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竹的诗(三)

文艺天地

芳竹的诗(三)

 

复活

 

1.

那再也不能相拥的亲人

在记忆的房子里说着往事

这虚幻脆弱的场景 就像一缕

坠落的星光被我轻轻接住

 

2.

冷 覆盖了整个八月的存在

看着它散发出的颜色 正浸染

着渐暗的事物和表情模糊的灵魂

此时 在近处一滴雨撞醒了大海

 

3.

用文字占领一张白纸和静默

用鸟鸣唤醒云朵的泪和琴键

我把手伸向你的孤独和身后的灰

在毁灭的边缘打捞诗和余火

 

4.

低头劳作了很久 不知

种子深埋的理想多么粲然

要在失去的秩序里重建慈悲

因为“春天不会梦见死亡”

 

2020-08-24 奥克兰

 

 

1934,阿加莎·克里斯蒂的东方列车

 

“我看见了,心灵的眼睛比肉眼看的更清楚”|阿加莎

 

暮色里 土耳其伊斯塔布尔的酒店

金发的英国女人阿加莎开始回忆

1928年首次搭乘的东方快车

之后的1929年,还有1931年

路途中的变故夹杂着节气里的诡异

于是 那趟列车穿过她的目光

身边是小她14岁的考古家丈夫

一场端庄的谋杀开始上演

 

13名旅客自带故事 各怀心事

小个翘胡子的比利时侦探波洛

和他助理的出现 预示着变数的宿命

“方法 顺序 加灰色的脑细胞“

 

雪崩之夜 富商旅客身中12刀离奇死亡

惊魂的敲门声 黑暗中一闪而过的身影

每个试图隐藏秘密的人都有嫌疑 不是吗

公主 教师 寡妇等12名旅客皆是嫌犯

 

刀 碎纸片 一枚纽扣 红睡衣还有手枪

线索叠加线索 跌宕与反转

“谎言提供的信息并不比真话少” 谁才是凶手

侦探波洛说:“凶手就在我们中间

一个人杀了另一个人,他的灵魂就不完整了“

“或许这个火车上没有凶手,只有想重生的人“

每个人都有活的权利 可杀人总要付出代价

12个被原谅的灵魂开始在法理和人情的缝隙挣扎

 

阿加莎·克里斯蒂 一个一生都在策划谋杀的女人

她的列车还在前行 穿过的将是一场场人性的雪

 

2019-07-21

 

 

十月幸福的微茫上

 

记得吗  在一首诗里跌落

又在一杯波尔多红酒中缓缓升起

大堆的云朵一排排掠过

哪一种季节是之后的风雨葱茏

有一种心愿是塞纳河上的波光粼粼

是秋日午后里一群心碎的鸽子

是掮着雨意的宿命和一颗张望的心

真实的人  失意的人  不停行走的人

都会怎样在十月的雨里撞碎追逐的水珠

然后遇见波德莱尔的《恶之花》 遇见时间

 

没能在左岸的咖啡馆里遇见你

我一直都在沉睡  满是梧桐的梦境

不停飘落的叶子  像一群群走过的人

那些在纸片上留下言辞的人

那些怀揣悒郁敲钟晚祷的人

那些将灵魂点燃让星星闪亮的人

所有的天象都是走过愿望的宿命

分不清季节的黄昏

云彩都被高高地悬挂在天空

我将自己放在十月幸福的微茫上

 

2013年10月16日巴黎

新西兰 澳纽网出品

编辑:小图

广告 | Advertisement

在澳纽网做广告 | Advertise with us

 433 views