让人用石头砸犯了奸淫罪的女人的故事,让我们更加理解了主爱的伟大与宽恕的力量。

最后,牧师竟然宣布辞职,因为申传道刚从西藏回来,暂时还没有牧者的工作,正好可以接替自己的事工。牧师说,为了更认识自己的罪,他要离开禁食一段时间。

但是可惜的是,甄牧师却再也没有回来。

我一直不太相信上面的传言,因为有人说,上面的故事都是听甄牧师说的,而甄牧师嘴里什么时候有过真话呢?比如说他一夜白头的事就是假的,因为他曾在传教时说自己是少白头。再说,他借这牧师之位,与年青女教友产生肉体爱情的很多,小玉不是第一个,也不是最后一个。而这,都是荷尔蒙的错,怎么能怪甄牧师呢?还听说,当时小玉也有错。而这件事的真正暴露,还是小玉与牧师多次重合,被师母抓了现行。反正,甄牧师没有回来,小玉大家也再也没有见到。有好事者说,甄牧师又一次抛弃师娘私奔了,这一次带走的是小玉。

广告

Advertise with us

如果说连梵蒂冈旗下地位显赫的主教神父修女们性侵男童女人的错爱不全是异教徒们的诬陷,那甄牧师这样的男欢女爱就可能是真的。这样一看,那甄牧师这点事都不算事。即使真有这种事,也是可以原谅的。我们在主的眼里,谁还不是个罪人呢?

说实话,我还挺想念甄牧师的,因为他不象有些牧师拒绝问题,你问他什么问题他都会微笑着想方设法地解答你。我有一个老问题,一直想问他,但一直没有得到机会,你们说,祈祷真的起作用吗?因为我总听到有些教友作见证说,主垂听他们的祷告,而且只要有两人在地上同心地为任何事祈求,天上的父就会为他们成全。但是,为了非洲贫穷问题,同性恋婚姻问题,新冠肺炎,还有层出不穷的天灾人祸,广大的牧者信众痛哭流涕、声泪俱下、匍匐在地、禁食祈祷,但主似乎没有成全他们。我想,神的话肯定没错,一定是这些人没有同心祈求。我也纳闷,为什么全球几亿的基督徒,却连两个同心的人都找不出来呢?

我想,如果甄牧师在,我想他会回答我,这样我就会从牛角尖里钻出来,逐渐信主的。

听完安娜的故事和问题,大家都陷入了沉思。

夜幕已经降临,没有电灯的房间里渐渐暗了下来。黑暗中有人说,“听说,现在很多基督徒,包括中国的基督徒,都只爱主,不爱人。”

“为什么这样说呢?”黑暗中另一人不解地问道。

“因为爱主只需要动动嘴,而爱人,是需要花费感情、时间与金钱的。”

约翰说:“我倒是认为,这些事情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人无完人,牧师也是人,不是神。另外,教堂也是这个社会的缩影,你去的时间久了,就能看见形形色色的人物。反正,我在我们做礼拜的教会观察到的就是这样,人性里面的软弱,我看得一清二楚。比方说,钱财就是一道过不去的坎。”

琳达说:“约翰,你是想要讲钱妈妈和他儿子的故事吗?”

约翰说:“你猜对了。不过,我这个故事还有一个名字,叫做‘浪子回头’。这样吧,我们先吃饭,肚子填饱了,再来听故事。”

吃完晚饭,天完全黑了。房子没电,灯也就没法亮起来,只有淡淡的月光从落地窗透射进来。大家没有这么早上床休息的习惯,就坐在昏暗的客厅里听约翰讲故事。

[1]见圣经新约马太福音 7:3.

(未完待续)

连载:乌有七日谈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97 view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